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coser就是想搞事 > 第6章 第六章 鼠灰色细条纹的和服果然最适合夏天了

我的书架

第6章 第六章 鼠灰色细条纹的和服果然最适合夏天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乱步大人从不骗人。”

要做吗。

太宰治的心脏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那个硝烟弥漫的晚上再次笼罩住他,能自如控制心跳的他感到自己的心脏比任何一次接近死亡时跳的都要快。

织田作,咖喱,孩子,三刻,森鸥外,安吾

各种包含着大量记忆的词语不断闪过,面上太宰的鸢眸被凌乱的墨发挡住,只留下从发丝微细之处透出的暗紫,嘴角的笑看似戏谑的挂着,实则早就难看的僵硬了。

【乱步】以肉眼可见的愉悦看着面前的男人,对方脑海中闪过的词语一个不漏的被他看在眼里,名侦探在一旁欲言又止的看了看两人,最后一言不发的喝起了牛奶,黑干部想再说几句刺激刺激,却被一跃到桌上的三花猫物理禁言了,毛茸茸的背部和尾巴贴着男孩小半张脸上,难以张嘴,差点吃进毛的小孩委屈巴巴点了点猫咪的背部。

福泽谕吉也走了过来,站在太宰治的旁边,皱着眉不赞同的看着他,侦探社的众人也停下了自己或吃甜点或记笔记或喝茶的动作,静寂到诡异的气氛弥漫开来。

电次也面色平静的看着侦探社的众人,波奇塔睁着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直视着他们,背部拱起。

服务员小姐脸上保持的礼节性微笑忽的僵硬,发、发生什么了。

只看到那位太宰先生跟他说了几句话后,气氛!怎么变得那么凝重?!

“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少年的身体往后稍稍的一倒,长发落到了后头,那张娃娃脸没有了刚刚的气势,只剩下了轻松与孩子的调皮,【乱步】将手里紧紧攥着的相机,放到桌上,原本看着毫无反应的相机正以高频震动着,在桌子上面溜达并在太宰面前停下。

“不玩了。”

干部耸了耸肩,嬉笑着用套在手腕上的黑色皮筋将头发扎了个低马尾,这样从正面来看,除去少了脑后那些翘起的头发,简直和乱步一模一样了。

福泽谕吉看着面前的乱步,忍不住皱了皱眉,刚刚遇见【乱步】时,对方身上的疏离感极其强烈,像是被世界排斥着,并且不止一个,才会有这种混乱的感觉,而当现在,少年在把头发扎起来时,身上那种被排斥感却明显的减少,甚至于,从他内心中涌出来的感情和双眼中看到的形象,都有向自家乱步靠近,像是世界在有意往这个方向靠近。

“没错哦。”

“果然最讨厌世界了。”

站起闭上眼睛的【乱步】像是回答问题一样说着。

侦探社社长和自家侦探猫咪对视了一眼,乱步喝掉最后一口牛奶,带着一小圈奶胡子点了点头。

“走啦,去侦探社。”

衣摆在面前一荡一荡,像极了猫咪走路时的尾巴一翘一翘。

“报酬自取,外加一件事。”

“要接下委托吗?武装侦探社。”

“我接下这个委托。”

福泽谕吉回答道,以个人的名义,接下这个不算委托的委托。

——————————

【乱步】举起相机,咔擦一声拍下侦探社内部的景象,照片内的桌椅景象扭曲混乱,但少年还是满意的把他收入相机后自带的卡盒里。

一直牢牢跟在身后的电次偷偷伸头的看了看卡盒里不同颜色的卡牌在暗色的盒内闪着光,最外的是一张紫色和石榴红混合的卡牌,看起来很漂亮。

是谁的?

但不需要想的东西不必想,金发男孩就乖乖的,像一开始一样,注视着乱步先生的背影。

“那么,开始吧,治。”

少年从卡盒里抽出一张卡牌,从开始便一言不发的太宰,上前一步,恢复的往常模样的男人笑眯眯的看着那张卡牌,一半被少年的手挡住了,一半则暴露在外。

『地狱』&

卡牌看到太宰,迟钝的停了一会,像是还没反应过来从卡盒中被取出,也有可能是不适应被捏住的感觉,最后翘了翘右角,像是打了个招呼。

“速战速决。”

“异能力——”

少年的左脚重重踏在地板上,‘血液’顺着他的皮鞋在地板上漫开扩散,与谢野的眉头不受控制的跳了跳,想要拿柴刀的想法终归是被按了下去。血泊扩散极快,但到包围了两人后就停下了,更暗的血在里头像蛇一样游荡,卡牌在两人中漂浮起来。

“『人间椅子』。”

这回轮到福泽谕吉的眉头跳了跳,社长严肃的闭了闭眼,乱步默默回头看了看自家大家长,转头戴上了眼镜。

血泊里的‘暗蛇’游动着,凝聚了一张男人的脸,是与记忆中百分百相符的线条,太宰治眼中无法控制的露出思念等纷杂的情绪,但仅是一瞬,很快又回恢复了状似游刃有余的笑意。

其实是完全不知道露出什么表情了吧,太宰。

像梦一样飘飘忽忽的,太宰觉得,自己以后可能会睡的多一点。

“太宰治,握住卡牌。”

完全丢到了废话和表情,神情漠然的【乱步】开口命令到,太宰晕乎乎的伸出了手,没有对其命令的语气产生什么反应。屋内弥漫的血气逐渐浓厚,血泊形成的漩涡,期间还伴有不知名的尖啸。

就像是空闲时去鹤见川自/杀,被救起时会状似认真的道谢,可如若真正的死去也没有关系,现在也是如此,只不过是赌一场罢了。

一个蓝黑的人型从太宰身后被拉了出来『人间失格』的字样不断的在上闪烁和跳跃。

“这是?1

“太宰先生的异能?1

中岛敦没能控制住自己,小声惊呼到。

完全不想理会的【乱步】拿过那张卡牌扔了过去,早有预料的两位侦探闭上了眼睛,而其他人,则在强大的白光下迎来了新生。

“好亮!好亮!要瞎了1

“嘶1

“唔啊1

众人狼狈的捂住眼睛,嘶啊的低声乱叫。

白光散去,而掐好时机默默拍下侦探社众人狼狈景象的【乱步】心满意足的收起相机。

穿着鼠灰色细条纹和服的织田作看向模样与记忆力全然不同的太宰,看着那双有了光的鸢色眸子,像是慢半拍的顺从内心的想法摸了摸这个孩子的头发。

“抱歉,太宰,我回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