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圣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禹寒怒视着圣母,大声喝道:“把孩子还给他的母亲!”

圣母露出了疑惑和怒意,冷冷的问道:“你小子好大的胆,敢跟本尊这样说话,怎么?你过来是想把你的鲜血献给本尊吗?”

“呸!你个活死鬼,痴心妄想,小爷是来重新打发你下地狱的!”禹寒厉声喝道。

“啊呜!”圣母突然发出一声鬼嚎般的怪叫,陡然探出一只臂膀,凌厉的利爪向禹寒的咽喉抓了过来。

禹寒感到了一股刺骨的阴寒之气扑面而来,他怒喝一声,挥起一拳,轰向圣母的利爪。

“砰!”

禹寒的灵力气团猛然与圣母的阴爪寒风相撞,刹那间,他的灵力气团在空中化做了一块圆形的冰坨,摔落在地上,碎成了无数块洁净的冰屑。

禹寒惊愕的望着这个复活的女尸,心中大骇,没想到她的阴寒之气如此厉害,竟然能冻结自己爆烈的灵力气团。

“你们这些混蛋,还不拦住他,老娘我还没享用美餐呢!等我吃饱,恢复了,我就将这小子化作脓血!”圣母向鬼使和他的手下们喝道。

“喏!”鬼使应了一声,便又呼喝着手下为数不多的鬼面人及那些妇孺老残,又涌上前来,将禹寒和燕虹霓团团围住,刹那间又展开了一场殊死搏杀。

圣母阴测测的狂笑着,一口咬断了不住啼哭的婴儿的咽喉,用力的吸吮着这小小肉体里流淌着的纯净的血液。

“孩子!”瘦弱女人眼见幼子命丧,顿时痛不欲生,嘴角勾起一丝凄惨的微笑,向后退了两步,骤然双足一蹬,凌空跃起,一头撞在石棺之上,当即脑浆迸裂,绝气身亡。

“哼!”圣母冷哼一声,抛下已被吸干血液的婴儿的尸体,伸手将瘦弱女人的尸体抓了起来,又大口的吸食起了女人的脑髓。

不大功夫,圣母便吸净了女人的脑髓,将她的尸体抛在一边,伸手拂了拂微微凸起的腹部。然后,满意的打了一个饱嗝,缓缓的从石棺中站了起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而后仰天大笑起来,声音凄厉的喊道:“哈哈哈哈哈!我鬼灵圣母复活啦!我复活啦!哈哈哈哈哈!”

听着这狂妄的呼喊和狂笑,鬼使和他的手下顿时如打了鸡血一般,精神暴涨,疯狂的呼喝着,凶猛的扑向禹寒和燕虹霓。墓室里刀光剑影,杀声震天,惨叫声不绝于耳。

“我忠实的教徒们,闪在一旁,本尊要亲自铲除这两个孽障。”话音未落,鬼灵圣母抬腿从石棺中走了出来,一步步向禹寒和燕虹霓逼去……

“嗯!我沉睡了多久了?”圣母又问道。

鬼使忙答道:“已经数百年了。”

“呃!数百年了,没想到我的鬼灵教还在,我鬼灵圣母又复活了,我又能重出江湖,再创我们鬼灵教的辉煌了!哈哈哈哈哈!”鬼灵圣母纵声大笑,声音凄楚而沧桑。

狂笑了一阵,她又问鬼使道:“如今我们鬼灵教还有多少信徒?多大的规模?”

“唉!圣母啊!”鬼使闻言顿足捶胸,涕泪交流的说道:“听老辈人说,自您老人家被玄通那个老……不不!”

话出一半,鬼使顿觉失言,望了望圣母冷峻的面孔,急忙改口道:“自您老人家沉睡后,我们鬼灵教就只剩下十几个人,他们将您的圣体偷偷搬运至此,修了这座陵寝,给您老人家居住。您的左右护法一直在守护着您,后来他们仙逝,化做鬼灵也没有离开,仍然不离不弃的守护着您。悠忽间,几百年过去了,我们鬼灵教再未出头,就在这处无人知晓的秘境里繁衍生息,人口逐渐增多。在这几百年的时间里,教徒们在这里修筑了一座宫殿,又完善了您的寝殿,无声无息的过着平淡的日子。可是,天不佑我们鬼灵教,百年前,这里突然流行起了瘟疫,使刚刚壮大起来的教众几日之间便死亡殆尽,最后就只余下男女二十几个人,又通过这百年的恢复,如今包括老弱妇孺也有了一百多人。

自去年,为了贴补生计,我率人出去盗掘了一座千年的古墓,弄到了许多无价之宝。其中有一块很不起眼的石板,我们本想把它遗弃,可我无意间发现,上面竟然刻着文字,我掸去尘土,仔细的看了一下,竟然是一部叫做复活大典的石刻奇书。我如获至宝,就把它弄了回来,然后按着上面记载的方法,不间断的命鬼灵到外面桃花镇上弄来活人,用他们的鲜血,浸泡您老人家的圣骨。

