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渊武道禹寒云飘飘 > 第17章 闭关修行

我的书架

第17章 闭关修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好!好!好!有此物相助,我踏入先天,至少已经有了五成把握!”禹寒满面笑容,感叹了一句。

“禹寒,感应果可以帮助武者踏入先天?”钱逊一怔,不解的询问道。

禹寒虽然对感应果志在必得,但是他却并未将他需要感应果的真正原因,告知于钱逊几人,面对钱逊此刻的询问,禹寒笑而不语,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感应果竟然还有这等奇效?”钱逊大惊失色,忍不住惊叹了一声。

道门奴役武者为己用,一般来说,这些武者成为道门武侍之后,踏入紫府之境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毕竟,能够得到道门认同成为武侍的武者,肯定不会是什么平庸之人,而紫府境,也不过属于武修的入门阶段而已。

武侍想要更进一步,却几乎已经没有了任何可能,先天武者,已经算是超凡脱俗,他们食气为生,就连寿命都会增长许多。

先天之下的武者,能够活上百年,就已经算是高寿,但是先天武者,若无意外的话,至少也能活上两三百年。

先天武者若是大规模出现,这样的事情,道门绝对不会允许,就连那些被他们所奴役的武修,他们都会尽量将其实力限制在先天之下。

感应果这种奇物,除了帮助那些练气迟迟无法入门的道修感应到天地之气外,他真正的效用却被完全埋没,仅凭那点鸡肋般的效果,完全与它天地奇物的身份不符,或许这其中,就有着那些道门大能的干预。

“钱逊,感应果的事情你办的不错,我若成功进阶先天,若有机会,我定帮你弄几颗筑基丹过来,让你实力更进一步,成功筑基!”禹寒笑着拍了拍钱逊的肩膀,承诺道。

“此言当真?”自震撼中惊醒,钱逊眼前一亮,说道。

“我敷衍你,有意义吗?”禹寒笑了笑,回应了一句。

“钱逊,自今日起,我闭关修行,若无要事,不要妄自打扰我,张麻子几人那里,你告知他们一声,若是玉流云归来的话,你先出面招呼着,有什么事情,我出关后再说!”禹寒吩咐了钱逊一声。

感应果到手,禹寒进阶先天的念头,已经有些迫不及待。

庭院房间之中,禹寒盘膝而坐,一心闭门苦修。

钱逊张麻子等人,倒是遵从禹寒的吩咐,没有什么要事的话,他们根本就不会打扰禹寒的修炼,就算是每日的吃食,钱逊张麻子等人,都仅仅只是端过来摆放在禹寒闭关的房间门口。

真要说起来,整个柳城之中,闫家,赵家,都与禹寒等人相处的不太和睦,或许是因为顾忌禹寒等人的实力,这些日子,这些家族势力从未在悦来酒楼附近出现过,彼此双方,也算是相安无事。

时间在平静之中流逝,转眼之间,已经是三个月之后。

踏入紫府后期巅峰,禹寒仅仅只需要三五日就已经足以,但是他这一身实力,却并非他真正苦修而来,与他自身契合度不够,也不够圆润。

这段时日以来,禹寒一直在尽力打磨自身实力,稳固境界,直到今日,禹寒才真正觉得,自己所有的力量,都已经真真正正属于自己。

“是时候动用感应果了,服下感应果之后的三天时间,我的感应能力能增强好几倍,成败在此一举,希望这三天时间,可以令我成功踏足先天!”一直紧闭着双目的禹寒,他的眼睛终于缓缓张开,他那双眸子之中,好似有神光在其中流动,令人不油然的望而生畏。

双手翻动之间,装着感应果的那个玉盒,已经出现在禹寒的手中,打开玉盒,禹寒拿起感应果,毫不犹豫的一口吞入腹中。

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骤然出现在禹寒的心头,在之前的禹寒眼中,整个世界好似被一层雾霭所笼罩,所有的一切好似都模模糊糊,隐隐约约,从来没有这一刻,整个世界在禹寒的感应之中,会是如此的清晰。

