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渊武道禹寒云飘飘 > 第69章 领悟出六欲之愤怒

我的书架

第69章 领悟出六欲之愤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才戮仙剑,虽有戮仙之名,但是是否真的能够戮仙,却很少人真正知道结果,虽然如此,三才戮仙剑的强横,却绝对不容置疑,就算如今只剩下一点残余威能的三才戮仙剑,禹寒恐怕都难以抵挡,事实上,面对当头劈下的三才戮仙剑,禹寒也根本没想过去抵挡。

面上带着几分诡异的笑容,禹寒被一斩而下的三才戮仙,硬生生的劈成了两半,还不仅仅只是如此,劈开了禹寒之后,三才戮仙剑竟然将禹寒脚下的地面,硬生生的劈出一道几十里长的天堑之后,三才戮仙剑才终于耗尽所有威能,完全消失不见。

“结束了吗?什么六欲魔主,被吹的那么神乎其神,遇上你我师兄弟三人,还不是被硬生生的劈成两半!”

“六欲魔主的强横不容置疑,眼前的禹寒之所以这么容易被我们联手斩杀,主要是因为他还完全成长起来的缘故,我敢肯定,若是再给他几十年的时间,我们遇上他,恐怕只能有多远跑多远!”

“身为六欲魔主,我总觉得如此轻易就将这禹寒斩杀,有些不合常理!”

……

青松青岩三人的身形,再度清楚的呈现出来,他们互相交谈着,此刻的三人,个个都是满头大汗,尤其是三人之中实力最弱的青松,他的面上更是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三才戮仙剑,作为三才戮仙阵的终极杀招,就算是青松青岩几人,个个都是元婴境界的道修,但是想要将这三才戮仙剑成功激发出来,却也不是一件容易事情,仅从青松道人的面色难看,动用一次三次戮仙剑,至少已经消耗了青松道人大半的力量。

禹寒被硬生生劈成两半的区域,青松青岩几人张目向那块地方望去,禹寒那被三才戮仙剑劈成两半的身躯,不知道何时,已经彻底消失不见。

“不好,这禹寒早就已经领悟出六欲之愤怒,他受到致命的伤害,不仅仅不会死,反而会瞬间让自身战力十倍百倍的增强!”青松道人面色大变,一声惊呼。

就在青松道人惊呼的瞬间,一个砂锅大的拳头已经出现在青松道人的眼前,这个时候,青松道人再想退却,都已经有些迟了。

“我命休矣!”绝望之中,青松道人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呼,他的头颅,已经被禹寒一拳轰的粉碎。

“快逃!这魔头凶威太强,现在他的实力,至少是之前的十倍!”突然之间的变故,令的青岩青焰两人一愣神,不过仅仅瞬间,两人便已经反映了过来。

望着地面上那已经失去了头颅的青松道人尸首,青岩青焰两人,哪里还敢继续与禹寒纠缠下去。

“青岩长老,青焰长老,身为我黄山道宗的太上长老,你们就这么逃之夭夭,难道你们就任凭这魔头将我黄山道宗夷为平地吗?”一声悲愤无比的娇喝之声突然响起,一道紫色倩影跨越直接跨越虚空,出现在不远处的天际。

“宗主,你怎么出关了?”仓皇逃窜的青岩青焰两人,心头一惊,不由自主的停住了脚步,向那天际之上的那道倩影望去。

突然出现的这道身影,正是黄山道宗之主梦天玑,几年之前,梦天玑终于成功破丹成婴踏入元婴之境,刚踏入元婴这一境界,仅仅只是稳固境界,至少也得花费数年苦功,这几年的时间,梦天玑一直都在闭关之中,也正是因为如此,在禹寒杀上黄山道宗之际,梦天玑这个黄山道宗之主,才未在第一时间出现。

“我再不出关,恐怕我黄山道宗已经不复存在!”怒视着准备抛弃宗门逃之夭夭的青岩青焰两人,梦天玑不满的冷哼了一声。

“宗主,这魔头实力太强,我们不是对手,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们之所以逃窜,也是被逼无奈啊!”青岩青焰两人面面相觑,羞愧不已的解释了一句。

“我们黄山道宗之人,就得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决心,黄山道宗若是就此灭门,你们还有存在的必要吗?”直视着青岩青焰两人,梦天玑一声冷笑。

本来准备斩草除根,将青岩青焰两人一同击杀的禹寒,在梦天玑出现的瞬间,他已经停住了脚步。

天际之上,梦天玑那张倾国倾城的完美容颜,这些年来,禹寒在梦中倒是见过不少次,此刻见到梦天玑的真人,禹寒好似已经变得痴痴呆呆,目光之中满是痴迷。

“魔头,就是你,想要灭了我黄山道宗满门!”斥责了青岩青焰两人几句,梦天玑的目光,终于望向禹寒。

“是你?”三十年的光阴,似乎并未冲淡梦天玑心中禹寒的影子,见到禹寒的瞬间,梦天玑忍不住捂嘴一声惊呼。

“天玑,我这禹氏烤鱼可是天下一绝,你不需要尝尝吗?”

