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高林 > 第8章 割喉

我的书架

第8章 割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老板用鼻子哼了一下,十分不屑地说:“没有不能干的,只有不想干的,你在这个小破店里当个理发师能有什么赚头啊?”

程军知道王老板的话虽然不好听,但说得是实话,的确,在这个小店里即便是首席理发师,一个月能挣多少钱啊,省吃俭用,过春节回老家时头还是抬不起来。

但面对周围的那么多同事,程军只好说道:“人各有命,也没有办法,哪能象您王老板,做大生意的。”

王老板笑了,笑声中透出一种得意来:“什么大生意,一笔单子也就百八十万的,算不了什么。”

“您一顿饭的钱够我一个月的工资了,是不是?”程军继续应付着,他觉得自己非常地下作。

“那倒是。”王老板自信地说道,“要不我说你过来给我打工呢?”

程军觉得心口有些发闷,心跳加快了许多,旁边的理发师与小工都向这边看了过来。

程军急忙笑了笑说道:“王老板有用得着的地方叫我一声就是了。”然后他便岔开了话题,“您觉得这样满意吗?”

“好了?”王老板冲着镜子仔细地看了看,“不错不错。”大概他今天心情格外好,所以这一次他竟然没有提出苛刻的修改要求。

程军感到一颗心终于放下了,他将梳子和剪子放好,正准备要帮着王老板解开围巾的时候,只听得王老板说道:“你能不能帮我提提发际和鬓角?”

“当然。”程军立即拿出了剃刀,左手轻扶着王老板那硕大的脑袋,用剃刀轻轻地刮着他的鬓角。

王老板的皮肤比较粗糙,于是程军在自己的手上轻轻地喷了一点水,然后抹在王老板的鬓角和后脖梗处。

这样一来,剃刀移动起来再也不会发涩了,程军耳边只听见了嚓嚓的声音,他的手法极为老练,剃刀由上至下地从王老板的耳前刮过,细琐的毛茬立即散落在了锃亮的剃刀弧中,弧很深,深不见底。

左右两边的鬓角都被剃好了,程军来到了王老板的身后,剃刀开始在王老板那已经堆起肥肉的后脖梗处轻轻地游走着。

但只刮了两下,程军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他抬起头来,只见理发店里所有的人都在忙碌着,洗头,敲背,说话的,但程军却只听到了一个声音,那就是锋利的剃刀刮在皮肤上的声音,十分刺耳。

程军看了一眼对面的镜子,只见王老板闭上了眼睛,垂着他那硕大的头颅,一副非常惬意的样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程军有些愣了。

突然间,他看见镜子中的王老板抬起了头,睁大了一双惊恐的眼睛,从镜子中紧紧地盯着自己,而在他的脖颈处仿佛出现了一条细细地红线,从左到右横在那里,线的中央慢慢地沁出红色的液体来。

尖叫声,刺耳的尖叫声终于将那剃刀刮在皮肤上的嚓嚓声盖住了。程军的手在哆嗦着,剃刀一下子掉在了地上,刀槽中的毛茬飞了起来,沾在了程军的两只手上,恐怕再也洗不掉了。

坐在桌子后面的程军显得极为害怕,脸色苍白,两颊的肌肉在不住地哆嗦着,从那两片薄薄的嘴唇中似乎只能听到重复了不知多少遍的三个字:“不是我。”

仇警官就坐在他的对面,他有些不耐烦:“那么多目击证人,你还说不是你?”

程军颤声道:“真的不是我。”

“死者名叫王永生,是一个地道的骗子,许多人吃了他的亏,这种人就该死,但这不意味着你就应该去杀死他。”仇警官看着程军,程军似乎对他的话并没有听进去,仇警官接着说,“这个案子我们根本没有审的必要,有许多目击证人,也有凶器都在现场,现在你要做的就是承认你有罪,但这也只是一个手续问题,你不承认其实我们也照样可以定你的罪,你明白吗?”

程军脸部的肌肉从哆嗦变成了抽蓄,嘴里只是不停地叨念着“不是我”。

又是一个疲劳的夜晚,仇警官走回到办公室里,将衣服最上面的那个扣子解开,似乎这样便可以缓解疲乏似的,然后他在自己的茶缸里续了一些凉水这才坐了下来。

王旭走了过来:“仇哥,要不您回去吧。”

仇警官摇了摇头:“没事,今天我让邻居给老爷子做饭了。”

“老爷子在家呢?怪不得这段时间你那么忙呢!”王旭关心地说。

仇警官显得很无奈:“那有什么办法,谁让我摊上了,已经跟一个新的养老院联系上了,过几天就送过去。不说他了,说说今天案子,你怎么看?”

王旭哼了一声:“人证物证确凿了,他不承认也不行啊。”

仇警官呷了一口茶说道:“很难说的,你记得前两天那个叫高林的家伙吗?”

王旭想了一下,有些诧异地看着仇警官:“就是那个杀妓女的?”

仇警官慢慢地说道:“那个高林说杀人的确是他干的,但有人在支使他,今天程军也这么说,接连两个犯人都是这么说,恐怕不是一种巧合吧。”

王旭愣了一下,笑了:“仇哥,他们说是受人指使?您的意思是……”

“不好说,这两个人也许都有病不一定呢!”

“不会那么邪乎吧,专家已经给高林做过检查了,说他没有什么病,我想这就是死嚼骨头不认罪,我看他能抗多久。”

仇警官掏出一根烟来,点上,然后猛吸了一口说道:“也许是吧,但你发现没有,这两个人的案子其实都没有明显动机,高林杀妓女,如果说他曾被女人抛弃,但这真的能够成为动机吗?程军杀了这个姓王的,说是姓王的污辱了他,这似乎也不能成为动机的。还有,那理发店里的小工说了,程军打今天中午开始就好象有些不正常,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我觉得这才是行凶的原因所在。”

“今天中午?”同事想了一下,“仇哥,你的意思是程军中午的时候就受了刺激,姓王的其实只是个倒霉蛋?”

“很有这可能。”仇警官点了点头。

同事笑了:“通过这案子,我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千万别把自己的脑袋交给不认识的人,谁知道他心理上有没有疾病,会不会冲动杀人啊!”

仇警官勉强地挤出点笑容来。

第二天一早,仇警官独自来到了程军工作的理发店。

经过昨天的血案,这个理发店今天整修。仇警官找到小工,仔细地询问了程军昨天的表现,尤其是昨天上午所遇到的事情。

仇警官终于掌握了程军在昨天上午所接待的顾客,一女两男,那个女人长得很漂亮,家就住在附近,那两名男的似乎从来没有见过。

经过多方打听,仇警官很快知道了那名女子的住处,不知为什么,他觉得从那个女人的身上也许可以发现什么,于是便奔向女人的住处。

女人果然长得极为漂亮,漂亮得令仇警官心有所动,这种感觉其实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仇警官不禁仔细地看了看这个女人,生活安逸,应该是一名家庭主妇,基本不上班,只是偶尔地去做个头健个身。

当女人听到仇警官的身份后脸上立即显出了狐疑之色,急忙将他让到屋里,这时,仇警官才发现屋里还有一名老太太,从穿着上看大概是这家里的保姆。

仇警官开门见山:“你认识程军吗?”

女人愣了一下,仇警官将程军的照片拿了出来,女人看了一下皱起眉头,似乎在仔细地想着。

“我提醒你一下,你昨天是不是做过头?”

女人这才恍然大悟:“我想起来了,这是给我做头的那个理发师。”但很快,她的脸上又充满了疑惑,“不过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