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渊武道禹寒云飘飘 > 第263章 恻隐之心

我的书架

第263章 恻隐之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鳄鱼全身都在颤抖,仰天长啸,把小奴给甩到了洛雪涵的身边,冲到了禹寒的身边。

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情绪,一个劲的用头去蹭禹寒。

禹寒想到白牙化成的大汉,一脚将其踢开:“别恶心老子。”

“再次一起厮杀有什么想法?”

“吼……”一声大吼,吼得战意昂然,热血沸腾是全部的想法。

三十几人看着一人一鳄冲杀了过来,点头都冲杀了上去,大战一触即发。

他们要形成一个包围圈,将禹寒他们困在里面,就像是在狩猎野兽,他们现在用同样的策略。

包围圈之中的几人成团,这样小团打的方式,对付野兽百试不爽。

禹寒也跑到了白牙头顶,白牙把头往上一抬,加上禹寒的猛然一跳,一蹦几丈高,越过了包围圈,看见了王宇,一拳从天砸落下去。

王宇伸出手来抵挡,双手挡在了身前,将这一拳给挡住了。

说是挡住了,那是他自己的在安慰自己,这一拳之强,他绝对无法抵挡,从他手臂接住着一拳的时候,就能够感受出来。

他的双手在巨力之下,突然没有了知觉。

通过手臂一股力直接震入了王宇的身体之中,让他直接软倒在了地上。

禹寒迎头在一脚踢向了王宇的头,这一脚非常狠辣,是要直接将王宇给绝杀了。

王宇感觉全身的寒毛直竖,死亡的危机太强烈了,他一遍遍的在心里对自己说:要躲开,一定要躲开。

在这一脚来临之前,他终于躲开了。那劲风刮过他的后脑勺,让他有一种死亡的错觉。

这一脚被王宇躲过了,禹寒有些惊讶,他已经看出来了王宇没有了躲过的实力,居然被躲过了。

他又一拳打了下去,本来摇摇欲坠的王宇,被一拳打中脑袋,头砰的一声入了土,像是镶嵌在泥土之中一样。

看到王宇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禹寒才冲向了另外一个战团。

白牙庞大的身体果然是一个很好的肉盾,照顾不过来,很多地方都受了伤,溢出鲜血。

看得在一旁的小奴心疼不已。

禹寒一冲进来,白牙的反攻也开始了。

白牙一个漂亮的甩尾,直接将一团给人打飞了,如果不是禹寒躲得快,恐怕他也得被打飞了。

没一会儿三十几人都躺在了地上。

有人血液横流,有人已经死了,还有人断手断脚。

禹寒走了过去将王宇抓了起来道:“知道为什么,我要杀你吗?”

王宇满脸的血污,眼睛由清澈变得浑浊,他摇头。

禹寒道:“就是看不惯你。”

“加上我心情不好,所以你就遭殃了。”

事实是如此,也不是如此。

王宇哭的心思都有了,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他的实力不弱,但是面对面前的这个凶恶的男子,他还是弱了不少。

在荒芜之地,比外面更加没有秩序,王宇想要重建秩序,形成了这么一个小聚落,同时也是想要出去。

以他建立的秩序,不断的去填那源头的大蛇肚子,那样阻力就会减少,他想要去源头看,有没有机会出去。

可现在一切都没有,威严没有了,手下也没有了。

他想要说话,可禹寒并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将他的头又一次踩入了泥土之中。

禹寒坐在原地道:“现在等,谁没有死,站了起来,就给他一个机会臣服于我。”

白牙张牙舞爪的立在禹寒的身后,小奴连忙去给白牙包扎伤口。

洛雪涵也心疼的拿起了禹寒的手,发现肉已经完全脱落,只有白骨露在外面,她很轻很轻的给禹寒包扎伤口。

另外一边聚落之中,小孩已经哭了很久了,妇人也在哭泣,他们不敢过来,因为白牙的样子太恐怖了。

有人鼓起了勇气过来,被白牙咧嘴一笑,吓跑回去。

禹寒看着这一地的死尸一般的人,心生感慨,如果他没有实力,也是如同这群人一样躺在这里。

这一刻他动了恻隐之心!

他是要成为恶公子!