“天玑,我救你一命,你不是想要报答我吗?告诉你,我禹寒什么都不要,我只想要你,既然上天让我遇见你,你梦天玑注定会成为我禹寒的女人!”

……

一幕幕已经变得有些模糊的画面,在梦天玑的脑海中不断呈现,这些画面在缓缓变得清晰的同时,画面中的那个少年,开始与不远处一副痴迷望着自己的禹寒,缓缓在一起。

感受到禹寒目光之中那股赤果果的欲望,梦天玑这位高高在上的黄山宗之主,此刻的面上都不由自主的出现一抹羞红。

“天玑,你居然是黄山道宗宗主?”将近三十年时间过去,梦天玑的容颜依旧,与禹寒记忆之中的梦天玑相比,此刻的梦天玑身上更是多了几分雍容与华贵,令她身上那四射的光芒,再度增色了不少。

当初与梦天玑相处之时,禹寒就已经猜测到梦天玑的身份肯定非同一般,但是无论如何,禹寒都未料到,梦天玑竟然会是黄山宗宗主。

“禹寒,我是不是黄山宗宗主,与你有关系吗?”初见到禹寒之时的惊喜已经缓缓消失,禹寒虽然救过梦天玑一命,但是禹寒当日屠戮了黄山接引,夺走了武者晋升紫府的秘法之后,黄山道宗却放了禹寒一马,这其中梦天玑明里暗里可是出力不少,真要说起来,梦天玑并不觉得自己亏欠禹寒多少,至于禹寒倾心于自己,那仅仅只是禹寒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

“禹寒,念在相识一场的情分之上,你现在即刻退去,之前你对我黄山道宗的冒犯,我可以既往不咎!”望着宗门驻地之内那已经彻底化为死寂之地的百里区域,看着地面上青松道人那失去了头颅的躯体,梦天玑的面色再度阴冷起来。

身为黄山道宗宗主,梦天玑对于之前发生的一切不可能不闻不问,禹寒能够将青松道人斩杀当场,能够令的青岩青焰两人落荒而逃,禹寒的实力已经不容置疑,若非对于禹寒如今的实力心有顾忌的话,此刻的梦天玑说不定已经直接与禹寒动上了手。

“天玑,你应该清楚,因为你们黄山道宗,我棉城禹氏满门被屠戮一空,二十八年之前,你黄山道宗太上长老青松道人追杀我数万里距离,令我不得我冒险踏入炼狱之中避世数十年,你现在一句话就要我就此退去,你觉得这有可能吗?”禹寒嘿嘿一笑,说道,梦天玑神色的变化,禹寒虽然看在眼中,但是他却并未在意。

绝对的实力能够辗轧一切,这是禹寒行事的一贯原则,而此刻的禹寒对于黄山道宗而言,已经可以称的上是拥有绝对的实力。

“禹寒,如今青松以死,屠戮棉城禹氏满门的禹勤,同样也已经丧命在你的手中,你还想要如何?我承认你现在的实力很强,并非我能匹敌的,不过你想要继续对我黄山道宗动手,你首先得踏着我的尸体才行!”怒视着禹寒,梦天玑一声轻斥。

“天玑,你这话言重了,我怎么舍得向你下手呢?”禹寒古怪的一笑,又道:“很多年之前,我就对自己说过,若有一天我的实力够强,一定得将天玑你抢过来当做我的压寨夫人,要我放过你黄山道宗很简单,只要你成为我的压寨夫人即可,到那个时候我与你们黄山道宗可就是一家人,就算我对你们黄山道宗怨意再大,肯定也不好继续向他们动手,天玑,你看我这建议如何?”

梦天玑一怔,他倒真没想到,在这当口,禹寒竟然会利用黄山道宗来胁迫之下,提出这等无耻至极的要求。

“禹寒,你卑鄙无耻!”梦天玑恶狠狠的瞪了禹寒一眼,怒骂道。

若是换一个地方,面对禹寒这样的卑鄙无耻,打又不过的家伙,梦天玑肯定会选择一走了之,但是这里可是黄山道宗的宗门驻地,身为黄山道宗宗主,梦天玑又怎么可能就此离去,这些年之中,梦天玑也曾经关注过禹寒的一些情况,动不动就灭了人家满门,这样的事情禹寒可是没好干,若梦天玑真的就此离去,禹寒可真的很有可能就此灭掉黄山道宗,若真出现那样的情况,梦天玑可就真成了黄山道宗的罪人。

面对咄咄逼人的禹寒,梦天玑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宗主,古有圣贤,以身饲虎,割肉舍鹰,禹寒这魔头一身魔功已经登峰造极,出神入化,为了我黄山道宗的未来,你就屈尊答应了这魔头的要求吧!”

“不错,宗主,禹寒这魔头虽然凶威盖世,但是难得他对你一见倾心,一往情深,若您真的能成为她的女人,在保住我黄山道宗基业的同时,这未尝不是我黄山道宗的大好机缘!”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