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怪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禹寒动手几次对黑影出手,都没有办法,黑影就像是不存在一般,打都打不散。

黑影在空中立,也不理睬禹寒,他还在凝聚,死气越浓凝聚得就越多。

禹寒看着这一切,他知道这黑影的问题很严重。

黑影就是这个地方的关键,而且这个地方一定有镇压的东西,不然这么多怪物,还有这么诡异的黑影不可能不出去搞事情。

“又是道宗的手笔?”禹寒莫名其妙的有了这个想法。

他杀得手软了,按照他的算法来说,至少杀了一个月的怪物,至于杀了多少,连他都数不清楚,多,太多了。

而黑影也在成长,成长得禹寒都快要压制不住了。

他目前还没有将黑影放在在眼中,他在思考为什么杀得越多的怪物,这黑影反而就越强大了。

这里面有什么秘密?

难道怪物就是镇压黑影的?

禹寒忍着恶心,将一个怪物的身体破开,查看了一下内脏,果然这些怪物是以死气为食。

“以死气为食,才成为这样的怪物?”禹寒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什么错事。

这死气到底是什么散发出来的?

黑影强大得有些有过了头了,禹寒好像就是当了他的保护伞,将周围冲来的怪物都给杀了,让黑影健康成长。

“这是拿我当打手啊!”

禹寒也不顾及了,怪他死气之中有什么,你要吸死气,那么我也来吸死气,看谁吸收得快。

突然发开,禹寒之处直接形成了一个漩涡,将整个空间的死气都拖动了。

万衍阴阳魔经疯狂的运转,吸收这死气快得让黑影恐惧。

开始它可以装作懵懂,装作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还让禹寒充当的打手。

可他现在才发现,禹寒比那些怪物还要怪物,比那些怪物给他的恐惧还要深刻。

“为……什……么……你到底是……怪……”

黑影口齿不清,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禹寒吸收黑气之中,又一府在他的身体之中开了,这开府都不是他控制的,完全是万衍阴阳魔经自动开府,连神像的凝聚都显得那么随便,他自己都完全做不了主。

禹寒吸收死气进入了五府境第四神像,第四神像死气弥漫,就像是一个地狱来客一般。

在他的第四神像凝聚的时候,吸收死气的速度再一次暴增,本来死气弥漫的空间,渐渐的可以看得远了,渐渐的变得清晰了。

黑影狠下心来,突然消失在了禹寒的面前,被禹寒吸入了体内。

他想要进入禹寒的体内,控制其身体,奴役禹寒,可当他真正的进入禹寒身体之中的时候,一接触到了禹寒的真气,就恐惧了。

真正的恐惧。

“这是什么鬼真气!”在黑影的思维之中只有这么一句话。

居然在分解它,想要将它分解为真气的一部分,它的黑影在真气之下,在一步步的消融,最后又一半跑了出来。

它完全无法理解,面前是一个什么怪物的存在。

禹寒睁开了眼睛,双眼之中死气弥漫,这里的死气已经被他吸收得差不多了。

他这才放开了神识,找到了源头,在一块大石璧面前,石壁上面有字,有些已经模糊,年代太过于久远了。

禹寒只能够分辨出来几个字:“黄泉一族镇压灭界之器碎片!”

后面就是罗列的一个个的名字,和人一样的名字,可是后来他们渐渐的变得不像是人了。

渐渐的他们变成了让自己都恐惧的怪物,有人被囚禁起来,有人被限制了出行,可最后他们全部都变了,一族之人都变了。

禹寒仿佛在石壁上的名字里面,看到了一个个的人在对着他微笑,然后真诚的说了句:“谢谢!”

解脱!!

禹寒在他们的身上看到了解脱。

终于有人将他们解脱出去了。

在石壁之下,就是所有死气的来源,也是灭界之器碎片。

他将石壁挪开,拿起了一块比较小的碎片,看起来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

在他看来没有什么特别的碎片,道宗可是花了很多大的人情,才将其镇压,当年黄泉一族欠道宗一个天大的人情,而他们又可以食用死气,就接受了来镇压灭界之器碎片的任务。

当初他们可是在不知道多深多深的地下,后来由于上面是沙漠,风沙被吹走了不少,就慢慢像是要浮出水面一样的感觉。

禹寒拿起灭界之器,刚要收起来之时,从灭界之器中爆发了不可思议的力量。

再下达给三大承天宗门,探寻灭界之器。

在一瞬间这灭界之器引发的波动之大,整个三界都在恐惧。

曾经灭界之器,让众神颤抖,曾经见过灭界之器的众神,至今心有余悸。

天界麒麟山祖麒麟仰望苍穹:“大劫将至,神怪复苏。”

珊瑚回到了族群之中,作为龙族仅存的一位老祖,她撑起了龙族的天下,感受到了灭界之器的气息,怔住了。

“在无尽宇宙之中沉睡的灭界之主要苏醒了吗?”

