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仙之源 > 第五十三章 剑道宗师很了不起吗?

我的书架

第五十三章 剑道宗师很了不起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就在众人扭头看去之时,只见两道人影,裹挟着剑意联袂而来,转瞬间便到了南宫大长老身后。

两道身影现出身形,赫然是庞沂南和洛羽二人,而白伊和鹤无云却没有一起跟来。

庞沂南和洛羽刚刚停住身形,南宫大长老便已经开口:“沂南,洛羽,上前来。”

庞沂南和洛羽答应一声,来到大长老身旁。

大长老说道:“还不快向各宗长辈行礼?”

庞沂南和洛羽乖乖点头,而后便对着众人躬身行礼,口称:“玄剑宗洛羽、庞沂南,拜见诸位前辈。”

众位渡劫期长老一见,不由得眼前一亮。

只见面前的一男一女,男人剑眉星目,俊朗不凡。身着一身白色长袍,其上秀着金色纹路,在阳光的照耀下,异常耀眼。

女人生的天姿国色,倾国倾城。身穿一身淡蓝色的修身长裙,直垂脚踝。曼妙的身姿,被勾勒的完美无瑕。

唯一一点,便是那倾国倾城的容貌之上,如同万年玄冰一般,冷意盎然,令人不敢直视。

这二人往这里一站,当真是般配的紧。

不过众人心中的忧虑也在增加,看来传言不虚啊。

刚才的那两股剑意中强的那一股,在场众多高手可是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了。

其剑意强悍,浑厚!就连在场修为稍弱的渡劫期长老,心中都莫名出现了压力。

这代表什么?这代表那个自称庞沂南的人,多半有斩杀他们的实力!

一想到这里,众人心神俱震!而后死死的盯着那个自称庞沂南的年轻弟子,一言不发。

而庞沂南和洛羽一同站立在空中的这一幕,令在场的三家宗门弟子的眼睛都看的直了。这一男一女,当真是世间少有的俊男美女。

男弟子眼都不眨的看着洛羽,心中感叹:这世间怎会有如此美丽之人。

而女弟子则是眼波流转,妙目盈盈的看着庞沂南,心中欢喜。

南宫大长老满意的点点头,而后笑呵呵的对着两宗长老说道:“诸位道友,我宗的这两位弟子怎样?可还入得了你们的眼?”

众人闻言,全都齐刷刷的扭头看向魂凤宗的长老朱岭。

朱岭一见,顿时满脸黑线。怎么着?你们想当好人,然后让我干这种得罪人的事?

随后,只见他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贵宗当真是出了两个好苗子啊,只是我有一句忠告。”

“哦?”南宫大长老闻言,眼皮一抬,看向朱岭。

朱岭一见,莫名的打了个冷颤。不过他咬了咬牙,还是说了出来:“太过张扬可不是什么好事,贵宗一定要保护好这样的好苗子。若是半路夭折,可是太可惜了。”

这话一出口,场面顿时安静下来,众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

这话怎么接?这已经属于明显的威胁了。任何一个顶级大宗,怎么可能忍受这种屈辱?

果然,南宫大长老闻言,眼眸半眯,淡淡的说道:“朱道友这话也适合用在贵宗身上。就比如说,像我这种老胳膊老腿的,若是狠下心动手的话,未必不能覆灭那些所谓的天骄。”

朱岭闻言,刚要针锋相对,反驳回去。其身旁突然飞出一人。

此人面色苍老,身体佝偻,颔下白色的胡须随风飘舞。

其右手中拄着一根龙头拐杖,一副风烛残年的样子。

所有人先前都没有发现这个老者的存在。就连魂凤宗的弟子也是一样。

此时一见这老者现出身形,不由得心里大惊,不知他如何会在这里。

不过,一见到这个老人出现,朱长老急忙住嘴,恭恭敬敬的低头行了一礼,而后退到后方。

而水云宗的六位长老和仙林宗的两位长老都急忙行礼,口称:“道友安好。”

就连此前一直不甚在意的南宫大长老,都神色一凝,他刚才并没有看见这个老人!他怎么会来了?显然大长老对来人非常忌惮!

只见这老人谁也没理,只是费力的抬头看向庞沂南,而后咳嗽两声,颇为费力的说道:“咳咳,少年人……当真是个天才弟子。年纪轻轻就已经……迈入……剑道宗师之境,无源子这回……可、可是有得显摆了。”

说完这句话,这个老人轻轻吸了口气。缓了一缓,而后看向洛羽,继续说道:“小女娃也……也不错。虽然修为……不是很高……但、但是根基深厚,法力凝实,假以时日,未必不能、成、成为一代高手。”

庞沂南和洛羽听见这老人的话之后,不由得面面相觑。

他二人并不知晓这个老人是谁,但是通过这些渡劫期的长老神情,也知道这老人必定不一般!

