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渊武道禹寒云飘飘 > 第48章 管理非易事

我的书架

第48章 管理非易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就连张麻子玉流云等人,这段时日都被刘青山压制的死死的,没办法,他们的实力不如刘青山,而禹寒和钱逊两人,却又一直都在闭关之中,根本就不大管事。

身居高位,权柄日盛,或许正是因为如此,刘青山才能在短短几个月时间之内,养成如此气势,现在的刘青山看起来,倒是真的有几分一宗之主该有的威严。

踏入这山巅之上,刘青山是被天地异象所吸引,在感叹了一阵之后,他方才察觉禹寒的存在。

“主人,您也已经出关?”现在的刘青山在禹寒面前,好似有些拘谨,他恭恭敬敬的冲着禹寒行了一礼,不过他的大礼,怎么看起来,怎么别扭。

“青山,白狼宗宗主这个位置,你这段时日一直坐着,可还觉得舒坦?”禹寒别有深意的笑了笑,缓缓说道。

“主人,以前我手下就一批奴仆,管起来却是不怎么费事,如今我白狼宗内,道修加上武者足足有着好几百人存在,尤其是在主人您颁布号令,不得用奴印控制武者之后,白狼宗之内更是混乱了不少,管起来费力了许多!”刘青山长叹了口气,抱怨道。

“身为一宗之主,想要管理好整个白狼宗,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很多时候,我觉得你应该将白狼宗的利益,放在你个人利益之上,不要太过于计较一时的得失,当然,你若实在觉得做这个宗主比较费力的话,我倒是可以将白狼宗宗主这个位置,交给别人,不说即将功成出关的钱逊,就算是林若风王林他们几个,对你这宗主之位,他们想必都是一样的求之不得!”淡淡的笑了笑,禹寒沉声说道。

做了一段时间白狼宗宗主之位,刘青山对禹寒这个主人都好似隐隐有些排斥,在禹寒看来,这家伙不好好敲打一下,就是不行。

禹寒的这几句话一出,刘青山虽未回话,但是他的面色,却是瞬间阴沉了下来。

“怎么了?刘青山,你对我的提议有意见?记住自己的身份,不管你在不在白狼宗宗主这个位置之上,你都是我禹寒的奴仆,我让你当这个宗主,你才能上去,我不让你当这个宗主,你除了老老实实的滚下来。根本就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当然,你真要一心求死的话,我也只能随你心愿!”禹寒一声冷笑。大声斥责道。

刘青山的面色青一阵白一阵,两只拳头捏的咯吱咯吱响个不停,若是刘青山真有几分血性的话,说不定此刻他会直接与禹寒翻脸,整个人爆身而起,向禹寒杀过来。

“主人,青山错了,之前的我,有些得以忘形了一些,还请主人看在青山以往的功劳份上,饶恕青山之罪!”刘青山的血性,是一见到血,首先想到的便是保住自己的性命,面对禹寒毫不留情的斥责,刘青山面上仅仅只是略微挣扎了一番,他随即选择了屈服,恭恭敬敬的走到禹寒面前,行了一个跪拜大礼。

“起来吧,得意便忘形,这是人之本性,这次的事情,我既往不咎,白狼宗内你如何行事,我懒的去管,只要你时时刻刻记得自己的身份,知道我禹寒是你的主人便行!”禹寒的面色略微缓和了一些,他一抬手,冲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刘青山吩咐了一声。

“主人,你终于出关了?”

“刘青山,你也在这里?”

……

又有几人踏入这山巅之上,却是玉流云张麻子几人,仅仅看他们几人望向刘青山的那眼神,便知道张麻子几人对刘青山的不满已经到了一个极致。

“主人,这刘青山身为白狼宗宗主,却一心损公肥私,白狼山的娘们本就不多,刘青山一大把年纪了,自己却占去了大半,剩余的一小半他直接赐予了他手下刘黑狗刘小山他们,根本就不与我们这些老人分享,仅仅随便封了我们一个供奉了事,那些油水丰厚的职位,他全部都交给他那那些手下……”张麻子滔滔不绝,在禹寒面前连连数落着刘青山的不是。

“主人,刘青山身为白狼宗之主,他对待他以前那些手下与白狼山上其他人,明显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他处事如此不公,这段时日弄的整个白狼山上怨声载道,还请主人做主,给我们一个公平!”就连老实人江海川,此刻也附和着张麻子的话,在禹寒面前告了刘青山一状。

“看到了吗?刘青山?你仅仅只是在白狼宗宗主这位置上面坐了这么一段时间,就已经有如此之多的人已经对你不满?”禹寒阴沉着脸,指着依旧在数落刘青山的张麻子江海川等人,向刘青山质问道。

