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渊武道禹寒云飘飘 > 第43章 踏入先天境

我的书架

第43章 踏入先天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股恐怖的气势,好似在不远处的某个区域升腾而起,澎湃的气血之力几乎蔓延了整个虚空。

林若风王林等人身为道修,他们对于天地之间的变故本就极为敏感,一般的武者,或许无法察觉这股气势的恐怖之处,但是林若风王林几人却不同,仅仅只是感应到这股气势的强横,他们几人的身躯都已经控制不住的开始颤抖起来。

这种感觉,就好似距离此地不远处的地方,有头强横到了极致的洪荒猛兽即将出世一般。

“筑基境!绝对是筑基境!这白狼山上,怎么会突然出现一位筑基境的绝代强者!”几人面面相觑,他们的面上,满是那掩饰不住的惊恐与震惊。

“白狼山主不是一直在闭关突破境界吗?莫非他已经成功突破,踏入了筑基境?”林若风自言自语着,忍不住猜测道。

“以前我们与白狼山主之间,平辈论交,相互之间,称呼一声道友即可,今后我们再见到他,恐怕得恭恭敬敬的叫上一声前辈了!”王林一阵苦笑,感慨了一声。

白狼山上,若说最有可能踏入筑基境之人,肯定是白狼山主无疑,对于林若风的猜测,无论是王林还是其余两人,他们都觉得理所当然。

“那股恐怖气势,来源于筑基境以上实力之人,肯定毫无疑问,但是那股气血之力呢?莫非白狼山主是道武同修?他的武道修为,也已经到了这种恐怖地步?”几人感慨了一阵,林若风却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之上,忍不住开口询问道。

“白狼山主有头二阶凶兽作为宠兽,这点我倒是清楚,至于他兼修武道,我却从未听人说过此事!”王林心中狐疑,皱着眉头沉声说道。

突然出现于虚空的那股恐怖气势,来的蹊跷,去的也快,仅仅几句话的当口,这股气势已经消散的无影无踪。

对于这种情况,林若风王林等人倒是并不觉得奇怪,修炼之人突破境界之时,自身气势无法控制自如,才会在这一瞬之间冲天而起,境界突破成功之后,这股气势自然会被收敛,没有哪个修炼者会整天顶着冲天而起的恐怖气势四处乱窜。

“白狼山主成功踏入筑基境,青华宗那几人虽有至宝青灵镜在手,但是他们想要打这白狼山上灵脉的主意,可不是一件容易事情,这下估计有好戏可看了!”林若风王林几人幸灾乐祸,相互之间轻声交谈着。

“青华宗想要打白狼山上灵脉的主意,此事我怎么不知晓?你们几人哪里得来的消息?”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林若风王林等人的耳际,不知何时,禹寒竟然出现在了这间别院之中。

成功踏入先天,禹寒身上的皮肤好似白皙了许多,他整个人的身上,更是多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气质,他就这样静静的站在林若风王林等人数丈之外的地域,但是他却带给林若风几人一股不敢冒犯的感觉。

成功突破先天,禹寒也狂喜之余也想知道自己如今的实力,到底已经到达了一个什么程度。

思来想去,林若风王林等人,自然而然成为禹寒心目中最好的试金石人选,毕竟,在刘青山的建议之下,禹寒本就有几分将这两人全部用控魂术奴役了的念头。

禹寒突破之时的动静,虽然弄得浅儿姑娘尴尬万分,但是却并未对她造成什么伤害,毕竟,浅儿并非普通常人,她是紫府境的武者,身躯要远比普通常人强悍许多。

吩咐了浅儿一声,要她回去自己房中好生休息一阵子之后,禹寒直接寻到了林若风王林等人所居住的别院。

别院区域,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成功踏入先天之后,禹寒耳聪目明,感应能力不知道强悍了多少,随意在这别院区域转了一圈,林若风王林几人的谈话之声,正好成为了禹寒最好的路标指引。

禹寒的突然到来,令得林若风王林几人面面相觑,心头大惊。

“这位道友,靖州之中谁不知道,青灵镜可是青华宗的镇宗之宝,你们几人既然能够手持青灵镜,不是来自青华宗,又是来自哪里?”林若风一抱拳,冲着禹寒行了一礼,笑着说道。

林若风王林这般的散修,一般来说,若无必要他们根本就不会去得罪一个真正的道门,他们一直以为禹寒几人出自青华宗,虽然他们对于禹寒不告而入闯入自己等人所在的这间别院,心头极为不满,但是此刻面对禹寒,他们却依旧强颜欢笑。

“原来你们几人口中所说的打这白狼山灵脉主意的青华宗之人,便是我们几个!”禹寒点了点头,别有深意的笑了笑,又道:“手持青灵镜,便是青华宗之人,若是我能骑乘白狼的话,岂不是就成了那白狼山主?”

