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渊武道禹寒云飘飘 > 第60章 烈炎长老

我的书架

第60章 烈炎长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小子,竟然依旧还活着?”烈炎长老的目光,本来只是随意扫过禹寒而已,但是这一扫之下,他整个人却是一愣。

之前那被烈焰之矛刺穿的眉心,此刻却正在以一个快到极致的速度在飞速愈合,而禹寒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也再眉心伤口愈合的同时在不断增长。

一倍,两倍,三倍……禹寒身躯之上所散发出来的那股气势,令的观看到这一幕的烈炎长老,都为此而心悸。

“老家伙,你这一矛我记住了!不过你以为如此,便能杀的了我吗?你未免太小看我了,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我每受到一次致命的伤害,我的战力会提升十倍,你准备好迎接我的愤怒了吗?”禹寒眉目如电,他那满怀杀意的目光,此刻已经完全凝聚成实质,在禹寒那杀气腾腾的目光注视之下,烈炎长老的身躯之上电蛇游走,滋滋响个不停。

烈炎长老终究是金丹境的强者,仅凭目光,禹寒不可能伤的了他,虽然如此,但是禹寒此刻展现出来的实力,却令的烈炎长老不得不心生顾忌,目光之中的杀意凝成实质化为电蛇,这些电蛇虽然上不了烈炎长老,但是仅仅就威能来说,烈炎长老可以肯定,普通的筑基境道修绝对无法抵挡禹寒此刻的目光。

一道目光就能瞪死一位筑基境道修,这是什么概念?先天罡气境的武者有这么强吗?

“这个人倘若不死,对我天下道修来说,都是一种灾难,不管付出再大得代价,今日一定要将他就地斩杀!”冷冷的注视着禹寒,烈炎长老的心中,瞬间便已经做出了决定。

“小子,不要以为修炼了一些邪功,便能目空一切,就能视天下道修如无物,我就不信,你真的能够不死不灭,再接我一招,烈炎之矛!”冷笑声中,烈炎长老再次凝聚出烈焰之矛。

之前将禹寒斩杀的烈焰之矛,烈炎长老仅仅只是动用了八成力量而已,但是此刻的烈炎长老,却不敢再有任何保留,他这一矛,已经是全力以赴,十二成力量的烈焰之矛,烈炎长老甚至于还透支了自己的身体。

“小子,受死!”大喝声中,烈焰长老的烈焰之矛再次跨越虚空,出现在禹寒的眉心之前。

六欲之愤怒,这种状态加持之下的禹寒,战力瞬间飙升了十倍,愤怒之下的禹寒,所凝聚出来的白色人脸,不仅仅强度增加了许多,就连他凝聚白色人脸的速度,同样加快了好几倍有余。

“噗噗噗……”一张张人脸,再度被烈炎长老的烈炎之矛点碎。

十倍战力的禹寒,暴食所凝聚而成的人脸,虽然强度增强了好几倍,但是面对全力以赴的烈炎长老,却依旧有些不大够看,禹寒所能凭借的,依旧只是这些白色人脸庞大的数量。

烈焰之矛的矛尖,终于刺穿所有的人脸,成功点在禹寒的眉心,不过到了此刻这个时候,烈焰之矛也彻底走到了尽头,不断消散,无法再寸进一步。

“一点!就只差那么一丁点就能将这小子击杀……”烈炎长老痛心疾首,哀呼一声。

“老家伙,知道什么叫做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吗?你这一矛刺不死我,后面的我会越来越强,你想杀我,不可能再有任何机会,现在的你,还敢叫我跪下臣服吗?”禹寒放声大笑,抵挡住了烈炎长老全力以赴的这一矛,禹寒可以清楚的感应到自己那刚刚踏入先天罡气境的实力,好似又因此而增强了不少。

“练气筑基这两个阶段的道修,他们只能修习术法,而一个道修踏入金丹境之后,却已经能够修习神通,小子,知道什么叫做神通吗?你真以为,之前那烈焰之矛,就是我的最强实力?”不屑的盯着不远处的禹寒,烈炎长老一声冷笑。

“金丹境道修,勉强算是踏入了修习神通的门槛,不过我们修习神通,却极其不易,我的本命神通以及修习了将近三十年,本来我不想它这么早现世,既然你执意要找死,那我成全你便是!”