“主人,青山知错了!”现在这种情况,刘青山任何解释都是徒劳。

当然,张麻子与江海川等人所说的,倒也的确是实情,人总有亲疏之分,刘黑狗刘小山等人,可是跟随了刘青山好些年月,真有什么好事情,刘青山第一时间肯定会便宜他们,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时间未见,张麻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成功踏入了紫府,就连江海川,也已经是淬体九重巅峰,距离踏入紫府,也仅仅一步之遥。

看情形,禹寒在山巅洞府之中闭关的这段时间,张麻子江海川等人,在修炼之上并未松懈。

不过张麻子江海川等人,别看他们几个在禹寒面前老老实实,但是却都不是什么省心的主。

禹寒在这白狼山之上才刚刚安定下来,勉强算是有了一点基业,张麻子等人竟然已经开始勾心斗角,争权夺利起来。

面对这种情形,禹寒也非常无奈,他手底下这些人,禹寒虽然可以控制他们的行动,却无法控制他们心底最深处的各种欲望。

“麻子,海川,在你们眼中,权势,美色,真的那么重要吗?”禹寒幽幽的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在我看来,无论一个人想得到什么,都必须得有一定的实力作为保障,没有实力,权势,金钱,美色,全部都不过是过眼云烟,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比你们更强的人夺走,你们曾经拥有的一切,都不过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山巅虚空之上,那银河落九天的异象,已经渐渐变得模糊不清,好似随时都会消逝,看情形,钱逊随时都有可能真正筑基成功,破关而出。

指着异象之下,钱逊闭关的那处洞府,禹寒又道:“钱逊要远比你们目光长远,事物的本质,他也要比你们看的清楚许多,在白狼宗宗主这一位置的人选之上,我当初也犹豫过,在青山与钱逊这两人之中,我对钱逊的信任其实更为多一些,我与钱逊谈起此事之时,给了他两个选择,要么赐给他一颗筑基丹,要么由他出任白狼宗宗主这一位置,结果钱逊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筑基丹!”

刘青山依旧站立在禹寒身边不远处,被禹寒毫不留情的训斥了一顿,刘青山本来就已经有些难堪,此刻禹寒这些话落在他的耳中,他的面色更是难看了许多。

“刘青山,你不要觉得心中不快,钱逊是我麾下第一位道修,在常州之时便已经追随于我,在我心目之中,你与钱逊两人的地位如何?就算我不说,你自己也应该心中有数,筑基丹我手中还有着一颗,本来你若是将白狼宗打理的井井有条的话,这颗筑基丹我肯定会赐下给你,但是现在看来,你想要得到我手中这颗筑基丹,还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行!”刘青山的面色清楚落入禹寒的眼中,禹寒适时的开口,又在刘青山的面前吊上了一根胡萝卜。

“主人,以前的错误,青山绝不会再犯,白狼宗之事,青山势必令主人您满意!”禹寒一说起筑基丹的事情,刘青山顿时精神一震,赶紧想禹寒承诺道。

“这就好!”禹寒点了点头,他目光一转,望向张麻子江海川几人,说道:“你们几个也给我安分一点,若是你们的实力能够突飞猛进,成功踏入先天,就算是刘青山,又怎么敢为难你们几个!”

“主人教训的是!”张麻子江海川几人一阵面面相觑,带着几分尴尬回应了禹寒一句。

天空之上的异象终于消失的干干净净,露出之前被遮掩的蔚蓝天空。

“禹寒,此次能够成功筑基,多亏了你赐下来的筑基丹!”面上带着喜色,钱逊大步自洞府之中走了出来,走到禹寒面前,钱逊向禹寒一抱拳,行了一礼,说道。

“一颗筑基丹而已,这是你应得的,筑基之时能伴随异象,钱逊,这是你自己的机缘,根本就不必谢我!”禹寒淡然一笑,回了一礼,说道。

“钱逊,几个月不见,想不到再次见到你之时,你却已经是筑基期的前辈了!”刘青山的心中满是酸意,带着几分无奈,恭恭敬敬的冲着钱逊行了一礼,刘青山苦笑着说道。

“刘青山,禹寒手中可是还有着一颗筑基丹,你若是尽心尽力为禹寒办事,他肯定不会吝啬的!”钱逊面带微笑,回应道。

“钱逊,你既然已经成功筑基,这段时日肯定还会留在白狼山上稳固境界,青山虽是白狼宗宗主,不过你作为白狼山上唯一的筑基境道修,若有事情的话,你多照应一下,我决定下山一趟!”禹寒突然开口,向钱逊吩咐道。

“禹寒,你决定下山?”不过是刘青山还是钱逊,此刻都是心头一惊,几乎异口同声,两人齐齐望向禹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