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仙之源 > 第三十一章 质问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一章 质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见到白伊和洛羽已经出去后,鹤无云轻轻吐出一口气,松开了双手。

因为庞沂南就在她的身后,正巧看见鹤无云的双手在微微的颤抖着。

这时庞沂南向前一步,没有说这个事情,而是开口说道:“鹤前辈,我们不如等待一会。我再多多熟悉下怎样操控镇仙钟。”

鹤无云闻言转头看了庞沂南一眼,眼神有些复杂,她檀口轻启:“好。”

一人一妖休整了一番,鹤无云起身说道:“我好了,你怎么样?”

庞沂南也回应道:“稍等我一下。”

鹤无云点了点头,而后浑身仙力蓄势待发。庞沂南则是将体内法力全部调集起来,而后闭上双眼。与此同时体内元婴则双目睁开,小手连连点指,一股股精纯至极的法力向着庞沂南丹田深处涌动。

随着法力的涌入,庞沂南的丹田内突然冒出一点金光,而后传来一声钟鸣。

不知是不是错觉,庞沂南感觉这钟鸣声中带着一丝丝的慵懒。

而后镇仙钟出现,庞沂南只感觉丹田之中涌起阵阵说不清的力量。他猜想那应该就是法则之力了。

只不过这力量虽然浩大,却有些斑驳杂乱,并不精纯。

不过此时也管不上那么多了,庞沂南本体突然睁开眼睛,对着鹤无云严肃的说道:“好了!”

见到庞沂南准备好后,鹤无云猛然大喝一声,体内仙力狂涌而出。

眉心间的红色仙鹤印记光芒大放,如同活过来一般,在红光中一阵扭动。

而后鹤无云一只手点在眉心的仙鹤印记之上,另一只手则是按在小腹丹田处。

随后仙力释放而出,只听得她体内轰鸣一声,而后鹤无云暗哼一声,仿佛忍受着巨大的痛楚。

庞沂南一见,右手一动,便要帮忙。

鹤无云突然出声:“不用管我,我自己可以!”

听到鹤无云的话,庞沂南停住动作,有些担心的看着鹤无云。

就在这时,鹤无云突然大喝一声,只听得她体内‘咔嚓’一声脆响,而后她猛然出声:“就是现在!”

听到鹤无云的话,庞沂南体内法力猛然运转,元婴睁开双目一身精纯法力灌入体内镇仙钟之内。

随着法力的注入,镇仙钟嗡鸣一声,而后绽放出道道金光,透过庞沂南的身体映射出来。

这金光中充斥着莫名的法则之力,强悍至极!

而后庞沂南双手划动,引导着这强悍的法则之力,向着鹤无云包裹而去。

随着金光包裹住身体,鹤无云脸上痛苦的神情稍稍减弱。

只见她在金光将她完全包裹住之后,对着庞沂南低喝道:“走!”

庞沂南点点头,维持着法力的消耗,带动鹤无云猛然冲向洞口之中。

庞沂南经过洞口时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鹤无云本来有些缓和的神情却突然加重。

而且庞沂南能明显感觉到,洞口处有一种奇怪的力量,在阻拦着鹤无云的前行。

幸好这个时候镇仙钟发挥了作用。鹤无云体外附着的金光散发出阵阵强悍的法则之力,在抵消着洞口那奇怪的力量。

只不过身处两种力量的对峙之中,鹤无云明显不好受,被庞沂南拉着的那只手臂在剧烈的颤抖!

也不知过了多久,庞沂南和鹤无云同时听到了一声空灵的钟声响起。

而后二人同时感觉到身体一松,随后出现在眼前的便是蓝天白云,二人一齐瘫坐在地上。

庞沂南是因为法力消耗过多,而鹤无云则是因为此前强行破除体内禁制之时受伤颇重,后又在通过出口之时导致伤势加剧。虽然有镇仙钟护着,但是也要将养一些时日才能痊愈。

“呼……”此时庞沂南才松了口气,而后松开鹤无云的手并且看向她。

鹤无云的身体此时已经渐渐平静下来,而后抬头看向头顶天空,神情激动。

庞沂南在旁边看着她,而这时白伊和洛羽已经来到近前。

洛羽对着庞沂南伸出手,庞沂南笑了一下,拉住洛羽的递过来的纤手,而后猛然一用力,将洛羽拉的跌坐下来。

庞沂南哈哈大笑,洛羽则是脸色微红的撇了庞沂南一眼。

白伊在旁边直翻白眼,而鹤无云则是嘴角带笑,看着这一切。

众人歇了一会,而后庞沂南说道:“好了,我们走吧?”

鹤无云问道:“去哪里?”

庞沂南回答:“去寻我宗门的人,还要有一个历练要参加……”

说到这里,庞沂南猛然住声。洛羽和白伊也反应过来,三人互相对视一眼。

鹤无云在旁边满脸疑惑:“怎么了?”

