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渊武道禹寒云飘飘 > 第57章 吞噬技能

我的书架

第57章 吞噬技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借助六欲之暴食,吞噬掉高台之上众多筑基境道修的攻击,此刻的禹寒,正处在即将踏入先天罡气的边缘,这个时候,禹寒怎么能够容忍自己半途而废,他又怎会甘心让高台之上这众多筑基境道修就此逃离!

瞬间击杀试图逃窜的几人,禹寒再次回到高台的忠心之处,他的速度,已经快到了一个极致,令的依旧还留在高台之上的那众多筑基境强者,根本就无法做出适当的反应。

“现在,你们还想要逃离此地?”禹寒的目光冷厉,一扫台上众人,说道。

作为青华宗宗主,青华盟的发起之人,穆青阳倒是并未有什么逃之夭夭的念头,但是此刻的他,却同样心头满是震惊。

之前的禹寒,仅仅只是显露出他那强横到了极致的防御能力,但是如今,在禹寒轻易击杀试图逃离此地的几位筑基境道修之后,对于禹寒的攻击能力,已经无人敢再去置疑。

若禹寒仅仅只是顶着一个乌龟壳的话,穆青阳等人倒是并不怎么畏惧禹寒,再强横的防御,肯定有着其承受的极限,穆青阳等人攻不破禹寒的防御,最大的原因肯定是他们的攻击还不够强横而已。

但是此刻,禹寒展现出了无以伦比的攻击能力之后,情形却已经完全不同,继续攻击禹寒?穆青阳等人根本就无法对禹寒造成多大的伤害,禹寒若是出手向他们攻击的话,一个不小心他们就可能会有致命的危险。

面对这种诡异的情形,穆青阳等人还如何与禹寒继续斗下去?

高台之上,穆青阳等人不由的面面相觑,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到了穆青阳这个青华盟明面上的首脑身上。

“不对,这个人既然能轻易击杀张道友林道友等人,为何面对我们联手的攻击,他一直只是被动的防御而不还手?”

“我们攻击这个人好一阵,他若无其事,反倒是我们这些人的实力境界,在不断退步,他能够吞噬我们的力量,为他所用!”

“这个人不是道修,他是武者,他到底修炼的什么邪功,竟然连我们的攻击他都能吞噬?”

……

终于有人想通了这其中的缘由,无数惊呼之声,响彻这片虚空。

穆青阳这个青华盟名义上的盟主,此刻同样已经骇然色变,他那望向禹寒的眼神之中,都已经满是恐惧。

禹寒手中的青灵镜,穆青阳已经不敢奢望,现在的他,直向平平安安的逃离的此地,将近二十欲位筑基境道修联手发出的攻击,禹寒竟然能将其吞噬来强大自身,仅仅想一想,穆青阳都觉得恐怖到了极点。

“垃圾们,就算你们察觉了到我能吞噬你们的攻击,那又如何?你们若想继续活着,动手攻击我吧,要不然的话,我只能动手杀人了?”禹寒一声大笑,道。

“这个人修行的功法太过于邪门,任何术法的攻击,他好似都能够吞噬,既然如此,大家也不要藏着掖着了,手中有法器的,尽管拿出来,我就不信,连法器的攻击他都能够吞噬!”高台之上剩余的这些筑基境道修之中,有人大声吆喝道。

高台之上这些道修,基本上都是些大小势力的首脑,如同青灵镜这般的极品法器,或许这些人没有资格获取,但是普通的中低阶法器,这些人手中却大都有着那么一两件。

“这位道友说的不错,我就不信,这狂妄的家伙就没有丝毫弱点,大家一起上,今日一定要干掉这家伙!”穆青阳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根闪烁着青芒的鞭子,这跟鞭子叫做打魂鞭,可以直接伤人神魂,打魂鞭虽然比不上青灵镜,却也是件上品法器,青华宗位列九品道门也有着几十上百年,与其他的势力相比,青华宗的底蕴无疑要雄厚许多。

一件法器,在练气这一境界的道修手中,肯定是杀手锏一般的存在,当这件法器出现在筑基境道修手中之时,才能真正将其所蕴含的威能发挥到一个极致,若是两个同境界的道修斗起来,手中是否持有法器,几乎已经决定战斗的结果。

“魔头,吃我一鞭!”穆青阳一声轻喝,他手中印诀一捏,冲着手中的打魂鞭轻轻一指。

数尺长的打魂鞭光芒大放,化为一道绿芒冲天而起,天际之上,一条巨大的鞭影几乎将半个天空遮掩,打魂鞭还尚未落下,就已经带给人一种灵魂都好似要被冻结的感觉。

“摄魂铃!”紧跟在穆青阳之后,又有人祭出了法器,巴掌大的铃铛悬浮在虚空,铃声虽然清脆无比,但是这铃声入耳,却令人头昏目眩,行动便的迟缓,好似就此一睡不起。

“断金剑!”

“阴阳木!”

