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渊武道禹寒云飘飘 > 第275章 吸阴上瘾

我的书架

第275章 吸阴上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娘亲,你不要哭,孩儿会在下面将所有的罪过都给承担下来,孩儿成为了你一生拖累。”

“道宗,如果有来世,下一世投胎,孩儿一定会入道宗。”

因为这一句话,年迈的何依依走上了一条武修之道,二十年入道境,修炼堪称恐怖。

只是她不愿意和任何说话,禹寒分布什么任务给她,她就做什么。

禹寒看着散开的五百弟子,五府境的弟子居然有五十人。

五十人的五府境,其中有十人的境界比禹寒的境界还高。

而天元境实力弟子也已经过半了,这样的实力,完全可以与一个中流的势力比肩了,和大势力比,还是弱了很多。

禹寒看着这一切,也在想,自己走的路,适不适合带着道宗一起。

“人都是自私的,道宗是我建立的,即使我走的路很难,很难,我也带着道宗一起走了。”

禹寒知道自己一个人去面对是绝对不行的,在这一切面前他觉得必须要有一群人牺牲,那么道宗的人就应该有牺牲精神。

他不知道的是,自己走的路,竟然和前面夺运真人走的路相差无几。

虽然有一群人陪着他要去做这些事情,但禹寒都不会将这些事情告诉他们,所以他还是孤独的。

蛮王山的人,蛮王是一个躲过了岁月洗礼的强者,他的状态看起来就正值壮年,蛮荒之地的人由他带领一定可以发展得更好。

他得到了派去的人魂灯熄灭的消息之时,他只是点了点头,然后面无表情。

强者喜怒无常,下面的人都吓得不敢说话了,在蛮荒之地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人敢对他们蛮王山的人下手了。

蛮王突然笑了,哈哈大笑,其他人都松了口气,突然他抓起了一个人族侍女就一口吞吃了。

女子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

他的眼睛血红,脸上的怒意更强,他却再一次裂开嘴笑了,牙齿山还带着一丝血迹。

下面的人吓得都不敢发出声音,头埋在地上,其他的人族侍女,吓得眼泪夺眶而出,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她们都保持着基本状态。

“居然敢动本王的人,道宗又如何,道宗了不起?”蛮王轻声的话,却像是在大吼一般,让人恐惧。

一股风暴在酝酿,却还是一直在酝酿,每个人都久久看不到风暴的来临。

蛮王想了许久,气势一泻:“道宗啊!道宗。”

“既然你这么强,那么就让整个灵界都知道道宗的存在,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好玩的事情。”

蛮王本来想要直接去将这个道宗毁灭了,但是他突然不想自己出手了。

“道宗牵动了整个灵界之人的心,说不定天界都已经在关注了。蛮王山后台不硬,不能够去硬碰硬。”

他非常的愤怒,愤怒得想要直接出手,但是在此刻他必须沉住气。

“死一个道境又如何,蛮荒之地,这么大一片土地,道境之人,也还不少。”

蛮王一怒,借刀杀人,准备将整个灵界的风云都引向了蛮荒之地的一个寸草不生的沙漠地域。

禹寒沉入湖泊之中,能够感受到吞天蟒的巨大威压,它无意识散发出来的威压,在一个小范围内,造成了一定范围内的生灵灭绝。

此刻的吞天蟒的身形也幻化了出来,不是那种一根手指般大小的小蛇,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大山,就像是荒芜之地的吞天蟒祖身那样。

禹寒在吞天蟒的周围布置阵法,防止吞天蟒被打扰到了。

就在他布置吞天蟒周围的阵法之时,这死气又来了,禹寒寻着死气找下去,死气只是想要碰触一下吞天蟒的身体,被禹寒的阵法给弹了出去。

死气却并没有消散,围着禹寒转了一圈,在禹寒的身边就像是一只只的小鱼儿围着绕了一圈。

“这是怎么回事?”

他试着吸收这死气,万衍阴阳魔经真气将死气一口给吞了。

吞了死气之后,他发现又有死气冒了出来,这死气直冲禹寒而来。

禹寒不客气的将死气又一次吸收,这死气居然对他的修为增长帮助非常的大。

“死气为什么会给我若是再多多的吸收死气,能够在凝聚一个神像。”

再一次给他如此的感受,这个感受非常的强烈,强烈得他浑身颤抖。

这还能够吸上瘾了?

