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觉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周雯道:“那走吧!”

禹寒一身黑底红云衣踏上了周雯的云驾,飞向了那座大山。

在大山之上大秦天君和魔宗圣主还在下棋,双方的手下都将整个山都包围了。

看到禹寒他们来了,两边的人都将禹寒他们上来的事情报告给了两位。

“那人物是什么样的人?我们在此连蚁兽都不敢靠近,人会来!有点意思!”魔宗的圣主道。

大秦天君面无表情,却已经在禹寒的身上感受到了赵龙帝的气息,他道:“让他上来。”

禹寒他们飞到了半山腰才发现自己好像进入非常恐怖的地方。

周雯感觉头脑有些不够用了:“我好像发现了魔宗前十的高手。还有大秦的大将儒士。”

“禹寒你不会害我吧!”

禹寒暗中传音道:“你说什么我害你啊!我现在都还没有搞清楚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而且最恐怖的是,这些人还放他们进来了。

还有人指引他们,这事就有些怪了。

等禹寒他们到达山顶的时候,他们感觉自己的眼睛就像是看不见东西了一样,眼前一片破碎的玻璃,一切都看不真切。

而禹寒的眼神却在刹那失去焦距的时候恢复了焦距,看着黑龙帝袍的大秦天君和坐在对面的魔宗圣主,眼光澄清。

“太玄宗云秀峰卓潇潇座下弟子见过大秦天君、圣宗宗主。”

魔宗圣主看着禹寒道“越来越有意思了。”

一个蝼蚁在他面前居然能够如此的镇定,实属罕见。

大秦天君点了点头:“你们为何闯入此地。”

两人都先停下了手中的棋,其实大秦天君不愿再下,若是再下,魔宗圣主很有可能会看破他的布局。

禹寒如实答道:“弟子,心有所感,便来了此山。”

周雯此刻也清醒了过来,却不敢看两人,她连忙低头,让禹寒去处理,这样强大的人物,她连开口都做不到,现在身体都还有些发颤。

“心有所感?你可知你是入了鬼门关了。”魔宗圣主并没有说笑话,太玄宗的人发现了他和大秦天君下棋,那么下场显而易见的。

禹寒却是不惧,道:“弟子知晓,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也只有坦然面对了,不可能我跪在地上撒泼打滚,两位大佬就会放了我吧!”

“有些自知之明。”魔宗圣主点头,这样优秀的年轻人很少见。

大秦天君没有说话,他可能会保下面前的年轻人,不仅仅是因为他在禹寒身上感受到了赵龙帝的气息,而是一种大气运的凝聚。

“所以你做好了死亡的觉悟了?”魔宗圣主道。

禹寒道:“所以我带了家长来!”

试想当今天下,那个叫得上名字的强者的子嗣他们会不认识?

如此在此虚张声势,只会让人觉得可笑和不屑。

在那股无形之力即将将禹寒直接斩杀的时候,虚空一阵波动,一只苍老的手轻轻一挡,那股无形之力便飞了回去。

一个苍老的老人出现在了场中,禹寒身上所有的压迫感顿时一松,他满头大汗的看向了大秦天君和魔宗圣主都站了起来,眼中尽是不可思议之色。

禹寒这才松了口气,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面前的这个老者正是禹家祖地的族长,一位行将就木的老人,此刻身上散发的威势,令当今世界的最强战力都不敢贸然冒犯。

“我禹家的人,又岂是你们可以随意揉捏的。”族长的气息直接向着魔宗圣主压迫而去,而魔宗圣主不敢有任何的动作,直接承受了这一击,嘴角溢出了鲜血。

大秦天君和魔宗圣主自然知道当一些秘辛,当即以晚辈礼见礼道:“大秦赵政见过前辈。”

“魔宗萧君陌见过前辈。”

族长看着两人都有大帝之姿,在此刻结盟发动战争,也是因为他们预感到了什么:“你们也感受到了天地的变化了!”

两人眼睛一眯看着面前的这个老人,同时点头。

“正是因为这世界变化让我等恐惧,所以需要世界格局变化,以战养战进入神境,想要一窥这变化的究竟。”魔宗圣主如实的回答道。

大秦天君点头,此事他们都感受到了,这天地的变化感受为深的就是他们这些最强战力,最恐惧的也是他们这些最强战力。

正所谓知道得越多,对这方天地恐惧就越深。当你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反而感受不到这感觉,浑浑噩噩的继续生存下去。

族长点头:“你们都是有大帝之姿的人,面对这变化的应对措施却有些急躁了。”

