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仙之源 > 第六十一章 剑、火、木、水

我的书架

第六十一章 剑、火、木、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此时此刻,庞沂南、林奇、水丞三人,都在盯着凤舞,脸上表情很精彩。

林奇刚刚拿出来的两坛仙醉,已经差不多都进了凤舞的红唇之中了。

此时的凤舞已经略显醉态,往常那双灵动、深邃的酒红色双眸,此时也已经迷离飘渺。

白皙的脸颊微微染上红晕,原本整整齐齐飘散在背后的淡红色长发,也零零散散的飘落。

醉酒以后得凤舞,反而褪去了原先的妩媚之色,带有一丝娇憨之意,但是却更加让人欲罢不能,更想靠近她了。

庞沂南略微略微扭头,看向一旁的水丞与对面的林奇,笑着调侃道:“你们猜她是不是真的醉了?”

林奇好像很喜欢眯眼笑,像是个狡猾的狐狸一般:“醉与不醉,在此时还重要吗?重要的是,有一些东西已经成型了。”

一旁的水丞愣愣的问道:“此话怎讲?”

林奇好似恨其不争一般,恨声说道:“你自己想!”

水丞闻言一头雾水,而后真的开始低头思索起来。

庞沂南一见,轻轻摇了摇头,不过他也没有解释什么。

有些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无论凤舞此时是不是醉了,都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他们几个之间,来自于宗门的隔阂变小了。

虽说不能消除,但是除去宗门立场,私下里他们四个可以是朋友,这就是这场相会最重要的事情。

修行界多奸诈,欺骗。但是又有谁能说,没有好的一面呢?

人是复杂的,不能单凭一面定义。坏事做尽之人,在家里可能是一个好丈夫,好爸爸。

日行一善之人,在家里也可能打爹骂娘,无恶不作。

任何一个人,在你面前是坏人,在别人面前就可能是大善人。相反之下,在你面前和蔼可亲,在其他人眼里无异于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恶魔。

而修士的根本,也是人。

当然了,庞沂南理解归理解。但他可不会因此,就对那些一直针对自己,想要置自己于死地之人心生怜悯。

毕竟他可不是什么优柔寡断之人,没道理你想弄死我,而我就要对你宽容。

就在庞沂南和林奇讨论之时,凤舞突然抬起脑袋,淡红色的长发微微飞舞,她微微撇了庞沂南和林奇一眼,而后说道:“你们两个这么大声真的好吗?”

庞沂南:“……”

林奇:“……”

一直处于思索状态的水丞:“……”

庞沂南闻言,呵呵一笑,回道:“凤仙子当真好酒量。”

凤舞闻言,一身醉态突然尽散,整个人盘坐在树墩之上,微微一笑,又恢复了之前的气质。

她笑着说道:“此前我就说过,庞道友这个人很是有趣,现在看来果然不假。”

庞沂南端起面前的仙醉喝了一口,而后温声说道:“在场诸位,哪一个不是有趣之人?而且水道友虽说性情耿直,但是却不傻。”

最后一句话,不知为何,却是对着一旁默不作声的水丞说的。

一旁的水丞依旧面无表情,只是此前因为喝了酒之后略显红润的脸庞,已经恢复了原本的颜色。

此时听到庞沂南话之后,他只是转头看了一眼庞沂南,而后淡淡的回道:“庞道友,不如我们现在就切磋一番如何?”

林奇在一旁急忙打圆场:“哎,水道友,咱们不是说好了吗,明日在众位宗门长老、前辈面前在切磋的。”

水丞不语,只是看着庞沂南。

庞沂南此时并没有回答,而是看着面前的酒碗,一言不发。

林奇一见,急忙冲着凤舞疯狂使眼色,示意凤舞说两句话。

而凤舞并没有说话,只是一双妙目一直在庞沂南二人身上扫来扫去,眼里的玩味之意愈发浓郁。

过了半晌,庞沂南终于淡淡的开口:“水道友不必如此心急,我会如你所愿的。”

水丞闻言,眼里的失望一闪而过,不过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随后,庞沂南在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只似鹿非鹿的灵兽身躯,而后一甩手丢给了对面的林奇,笑着说道:“这是我们天玄境内特产的觅鹿,此兽肉质鲜美,与林道友这仙醉当为绝配。”

林奇一听,急忙将觅鹿身躯收了起来,而后一脸喜色的说道:“哦?那要多谢庞道友了。”

一旁的凤舞不干了,她出声说道:“庞道友,这觅鹿没有我跟水道友的份吗?”