“火云旗!”

……

高台之上的筑基境道修,总共也不过十余人而已,但是此刻这些人所祭出的法器去,其数目却将近十件。

之前穆青阳等人将近二十位筑基境道修联手,所发出的术法攻击虽然强横无比,但是此刻这将近十件法器同时祭出,无论是声势还是威能,至少都是之前的数倍有余。

“魔头,看你怎么死!你那邪功虽强,面对我们这么多法器的攻击,我就不信,你还吞的下去!”穆青阳面色狰狞,单手指着禹寒,一声冷笑。

“平日里见到一件法器都不容易,你们这些垃圾倒是有些底蕴,竟然弄出这么多件法器来对付我!”禹寒咧嘴一笑,又道:“本来你们是必死无疑的,不过看在你们给我送了这么多法器的情分上,只要你们乖乖的听话,我可以网开一面,放你们一条生路!”

“六欲之贪婪!”在说话的同时,禹寒的眉心陡然裂开,一条巨大的触手自其中延伸出来,触手之上,成千上万只眼睛陡然张开。

无数贪婪的目光注视之下,禹寒的手轻轻一伸,一件接着一件的法器,乖巧无比的落在禹寒的手指,被禹寒随手塞入怀中。

青灵镜被青华宗祭炼了好几百年,以前穆青阳弄不明白这样一件法器,怎么会被人无声无息的就这样夺走,直到此刻,穆青阳终于明白了这其中的缘由。

青华宗之内,打魂鞭是仅次于青灵镜的一件法器,穆青阳祭炼打魂鞭,也已经超过了三十年,但是当打魂鞭被禹寒随手收起的当口,穆青阳却再也无法感受到打魂鞭存在的丝毫气息。

毫无疑问,就在穆青阳的眼前,打魂鞭这件青华宗之内仅次于青灵镜的法器,再度被禹寒硬生生的夺走,穆青阳只觉得心口一疼,几口鲜血狂喷而出。

“畜生!畜生啊!牺牲了我火炼宗上百条性命才弄到手的火云旗,竟然就这么没了!”

“为了炼制这断金剑,我师兄耗费了八十年光阴,连自己性命都搭在了里面,魔头,抢走我断金剑,你这是逼着我与你不死不休啊!”

……

穆青阳仅仅只是吐了几口鲜血,高台之上有几位道修比起穆青阳来,可要不堪许多,其中更有两人直接急怒攻心,就此晕倒在这高台之上。

禹寒站着不动,任凭穆青阳等人攻击,穆青阳等人都伤不了他,本以为法器的攻击,禹寒没有任何办法,谁知道法器一出,却全部都禹寒随手收入囊中,面对这样一种情况,穆青阳等人还能如何去打?

“这个魔头邪功太诡异,我们根本伤不了他!大家快跑,我们这么多人分头逃窜,我就不信,他能将我们全部杀掉!”

“这里是黄山道宗地界,这个魔头如此行事,肆无忌惮的屠戮我等,只要我们能逃出这里,我就不信,黄山道宗对于此事,会不管不顾!”

“不错,我们作为此次九品道门资格争夺战的参与者,若是真被眼前这魔头杀的干干净净,黄山道宗肯定会颜面扫尽,更何况,眼前这个魔头,并非道修而是武者,只要黄山道宗知道此地发生的事情,这个魔头肯定死定了!”

……

终于,穆青阳等人失去了继续面对禹寒的信心,惊呼声中,一行人四散逃去。

“之前我就说过,你们谁逃谁死,若你们不逃,我心情不错的话,你们或许还有一条活路,看样子,你们似乎真的已经活腻了!”禹寒眉头一皱,一声冷哼。

此刻的禹寒,正是即将踏入先天罡气境的关键时候,若是再承受一阵穆青阳等人的攻击,禹寒肯定会顺理成章的踏入罡气境,可是随着穆青阳等人的逃窜,禹寒踏入先天罡气的希望却已经完全落空,望着周围四散逃窜的众人,禹寒的面孔阴森的吓人。

“死!”一声怒吼,禹寒整个人幻化出无数道影子,直向四周围散去。

“砰!”的一声。

当所有的幻影再度汇聚到一起的时候,禹寒整个人已经出现在了距离他最近的一位筑基境道修身后,他一拳轰出,直接轰碎了这位筑基境强者的头颅。

这位筑基境强者临时之前的惨叫,不仅仅未令的穆青阳等人停下身躯,反而令的他们逃窜的速度更加快了几分。

生死一线之间,穆青阳等人,几乎将他们吃奶的力气全部都使了出来,甚至于有好些人为了逃命,透支自己的身体,连禁法都使用了出来。

禹寒虽然已经成功斩杀了好几位筑基境强者,但是剩余的那些筑基境道修,逃得最快的,却已经逃出了数百丈距离。

“看样子,想要穆青阳等人全部留在此处,已经不可能了!”禹寒无奈的一阵苦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