南宫大长老此时已经收起之前那副不在意的神态,这时听见这个老人所说的话,开口回道:“多谢道友夸赞。”

那老人闻言,轻轻点了点头,而后对着庞沂南二人说道:“两个……小娃娃,上……前来。”

庞沂南闻言,与洛羽对视一眼,而后二人齐齐转头看向南宫大长老。

南宫大长老犹豫着没有开口,那老人费力的催促道:“放……心。”

听到这话,南宫大长老也无话可说。打是肯定打不过那个老人的。

别看这个老人一副风烛残年的样子,其真正的战力,恐怕要比南宫大长老还要高出一大截!

而且这还是一位只差了一线,便能度过仙凡之劫,成就仙位的剑修!!

只差一线,便能成为剑仙一样的存在,除去仙人临世,谁能惹得起?

所以此时听到这个老人的话之后,大长老只能选择相信对方。

同时也在心里暗自悱恻,怎么白伊跟那个红裙妖艳女子都不在沂南身边。

所以无奈之下,大长老松口道:“你们去吧,华道友想必有什么话要与你二人说,不必害怕。”

而后又颇有深意的说了一句:“若是能得华道友指点,于你二人的剑道或有益处。”

对面那个华姓老者听到这句话,有气无力的笑了一下,而后说道:“这……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何德何能、能……指点一位剑道宗……师。”

南宫大长老闻言,只是笑了一下,并没有接话。

庞沂南和洛羽听到这番对话,互相对视一眼,而后缓缓的飞向那个站立在对面的老者身前。

华姓老者打量着缓慢飞来的庞沂南二人,脸上竟然流露出一抹慈祥的笑意,眼中带着些许的追忆之感,好似想起了什么。

庞沂南二人来到华姓老者身前,停住身形,而后齐齐施礼,口称:“前辈。”

华姓老者带着慈祥的笑意,缓缓点头。

这一幕看的所有人都有些懵,尤其是魂凤宗的几名长老。

为何自己家的顶级战力,会对玄剑宗的两名晚辈弟子如此和蔼?

要知道,这个华姓老者在魂凤宗内,根本不曾对哪一个晚辈弟子露出过这种神态。

就连那些宗门高层,也不曾让这个老者另眼相看。

除了魂凤宗的掌门,那个带他回到魂凤宗的女人,那个倾国倾城,惊艳众生的女人。

而魂凤宗的华姓老者并没有关注别人的心情,只是慈祥的对着庞沂南二人说了一句震惊众人的话。

“你们……二人,是否愿意……随我……修行?”

庞沂南:“……”

洛羽:“……”

南宫大长老:“……”

魂凤宗众人:“……”

水云宗众人:“……”

仙林宗众人:“……”

这什么情况?!魂凤宗的顶级战力,要收那个如今名动天下的玄剑宗少年剑道宗师为徒?

就在这时,魂凤宗和水云宗内一前一后传出了两个好听的男声。

“华长老,不可!”

“他庞沂南是什么东西,也配得华前辈垂青?”

一听到这两个声音,魂凤宗的长老和水云宗的长老都面色一变!

这,这也太大胆了!怎么可以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这种话?这分明就是不尊重那个可怕的老者!

朱岭急忙放开神识,寻找那个不知轻重的弟子,另一边的水云宗也是一样。

而华姓老者听到这两句话,依然心如止水一般,并没有搭理,只是安静的看着庞沂南和洛羽二人,等待着他俩的回答。

庞沂南听着周遭的议论声,还有那两个声音,沉默了一会,而后看向自己的师姐。

他从师姐的眼中看到了坚定,信任,还有一抹温柔。

于是,庞沂南转头看向华姓老者,郑重的说道:“前辈的好意,晚辈二人心领了。但是玄剑宗,还有师父无源子,于我有养育教诲之恩,晚辈能有今天,师父无源子功不可没。”

洛羽在一旁接过话,说道:“所以,还请前辈见谅。”

而后,这对师姐弟齐齐对着面前的老者躬身施礼,不再言语。

听到庞沂南拒绝的话之后,华姓老者并没有说什么。反而是魂凤宗的众多弟子瞬间喧哗起来。

“什么?居然拒绝了华前辈的好意?”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真以为自己是那所谓的同辈第一人了?”

“就是!剑道宗师很了不起吗?”

这句话一出,本来一片的骂声,瞬间停止。

不光魂凤宗的弟子看向那个说出此话的弟子,就连其他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向了那个弟子。

一双双充满了不解,疑惑,嘲笑,幸灾乐祸的眼神,直盯得那个弟子浑身冒汗,双腿打颤。

就在这时,庞沂南幽幽的声音传来,响彻这片空间。

“对不起,剑道宗师真的很了不起。”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