“咱们进去几天了?”庞沂南问道。

“两三天吧?”洛羽回道。

“不知道耶!”白伊脆声回应。

三人齐齐转头看向鹤无云,鹤无云被这三人弄的一愣,想了想说道:“应在五天左右。”

“呼……”庞沂南呼了口气:“那还好,咱们快回去吧。”而后又对鹤无云说道:“鹤前辈,一会儿再同你细说。”

鹤无云点头答应,几人分辨了一下方向,而后化作四道遁光,疾驰而走。

另一边,玄剑宗临时停驻地。此时的飞行法宝已经消失不见,众人都在地面上。

有的在打坐,有的则是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谈论着什么。

此时南宫大长老正在闭目打坐,并没有理会其他人,只是神识一直缠绕在旁边的云雄身上,五天来并没有断绝过。

而旁边的云雄也在静坐,只是内心里并不平静。

毕竟,任谁被人这么监视了五天,都会心有怒火。

此时感受到大长老的神识监视,云雄心里的愤怒已经有些压不住了。

他猛然睁开眼睛,看向一旁不远处的南宫大长老,声音里隐藏着怒火:“南宫道友,有些过分了吧?”

周围听到云长老话语声的弟子,纷纷扭过头来,看向这边。

而李长老和于正海、陈志两位弟子,也眼里带着怒意,看着大长老,只是不敢表现的如同云长老一般明显而已。

而大长老听到云雄的质问后,并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平静的说道:“还有五天时间呢,莫非云道友已经安耐不住了?”

云雄闻言,怒火瞬间上涌,竟是再压抑不住一般,愤然起身,大喝道:“南宫常平!!”

南宫常平,就是大长老的本名。此时听到云雄的怒喝,大长老终于睁开眼睛:“云雄,你好大的胆子啊,竟然敢直呼本宗首席大长老之名?”

“呵……”听到南宫大长老的质问,云雄冷哼一声:“怎么?只许你首席大长老对我等不尊,不许我等反抗吗?”

大长老闻言,突然笑了出来:“呵呵,这倒是要请云长老说说了,我怎得不尊重你了?”

云雄听到大长老的话,气极反笑:“好啊,那我便当着李长老、钱长老,还有这数十名弟子的面,好好的与你说说。”

而后云雄深吸了一口气,朗声说道:“敢问南宫长老,为何要强制我等不顾宗门大益,从而必须在此等待?”

大长老淡淡的回道:“自然是为了等我宗的核心弟子。”

云雄闻言用手点指于正海和陈志,继续说道:“怎么?他庞沂南是核心弟子,我和李长老的徒弟便不是吗?”

大长老闻言,顿时有些疑惑:“他们又没走,你这话说的没有道理啊?如果他们也有事出去,我等自然也要等的啊。”

大长老这话,听的众多弟子纷纷点头,就连倾向于执法殿的那些弟子也都挑不出什么毛病。

云雄见状,转移话题道:“好,那为什么又要一直用神识监视我和李长老?”

大长老闻言,笑道:“云长老这话是何意?我从未做过这般事啊。”

云雄和李长老闻听大长老这颇为无耻之言,不由得怒气上涌。

云雄冷哼道:“南宫道友莫非敢做不敢当?”

大长老则是呵呵一笑,说道:“证据呢?”

“你我都为修行之人,怎的……”李长老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大长老打断:“李长老此言差矣。修行之人就可以不讲证据,万事全凭一张嘴吗?”

“这……”李长老被问的哑口无言。

云雄在旁暗自骂了一声废物,而后开口道:“那你作为宗门首席大长老,为何言说,庞沂南若是回不来,便要将我等灭杀?莫非南宫道友认为庞沂南若是出事,便是我等做的吗?”

这话问的相当有水平,既然你刚才口口声声说证据,那你又凭什么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说出这种话?

此时在场的所有人,包括一直没有说话的三长老——钱众森,都纷纷看向大长老,看看大长老怎么回答。

大长老一见,站起身来,缓缓扫视在场众人,而后朗声说道:“云长老,你们前些年对沂南做过什么,想必心里都还记得吧?你以为你们做的隐秘,其实都在我和掌门的眼中,只是当时沂南并不想搭理你们罢了,现如今,你还想要什么证据呢?”

静……

云雄他们自然知道自己做过什么,此时被大长老当众提了出来,不由得有些哑口无言。

大长老看着云雄几人,而后又转头扫了一眼身边的钱长老一眼,眼中带着一丝丝的警惕之意。

这几天内,大长老突然想通了一些事情。再加上这些天钱长老有些异常的表现,不由得他不怀疑钱长老。

而钱众森长老看到大长老的眼神后,心里一激灵,心说要糟。

可是不等他说什么的时候,远处突然出现四道遁光。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这四道遁光已经在众人身前现出身形,赫然是庞沂南三人,还有一位陌生的美貌女修。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