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渊武道禹寒云飘飘 > 第12章 感应果志在必得

我的书架

第12章 感应果志在必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赵炎的哀嚎之声惨烈无比,在地上翻来滚去,甚至于不停的用脑袋撞击着岩石,不过赵炎却始终没有任何想要说出感应果下落的意思。

“禹寒,感应果的消息来得有些蹊跷,在闫家商队经过这靖常两州交界之处的时候,狼使竟然先一步将众多盗匪联合在了一起,看情形,应该是有人故意将感应果的消息透露给了狼使等人,若透露出感应果消息之人是那赵江的话,说不定眼前这赵炎,真的仅仅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诱饵!”钱逊皱了皱眉头,沉声向禹寒说道。

“主人,赵炎这人虽然奸猾无比,但是他绝对不是那种为了区区一颗感应果,可以连自家性命都不要之人,看他现在这副模样,感应果或许真的不在他的身上!”江海川此刻也附和着钱逊的话,慎重无比的说道。

“对于感应果,我是志在必得,不管这东西在不在赵炎的手中,我是宁杀错,不放过!”禹寒冷冷的回应了一声。

地面上翻滚不已的赵炎,他的全身上下,已经鲜血淋漓,就连他身下的地面,都已经是血红一片,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赵炎口中的哀嚎已经渐渐变的微不可闻,他的身躯也已经停止了翻滚,歪歪斜斜的躺在地面之上,赵炎仅仅只是不断的抽搐着,看情形,他已经命不久矣。

“闫冲,闫钱申,不管这赵炎到底是不是诱饵,他毕竟在你闫家商队中呆过一阵子,你们商队之中的物事,我需要好好搜寻一番,以确定感应果的具体下落,你们两人觉得如何?”禹寒阴沉着脸,将目光望向不远处的闫冲闫钱申两人。

“理当如此!”赵炎的惨烈下场,早已经令的一边看着这幕情形的闫冲闫钱申两人,面色一片苍白,面对禹寒的询问,他们哪里会有什么意见,赶紧点了头应承道。

赵炎完全失去气息之后,禹寒一行人终于走出谷地。

之前已经休战的两方,那些盗匪此刻已经完全不见了影子,看情形,应该是孙旺财王乾坤两人离去之前,将群匪带走。

这些盗匪虽然数量繁多,但是其中大半人,却都是孙旺财王乾坤两人的手下,或许这些盗匪的实力仅仅只能算是一般,但是孙旺财王乾坤两人,却不可能对自己这些手下,就此置之不理。

闫家商队,却依旧在原地驻扎歇息,与群匪混战了半天,闫家商队这些护卫,也早已经是疲惫异常,更何况闫冲与闫钱申两人未至,他们不可能就此离去。

“这几个年轻人是谁?怎么闫冲少爷与闫钱申大人都恭恭敬敬的在他身边候着!”

“这几人不是不久之前,闫冲少爷招揽进我闫家商队之人吗?看他们现在这架势,莫非这几人,是什么隐藏的绝世强者?”

“没见到狼使不知所踪吗?肯定是因为这几人的出手,才将狼使逼走,若非如此,闫冲少爷与闫钱申大人,怎么会对这几个年轻人如此客气!”

……

禹寒与闫冲等人的归来,惹得那些闫家商队中人,纷纷注目,这些商队护卫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的聚在一起,他们所议论的话题,大都与禹寒几人有关。

“闫冲,我们要搜查你们商队,希望你们商队中人配合一下,若是起了冲突,那对你们来说,可不是好事!”商队那些护卫之间的议论,这是人之常情,禹寒并未放在心上,扫了扫身边的闫冲闫钱申几人,禹寒沉声说道。

搜查自家商队,还需要自己等人配合,这样的事情对于柳城霸主闫家而言,这根本就是一种耻辱,若是换做另一个人如此对闫冲说话的话,闫冲肯定会当场暴起,但是面对禹寒钱逊等人,闫冲闫钱申两人,显然没有这种底气。

禹寒的话并没有瞒着这些闫家护卫的意思,他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离得稍近一些的那些商队中人,却清楚的将禹寒这几句话听入耳中。

在错愕的同时,这些商队护卫纷纷起身,怒目望向禹寒等人。

“诸位兄弟,这位朋友有东西遗失在我们闫家商队之中,希望大家配合一下,让他们几人仔细在商队之中搜寻一番!”面对此刻这种情形,闫冲虽觉得心中憋屈,却也只能无奈的配合着禹寒,大声向在场诸人吩咐道。

“自家东西遗失了,竟然来搜寻我闫家商队,这是哪里来的道理?闫冲少爷,是不是这几人逼迫于你,是的话只要闫冲少爷您吩咐一声,我们这么多人可不是摆设!”

“没错,闫冲少爷,我闫家商队横行靖常两州这么多年,还从没什么人敢随便找个理由,就搜查我闫家商队,就算这几人实力强横那又如何,我们十几人打他们一人,凭借人数,我们就能堆死他们几个!”