可他的心还没有那么硬,他不顾洛雪涵包扎伤口道:“你们可以过来救他们。”

那些妇人听了一个个的跪下磕头,然后带上了药品就冲了过来,救助躺在地上的人。

检查了之后,发现只要一人差点要死了,被及时的给拉了回来,王宇反而是最不容易死的一个,如同钢铁一般的小强,这么重的伤都不死。

洛雪涵看着挣扎的禹寒,轻轻的抱住了他道:“你有什么就去做,不管发生了什么,就算你与全世界为敌,我和苏子衿都还在你的身边。”

今天洛雪涵察觉到了禹寒变了,不知道怎么的,这种感觉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错觉,让她这个可以进入身体的女人都害怕。

她不知道禹寒经历了什么,但她猜想一定与出走大唐有关。

禹寒的眼神看向了洛雪涵才温柔了起来道:“干嘛这么多愁善感的,放心吧!我不会入魔的。”

洛雪涵心里却是知道,禹寒的变化,总感觉他要做什么。

所有的人都被救了回去,禹寒却并没有向着那个聚落而去,就坐在原地。

白牙和小奴有时候出去狩猎,两人狩猎都非常的小心,每一次白牙都会受一些伤,东西都是大家一起吃。

禹寒一直坐着,眼神阴冷的看着聚落。

这就造成了,晚上有小孩哭了,只要说一声再哭,外面的恶鬼会吃了你的,就再也不哭了。

三天过去,王宇全身还是伤,他就带着人走了出来,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跪倒在了地上,其他人也跟着跪了下去。

“我等愿意臣服。”

禹寒依旧冷冰冰的,只有看到洛雪涵的时候会笑,笑得很开心,洛雪涵也逐渐的在习惯禹寒的变化。

这个变化真的让她惊讶,她在禹寒的身上感受到一种孤独感,一种无法言说出来的孤独感觉,她每一次抱着禹寒的都想紧紧的抱着禹寒,想要告诉禹寒,不管发生什么,至少我还在。

可禹寒的那种孤独感拒人于千里之外。

禹寒的伤口还是好得很快,他绕着源头走,走了不知道多远之后,他又往回走。

太远太长,他不知道能不能够走到,所以也不打算浪费时间。

他在源头的边缘看了一下,没有什么发现,连一个聚落都没有看到过,他想要去当时他遇到的一个蛮人聚落,想了想还是算了,蛮人好像都恨人族。

回到聚落之时,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了,伤的人都已经好了。

禹寒回来的时候,他们都出来迎接了禹寒,就算他们全部都好了也没有一个人敢与禹寒对视。

禹寒看着三十几人,然后转身对白牙道:“教他们军队是怎么站的。”

“吼。”白牙冲了过去,看到没有站好的人就是一巴掌呼过去。

终于三十几人都站好了,禹寒这才转身过来道:“你们想不想出去?”

没有人说话,因为说出这句话,简直就是在和他们开玩笑,他们不认为自己能够出去了。

“我只是问你们想不想出去,想要出去的站在左边,不想要出去的站在右边。”

禹寒的声音如同魔音,让众人你看我,我看你。

说到想不想出去?

谁不想出去?

这里什么都没有,生活起来太过于艰辛。

所有的人都站在了左边。

禹寒点了点头:“看来你们还有救,在这里生活,你们就只能苟活,连正常的米饭都吃不到。”

“回去收拾一些干粮,上路。”

众人一片哗然,叽叽喳喳的议论了起来。

吼!!

白牙一声大吼,让所有的人都停了下来。

禹寒冷声道:“不需要质疑,给你们一息时间到这里来集合,不愿意走的就不用来了。”

他冷血的态度,让很多人心凉更加的是心惊,面前这个恶鬼一般的人物,根本就没有把他们当成下属。

他们离开了,有人就站在原地没有动,因为他孑然一身,什么都没有。

其他人都跑了回去,家里面的妇人开始在哭泣了,更多的小孩也在哭泣,整个聚落都闹腾了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禹寒眼神依旧很冷。

那人吓了一跳道:“属下范诚,只要有一丝出去,属下就不会放弃。”

禹寒点了点头,便没有多问了。

第一个过来的王宇,他是和禹寒打过架的,知道禹寒的强大,禹寒也将他的想法实现了。

他相信只要自己努力,一定可以不成为被拉去填大蛇肚子的人。

禹寒眼神深邃的看着王宇:“是不是很兴奋,我将你一直谋划的事情给实现?”

“啊!”王宇吓了一跳,灵魂颤栗,有一种被完全看透了的错觉。

“是吗?”

禹寒还要继续说的时候,一个人打断了他,问道:“那些孩子和妇女能够带走吗?”

“那就要看你们对付大蛇的实力了。”禹寒道。

范诚道:“那你的意思是我们目前只是为了探路。”

很多人都知道哪里就是源头,可真正去的人太少太少,基本可以说是没有,很多人都死在蛇肚子里面。

禹寒摇头:“我们要去做的并不是探路,而是清除一条路出来,可以供我们自由进入。”

“一次也许不能够进去,需要好好的探索,所以我们必须将清理一条路出来。”

已经全部到了这里的三十几人,顿时就有人打退堂鼓了,原来是清路,何必现在去呢?

等路完全清理好了再去,那不是更好吗?

禹寒看到有人要退了,他恶鬼一般的眼神移了过去:“谁走谁死!”

现在基本人都已经到了这儿,有人想走,但是看到禹寒杀人的眼神之后,他们都退缩了,不敢动了。

禹寒只是一个眼神扫过,就有凉飕飕的杀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