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渊武道禹寒云飘飘 > 第343章 完善术法

我的书架

第343章 完善术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成仙,以你的资质其实并不难,难的是,如何做到让你成仙之后,能够走得更远,甚至……踏出那传说中的神境!”此时张络恒望着禹寒,眼中猛然爆射出一丝精芒。

“我知道了,前辈。”此时禹寒淡淡开口道。

而张络恒见此,也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这时,禹寒忽然盘膝坐在虚空之中,脑海中开始回想起自己从开始修炼到现在的经历。

而刚开始回想,禹寒就想起了他的妹妹雨凝,自己陪伴她都时间实在是太少了,除了刚穿越过来的那半个多月,自己就再也没见过她,也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不过作为圣天宗的传承序列,应该会比她好一些吧,至少不用四处奔波,也不用考虑资源。

虽然自己和雨凝并不是实际意义上的亲兄妹,但或许是受了这具身体原主人的一点影响,也或许是由于雨凝对她的真心,她还是非常在乎雨凝的。

“这次出关之后,一定要和她见上一面!”此时禹寒自言自语道。

这时,禹寒又想起了婵珂,说起婵珂,禹寒可以说是和她只有一面之缘。

当年婵珂虽然瞧不起她,但却实实在在的帮了他一个大忙。

没有那一万上品灵石和那些资源,以及储物戒指,自己现在还不知道会混成什么样呢,或许碰不到莫恭颜,那他的修为就会止步于汇灵境巅峰,无法踏入真液境……

后来自己圣婴劫第三世时,却是画出了婵珂,与她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因果,或许,自己也应该见一下她。

再往后,从他离开青云宗之后,便开始不断奔波,去了无数地方,每一个地方都能获得一定的机缘!

也正是那些机缘,才成就了今天的他!

很快,三天的时间便过去了,禹寒将自己的过去都回想了一遍,却依旧找不到任何头绪。

于是,他决定将自己各式神通术法再重新整理一遍,完善一下。

禹寒主要使用的灵器还是剑,因此,禹寒也决定先从剑式开始。

此时禹寒手持一柄长剑,发出一声轻喝,身子一斜,将剑一挑,灵气爆发出来,竟使这柄剑爆发出一阵耀眼到极致的光芒。

这一式,正是禹寒学习的第一套剑术——《灵真剑诀》的第一式——剑挂长林!

禹寒犹记得这一式的要点在于灵力化丝。

如今的他,对于灵力的掌控已经到达了一个当年他都不敢想象的境界,更不用提灵力化丝了,因此一剑使出,竟有一种大巧若拙,返璞归真的味道。

别看灵真剑诀只是玄阶剑诀,此时从禹寒手中使出,即便斩杀大乘修士,都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这时,禹寒又使出了灵真剑诀第二式——开云见日。

开云见日是一式劈砍式,此时禹寒一剑劈下,直接切开了一道黑漆漆的空间裂缝,威力胜过当年亿万倍!

“第三式,剑破清风!”

“第四式,剑气如山!

“第五式,笑傲风云”

“第六式,剑啸乾坤”

此时,禹寒完整的施展出了灵真剑诀,只见他的四周空间尽皆破碎,形成了一道道的空间乱流。

以他此时的修为,能够让大乘修士都色变的空间乱流,对他来说也已经没有太大的威胁!

这时,禹寒又开始施展出风云幻剑,长剑在空中飞舞,带着惊人的威压,这一式如果在昊天大陆施展,那便真的会风云色变了!

紧接着禹寒使出了一式又一式的剑术,直到使出了悟剑七式的最后一式,灭念一剑。

恐怖的杀气几乎将轩阳秘境第九层都布满,禹寒一剑射出,无数剑气纵横,持续了一个时辰,禹寒才停下这一式!

此时,禹寒的脸上依旧十分轻松,修为到了这一境界,支撑他这些招式已经花不了太多力气。

而就在禹寒将自己所有的剑式都打完之后,忽然在原地站定,双目缓缓闭上,下一刻,他的身周忽然出现了一道道的剑气,每一道都带着慑人的威压!

这一道道剑气在禹寒的身周盘旋,使得禹寒看起来像极了传说中的剑仙!

而此时禹寒的脑海之中,无数剑式的画面仿佛播放电影一般不断闪现,让禹寒忽然就产生了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那是他仿佛就要领悟到什么东西,却偏偏隔着一层窗户纸,只要捅破这层窗户纸,他便能豁然开朗,然而他却偏偏不得其法。

见此,禹寒干脆运转起了无生道诀,很快,他的身上变得金光闪闪,仿佛一轮小太阳一般耀眼夺目!

而他脑海中的剑式在此刻竟一道道慢慢被剖析开,让他直接看到了本质!

剑只是招式的载体,真正重要的还是这些招式以及对灵力的运用!

这时,禹寒只觉得自己脑海之中灵光一闪,一道道剑影在他的脑海里逐渐消失,只留下它们的运行轨迹!