其他人来这么疯狂的吸,可能会造成死气的损坏,还有修为的损坏,可禹寒就这么直接开干了,直接就吸了。

他散开了所有的神识,深入地下千米却并没有发现。

他决定再等一等。

禹寒在下面守了一个月,能够发现的是,这死气是地下千米还要往下的地方散发出来的。

他决定去下面查看一下,不能够一直在这里被困住,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发现源头,禹寒便去找了洛雪涵交代了他一些事情。

叫来王宇和何依依,让他们好好主持工作。

另外的范诚,则是传了一道信息给他,也让他收集这个世界的信息,禹寒想要知道得更多。

安排好了一切,他还是叹了口气,传一道信,传向了遥远的大唐方向。

一边靠海域,一边是沙漠,可想这遥远的距离,是有多远。

但他还是传了一道信回去,他被禹建峰赶走,心里还是非常难受的,兄弟情义还在,报个平安也是人之常情。

他又如释重负的入了湖泊,神识再次深入地下千米。

禹寒的神识在平时可以覆盖方圆千里,此时要深入泥土之中,他的神识极限是一千米,再深就会让他的脑海就会出现一种刺痛的感觉,

这种刺痛的感觉,就像是将一个人的脑袋分裂开来的感觉,这感觉非常的难受。

感受到下面又有黑色的死气出来,禹寒的神识顺着那冒出来的死气,神识猛然深入下面。

他的脑海如同被一刀砍开的那种感觉,这感觉让他全身都在颤抖。

忍着剧痛,发现了死气的来源。

他一个跳跃到了五千米的地下,地下阴暗潮湿,死气弥漫,而在他进入之时,整个空间都震荡了一下。

“深入地下五千米居然有这么的一个充满死气的空间?”

禹寒脸色发白,头脑之中的剧痛感觉,还没有消散。

刚才他的神识在追踪到了死气来源之时,就深入了五千米,这感觉简直就像是要将他整个人都给撕裂了。

潮湿的地下,根本就没有一丝空气,他缓了好久,脑海之中的剧痛才停止下来。

他这才认真的看向了这个地下的死气聚集之地。

只见高耸的建筑物,充满了腐朽的气息,这建筑是最古老的那一批建筑,这个空间,完全都是这些建筑物给撑了起来的。

这就像是一个地下世界,一个死气弥漫的地下世界。

禹寒踩到了实地,四周的建筑物密集,死气之中居然还有生机,只是这生机让人感觉到了厌恶。

禹寒感觉有什么在注视,他看到了建筑物之上,一双黑色的瞳孔正看着他。

他转瞬到了这个人的身边,只见他双手着地,一双的眼睛看着禹寒变得恐怖,就像是看到了猎物一样。

吼!

趴在地上的人形怪物一跃,向着禹寒冲杀了过来。

禹寒看出来这个类人的怪物已经失去了人类基本的神智,他一剑斩出,将怪物给斩成了两瓣。

怪物身上的切口平整,等了许久才流出了鲜血,这鲜血是黑色的,在黑夜之中就像是不存在一般。

而被斩成了两段的怪物,还爬着,想要吃了禹寒,可迎接它的是一脚,将两个脑袋都给踩破了。

在禹寒杀死了一个怪物之后,地下空间之中,四处又爬出来了怪物,它们都是一个种类的向着禹寒杀来。

可这些怪物都太弱了,弱得禹寒都不想要动手,来一个天元境都可以直接团灭这一群怪物。

它们都是低级的怪物,而且灵智也不高。

一招便横扫了所有的怪物,吓得其他要出来的怪物,爬行的脚都停下来了,这食物的强大超乎了它们的想象,在它们简单的灵智之中都知道要逃走。

“这里怎么会滋生了这么多怪物,这死气是怎么回事?在那个道宗镇压空间,也有相同的死气?”

禹寒漫步在其中,这里的土质凝结了非常浓厚的死气,他发现这里面的死气带有一点别样的东西在里面,不敢贸然的吸收。

外面吸收的死气,都是经过了层层的过滤,死气之中的那股别样的气息已经消失了。

而在这里面就不同,这股不同的死气,很明显。

在死气形成的迷雾之中,一个巨大的身影一步步的走了过来,他每走一步,整个空间都会颤抖一下。

果然禹寒的气息散开来了,吸引来了更多的怪物,同样不是他的一招之敌,直接全灭。

在这个情况之下,禹寒将自己的生机给发散了出去。

这里的死气太过于浓郁,他的神识在这个地下的城市之中,根本就无法发散出去。

他杀了成堆的怪物,怪物越是越多,死气也就越来越浓厚。

杀得太多太多了,目光所及的地方,怪物的尸体都堆积成了山,连禹寒都不知道到底是自己是怪物,还是这些弱鸡一样的东西是怪物。

这个不一样的差距越明显,越让禹寒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怪物。

“杀了这么多都没有杀完,到底有多少这样的怪物。”

突然禹寒有一股心悸动的感觉,他感觉自己被什么锁定了。

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黑影,一团无任何形状的黑影。

禹寒看着这团黑影的时候,就知道了自己为什么,会不敢肆无忌惮的吸收这里的死气。

完全是因为这里黑影在作怪,若是将这个黑影吸入身体之中那就麻烦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