“道友说笑了,无论是青灵镜,还是那二阶凶兽白狼,都是珍贵异常,若没得到其主人许可的话,一般人又怎能上手?”只以为禹寒是在开玩笑,王林笑着回应了禹寒一句。

“这年头,说实话总是没人相信!”禹寒叹了口气,笑了笑又道:“我若告诉你们,青灵镜是我抢来的,我们那几人与青华宗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想必你们肯定觉得我是在说笑吧?”

“道友,我们几人来这白狼山,仅仅只是做客而已,不管你们来自哪里,想要做些什么,都与我们几个,没有任何关系!”林若风王林几人相互望了望,王林再度开口,向禹寒说道。

王林的这几句话,其实是在暗示着禹寒,他们几人已经打算置身事外,禹寒等人若是与白狼山主发生冲突,他们会选择两不相帮。

“你们这是担心自己遭受池鱼之殃吗?其实你们完全不必要操心这个,我们几人虽然对这白狼山有所图谋,但是我们与白狼山这些人之间,却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大的矛盾发生,忘了告诉你们几个,就在不久之前,白狼山主已经死在我们的手中!”禹寒淡定无比,慢悠悠的缓缓说道。

“什么?”林若风几人大惊。

之前林若风王林几个,还在猜测白狼山主已经成功踏入了筑基境,但是转眼之间禹寒却告诉他们白狼山主已经身死,这个转折实在有些大了一些,林若风王林几人,没有任何一人愿意就此相信禹寒之言。

几人此刻的反应,并未出乎禹寒的意料之外,要知道,之前林若风王林几人的谈话,可是有大半都落入了禹寒的耳际。

“看看吧!白狼山主既然主动邀请你们过来观礼,想必你们对他都应该非常熟悉!”随手摸出一物,禹寒扔到林若风王林几人身前的地面之上。

白狼山主的人头,禹寒在离开自己别院之时,顺便将其拿了过来,人头这东西,仅仅只是能够证明白狼山主已经真正死了而已,并没有其他的作用,禹寒拿过来威慑林若风王林等人,也勉强算的上是废物利用。

鲜血已经凝滞,面上依旧还残留着憋屈与不甘,白狼山主的人头在地面上滴溜溜的滚了好几个来回。

“白狼山主!真的是白狼山主……”

“白狼山主既然已经身死,那么之前的那恐怖气势肯定不是来源于他,那股恐惧气势的主人,到底是谁?”

“莫非是青华宗之人?为了图谋这白狼山上的灵脉,青华宗倒真是下了大本钱,连筑基境道修都遣了出来!”

……

林若风王林等人之前怀疑禹寒的话,但是如今事实已经摆在他们的眼前,已经由不得他们不信。

禹寒虽然说自己等人并非青华宗之人,但是这在林若风王林几人看来,禹寒这是担心惹来其他道门的不满,不想暴露他们几人真正的身份。

“白狼山主这叫出征未遂身先死啊,我们几人受邀来这白狼山,仅仅只是为了过来观礼而已,如今看来,这礼已经观不成,道友,我们这就下山,不会干扰到你们行事的!”白狼山主之死,狠狠震撼了林若风王林几人一把,此刻这一冷静下来,他们心中早已经有了去意,冲着禹寒一抱拳行了一礼,林若风试探着说道。

“谁说礼已经观不成?白狼山主虽已经身死,但是白狼宗却依旧会正式开宗立派,与那些道门弟子相比,你们这些散修过的不容易啊,白狼宗如今极为缺乏道修撑门面,这便是你们的机缘,在我看来,你们既然已经上了这白狼山,就不用下去了,直接加入我白狼宗便是!”禹寒背负着双手,淡定从容,不紧不慢的冲着林若风王林几人说道。

“道友?你这是何意?你莫非想要强留下我们几人?”林若风王林几个,面上瞬间大变,冷冷的直视着禹寒,王林更是直接开口,指着禹寒怒声质问道。

“我一番好意而已,难道你们不觉得,加入我白狼宗这是你们的大好机缘?若非刘青山大力推荐你们几个,或许我都不会主动找上你们几人!”禹寒依旧淡定从容,周围扫了扫,禹寒径直走到不远处的一张太师椅上坐了下来。

“刘青山!”林若风王林几人,齐齐一阵怒吼。

之前刘青山自禹寒院子之中平平安安走出来之际,可是向林若风王林等人承诺过,他若是得了什么好处,肯定不会忘了林若风等人。

现在看起来,刘青山真不愧为重信守诺的翩翩真君子,他的诺言,竟然这么快就已经兑现,只可惜这种好处,并非林若风王林等人心中所愿,他们不仅仅不会感激刘青山,反而心中对刘青山的怨意到了一个极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