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渊武道禹寒云飘飘 > 第235章 过五府境

我的书架

第235章 过五府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说你们这些魔宗一天要干嘛?老子为你们的事情烦了好几天了,你们还来劫老子,老子就要看看你们到底要干嘛!若是你们好好的招待老子,或许你们都不用死,没有想到你们这么不上道,那就去死!”

醉醺醺的赵龙帝散发出了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轻描淡写的一拳打了出去,杨长老来不及反应直接一拳被打穿了胸口。

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仿佛被抽离了,他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了这里,他比另外一个长老年轻许多,他不想要死了,眼中全是不甘。

赵龙帝转头去看着禹寒,眼神之中醉意渐渐的要消失了。

禹寒也看着他,一点都不恐惧,两人就这样凝视。

赵龙帝先开口道:“很少有人知道我的名字,你知道了也就算了,不过你想要够资格做我的朋友,先过了五府境这一关吧!”

赵龙帝抬脚走出了这个房间,他说的是实话,在同辈之中可以知道他名字的很少,连上一辈的人之中都只有大秦天君的心腹知道他的名字,所以他告诉禹寒这个名字,也代表着一种认可。

“上九天揽月,下地府捉鬼。逍遥人生当如是也。”赵龙帝远远的对着禹寒扬了扬手中酒道:“谢了,酒真是一个好东西。”

在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自己不是大秦的太子,他得到了片刻的舒适,可在失去大秦太子身份的这个时刻,他又感觉到了空虚,因为他已经习惯了太子的这个身份。

清醒之后,为了大秦而奋斗,现在就是他心中最为执着的念头。

禹寒看着赵龙帝走出这里,另外一个五府境的长老,在他手下还是撑不过一击:“原来根本就不需要我们来救他。”

禹寒先把杨长老的芥子空间拿走,然后再将另外一个五府境长老的芥子空间给拿着。

他看到了赵龙帝,算是对天才有了一个新的认知,天才何其多,真的很强的,真的很强!

“才入五府境,五府境三神像的强者,在他面前敌不过一击。”

另外一边很远的地方,爆发了刺眼的光芒,阵法颤动,引得所有的人都看向了那个方向。

“哼,简直是找死。”流火君此刻心中有火,想要找人发泄一下,刚才生死之中煎熬了一下,当真让人难受。

还没有等他向着赵龙帝请命,不远的一个地方又一次发生了破阵法的响动。

“此阵守护了流火郡首府上千年了,岂是尔等轻易可以破开的。太子殿下,臣请命去将这些人给抓住。”流火君对这个阵法是非常有信心的。

就在他说完之时,阵法啵的一声,完全被破去,空中散落着星星点点的光芒。

流火君的脸色变得极其的好看,就像是被人一巴掌给打在了脸上,留下了巴掌印。

赵龙帝叹了口气,眼光深邃的看着远方:“有情之人啊!”

“去吧!能抓回来就抓,抓不回来也就不必太过于强求。”

他已经看出来了,这是禹寒在掩护刚才破阵逃走之人,如此做了,禹寒就得面对五府境四神像的流火君的追杀。

流火君得令化作了一道流光消失在近前。

周雯看着消失的流火君带着深深的担忧,她也明白这是禹寒在掩护别人逃跑。

她深深的看了一眼赵龙帝,谁都想不到这个一切的始作俑者,只是在游戏,而他本人的实力已经深不可测了。

“小姑娘,你这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对啊!”赵龙帝讨厌男人像是一个猪哥一样看着他,但是女人如此看着,他是感觉非常舒服的,毕竟自己天生貌美。

周雯冷冷的回道:“既然太子殿下没事,我就先去处理我的事情了,告辞!”

周雯毫不拖泥带水的离开了这里,她还是想要帮助禹寒一下。

虽然流火君答应了会帮助他们洗脱嫌疑,找一个替身,可是现在流火君的心思谁都猜不透,她必须去为禹寒增加筹码。

赵龙帝皱眉的看着周雯离开,叹了口气,看着手中的酒:“父皇回来,又会将这酒给我没收了,哎!”

他现在算是想通了大秦帝宫里面没有酒,完全是因为他父皇给藏了起来,他一喝醉,整个大秦的气运都会动,只剩下躯壳的金龙也会躁动。

“希望你有资格做我的朋友!”他看着远方正在逃跑的禹寒道。

禹寒破解了阵法之后,就疯狂的逃窜,现在流火君的态度,他完全把不准了,现在大秦太子已经安然无恙,禹寒一点谈判的筹码都没有了,而且他还帮助洛雪涵他们逃走,破解了阵法。

这一些些的加起来,他在流火君手下活下来的机率很低,低到他都觉得不如逃跑。

流火君的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到了禹寒的耳边道:“你逃吧!你若是能够逃出我的手心,我便会做到答应了要替你做的事情。”

