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仙之源 > 第三十八章 就问你服不服?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八章 就问你服不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到庞沂南的话之后,王泽怒气上涌,阴沉着脸带着四人走出来,站在庞沂南对面。

而后阴声开口说道:“还从来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这么狂妄,你是第一个。”

庞沂南闻言轻笑道:“哦?那还真是荣幸呢。”

王泽散出神识,仔细的感应了一下庞沂南的修为,发现他也在金丹期。

但是他可没有掉以轻心,毕竟那个冷面仙子都隐藏了修为,这个可恶的男修必定不会这么简单。

但是他也不怕,毕竟背靠大树好乘凉。不过出于谨慎,他还是出声问了句:“你们是哪家宗门的?”

庞沂南知道,他这是打探己方的底细。那肯定不能告诉他,于是庞沂南回道:“一个小门小派罢了,怎么?”

王泽闻言,明显不相信庞沂南的话,不过他也没有继续追问。

“既然你不想说的话,那就算了。我就算将你灭杀在此,也是你咎由自取。”

庞沂南闻言点了点头:“快点吧,我等的花儿都谢了。”

庞沂南身后的三位仙子都被逗的笑了出来,王泽则是面目阴沉的可怕,低声说道:“上,杀了他!”

最先出来的那名化神修士闻言,低声回道:“少门主,这是在镇内,如此明目张胆,恐怕……”

“怕什么!”王泽低吼道:“出了事我担着!再说了,谁敢对我无极门指手画脚?”

那名化神修士闻言迟疑了一下,王泽猛然回头,眼神凶狠的看着他。

这修士一愣,而后点了点头,迈步走向庞沂南。

周围围观的修士都议论纷纷。

“这个年轻人完了。”

“没错,居然敢招惹无极门的少门主,怕是会死的不能再死了。”

“就是,更何况还有化神修士出手,就连逃跑都做不到。”

众人既有惋惜的,也有不屑的,冷嘲热讽皆有之。

王泽听到周围的议论声,脸上的阴沉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得意。

庞沂南却不为所动,只是随意的站在那里,听着周围的议论声。

洛羽几人也都不以为意,在两位真仙境大妖的注视下,怎么可能让庞沂南出现危险?

眼见那名走过来的化身修士站在对面,庞沂南突然开口,语气轻松:“你自己不行。”

而后抬手点指剩下的三人:“你,你,还有你,你们四个一起来吧。”

“狂妄!”

王泽没有说什么,只是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但是那四名化神修士却纷纷暴怒不已!

剩余三人齐齐低吼一声,两步走上前来,与那前方的化神修士并排而立,面对着庞沂南。

庞沂南摸了摸鼻子,心里调侃一句,自己好像那个大反派。

此时庞沂南独自一人站在前方,对面则是四名暴怒的化神修士。

旁观的众位修行者,都在心里给庞沂南判了死刑。而后又带着可惜的神情看了看庞沂南身后的三位仙子。

他们都清楚,只要庞沂南一死,那三位美貌的女修,都逃不过王泽的魔爪。

但是也有心思玲珑之人,暗自思量着,既然庞沂南敢说这种大话,自然有手段。说不准会赢。

而且看那三名女修的神情,好像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而且那位身穿红裙的妩媚女子,更是面带笑容的看着这一切。

王泽也同样发现了这些,但是他毕竟是大宗的少主人。

此时众目睽睽之下,话已经说出去了,怎么可能认怂?

就算对面那个少年修士,也同为化神的修为,也不可能以一己之力敌过四名同修为的人。

更何况,自己身后还有无极门,门里也不缺渡劫期的长老,大不了就一劳永逸。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场中出现变化,只见庞沂南身边瞬间多了一道倩影,赫然是洛羽。

“⊙∀⊙!”

庞沂南自然知晓洛羽的心思,欣慰的说道:“师姐,其实我自己可以的。”

洛羽闻听庞沂南的话,终年冷漠的脸上,现出笑意,惊艳了众人:“我希望可以同你并肩,而不是被你保护。”

庞沂南笑着叹了口气,而后转头看向那四名化神修士,嘴里却对洛羽说道:“好。”

而后他朗声说道:“来吧,别磨蹭了。”随之手中光华一闪,一柄黑色的长剑出现在手中。

这把长剑,剑柄为银白色,剑身却是纯黑色的。而黑色的剑身上则有着密密麻麻的银白色光点,如同夜空中的繁星。

这把长剑,正是银星!

在庞沂南亮出银星剑的同时,洛羽在一旁亮出了自己的本命蓝色长剑。

一时间,银色光芒和蓝色光芒异常耀眼,交相辉映。

随后庞沂南体内剑意冲天而起,这股剑意要比洛羽刚才的还要纯粹,浩大且强悍,其中蕴藏的杀意,令在场所有人都如芒刺在背。

只听得场中阵阵剑鸣声响起,不绝于耳。

其中不乏见多识广之辈,见到这般万剑朝宗的情景,不由得大喊道:“剑道宗师!这个少年修士是剑道宗师!!”