……

闫冲的这几句话,不仅仅没有安抚住这些商队中人,反而令这些商队中人更是恼怒,怒目横眉,刀剑出鞘,看情形,只要闫冲一声令下,这些商队护卫就会毫不犹豫的杀向禹寒等人。

“蝼蚁般的东西,我们本不想与你们大动干戈,莫非你们活腻了,真的存心要找死!”一声冷哼,钱逊上前几步,他大手一挥,将不远处的十几二十来人径直笼罩在寒冰之域之内。

钱逊的寒冰之域,当初正常状态的狼使在其中可都是举步艰难,又岂是这些实力一般的普通商队护卫所能抵挡的。

奇寒袭体,被寒冰之域笼罩的这十几二十来人,瞬间面色乌青,蜷缩着身子,在寒冰之域中颤颤发抖。

“道修……”商队之中,瞬间传来好几声惊呼。

在这些普通商队护卫的眼中,再强横的武者,也不如道修这两字来的震撼,钱逊一出手,之前叫嚣的那些商队护卫,顿时沉寂了下去。

闫家雄踞柳城,若是武者要搜寻他们的商队,他们会觉得这是对他们闫家商队的侮辱,但是搜寻他们商队之人若换做道修的话,这些商队护卫却觉得理所当然。

道门镇压天下,道修想要做什么事情,一般的武者又怎敢抗拒?不要说仅仅只是搜寻闫家商队而已,就算是有道修要去搜寻闫家府邸,估计闫家之主闫千山遇上这种情况,也只能捏着鼻子默默忍受。

“钱先生,这些商队护卫不知你们的厉害,他们只是想维护我闫家的威严而已,并非真的想要冒犯几位!”闫冲无奈的叹了口气,冲着钱逊一抱拳行了一礼,哀求道。

被寒冰之域笼罩其中的那些商队护卫,看其如今那可怜兮兮的样子,若是继续这么耽搁下去,这些人可真有可能被活生生的冻死。

“收回寒冰之域吧,钱逊,我们要的,只是感应果而已,犯不着要这些商队护卫的性命!”冲着钱逊点头示意,禹寒紧跟着说道。

“下不为例,闫冲,若是这些商队护卫继续这么叫嚣的话,可不要怪我不给你们面子!”冷冷的哼了一声,钱逊冲着禹寒点了点头,将寒冰之域缓缓收回。

“搜!”冲着张麻子江海川两人挥手吩咐了一声,禹寒当先向商队中的那些马车走去。

面对禹寒等人举动,闫家商队中人虽然个个面色难看心中恼怒,但是却不再有什么不长眼的人出面阻止禹寒等人。

整个闫家商队之中,马车就那么几十辆而已,来来回回,禹寒几人仔细搜寻了好几遍,就连车轮之下都仔细查看过一番,不过却根本就未发现感应果的踪迹。

“看样子,那赵炎并未说假话,那感应果真的并未在他的身上!”禹寒无奈的叹了口气,他的面色有些难看。

为了感应果的事情,禹寒可是费了不少的功夫,和那狼使都狠狠斗了一番,谁知道到了最后,竟然会是这等结果。

“去柳城,若是那赵家识趣点主动交出感应果也就罢了,不然的话,我非的灭他满门!”禹寒咬牙切齿,低声禹寒了一声。

并未继续在闫家商队停留,在商队中随意找了几匹骏马,禹寒几人向那柳城所在的方向,飞驰而去。

靖州,柳城,一条青石铺砌还算宽阔的街道之上。

禹寒一行人缓缓而行,不时的打量着街道两边的情景,对于这柳城之中的一切,禹寒几人都感觉有些好奇。

柳城所处的位置,已经算是靖州的边缘地带,论起繁华来,柳城比起黄山城或许要差上少许,但是棉城与宁城这样的城池,却根本无法与柳城相比。

大凡边界之处的城池,基本上都是混乱不堪,不过柳城中的所有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的井然有序。

干净整齐的街道,两旁店铺林立,粮铺,杂货铺,布店,绸缎庄,酒楼……凡是能够想到的店铺,禹寒等人所在的这条街道之上,几乎都能够找到。

略微留意一下,这些店铺中的大半,其屋檐下悬挂的招牌之上,都好似能找到一个‘闫’字印记。

这种印记,禹寒等人并不陌生,之前他们所见到的闫家商队之中,就曾经有着这样的印记铭刻在每一辆马车之上。

“在这柳城之中,闫家果然是一枝独秀,看样子,闫半城这个称呼,似乎并无多少夸张之处!”禹寒几人,情不自禁的感叹了一声。

离开闫家商队之后,禹寒等人赶路的速度猛增,在进入柳城之时,距离黄昏都还差上少许时间,要是几人一直紧随闫家商队而行的话,至少也得明日,方才有可能真正步入柳城之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