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引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行!说好的大家一起前往云虚洲,我怎么能为了自己的安全就躲起来呢?”

虽然心中对禹寒将的这个提议非常感动,因为王不鸣心里也清楚,只要和禹寒将分开行动,自己的安全必然有保证,那些针对禹寒将的强者不会太在意自己,然而出于情义,不允许王不鸣那样做。

“小心点,我感觉平静的有些可怕,就听我的,离开虎牢山,咱们就分头行动,你带着寒露、寒克找地方躲起来,以后寻找机会去云虚洲找我。”

命令一般的语气,让王不鸣没办法去反驳,听懂禹寒将意思的寒克、寒露心里也不舒服。

作为虎牢山的妖兽,特备是飞禽妖兽,对虎牢山的飞禽霸主,鹰王那是相当崇拜,就在不久前,它们可是清楚见到鹰王帮助禹寒将脱身,而禹寒将还帮助鹰王奴役一位人族聚魄境界的强者。

临行之时鹰王特意嘱托它们,一定要带着禹寒将和王不鸣安全离开虎牢山,前往云虚洲,同时知道了禹寒将是整个大荒人类当中,唯一把它们这些妖族当伙伴对待的高层,心中更是敬佩不已,不愿意听从禹寒将的建议,分开行动,丢下禹寒将一个人不管。

“禹寒将,你倒是有情有义啊!只不过,你是没有机会到达有巢部落了,这虎牢山,就是你的葬身之地!而你,所拥有的一切,都将会是的的胜利果实。”

突兀出现的声音,让王不鸣和两只四阶寒号鸟立马警觉起来,禹寒将却显得平静许多。

“黑轩,你还是追来了。”

“那是必然,你知道为了栽赃陷害你,我浪费多少精力吗?如果不是凌定文那个家伙自私自利,我也用不着这么麻烦。”

知道黑轩出现,就算有独龙尊者帮忙,也不一定能够脱身,因为黑轩此时拥有的手段,绝对不比聚魄境界的强者差,而且,还有一个邪恶的黑煞老祖。

“先停下来吧!”

不甘心,却知道禹寒将所做的一切都有他的用意,两只寒号鸟带着禹寒将和王不鸣落在一座小山包上,警惕的看着四周,释放出强大的气势,把周围的妖兽惊走。

拍着王不鸣的肩膀,分别用玉器装着一百滴龙狼之血送到寒克它们面前,把王不鸣身上的两只储物袋全部要过来,把东西倒腾到一个储物袋内,然后又给了王不鸣足够的资源。

“给你,这是你找到我之前修炼所需的资源,应该足够你用了。”

然后用妖族的语言对寒露两只四阶妖兽道:“你们两个,想办法带着王不鸣离开虎牢山,尽可能的带着他前往云虚洲,然后再回来。”

虽然只是几天的接触,寒克和寒露亲身体会到,禹寒将虽然对他们种下奴役烙印,却从来没有把它们当做被奴役的妖兽,反而是把它们当做伙伴来对待。

“主人放心,我们一定做到!”

寒露做事比较果断,一如最开始遇到的时候,禹寒将把寒克砸昏,寒露第一时间跑路。

从禹寒将凝重的表情,它感觉的出来,禹寒将这样做必然有他的目的,所以当即表态。

王不鸣不愿意接受禹寒将重新递过来的储物袋,反而伸手双臂,拥抱禹寒将,强忍着心中的悲痛道:“我知道你这样做为了我好,可是你就更加危险了。”

不管怎么说,有两头四阶妖兽,还有自己这个战斗力相当不弱的天才,禹寒将最起码有个伴。

“别说了,走吧!等黑轩来了,你们想走就走不掉了。”

禹寒将不忘了补充道:“记住一点,等进入有巢部落,找机会把凌定文和一位邪恶的强者黑煞老祖合作陷害我的事情宣扬出去。”

这也算是禹寒将曾经想好搅乱大荒人族各大部落的计谋之一,只是苦于没有机会实施。

一把推着王不鸣来到寒露的背上,然后对寒露道:“走!”

载着王不鸣,寒露毫不犹豫的起身飞走,寒克张口吞下禹寒将给自己的龙狼之血,用妖族语言道别。

“主人,你自己保重,我们会保护好王不鸣的。”

禹寒将拥有的手段它们也算亲眼见识了,现在它们只能选择相信禹寒将。

而禹寒将的本意则是,自己独自一人吸引所有的注意力,给王不鸣创造逃走的机会,王不鸣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值得自己亲身犯险。

还有面对黑轩,禹寒将没有把握脱身,自己抱着被抓的态度,只能寄希望于王不鸣托身后搅乱局势。

接下来局势等待。

自从和禹寒将第一次接触,因为青木部落老族长木青海,为了保护禹寒将命丧自己手中,禹寒将为了自己承受更大的痛苦和屈辱,竟然没有选择斩杀自己,而是挑断自己的手筋脚筋,让自己承受莫大的屈辱,让自己体验到从天堂一下子掉到地狱的感受。