“什么??!!”

王泽和那四名化神修士都被惊在当场,王泽更是不顾形象的大喊了一声。

不过随即他又强行令自己冷静下来,还不知这个剑道宗师是什么修为。

若是不到化神,就算他剑道通天,也无济于事。若是达到了化神……

“不!不可能!”王泽猛的摇了摇头,将这个可怕的想法驱逐出脑海。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那边庞沂南、洛羽二人已经跟那四名化神修士对上了。

那四名化神修士也怕,因为从庞沂南出现开始,都没有展露过自身修为。

也就是说,那个可怕的年轻宗师,一直都在单纯的调动剑意而已!光凭借剑意,就已经让他们感觉到压力了。

此时箭在弦上,四人互相对视一眼,齐齐爆发出化神初期的威势,各自身前已经出现了数种法宝。

空中元气肆意席卷,围绕在四人身周。化神修士,已经可以初步调动天地元气,此时被四人毫不迟疑的展现出来。

庞沂南一见,只是将右手抬起,手中长剑斜指南天,一身化神后期的威势猛然爆发而出。

只见空中忽然暗了下来,成片的黑云凝聚而成。其中雷声隐隐,震慑心神!

另一边的王泽在知道庞沂南剑道已达宗师之时,就已经暗中给门内传信了。

此时再见到这般场景,化神后期!剑道宗师!

两个关键词都集中在那个看起来不过十八九的少年修士身上。

王泽咬咬牙,只盼望己方四名修士能多坚持一会!最起码坚持到自己父亲赶到。

场中双方已经蓄势待发,王泽猛然出声:“等等!我有话说!”

庞沂南闻言,根本没有搭理王泽。

怎么着?你说打就打,你说不打就不打?这修行界你家开的啊?

所以庞沂南微微一笑,右手一动,那斜指南天的银星长剑,带着杀意凛然的剑意,猛的奔着对面四人斩了下去。

而后一道银白色剑芒,从银星剑中挥出。呈弯月状,旋转着斩向四名化神初期的修士。

其上剑意雄厚,法力强悍,附近虚空都在破碎,道道混沌气弥漫,如同开天一般。

所有围观的修士,都已经远远的逃离了这里,怕被这弯月剑芒波及,尸骨无存。

王泽也已经跑到了远处,这里现在只剩下那四名化神修士面对这弯月剑芒。

四人眼见这剑芒的威力,本打算先避开,再图反击。结果发现,这弯月剑芒早已经锁定了他们。

无奈之下,几人只好硬接。四人变换队形,那名最先开口的修士站在第一个位置,其他三名则是各自站在他身后。

而后合三人法力,注入到打头的那名修士体内。

随着三人法力的注入,领头的修士身上的气息狂涨!只是眨眼间便达到了化神巅峰!

他心中一喜,看了眼即将临身的弯月剑芒,猛然一催手中镜子法宝。

那法宝被他这么猛力一催,爆发出耀眼的白色光芒,并将四人笼罩其中。

就在这时,弯月剑芒猛然斩到了白色光芒之上。

“擦……”

只听一声轻响,弯月剑芒轻而易举的将白色光芒斩碎,而后旋转着斩向光芒之后的那名修士身上。

那修士怀里还捧着镜子法宝,不等他惊讶,弯月剑芒已经及身。

他来不及多想,单手冲着怀里的镜子一点。那镜子从他怀里飞了出来,竟然主动迎向旋转斩来的剑芒。

“啪。”

那镜子连一个呼吸都没坚持到,便已经成了满地碎片。那修士猛然吐出一口鲜血,不等他有下一步动作,剑芒已经斩到了他身上。

剑芒只是轻轻一转,那名修士便已经爆碎,连同他体内元婴一起被剑芒搅碎,神魂具灭!

后方三人此时已经面无血色,在打头的那名修士被灭之后,他们三人也受了重伤,脸色惨白,身上气息暴跌,此时已经闭目等死。

谁想到,庞沂南在远处轻轻伸出一根手指,冲着那弯月剑芒一点指。而后那剑芒便在原地停住,随后轻响一声,便消散不见。

远处关注这里的众位修士见此,都疑惑不解。

那个年轻的剑道宗师这是要做什么?明明可以将剩下三人一同斩杀,怎么还主动撤掉了自己的攻击?

王泽也是一脸不解,不过他并没有深思,只是在不停的给自己父亲传信。

莫说他们不理解,洛羽几人也是不懂。

“师弟?怎么突然停手了?”

庞沂南微笑着回道:“师姐,这三个人就交给你了,他们身后就是红尘酒楼,我怕酒楼毁掉。”

洛羽沉默了一下,而后深深的看了庞沂南一眼,眼里带着欣喜。

后方的鹤无云摇了摇头,感叹了一句:“这小子。”

白伊:“???你们在说什么?”

鹤无云转头看了看她,又继续摇了摇头,说道:“真是浪费你这修为了。”

白伊:“???”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