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小灵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砰!”

雄灵怪的前胸立刻塌陷下去,胸腔内发出骨骼碎裂的巨大轰鸣。

“吼!”

雄灵怪仰天发出一声凄惨的哀嚎,身躯猛然向后飞起,重重地撞击在一棵大腿粗的巨树上。

“咔嚓!”

树干折断,轰然倒地。

雄灵怪口喷鲜血,四肢抽搐,一道灵魂眨眼之间便消散在了茫茫的虚空之中。

禹寒收回武灵,冷冷的望着这头方才还气势汹汹,凶猛暴戾的怪兽尸体。

“吼!”

突然,灌木丛中响起一声震天动地,暴虐凄厉的怪吼,那头雌性火眼灵怪狂怒的在灌木丛中飞身而起,疯狂了一般,凌空向禹寒飞扑过来。眼睁睁看着雄灵怪惨死在它的面前,它悲痛欲绝,不顾身旁的幼崽,吼叫着冲上前来,欲置禹寒于死地,为雄灵怪报仇雪恨。

“师弟小心!”白栀惊恐的大声呼叫,提醒着禹寒。

禹寒身影一晃,踪影不见,避开了雌灵怪至命的一击。

蓦地,禹寒的身影出现在了白栀的身前,向她笑了笑,说道:“谢谢师姐挂念。”

话音未落,又隐没在虚空之中,身法之快,如鬼似魅,飘忽不定。

雌灵怪一扑未中,却不见了禹寒的身影。它四处寻找着,狂怒地挥舞着臂膀,将附近的树木轰的枝断叶飞,干折树倒,狼藉不堪。

突地,它凶戾的目光落在了站在不远处的白栀身上,立刻暴吼一声,转身向白栀飞扑过去。

突然,它的身侧陡然出现了禹寒的身影,笑嘻嘻的望着它。

“吼呜!”

雌灵怪怒不可遏,挥起利爪便向禹寒轰来,尖利的巨爪撕裂着空气,发出刺耳的啸音,灵力掀起的狂风将禹寒的长发高高扬起。

禹寒足下滑动,瞬间便已闪在一侧。

雌灵怪一爪抓空,长长的巨尾如一条钢鞭霍然扫向禹寒的双腿,凛冽的狂风卷起的尘沙败叶漫天飞舞。

“哈!”

小灵雀不依不饶,在禹寒的面前左右盘旋,激烈地鸣叫着,表示着不满和抗议。

“这小东西这是干什么?”白栀走过来向禹寒问道。

禹寒一边躲闪着灵雀一次次的抢夺和进攻,一边说道:“师姐不知道,这个小家伙馋的很,最爱吃灵核,每次猎取了灵核,它都索要。”

“是么?竟然有这样的事情,看它急的怪可怜的,你就给它一颗呗。”白栀望着正在激烈抗争的灵雀说道。

禹寒摇着头说道:“不给它,这样会把它惯坏的。”

“啾啾!”

灵雀无奈的鸣叫了两声,落在地上,翻了翻白眼,将头转向一侧,不再搭理禹寒,转而望着白栀,目光中流露出无辜和祈求的神态。

白栀于心不忍,对禹寒说道:“师弟,看在我的面上你就给它一颗吧,看它可怜的样子。”

禹寒伸手轻轻弹了一下灵雀精致的头颅,故作生气的说道:“哼!你个鬼灵精,就会在师姐面前装可怜!唉!没办法,看在师姐的面上给你一颗!”

说着,将一颗灵核递到了它的面前。

立刻,小灵雀的目光里射出两道兴奋的光芒,急不可耐的一口将灵核吞了下去。然后,意犹未尽的望着禹寒手里的另一颗灵核,咽着口水。

“哼!这颗不给了,这是给我师姐的。”禹寒故意将手中的灵核在灵雀的面前显摆了一下,递到白栀的面前说道:“师姐,这颗给你!”

白栀急忙说道:“不!师弟,你自己吃了吧!我不要。”

“师姐,这颗你必须要,自从上次你救了我,我就想有一天我要报答你。今天终于见到你了,这就算是师弟的见面礼,也是师弟的心意,请师姐收下吧!”禹寒发自肺腑之言,透露出无比的真挚,目光中那份真诚令白栀无法拒绝。

白栀犹豫了一下,伸手轻轻接了过来。

“师姐,吃下去吧,趁着它还温热,新鲜的灵核所含有的灵气更加纯净和强劲。”禹寒望着白栀那超凡脱俗美丽绝代的面容说道。

“嗯!”白栀轻轻答应了一声,缓缓将灵核放入了口中。立刻,灵核在她的口中旋转了一下便滚落进了她的胃里,瞬间便化作一股股温热的暖流涌遍了她的全身。她感到暖暖的,非常惬意,心里更是暖成了一团火,使她有一丝微妙的感动。

“吼!吼!”

突然,前面的灌木丛中传出一阵稚嫩的嘶吼,声音凄厉和孤独。

禹寒忽然想起,灌木丛中火眼灵怪的幼崽,他便和白栀一起向灌木丛中走去。

灌木丛里,一头尚不会走路的灵怪幼崽,正在一个巨大的用枝叶枯草建成的巢穴内,伸展着小小稚嫩的头颅,不停地嘶叫着,嗷嗷待哺。

望着它的样子,禹寒和白栀心中顿时生出一丝怜悯。

“唉!它成了孤儿了。”白栀不忍的说道。

禹寒也叹了口气,对白栀说道:“唉!师姐,咱们走!让它自生自灭吧!”