两人相视一眼,身上的气息却变得浓烈了,隐隐有要对族长下手的意思了。

这变化的恐惧,胜过了他们对这个深不可测的老人的畏惧。

越是强大的人就越不会坐以待毙,等待未知的来临。

他们永远的都是主动出击。

族长却怡然不惧:“天地的变化还只是在酝酿,真正的变化还为来临,而你们所要等的机遇也还没有降临。”

“到达你们这个境界对于这方面的感悟,想必也不用我点出来,你们进入神境只需要那么一丝契机。”

“若是你们马上将世界的格局进行了改变,世界的变化将走向更恐怖的未知,你们这反而失去了那一丝契机。”

两人身上的战意收了起来,他们都知道这位族长的话不无道理,加上他们自身的感悟,有些事情就是如此,他们只差一丝契机就可以进入神境。

他们本可以举霞飞升,但是他们却并不想去天界,他们认为天界与此界相同,差别只是实力上的差别,而且天界强人本就太多了。

而他们留在下界反而更容易抢得那一丝契机。

“你这是在阻止世界的格局改变?”大秦天君皱眉道。

族长摇头:“不,我是在告诉你们,若要改变,一定要快准狠,对你们越有利,不能够拖延,若是大战持续个上百上千年,你们自己都会被耗死。”

魔宗圣主却是不认同:“世界的格局经过了几万年的演变,本就趋于平衡,想要一下子改变,谈何容易。”

他们推想的便是徐徐改变,这改变一蹴而就对谁都没有好处,谁都没有做好骤然改变的准备。

族长点头,对与魔宗圣主的想法非常认同,他道:“正如你所说各大势力趋于平衡,一旦打破平衡这大战持续多久谁都没有准头。”

“但若是积蓄的力量够强,做的准备够充足,一旦发生大战谁更有利?”

在他们聊天的时候,禹寒和周雯两人都看不到一丝影像,听不到一句话,两人明明站在山顶却像是在另外一个空间。

周雯强作镇定,抱着双手都在颤抖,可她依然强撑着,这是她多少年来的坚强,遇到任何大事的时候,她都要为姐姐撑起一片天空,此刻她也要为禹寒撑起。

禹寒却在皱着眉头苦思,既然族长有这么强的战力,为什么不救他爷爷,这么强大的实力他爷爷一定可以救的。

外面的三人谈论了许久,大秦天君和魔宗圣主终于被族长说服了,他们心中有计划要进行,但也不得不说面前这位老者给他们的提醒非常有用。

族长道:“你们准备十年,后面若是要大战,要怎么我都不会出手阻止,这是我最后的底线。”

“我这种行将就木的老人,想要拉一个年轻的强者一起下地狱还是非常有把握的。”

面对老者散发的强大威压,两人眼神一凝,这是神境无疑了。

“十年之内,朕的大秦不会动。”大秦天君本来就不会结盟,他始终感觉这方天地的改变还需要等一等,他有野心,但不会莽撞。

魔宗圣主也点头:“圣宗十年之内,不会发生大战。”

族长点头,指着禹寒他们道:“这是我家后生辈,两位小友可否高抬贵手?”

“既然是前辈的后生辈,自当来去自如。”魔宗圣主道。

禹寒和周雯就这么懵懵懂懂的,在一众魔宗高手,一众大秦儒士将领的眼中,走下了山。

他们都在想:“这人谁啊!来头不小,和大帝圣主都有得谈!”

“什么时候这方天地冒出了这等人物?”

族长临走之时,看了禹寒一眼,传音道:“我能够为你争取到的时间也就是十年,十年之后,你能否在这大战之中争夺一份机缘,还得看你自己了。咳咳……”

说完族长重重的咳嗽了几声,然后又道:“你爷爷的伤势是伤了灵魂,没有救的,不要怨我。”

禹寒下了山,看着这高耸入天的大山,他有一种愧疚感和紧迫感。

愧疚是怀疑了一个为了族群牺牲的老人,紧迫是这天地给他的时间太少了。

在他们还没有走远的时候,突然大山直接被夷平,魔宗和大秦就此战斗了起来,假把式演了几下,然后各自回家。

“大秦和魔宗的结盟宣告失败!”

禹寒回过神来,道:“我决定了回家乡,你要不先回宗门。”

周雯才不会放过这个机会道:“我陪你一起去你家乡,不然你不会回复师傅,毕竟做任务到处跑,这就不对了,若是我们两人一起跑,还可以说发现魔宗的诡异行迹。”

禹寒想了想道:“好吧!”

两人就此踏上了去西海大陆的路,周雯驾着白云,而禹寒在检查两个五府境的芥子空间,灵石都挺多的,加起来有五十万中品灵石。

还有一些典籍都还可以,可以提升大唐的武道,他越发觉得应该把这些都放开,让人人可以习武,不然十年后的大战,西海大陆这弹丸之地,实力不强,还不是别人一把掌就能够打撑的事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