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仙之源 > 第三十二章 云雄师徒的噩梦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二章 云雄师徒的噩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见到庞沂南、洛羽、白伊还有一个不认识的美貌女子一同出现,大长老眼中瞬间便带上了欣喜的神情。

大长老两步上前,双手伸出揽住庞沂南双臂,而后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庞沂南。

随后又将洛羽拉到身前,也是一阵打量,而后对着白伊和鹤无云颔首见礼。

这才欣喜的说道:“沂南,你们可算回来了,担心死我了。”

庞沂南和洛羽急忙向大长老见礼,白伊和鹤无云一个颔首还礼,一个却是没搭理大长老。

庞沂南和洛羽纷纷见礼,口称:“见过大长老。”

大长老连连点头,高兴的合不拢嘴,一点都没有渡劫期高手的威严。

而后庞沂南和洛羽,分别向左、右后撤了一步,将后面的鹤无云露出来。

庞沂南开口介绍道:“大长老,这位是……弟子的朋友,此番出去偶然遇到的,也是要去往黄韵境,正好与我们同路。”

大长老闻言,看了一眼鹤无云,也被那美艳无双的容貌所震惊,而后便点点头说道:“好,既然同路的话,那就一起走吧。”

鹤无云面无表情,没有任何表示。庞沂南则是替她谢过大长老。

大长老一见鹤无云这个样子,心中终归是有些不满的,不过倒也没说什么。

而这时,云长老、李长老、钱长老三人带着于正海和陈志纷纷走上前来。

虽然他们暗地里可以施展各种手段,可是明面上毕竟要做足的。

所以也说了一些担心的话,而后又对庞沂南他们能平安回来表示了高兴。

虽然对云雄他们没有什么好感,但是毕竟为自家宗门长老。所以庞沂南也一一见礼,并没有失了礼数。

而后又对云雄几人介绍了一下鹤无云,同样的被鹤无云的相貌震惊。不约而同的想道:“世间怎会有如此美丽之人?”

而这时于正海和陈志听说这个美貌女修是庞沂南朋友,都动了些心思。

庞沂南几人都是知道鹤无云的底细的,所以在一旁冷眼旁观。

这时的于正海已经将白伊忘到脑后了,此时嘴角挂着温和的笑容,表现得大方得体,同鹤无云搭话。而陈志则是表现得不拘小节。

鹤无云本来不想搭理他俩的,不过架不住他俩一直在旁边唠叨。

左一句仙子,右一句仙子的,鹤无云不胜其烦。可是毕竟是庞沂南的同宗师兄弟,鹤无云也不好直接动手大杀了。

只能是看向庞沂南,眼里带着冷漠的神情,仿佛再说:再继续下去,我可要动手了。

庞沂南一见,心里是真的害怕这个大妖动手。

于是庞沂南上前一步,将鹤无云挡在身后,而后对着于正海和陈志说道:“两位师兄,我朋友不善言谈,还是莫要打扰她了。”

于正海闻言,嘴角抽搐一下,一直用心维持的翩翩公子形象差一点就烟消云散。

他低声开口:“庞师弟,我也没别的意思,只是不希望让鹤仙子觉得被我们玄剑宗冷落了而已。”

陈志在一旁也大点其头。

庞沂南一见,心里暗笑一声,心说:你俩的表现都这么明显了,当人家都是傻子吗?

但是嘴上却说道:“于师兄所言甚是。”

就在三名核心弟子在这边扯皮的时候,几位长老那里突然传出来一阵争执之声。

“怎么沂南的朋友就如此不知礼数吗?”这是云雄的声音。

“没错,我等不管怎样说都算是长辈,她竟然无视我等。”这是李长老的声音。

“唉……沂南的朋友,此举确实有些欠妥。”这是三长老的声音。

庞沂南几人同时转身看向那里,只见云长老和李长老正满脸不满,而三长老则是有些愁眉苦脸的样子。

大长老此时手抚胡须,并未说话。

庞沂南心里顿时有些生气,对云雄他们的厌恶之情又加深了许多。

虽然他们不知道鹤无云的底细,但是自家核心弟子带回来的朋友,你们就如此的为难吗?一点都不顾宗门的颜面?

所以这时庞沂南也是心有怒气,见大长老并未说话,他主动开口道:“那云长老打算怎么办?是打算要我这位朋友给你行大礼吗?”

边说着,庞沂南边向着云雄几人走去。

白伊和洛羽急忙一左一右的跟上前去,怕云雄恼羞成怒的对庞沂南出手。虽说不会杀了他,但是受些苦头也是不必要的。

而鹤无云也默默的跟在了庞沂南后边。

眼见着这四人气势汹汹的走过来,而庞沂南嘴里还质问自己。

云长老也是颇有城府,更何况当着这么多弟子的面,所以他并未表现得生气,而是平静的说道:“怎么?晚辈对长辈行大礼,不应该吗?”