这种痛苦和感受,让自己非常痛恨禹寒将,所以把自己的身体出卖给黑煞老祖,目的就是为了能够斩杀禹寒将。

重新归来后,和禹寒将多次碰撞、交手,都被他巧妙化解,却让黑轩冷静下来,野心也变得更大。

一旦禹寒将死了,自己就要心甘情愿的奉献出自己的身体,交给黑煞老祖,可是冷静下来的黑轩,从心里来说已经不愿意这样做,所以他要想办法让禹寒将表现出来更大的价值,就算抓住禹寒将,也要让禹寒将活着,自己借助这个机会变得更加强大,强大到黑煞老祖都忌怠的地步。

“你已经有了野心,你想要扼杀体内的那个强大灵魂…”

根本不给禹寒将继续说下去的机会,在心机上,禹寒将堪称可怕,哪怕只是看一眼,就能看到很多深层次的东西,甚至看透一个人的内心。

“野心?那个人没有野心?没有野心你会建立起来一个炎黄部落?没有野心你会建立起来轩辕城,来为炎黄部落,为自己收敛资源?”

禹寒将无论是建立炎黄部落,还是建立轩辕城,最初的本意完全是为了自保,为了生存,为了完成对神树的承诺,守护青木部落,带领青木部落强大起来。

“你不要拿自己的眼光来看待其他人,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这么无耻,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借助黑煞老祖的力量,已经构建出来一个元力罩,把自己和禹寒将罩在里边,这样他们在这里如何争斗,外边也不会有任何发现。

“别那么多废话了,出手吧!只有过了我这关,你才有可能离开虎牢山,否则,虎牢山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就算心中有想法,黑轩更加清楚,自己仍然要表现出来对禹寒将的痛恨,欲除之而后快,以此来麻痹黑煞老祖。

同样知道这样争吵下去不是办法,而禹寒将之所以选择这样,目的就是为了借机恢复体内消耗巨大的元力。

在黑轩借助黑煞老祖的力量弄出来一个元力罩的时候,禹寒将体内的元力已经恢复的差不多,平静下来,就站在那里等待黑轩率先出手。

“既然你想让我先出手,那就成全你!”

邪恶的气息滚滚而来,黑轩以自己体内的邪恶能量不断调动天地间的元力,用来加持自己的攻击。

“黑煞掌!”

坠入邪道后,第一次和禹寒将交手,率先施展的也是黑山掌,只不过当时施展出来的黑煞掌,根本没办法和现在相比。

虽然时间只是过去几个月,就是这几个月的时间,黑轩的修为已经达到凝魂境界,实力更加强劲,黑煞掌比当初强大十倍不止。

禹寒将看到黑轩自己发动攻击的时候,还是先试探性的使用黑煞掌攻击,嘲笑道:“还是这些老手段,都过时了!”

嘴上啰嗦,手底下却没有闲着,催动元力,把龙角变成一柄三尺长的宝剑,拿在手中,会无处一道道剑花,剑花分别形成两个阴阳鱼,然后合并在一起,形成一个完整的阴阳太极,天地间的元力呼啸而来,纷纷注入太极剑,加持太极剑的攻击。

“太极剑!”

当禹寒将把太极剑攻击出去的时候,其散发出来的威力比黑轩的黑山掌更甚,而且仍然在吸收天地间的元力来壮大自身。

面对禹寒将强大的太极剑,黑轩冷笑道:“我只是随意攻击,你却几乎拼尽全力,我看你接下来怎么战斗。”

禹寒将也看得出来,黑轩只是随意攻击,而自己发出太极剑进行攻击,几乎拼尽体内一半的元力,继续战斗下去的话,对自己非常不利。

“哼!我的手段岂是你能想象的?”

实力上弱于黑轩,攻击上也弱于黑轩,禹寒将绝对不能让自己在气势上仍然弱于黑轩。

“纸老虎罢了!”

指着太极剑和黑煞掌之间的碰撞,禹寒将笑道:“谁是纸老虎,那里不久能看得出来?”

太极剑因为攻守兼备,刚开始和黑煞掌碰撞的时候只是防御,等双方能量都消耗差不多的时候,太极剑转守为攻,一举瓦解黑煞掌,气势不减,继续朝着黑轩攻击而去。

顺着禹寒将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太极剑气势汹涌的攻击而来,黑轩却淡然一笑,随手就那么一指,一道邪恶能量呼啸而出,直奔太极剑,攻击在太极剑最中心的位置,瓦解太极剑。

“你嘴皮上的功夫,比你的本事大多了,接下来,就让你看看我黑轩真正的手段,这一次出手,我定让你不死也得残!”

只见黑轩从随身携带的一枚戒指中取出一把邪恶滔天的大刀,大刀虽然缺少了三分之一,却散发出来浓浓的五行之气,很显然是一件五行至宝,而且是相当完整的五行至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