“焚天灭地屠人,三昧真火,现!”烈炎长老的最强杀手锏,此刻终于现世。

手中印诀连捏,带出无数幻影,烈炎长老的额头之上,瞬间已经满是细密的汗珠,烈炎长老虽是金丹境长老,不过动用三昧真火,对他来说却显然是个极大的负担。

红,蓝,白,三色火焰凝聚而成的花朵,在烈炎长老的头顶之上一朵朵的缓缓呈现,终于,三朵火花凝聚在一起,其形状却是不增反减,化为一朵拇指大小的三色火焰。

三色火焰所在的区域,连它周围的虚空在这瞬间都已经变的漆黑一片,就好似这三昧真火,连虚空都能焚烧一般。

“小子,受死!”烈炎长老面色狰狞,冲着不远处的禹寒摇摇一指。

烈炎头顶之上的三色火焰,瞬息之间已经消失不见,当这三昧真火再度出现之时,却已经直接出现在禹寒的背上,如同跗骨之蛆一般,在禹寒的背上不断燃烧。

烈焰之矛的攻击,看似跨越虚空,但是若真的速度快到一定的地步的话,倒也不是不能避开,但是烈炎长老的本命神通三昧真火,却根本就不给人任何躲避的机会,直接落在禹寒的身体之上,燃烧禹寒的身体乃至灵魂。

“啊……啊……”三昧真火焚烧之时的那股剧痛,根本就找不出合适的言语来形容,就连忍耐力超强的禹寒,在这三昧真火的焚烧之下,都不由得发出阵阵惨叫。

六欲之暴食所凝聚而成的白色人脸,虽然无物不噬,但是碍于禹寒如今的境界,真要说起来,如今这些白色人脸不能吞噬的东西实在不少,就说眼前的三昧真火,虽然在这三妹真火附体的第一时间,禹寒就已经将它身体周围的白色人脸调集了过去,但是这些白色人脸一靠近那朵三昧真火,瞬间就被焚烧成一缕青烟,连靠近都不行,想要借助白色人脸吞噬这三昧真火,更是没有任何可能。

在这三昧真火的焚烧之下,仅仅几个瞬间,禹寒整个人已经变的漆黑一片,甚至于他身体的很多部位,已经彻底化为了飞灰。

“六欲之愤怒,百倍战力!”再一次受到致命的威胁,禹寒一声怒吼,愤怒再一次被彻底激发。

十倍战力,禹寒抵挡不住三昧真火的焚烧,但是百倍战力的禹寒,却已经完全不同,他脑袋一歪,舌头一甩,拇指大小的三昧真火,竟然被禹寒一口直接吸入腹中。

“老东西,今天你死定了,天上地下,没有人可以救得了你!”禹寒狞笑着,他身躯仅仅一晃,就已经出现在了烈炎长老的身边。

三昧真火,是烈炎长老祭炼的本命神通,三昧真火被禹寒一口吞噬,烈炎长老同样因此而受伤不轻,还未做出任何反应,禹寒的双手已经抓住了烈炎长老的身躯。

“噗嗤……”一声,献血四溅。

百倍战力的禹寒,可以轻而易举的将烈炎长老的神通一口吞噬掉,他现在的实力之强,连他自己都觉得心惊胆战,他那抓住烈炎长老的双手微微一用力,烈炎长老的整个人竟然被硬生生的撕成了两半。

“是谁?敢动手击杀我黄山道宗长老?”烈炎刚刚丧命,一个声音好似跨越无尽虚空而来,径直落入禹寒的耳际之中。

天空之上,风起云涌,风云汇聚,一个巨大的人影飞速由模糊便的清晰。

“逃!”禹寒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作为金丹境长老,烈焰在黄山道宗之中的地位,仅次于三位太上长老与黄山道宗宗主,烈炎之死,对于黄山道宗来说,绝对算是了不得的大事。

正是因为如此,烈炎刚刚丧命,随即便有人为他出头。

天空之中呈现的那巨大身影,禹寒虽然不知其具体身份,但是不用想禹寒都可以肯定,那绝对是比烈炎更要强横许多的强者,很有可能,那就是黄山道宗三位元婴太上长老之一。

那道身影,风云交汇凝聚而成,仅仅只是那位强者的意志投影,并非其真正的本体,金丹境道修虽然已经可以修习神通,但是真要说起来,金丹境道修所修习的神通,最多能称之为小神通,小神通仅仅只是大神通的一丝雏形而已,它所能的威能,虽然比起术法来强横了许多,但是比起真正的大神通来,却根本就不能同日而语。

意志投影,这是真正的大神通者才能展现出来的威能,整个黄山道宗之内,或许唯有那三位元婴太上长老,才称得上是真正的大神通者。

六欲之愤怒,禹寒可以承受三次致命的伤害,最强状态之时,可以拥有本体的千倍战力,如今的禹寒,虽然还拥有承受一次致命伤害的机会,但是面对元婴境的大神通者,就算是千倍战力之下的禹寒,都没有丝毫把握可以应付。

千倍战力虽然强横,但是当境界相差过大的时候,战力再强,也弥补不了两者之间的这种差距,这是质的差别。

小白兔数量再多,但是当它们面对一头猛虎之时,再多的数量也没有任何用处,禹寒如今的实力,在元婴境大神通者面前,就好似弱不禁风的小白兔一般。

六欲之愤怒所带给禹寒的十倍战力百倍战力,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三个时辰之后,禹寒便会打出原形,到那个时候,元婴境大神通者一口气,说不定都能令他灰飞烟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