这个时候,云雄身边已经聚集了李长老还有他俩的亲传弟子。

而三长老在一番犹豫之后,也走到了云雄身边。

大长老一见,瞳孔一缩,又点了点头,随后便走到庞沂南身边。

而庞沂南见状,则是微微冷笑一下,然后说道:“真不错。”

钱长老张了张嘴,本想解释一番。不过云雄一抬手,拦住了他,而后看着庞沂南几人。

而旁边一直在看热闹的弟子们一见,都知道此时已经到了对立之时。

于是纷纷向着两个阵营涌去,转瞬间便分好了队伍。

只见庞沂南身后站着二十九名弟子,而云雄他们身后则站着二十一名弟子。

云雄见状,不满的神情只是一闪而逝,而后便面无表情的看向大长老和庞沂南等人。

大长老、白伊、洛羽、鹤无云四人一直在庞沂南身边,不过都没有说话。分明就是将主导权交给了庞沂南。

这时庞沂南看了看自己身后,又看了看云雄等人身后,心里叹息一声,而后朗声说道:“云长老,我一直对宗门的诸位长老心存敬意从未有过失礼之处,对否?”

云雄闻言,并没有回答庞沂南,连表情都不曾变化一下,只是静静的看着庞沂南。

而他旁边的三长老——钱众森则是突然张嘴,语重心长的说道:“沂南,何必要闹到如此地步呢?更何况,此事的原因还是在你那位朋友身上啊。”

“呵呵。”庞沂南笑了一声,而后说道:“钱长老,莫要让我对你的印象一落再落。”

钱长老闻言张了张嘴,半晌没有说话。

而云雄则突然说道:“怎么?庞沂南?你是要以下犯上吗?纠结数十名弟子,打算造反吗?”

庞沂南没有回答,只是抬手指了指身旁的大长老,那意思再明显不过。

‘宗门首席大长老就在我身边,你说我造反?’

在场众人也都明白庞沂南的意思,白伊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而后开口帮腔,声音清脆:“我也是玄剑宗的名誉长老呢。”

云雄闻言,不屑的冷哼一声:“一个外来之人罢了,不过是个虚名而已。”

白伊闻言,也没有生气,只是说道:“我虽然只是挂个虚名,但是我师父你们可惹不起哦~”

不等云雄开口回答,李长老在旁边突然说道:“哦?不知你师父是何身份?”

白伊闻言高深莫测的笑了一下,并没有回答。

而云雄几人顿时想起了离宗之时,掌门无源道人亮出来的老祖令牌。

此时再联系上白伊的话,几人纷纷猜想,莫非这白伊是老祖弟子?!

“不!不可能!”云雄震惊的想到,而后与另外两位长老对视了一眼。

而陈志则是因为没有那么多心思,并没有联想到那里,所以他突然开口说道:“你师父是个什么东西?能让我玄剑宗的长老都惹不起?”

场中顿时安静下来……

“啪!”

只听得一声脆响,再看陈志,已经躺在地上了。

手捂着脸颊,指缝间正有源源不断的鲜血流出。

动手的正是云雄,执法殿长老。

“哦!”白伊此时颇为惊讶的说道:“果然你的弟子都非凡物啊!”

云雄脸色阴沉,开口解释道:“陈志口不择言,这并非他的本意。”

就因为陈志这一句话,此时的主导权已经完全交给了庞沂南一方,云雄一方将会处处被动。

钱长老、于正海也想明白了这一点,此时看着陈志的眼神,恨不得直接杀了他!

就连李长老,陈志的亲传师父,眼神都有些可怕的看着陈志。

庞沂南在一旁冷眼旁观,并没有说什么。他也知道,现在主动权在自己一方,想要怎么做都可以。

所以,此时见众人都不再说话,便将话题引导到根源上,开口说道:“云长老,我这位朋友,不善言辞,也不喜与人交流。

更何况,她并非我玄剑宗之人,云长老又何必如此咄咄逼人呢?”

云雄闻言,沉默了一会,缓缓开口:“既然非我宗门弟子,那就不允许与我宗门一起赶路。”

“这又是何般道理?”庞沂南疑惑的问道:“我记得,咱们宗门并没有这项规则吧?”

云雄闻言,又将对付白伊那一套拿了出来:“若她是其他宗门的奸细呢?你要知道,天玄境的那三个宗门,一直想要取代我宗!”

听到‘奸细’这两个字的时候,庞沂南撇了一眼钱长老,而后说道:“云长老此话严重了,鹤无云是我朋友,我是掌门亲传,核心弟子。莫非云长老认为,我会主动引狼入室?”

“呵呵,人心难测,那可是谁都说不准的事情。”云长老冷笑一声。

庞沂南刚要回驳,突然感觉身旁香风涌动,而后一道红影一闪而过!

庞沂南心中暗叫不好,急忙伸手阻拦,可惜拦了个空。

于是他急忙出声:“鹤……”刚喊出了一个字,便无奈的住口了。

因为这时的鹤无云已经出现在云雄等人面前,并且已经将一只玉手抵在了云雄的眉心处,掌中仙力涌动,蓄势待发。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