首页 > 万仙之源 > 第二十九章 意外之喜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 意外之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因为鹤无云的话,整个洞府中,两人两妖的心情都沉重下来。

混元级别的魔界之主,如同一座大山一般压在几人头顶。

不,比大山还要沉重!

什么是混元境?那是几乎只差一步,便可成就天道圣位,万劫不灭的存在!

莫说修士之力了,即使是天道降下的大劫,也毁灭不了的真正的大能!

如今一个只差一步成就天圣之位的魔界之主盯上了现今的荒川界,谁能挡住?

自上古时期,荒川界只有三尊混元境巅峰的大能修士,现如今……莫说混元境了,即使长生境的修士都不可见了。

洞中两人两妖沉默了许久,而后鹤无云开口打破沉寂:“庞沂南,镇仙钟如今在你体内,这件事恐怕你是脱不开干系了。”

庞沂南闻言,抬头看向鹤无云,而后苦笑了一下,说道:“我最怕麻烦,偏偏麻烦总找上我。”

白伊突然笑着说了一句:“因果而已。”

鹤无云也点了点头:“没错。镇仙钟消失数百万年,而今出现在你体内,只能说是因果使然,你是躲不掉的。

而且镇仙钟有灵,既然选择了你,肯定也有原因。”

庞沂南闻言有些无奈,不过也没说什么。但是他心里暗暗想道:“莫非是因为,我是从蓝色星球穿越而来的原因?”

就在这时,庞沂南突然想到一个事情。而后他看向鹤无云问道:“前辈,晚辈还有一事请教。”

鹤无云红唇微张:“说。”

庞沂南整理了一下语言,而后说道:“如今荒川界突然出现了一个入口,最多还有几百年就会开启。会不会是大世界的入口?”

鹤无云闻言一愣,而后想了想说道:“有什么具体的消息吗?”

庞沂南摇了摇头:“没有,只是如今的修士都在传扬,那里是仙界的入口。等它完全开启之时,人人皆可长生。”

鹤无云闻言冷笑一声,说道:“无稽之谈。”而后她突然问道:“你那个老祖怎么说?”

庞沂南尴尬的笑了一下,而后说道:“咳、关于此事,晚辈并没有问老祖。”

“为何?”

“为何?我总不能说我忘了吧?”庞沂南心里尴尬的想着。

“是因为当时情况紧急,晚辈伤势刚刚好,所以急需闭关巩固修为。”庞沂南斟酌了一下用词,而后说道。

鹤无云闻言撇了庞沂南一眼:“你直接说忘了就可以,没必要拐弯抹角。”

白伊在旁哈哈大笑,就连洛羽都有些绷不住脸上的冷漠之情,不禁莞尔。

庞沂南摸了摸鼻子,尴尬的笑了一下。

鹤无云看了一眼庞沂南,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是若有所思的说道:“你感没感觉到自身有什么变化?”

庞沂南摸了摸脸:“又帅了?”

鹤无云:……

白伊:……

洛羽:……

庞沂南:“……好吧,确实感觉到一点。好像身周有一种奇怪的力量在游动一般。”

白伊也点了点头,说道:“确实,不过很微弱,以前还没有的。”

洛羽则因为修为太低,并没有感觉到。。

鹤无云点了点头,说道:“那是因为镇仙钟的其中一个残片回归到了本体,所以自身的法则得到了一些修补。”

庞沂南问道:“有什么作用吗?”

鹤无云解释道:“于你自身来讲,成就仙境会容易很多。因为镇仙钟自身便带着一界的天地法则。而成仙最重要的,便是感悟自己的法则。而后更进一步时,还要自身体内成天地。”

庞沂南闻言,故意有些骄傲的说道:“那我这也算是天命之子了!”

一人两妖、三位佳人闻言,不由得整齐的翻了翻白眼。

而鹤无云此时红唇微抿,语出惊人:“你说的也算不错,所以我打算跟在你身边。”

白伊:……

洛羽:……

庞沂南:“……???”

“等等!”庞沂南突然站起身形,有些惊慌的说道:“前辈,此话何意?”

“听不懂吗?”鹤无云看着庞沂南:“就是字面意思。”

庞沂南愣愣的看着鹤无云。白伊和洛羽也一样,不懂这位玄仙境的大妖作的什么打算。

鹤无云看着他们的神情,开口解释道:“镇仙钟除了于你自身有莫大的好处之外,于在你身边的人,也有好处。

像我这样的玄仙境,想要更进一步成就长生境,只有完善自身的法则才可以。

如今的这一小世界,莫说完善法则了,就连感悟都做不到。而你身体里却有镇仙钟存在,跟在你身边,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说到这里,鹤无云顿了一下,定定的看着庞沂南,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如今便是整个荒川界。”