红橙黄绿青蓝紫,颜色各异的光点弥漫在虚空之中,好似无所不在,无处不是。

“这些光点,就是所谓的天地灵气吗?”禹寒心中忍不住感叹了一声。

就在禹寒想要更进一步,好好了解这些光点一番之时,一股恐怖的吸力不知道来自哪里,它却突然凭空出现。

意识一阵恍惚,当禹寒再度清醒的时候,那些颜色各异的光点早已经不见了任何影子,整个世界,也不知为何,好似彻底变了一个模样。

无尽的血色,弥漫了天空,遮掩了大地,不见飞禽走兽,不见日月星辰,能够见到,仅仅只有那粘稠的已经近乎实质的猩红血色。

“你……终于……来了……六……欲……疯魔……”一个恒古沧桑的声音在这天地之间骤然响起,也不知道这个声音所说的,究竟是哪一种语言,繁琐生涩到了极致,但是禹寒听在耳中,却瞬间大致明白了其中所蕴含的意思。

随着这个声音的出现,天地之间的这无尽血色,汹涌翻滚,一个个血色字符凝聚出来,呈现在这天地之间。

这些字符,以禹寒的见识,都根本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好似这些字符,本身就是规则,代表就是这天地大道。

面对这诡异的一幕,禹寒整个人已经是目瞪口呆。

现在的禹寒,已经忘却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这里是哪里,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弄清楚天地间这些字符的真正含义。

“这是贪婪……”无数的字符之中,唯独这个字符,隐隐带给禹寒一种熟悉之感,想要将天地之中的所有字符全部悟透,这根本就不现实,对于其他的字符,禹寒干脆不闻不问,他将所有的心神,全部都用在领悟这个隐隐令他熟悉的字符之上。

“我贪婪吗?”禹寒抿心自问:“我应该算是贪心之人,凡是我认为好的东西,我都希望将它们抢过来,收入我自己的囊中……”

沉浸在这字符的领悟之中,禹寒渐渐忘却了时间,忘却了所有的一切。

……

“张麻子,禹寒还未出关吗?”玉流云愁眉不展,踏入悦来酒楼后面这庭院之中。

来到这柳城已经好一段时间,禹寒一直在闭关之中,刚开始一段时间,玉流云倒是并不心急,但是这都已经半年过去了,禹寒却始终未踏入房门半步,虽然每日有好吃好喝待着,但是他玉流云来这柳城,可不是为了来享受的,真要享受,玉流云还不如呆在他们玉氏一族之中。

玉流云选择与禹寒等人一起,他最终所求,可是为了让他自身的实力能够提升,如今禹寒一直在闭关之中,钱逊几人,又哪里能帮的了他玉流云。

“玉兄,主人闭关之前曾经交代过,若没有要事的话,任何人都不能打扰他,虽然主人闭关时间略微长了一些,但是你又不是不清楚,主人此次闭关,可是为了踏入先天,先天武者是什么概念?玉流云,相信不必我解释,你自己应该很清楚,不要说闭关半年,就是主人闭关个两三年,我都不觉得有丝毫奇怪!”张麻子懒洋洋的在院子中晒着太阳,对于玉流云的询问,张麻子毫不在意的回应了一句。

这一个多月时间,几乎每隔两三天,玉流云都会上门来询问一番,张麻子对此早已经习惯成自然。

这半年时间,修炼血饮魔功的张麻子,其实力可算是突飞猛进,如今的张麻子,赫然已经是淬体九重巅峰,距离紫府之境,也不过一线之隔,柳城之中,并未听说有什么势力被人灭了满门,也不知道张麻子究竟跑去哪里杀人练功,其实力才会增长到现在这等地步。

修炼伏波功的江海川,比起张麻子来却是差了不少,如今的江海川,不过刚刚踏入淬体八重境界而已,张麻子就算闭着眼睛,都能将江海川打的不知道东南西北。

刚开始的张麻子,还以为自己是百年难得一遇的修武奇才,在渐渐察觉到血饮魔功的妙处之后,他才终于确定,自己之所以修炼的如此之快,最主要还是因为血饮魔功实在太过于变态的原因。

禹寒如此偏爱自己,张麻子可是受宠若惊,现在的张麻子,对禹寒视若再生父母,他是绝对的忠心耿耿。

柳城,悦来酒楼所在的街道之上,一行十余人来势汹汹,径直行到悦来酒楼门前止步。

这十余人之中,倒是有着几名钱逊熟识之人,柳城赵家那赵南天以及齐云都在这行人之中。

不过此刻,身为柳城赵家之主的赵南天,却是退后一步站在一位年轻人的身侧,并非这行人中真正的为首之人。

这个年轻人,身穿一袭阴阳道袍,头戴紫金冠,面如冠玉,俊美无比,他仅仅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自惭貌秽,不敢仰视的感觉。

“父亲大人,你说的那钱逊禹寒几人,这半年时间,就一直居住在这里吗?”年轻人的神色淡然,他居高临下扫了身侧的赵南天一眼,询问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