石书上记载着要用男女少壮和婴幼儿一万人的血,浸泡四百二十八天。我们为了能复活您老人家,重振我们鬼灵教的雄风,便按上面所说一一照做。

没想到,上面的方法果然有效,您的圣骨上逐渐生出了新鲜的肌肉,在一年的时间里就恢复了您的圣体容颜。

今天到了您复活的最后关头,成败在此一举。最后,还需要少男少女各一名,幼男幼女各一名。我便派出了鬼灵弄来了两个幼男幼女,镇上的少男少女已被我们杀尽了,外面的客商也无人敢来了,我们正一筹莫展之时,眼线突然发现,小镇的客栈里来了一对少男少女。于是,我便派出了鬼灵去捉他们。谁知道此次遇到了麻烦,这二人并非等闲之辈,鬼灵只弄来了少女。我们正忧愁之间,那个少男竟然随后追到此地,我们用大网才将他抓住。哪知道他非常厉害,挣脱绳索,对教徒们痛下杀手。我手下的鬼面人几乎被他屠尽,为了能让您老人家能如期顺利的复活,我只好让您的左右护法鬼灵出战,没想到它们也不是这小子的对手,也被他焚化。

为了给您老充分的时间,无奈我调来那些老弱妇孺,让他们尽力挡住他们,老弱妇孺也死伤惨重。紧急时刻,我令一个鬼面人少年和一个少女舍身滴血,才将您老人家唤醒。”

一口气说完这些,鬼使气愤的用手指着禹寒和燕虹霓,对鬼灵圣母说道:“圣母,就是他们两个,那个少女还弱些,就是这个坏小子,他太厉害了,杀了我们很多人,几乎将我们鬼灵教的人杀光了。求圣母快快杀了他,为死去的人报仇雪恨,然后,我将他化做鬼奴任我们使唤。”

“嗯!”鬼灵圣母点了点头,将目光慢慢转移到了禹寒的身上,她上上下下打量着禹寒,说道:“好小子,你果然很厉害,杀了我那么多的人,就连我的左右护法都毁于你手。你可知道,几百年前我叱咤江湖之时它们就跟随着我,是我最忠实的亲信,我沉睡之后他们不离不弃,化作鬼灵也在守候着我。这些笔帐,我一定要跟你清算!”

“哼!该清算的是你!是你手下所谓鬼灵教的这些人。你们作恶多端,血债累累。今天我要将你们全部铲除,还一个清平世界,朗朗乾坤!”禹寒义正辞严的说道。

“哈哈哈哈哈!”鬼灵圣母突然仰天狂笑,狂妄的说道:“几百年前我老人家纵横江湖,叱咤风云,多少英雄豪杰皆都拜倒在我的脚下,任我驱使。不是那个可恶的玄通,我早已一统江湖了。苍天不公,当年给我留下了遗憾,我要在几百年后的今天开始,重振雄风,再统江湖,完成我上辈子没有完成的夙愿!!”

“哼哼!”禹寒冷笑道:“你所创立的鬼灵教残害无辜,屠戮生灵,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邪教。你还野心勃勃,妄想一统江湖,那是白日做梦!当年玄通大师替天行道,为民除害,为国分忧,将你们剿灭,那是正义之举,灭的好!可惜的是,没有将你们斩草除根,以至于今天你们又死灰复燃,害死了那么多人。不过,苍天有眼,让我遇到了你们,那我今天就替天行道,将你们全部剿灭,让你们永世不得翻身!”

“哈哈哈哈哈!你小子太狂了,简直比当年的玄通都狂,那好,我现在就灭了你!”

说着,鬼灵圣母,挺身向前,直逼禹寒。

禹寒看到了鬼灵圣母身上的白色衣裙如同风帆一般猎猎作响,飞射出千年寒冰般的凛凛阴寒之气,这种气势足以摧毁寻常人的意志,冻结他们的身体。

禹寒虽然久在冰洞锻体,寒冰掌又是他的绝技,但在这种阴寒之气中亦感到了一丝丝的寒冷。周围的人更是缩做一团,瑟瑟发抖,身上几乎被冻结。

“禹寒,这个女鬼……太……太厉害了,你……你可千万小心!”燕虹霓浑身哆嗦着,担心地喊道。

禹寒转头向她潇洒的笑了笑,说道:“虹霓放心,能与当年曾与玄通大师交过手的人一较高下,是一次绝无仅有的绝世之战,我感到特别的荣幸。我会小心应付,你放心吧!”

说着,禹寒暗运聚灵大法,一道道天地灵气,从通道内源源不断地涌入墓室,隐入了禹寒的身体。他的身体周围放射出凛凛荧光,双臂顿时积聚了充足的灵力,一圈圈灵力形成的灵纹不停地围绕着他的臂膀旋转。他的目光突地放射出一道凌厉的精光,怒吼一声便向鬼灵圣母发起了进攻……

禹寒欺身上前,飞起一脚将冰坨踢的凌空飞起,直撞向鬼灵圣母的身躯。

“哈哈哈!”鬼灵圣母狂笑一声,伸手接住了极速飞掠的冰坨,在手中把玩起来。冰坨在他的双手上旋转盘绕,灵动异常,如同一个花式篮球运动员在玩耍着他心爱的篮球,非常惬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