庞沂南闻言,不慌不忙的又取出了两只,而后分别给了凤舞和水丞。这才笑着开口说道:“怎么会忘了凤仙子和水道友呢。”

凤舞喜滋滋的收起了觅鹿身躯,而后又看向了林奇,美目之中蕴含的深意,不用多说,林奇就已经明白了。

他苦笑了一下,无奈的说道:“既然答应了凤仙子,我也不会小气。”

随后他取出了四大坛仙醉,而后将其中两坛送到了凤舞面前:“喏,这是答应仙子的。”

而后又将另外两坛,分别送到了庞沂南和水丞面前,说道:“这就当做是给二位道友的见面礼了。我也就在这酿酒一途还算有些天赋,希望二位道友不要嫌弃。”

庞沂南也不犹豫,收起了面前的酒坛,而后开口调侃道:“林道友这次可算是大出血了。”

林奇闻言笑笑,而后故作不舍的叹息一声:“唉,我多年的积蓄啊!”

凤舞在旁边白了一眼,而后开口说道:“行了,不会让你吃亏的。”

说着话,凤舞抬手一挥,面前的树墩之上出现了三个小瓶子。

这三个小瓶散发着森森寒气,逼人心神。在场的另外三人眼神一凝,三双眼睛瞬间盯上了那三个小瓶。

凤舞一见,得意的一笑,而后开口介绍道:“这瓶里装的,是我在某处遗迹之中得到的丹药。此丹药名为梦影丹,具有凝神静气,扩充神识仙府,增强神识的功效。”

听到这里,庞沂南眼神一亮。

凝神静气还好说,扩充神识仙府,增强神识的功效可太过逆天了!

要知道,在斗法之时,神识的强弱可是能直接关系到身家性命的。同阶修士之间,如果一方的神识强于对方的话,那就可以处处占领先机!

而在场的几人,哪一个不是见多识广,机缘丰厚之人?此时都已经明白了这三个小瓶的重要性。

庞沂南看向凤舞,罕见的凝声问道:“凤仙子,此物太过贵重了吧?”

凤舞轻轻摇了摇头,而后说道:“万事万物,都有它该拥有的价值。于我而言,这梦影丹的价值并没有林道友的仙醉,庞道友的觅鹿之肉有价值。”

庞沂南闻言轻笑着说道:“凤仙子此言深得我心。”

随后庞沂南又轻叹了一声,若有所思的轻声说道:“你我若可成为挚友,而不是敌人,那该有多好。”

凤舞闻言,刚要说话之时,众人眼前光华一闪。而后在树墩之上,三个小瓶之旁,出现了三个拳头大小的暗红色晶块。

“这是……!”林奇眼神一凝,而后凝声说道:“蛟龙晶!”

庞沂南暗自赞叹,凤舞与水丞身家丰厚啊!这蛟龙晶乃是炼器圣物,是提炼高阶法宝所必要之物。

若是寻常法宝之中加入一块,就可以令所铸法宝的品质与威能提升数倍!

而且此物之稀缺,以如今的荒川界来讲,怕是没有几块了。

此时水丞一人便拿出三块,可见其不凡。

水丞淡淡的说道:“此物为何,刚才林道友已经说了,我也不多解释了,就当做是我与诸位的见面礼。”

庞沂南摸了摸鼻子,林奇揉了揉下巴,二人对视一眼,庞沂南说道:“如此倒显得我与林道友较为小气了。”

林奇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刚要开口说话,凤舞出声打断:“庞道友和林道友怎会如此想?这是在你们先付出之后,才得到的回报。”

说到这里,凤舞看了一眼水丞,水丞微微点头,她才继续说下去:“更何况,你们二人所付出之物,于我而言,要高于这梦影丹。”

水丞在一旁也说道:“凤道友所说不错,这蛟龙晶是为了结识诸位,所以它的价值就是体现在这里。”

林奇闻言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再矫情了。待到明日过后,咱们再聚,如何?”

说完,他看向庞沂南几人。庞沂南闻言点头答应,凤舞也笑着答应下来,水丞也是一样,微微点头。

众人纷纷收起树墩上的物品之后,林奇心中欢喜,分别给众人斟满碗中美酒,而后说道:“请!”

众人纷纷相和。

这一场相聚,从清晨开始一直持续到了月夜时分,众人皆有了三分醉态。

庞沂南饮尽碗中之酒,而后起身告辞:“凤仙子、林道友、水道友,今日暂且作罢,我还有些事要与师姐商量,咱们明日再会!”

林奇与水丞都点点头,林奇说道:“庞道友且去。”

凤舞则是美眸一转,而后娇声开口:“哦?庞道友的师姐?可是那位冷面仙子?”

庞沂南挑了挑眉,问道:“凤仙子莫非见过我师姐?”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