静……洞府中又一次陷入了寂静。

洞府中的两人两妖已经不知道沉默了几次了,不过这次却跟前几次还有些不同。

前几次皆是因为头顶的压力太大了,即使修为如鹤无云般,也会感觉到喘不过气。

而这次,却是完完全全的被震惊到了。

在场的人、妖,都知道镇仙钟的重要和作用,可是并没有谁经历过。

但是当这个事实摆在面前时,那种震撼的感觉,令几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洛羽脸色震惊的看了鹤无云一眼,而后又转头看向自己的师弟。

她从没想过,这个从小跟自己一起长大的师弟,那个会埋怨自己厨艺不好的师弟,那个整天都笑意盈盈的师弟,如今竟然让自己有些陌生了。

洛羽眼里带着犹豫,还有欣慰。

而庞沂南回过神后,仿佛心有所感一般,猛的转头看向洛羽。

眼中带着焦急、担心、安慰。

二人的视线交汇在一起,而后又同时笑了一下,心有灵犀。

洛羽突然感觉到,师弟还是原来的师弟,并没有因为这些事情的发生而改变。

就在二人对视的时候,白伊适时的在旁边开口打断:“好啦好啦!这还有正事呢!干嘛呢你们这是?”

鹤无云则是抿嘴轻笑,没有说话。

听到白伊的调侃,洛羽瞬间低头,红了脸颊。

而庞沂南则满不在乎的转头对着白伊笑了笑。而后看向鹤无云,无奈的说道:“前辈这话可千万不要让别人听见啊,否则我这小命怕是保不住了。”

鹤无云笑眯了眼,说道:“你放心就是。如今在你身边,就如同身处大荒川界一般,我可不会把这种好事拱手让人。”

听到这话,庞沂南沉思了一下,犹豫的说道:“前辈既然肯赏脸保护晚辈,那晚辈自然是求之不得的。只不过……”

话说到这里,白伊突然好奇的打断了庞沂南:“那个……鹤……嗯,前辈,你能离了这里吗?”

鹤无云闻言回道:“自然是可以的,只不过需要承受一些离开此处的代价。”

洛羽破天荒的开口询问:“代价是什么?”

鹤无云看了一眼洛羽,说道:“代价就是要损耗妖元,需要修养百年才能恢复。不过如今有庞沂南在身边,这代价自然就不值一提了。”

白伊几人闻言,都点了点头。而后鹤无云便看向庞沂南,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事情已经到了这里,庞沂南也不再犹豫,直截了当的答应了下来。

反正自己也不吃亏,还能白嫖这么一个大高手保护。

这就相当于晏缜亲自出山,守护在他左右一般,让庞沂南想想都暗爽。

见到庞沂南点头,鹤无云这才露出了一个颠倒众生的笑容。直看的在场的另外两位佳人都不由得有些痴了。

随后,鹤无云起身,对着三人说道:“你们在此地等等,我还有些事要处理完,才能放心的走。”

几人点头答应,鹤无云一转身便消失不见。

洞中只剩下了庞沂南、洛羽、白伊,两人一妖面面相觑。

庞沂南率先开口:“这趟路程还真是有点超出我的想象,居然能拐来这么一个大妖。”

白伊闻言顿时有些不高兴了,鼓着腮帮子,说道:“怎么?你的意思是,我就不是高手了吗?!”

庞沂南闻言苦笑了一下,而后赶紧赔礼:“白前辈,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感慨一声罢了。”

白伊闻言哼了一声,说道:“不行!哄不好了!即使你给我讲故事也不行!”

庞沂南急忙说道:“好好好,那就不讲。”

“???”白伊顿时大怒:“好你个小沂南啊!你你你!”

随后白伊猛然抓住旁边的洛羽手腕,一阵摇晃:“你看看他!”

见到白伊这幅孩子气的样子,庞沂南和洛羽都强忍着笑意。

而后洛羽看向庞沂南,故意生气的说道:“你就不能让着点白前辈!”

庞沂南闻言,低声嘀咕道:“是不是还差一句‘你跟个孩子计较什么?’”

虽然庞沂南声音极小,可是对面的的这两位佳人可都是修士。就连洛羽都是元婴中期的修为,更别提白伊了。

所以这句话清晰的传入了两位佳人的耳朵里。

白伊耳朵一动,刚要质问庞沂南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洛羽则是反手一扣,反抓住白伊的玉腕,口中说道:“白前辈,别生气,让我说他!”

虽然洛羽没有用多少力气,可是白伊也很听话的不再挣扎。

于是洛羽拍了拍白伊的小手,而后猛的站了起来,单手叉腰,瞪着庞沂南。

不等洛羽说话,庞沂南立马感觉一种熟悉感涌上心头。

只见他动作熟练的从座椅上滑落下来,而后顺势蹲在地上,双手分别抓住双耳,一脸委屈。

白伊一见庞沂南这幅模样,噗嗤一声笑了出。而后笑声不止,越来越大声。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