“嗯!”白栀轻轻答应了一声,最后望了一眼灵怪幼崽,轻轻转过身,举步向前走去。

突地,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头火眼灵怪的幼崽突然睁圆了它的双目,眸子里喷射出愤怒仇恨的火焰,火焰凝聚成两道烈火利箭一下射在了刚刚转身欲行的禹寒的衣襟上。

立刻,衣襟便燃烧起来。

在空中翩翩飞舞的灵雀发现了这一切,惊恐的扇动着翅膀,不停地惊叫。

禹寒突觉一股炽热灼体,急忙转身,发现衣服起火,慌忙就地一个滚翻,将火压灭。他翻身而起,疑惑的向后望去。

他看到了那双仇恨的赤红色的眼睛,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他愤怒了,陡然凝聚灵力。可是,未等他发起进攻,灵怪幼崽的双目中又喷射出了两条火舌,直直的向他射来。

禹寒慌忙双腿一飘跳出数步,方才躲过了火焰。

“噗!”

火焰喷射在地上,刹那间一片青草被引燃,须臾间便化做了灰烬。

灵怪幼崽正欲向禹寒发起再次的火焰攻击,突然,一旁的白栀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娇喝:“畜生!看剑!”

话音未落,空中突地闪烁出一片凌厉的寒光,灵怪幼崽的头颅应声落地,一片艳丽的鲜血染红了地下的枯草。

“好厉害!如此稚嫩弱小的灵怪竟然就这般的厉害!”禹寒望着灵怪幼崽的尸体心有余悸的说道。

“是啊!它不但厉害,而且还非常狡猾,在我们观看它时,它竟然闭着眼睛装的那么无辜,楚楚可怜。可是见你我转身走去却从背后突然发动偷袭。这么小的家伙就如此的狡猾,如果等它长大了一定是一个非常阴险厉害的角色!”白栀怒视着幼崽恨恨地说道。

禹寒颔首道:“师姐说的对!如果它长大了,肯定是个不好对付的家伙。”

“师弟,你我太大意了,环境险恶,以后切不可麻痹大意掉以轻心哦!”

“是啊!师姐,对敌人的仁慈也许就是对自己的伤害,我们要记住这次的教训。”

二人一边交谈着,一边向前面的丛林中走去。灵雀在他们的头顶上方不停地转动着头颅,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的动静。

禹寒和白栀继续向前走着,一路上又猎杀了几个低级和中级的灵兽,得到了它们的灵核,割取了一些灵肉。

天色渐渐暗淡下来,夜色即将降临了。他们寻找到了一个不是很大,但非常干燥的洞窟,决定在这里过夜。

禹寒让白栀坐在一块干净的青石上休息,自己弄了一根生着茂密枝叶的树枝将洞窟里打扫干净,然后又寻找了一些干净的干草铺在洞窟里的地面上。寻找了一些枯枝柴草燃起篝火,取出灵兽肉在火堆上烧烤起来。

望着禹寒忙这忙那劳碌不息的样子,白栀的心中不觉生出了一丝异样的感动,她就这样坐在青石上静静地望着他,眼睛里闪烁着晶莹深邃的目光。

在禹寒的眼里,她就是一朵圣洁的雪莲,不染尘埃。在他的心里她更是降临凡尘的仙女,不食人间烟火。高雅,神圣,他不许任何人将她亵渎,哪怕是一点点,也绝不行。

肉烤熟了,他们开始了晚餐,不知怎的,禹寒感到这顿晚餐吃的特别的香,特别的甜,这是他平生吃到的最最香甜的晚餐了。

夜,宁静,安详。望着睡在身旁的白栀,禹寒的心中感到特别的惬意和陶醉。

火光下,那超脱凡尘的美丽容颜,那娇柔匀称的身躯,那令人迷醉的女儿香,使他感到昏昏然如在梦中,他的心如脱兔般剧烈的跳动。面颊在火焰的烘烤下,热热的,红红的,亦如那红色的火。

枯枝干柴在烈火中发出噼噼剥剥的炸响,篝火燃烧的越来越旺了……

天亮了,一轮朝阳透过丛林间的枝叶缝隙,将光辉洒落在草地上,斑驳陆离,如梦似幻。叶尖上滴滴晶莹剔透的露珠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着清亮干净的光芒,如珍珠一般纯净悦目,令人不忍碰触,生怕打碎这大自然曼妙的杰作。

吃过早餐,禹寒和白栀又开始了新一天的狩猎。

他们穿行在丛林间,默默无语的向前走着,不住的四处寻视着,捕捉着每一个灵兽留下的痕迹。

灵雀在他们的头顶上方扇动着翅膀,婉转歌喉,欢快的歌唱着,尽情的抒发着它的快乐。

“师姐,昨晚睡的好吗?”禹寒打破了沉寂,边左右观察着,边和白栀闲聊起来。

白栀明亮如宝石般的双眸掠过禹寒清秀的面颊,说道:“很好,也许有师弟在,我很放心吧!睡的很香,很踏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