流火君其实已经感觉到了赵龙帝的意思,没有让他杀了禹寒的意思,但也没有阻止他杀,所以他在思考到底该不该杀。

在思考之时,就会犹豫,索性不想了,让禹寒自己去争,加上他放点水,若是能够逃脱,那么就饶了禹寒,若是放了水都逃不了,那么也就不怪他了。

禹寒听了流火君的话,直接一个跳跃,穿梭空间,摆脱流火君的锁定,刚才在他传音之时,其实就在默默的准备锁定禹寒,禹寒反应很快,一下识破了,及时的跳出了流火君的神识锁定。

“反应很快。”流火君发现禹寒并没有被他锁定到,心中已经对禹寒的评价高了一分。

他都不知道大秦太子的实力居然如此恐怖,刚开始看到的时候都将他吓了一跳。也能够看出在这里面没有一丝禹寒的功劳,而刚才禹寒的反应,让他觉得这里面或许有此人的一份功劳。

就凭这反应,没有几个才入五府境的人能够赶上,何况禹寒才是一个半步五府境武者。

他站在了城墙上看远处疯狂逃窜的禹寒,并不打算去追杀禹寒,不过为了找回一点自己的面子,他放出了一个复制神像,就像是一个分身一般。

一路向着禹寒的方向追了过去,他不可能再远离赵龙帝,因为他再也承受不了,刚才那种心如死灰的感受。

周雯刚好飞到了城墙上,看到了流火君的动作,道:“流火君希望你不要食言。”

周雯说完就飞了出去,朝着禹寒的方向追了过去。

流火君道:“有些事情你们需要守口如瓶,希望你们知道是什么事情。”

他说的是大秦太子的实力,很多人都认为大秦的太子武道修为不高,或者没有修炼武道,这个消息可以误导很多人,所以他告诫周雯不要将此事给传出去了。

周雯没有理会流火君,直接朝着禹寒的方向追了去。

流火君安排人将阵法给修复,同时还改变了好几个地方,他再去见的赵龙帝。

赵龙帝完全恢复了太子的威严,不说话只是站着就压得他们说话气都喘。

赵龙帝问道:“那青年叫禹寒?”

“是。”流火君跪地道。

“太玄宗人士?”

“是。”

“替他将善后做了,我毕竟欠他厚着脸皮的一个人情。”赵龙帝说着此事的时候,就觉得禹寒的脸皮确实厚得扎实。

流火君额头冒汗,幸好当时没有下死手:“属下一定做好善后。”

他看向了周雯的方向道:“还不出来?”

他摸着自己的头,重重的呼吸了一下,这口气现在是得憋回去了。

整个一个月没有睡过觉,不顾一切的逃亡,身上的衣服都烂得差不多了。

周雯坐在云上,带着笑容,慢慢的到了禹寒身前,也不说话,就自顾自的吃着手上的鸡腿。

这是路过一个城镇的时候去买的,她这一路都吊得远远的,结果这一次吊得太近了,让禹寒发现了破绽,也破除了流火君的神像复制体化为的心魔。

周雯只觉眼前一花,她手上的鸡腿已经不见了,只见禹寒嘴巴咬着鸡腿,包着嘴巴咀嚼,比狼吞虎咽都还要恐怖。

周雯看着这个挺爽快的,再拿出了一个鸡腿,如同逗狗一样给禹寒丢过去,禹寒跳了上去,一口咬住了鸡腿,几下就将鸡腿肉给剥离下来,然后吃得非常的香。

连鸡腿骨头都不曾放过,嚼碎了吃,这感觉爽翻了。

周雯看禹寒要吃完了,又拿出了一个鸡腿出来丢给了他,等他吃完又拿出了一个大饼。

等禹寒吃好了之后,他非常不爽的看着周雯,刚才他是真的被食欲给占领了理智,此刻连他自己来看自己就像是一只狗一样:“丢人丢大发了!”

周雯在白云之上哈哈大笑,把自己都笑岔气了,喝了几口水才止住了咳嗽。

“禹寒,你说你什么不学,去学恶狗扑食。”

禹寒狠狠的道:“周雯,你再笑,我让你……”

说到这里,好像禹寒并没有什么能够制住周雯的,发现自己无法说下去了,一下子噎住了。

他也不顾周雯的笑话,找了一处把身上洗了,换了一身衣服,发现自己现在不知道身处何地。

“周雯别笑了,此地是什么地方。”禹寒走出来的时候,周雯居然还在笑。

周雯也看了一下,发现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我好像也不知道。”

禹寒满脸黑线,一路看他笑话就不说了,还一点路都不看。

“要不我们去附近的城镇问一下?”周雯问道。

禹寒忽然心有所感道:“不,我想要去那座大山上去看一看。”

“你去那座大山干什么?”周雯看了一下那座大山,奇怪的问道。

禹寒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我就想要去看一看,很奇妙的一种感觉,像是什么人在心底告诉我一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