五方天神大帝召开了紧急的会议,这一次可以说是最高规模的会议,关系到了天界灵界人间界,三界的安宁。

这三界就像是一株树的枝干,只有这三界稳定,才有其他小世界存在,这三界不存在了,其他小世界都会消亡。

古墟之中有妖魔嘶吼,有神怪诞生,就像是在举行盛大的欢迎仪式。

古墟的存在非常的神秘,是出过大帝,但洛雪涵没有说过这里面出过天下最恐怖的恶魔。

张雪迎完全改头换面,就像是一个清纯的女子,突然化了浓妆,邪气凛然。

她张开了血嘴笑道:“主的降临不远了。”

人间界对于此次的波澜相对于小了很多,他们就只是收到了一个紧急的通知,然后一切还是风轻云淡,所有的一切都在按照平静之中发展。

只有在姬天行的骑乘之下苟延残喘的鹤童知道,这多么了不得的大事。

无限接近天神的他竟然成为了一个女子的阶下囚,而且还会时常被玩,他这么大的岁数什么样的女子没有玩过,但这样恐怖的女人,他还是第一次被玩,这无疑是在玩火,一边享受一边痛苦。

姬天行吸收鹤童的修为就像是吸了什么了不得的美味,停不下来。

鹤童是痛苦的,他不知道自己被什么给困住的,这东西竟然可以困他这个无限接近天神的人。

到了他这个境界的人物,只要还活着,那么就可以重生,可是他被困在这里,一丝重生的机会都没有。

他听到了众神殿发出的紧急通知,大脑当机了一下,灭界之器,居然现世了。

而他还在痛苦与快乐着,还是想着怎么逃出这个女子的掌控吧!

姬天行连续在老头的身上连续吸了一年了,一刻都没有停下的吸收,源源不断的修为进入她的身体,只有一种修为,不会那么容易出现体内力量的混乱。

她在这无尽的修为之力里面迷失了,想要更多,想要很多很多。

齐元还是被她养着,有时候中和一下体内的力量,有好几次差点就将齐元给吸死了。

如果不是齐元有一口气吊着命,几次都见了阎王了。

齐元心中有恨,可他又不敢恨,死对于他来说都是一种奢望,他感觉自己已经受够了,完全受不了。

姬天行在不断的增加实力,她收拾好了一切之后,到了一个封印之处,只见一个小孩子正熟睡。

不远处百里御情带领这一批人,正在夜以继日的打造武器,整个空间都非常的隐秘。

而在禹寒的手上灭界之器暴露出气息的时候,他们正在打造的武器也在呼应,只是被他们给封印得很严实,并没有被人发现异样。

另外一边风霖的身体之中的大荒碑在这一刻也在胡乱的闪烁,如同不是风霖完全与大荒碑融为了一体,他很有可能控制不了大荒碑。

无论风霖怎么感应吉凶,他的双眼都是血红的瞳孔:“何时祖传的大荒碑变成了大凶之物了?”

风霖是不可能放弃大荒碑的,这是他们风家最后的传承之物,也是他感觉自己还是风家之人唯一的凭证。

灭界之器一旦显现那么其他地方的碎片就会响应,组合成为真正的灭界之器,召唤灭界之主。

众多天神都在为此焦急,恨不得直接搜寻三界,可这个节骨眼上,他们不敢造成三界的不稳。

天神境界的人太过于强大了,动一发而牵全身,他们是不敢妄动的。

都快要敲响三界备战的警钟,突然灭界之器碎片的气息,完全消失了。

这碎片被禹寒用万魔鼎一下子给敲在了地上,刚才那个黑影则发出了惨叫,被禹寒一鼎给砸得形神俱灭。

而碎片被禹寒随意的丢入了万魔鼎之中。

三界都感觉停顿了一下,众神觉得莫名其妙,一切都不见了。

反应过来,他们才知道是不是自己反应太过于激烈了。

当年那个灭界之主将他们给打怕了,可那个灭界之主,也被他们合力给打得不知所踪。

禹寒吸收完了所有的死气之后,五府境第四神像巩固无比,他的力量成倍的增加,这种强大力量的感觉非常的好。

他将灭界之器镇压在万魔鼎之中,灭界之器挣扎得越凶,万魔鼎得到的力量就越多,这相当于一个无形的提供力量的碎片。

他毁灭了这里一切的痕迹,深深的对黄泉一族鞠躬。

“我不知道最终的敌人到底是谁,你们的无私奉献值得所有的人敬佩,你们无名的英雄。”

道宗大战魔宗的另外一个功臣,就只有禹寒一个人见过。

“这块灭界之器,接下来就交给我了。”

他一步步的向外走,嘴中呢喃道:“黄泉归黄泉,三界六道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