见此,禹寒开始捕捉这些剑式的运行轨迹,慢慢的,禹寒忽然就陷入了顿悟之中!

又是一年过去,这一天,禹寒忽然睁开了眼睛,而他的眼瞳之中猛然爆射出精芒,仿佛有两柄绝世利剑从他眼中射出,咄咄逼人!

而他身周的原本环绕的无数剑影,此刻汇集到了一起,形成了一道淡金色的剑影!

这道剑影看起来平凡无奇,但其中蕴含的力量,却是无比恐怖!

这是由禹寒的剑意融合了无数招式,进行删繁就简后凝聚出的剑影,这道剑影也只有两个特点,一是威力巨大,二是速度奇快!

而禹寒也为它起了个名字,名为——“天圣一剑!”

而下一刻禹寒感觉到自己仿佛的生命忽然在疾速的流逝,这是一种难以形容,却又能够明显感受到的感觉。

而最为奇怪的是,禹寒感受到的并不是生机的流逝,而是自己就是在老去,不过由于他的炼体境界较高,即便是变老了,此时也并不是很明显。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禹寒的皮肤开始慢慢变得黯淡,而他的头上忽然就多出了几缕白发。

三年后,禹寒的脸上终于开始出现皱纹,头上的白发越来越多。

五年之后,禹寒的皮肤开始出现褶皱。

十年后,禹寒的身躯开始有些佝偻,皮肤也越来越皱,而由于他的体内此时已经几乎没有杂质,并没有出现老年斑。

十二年后,禹寒的牙齿开始松动,行动已经有些僵硬。

而禹寒静静的感受着这一切,平静如水,刚开始他还有些疑惑不解,修炼到他这个程度,下一步应该已经是仙境,怎么会突然开始老去。

而且禹寒后来还发现似乎没有任何方法可以阻止他老去,甚至连延缓都无法做到。

那时,他那原本已经平静得犹如湖水的心境终于起了一丝涟漪。

他还有着很多的事情没有去做,他不能就这么老死。

然而突然有一天,他看开了,因为他的心中忽然就有了一个答案。

想到这个答案,禹寒原本波澜起伏的心情一下就彻底安静了下来,静静的接受这一切。

到了第十五年,禹寒此时的皱纹已经叠在一起,但他的眼睛依旧明亮,他拿出一面镜子,照着已经老得不像话的自己,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而他口中的牙齿此时早已掉得不剩一颗,看起来有些滑稽。

第十六年,禹寒对着镜子,用颤巍巍的手,拿着梳子对着自己的白色长发细心的梳理,轻轻一梳就掉了一大把,此时,禹寒望着手中的白发忽然陷入了沉思。

“我……好像快要死了。”此时禹寒忽然开口道。

然而此时他的体内,生机却是比起他的巅峰状态还要强盛太多,如果将它的生机转化为寿命,禹寒估计自己至少已经有了六万年的寿命,可此时他真的感觉自己就要老死了。

又是三年过去,禹寒此时看起来已经奄奄一息,即便活动一根手指也要花费很大的力气,而他此时已经使不出任何力气让自己站起来了。

他的术法,他的神通,都已经无法使用,他感觉自己此刻仿佛变成了一个普通人,还是生命垂危的普通人。

而第二天,禹寒感觉到自己的大限终于到了,闭眼之前,禹寒开口说了八个字:“结束,亦是新的开始……”

随后,他的眼睛慢慢的闭上,生命之火仿佛彻底熄灭。

就在这时,张络恒站在禹寒的身后久久不发一言,也不知道看了多久终于开口道:“你终于明白了,比我想象之中还要更早一些……”

而就在这时,禹寒的身体开始腐朽,就像枯萎的花朵,开始萎缩下去。

他的眼窝开始下陷,他的鼻子开始塌下去,他的身体也逐渐开始腐烂。

一个月后,禹寒的皮肤被风化,露出了有些泛黄的骨骼。

三个月后,禹寒的骨骼也随之风化,最后留下来一颗碧绿色,一尺大小的椭圆形物体。

又过了三个月,这颗椭圆形的物体忽然裂开,露出了一名熟睡的婴儿,婴儿的肌肤看起来仿佛是半透明的,如同琉璃一般泛着光泽,而他的全身上下更是让人找不出一丝瑕疵。

此时,婴儿睁开了双眼,一双清澈得无法形容的眼瞳出现在张络恒面前,令张络恒都为之侧目!

于此同时,婴儿忽然用着奶声奶气的声音开口道:“我回来了。”

闻此,张络恒嘴巴微微张开,好一会才开口道:“恭喜你,成功踏出了这一步,成就仙体!从今日开始,你已经脱去凡俗之体,位列仙班!”

而婴儿闻此,却是开口道:“多谢张前辈指点!”

闻此,张络恒点了点头道:“修炼百年便已成仙,你创造了一个神话,即便是我都远不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