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coser就是想搞事 > 第13章 第十三章 乱步大人无所不能(大修)

我的书架

第13章 第十三章 乱步大人无所不能(大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七号房间,是【乱步】对自己房子的称呼,数字与时间没关系,这只不过是来糊弄港/黑的,他心情不好时谁都别想找到他。

屋子内风格混杂,淡灰色的地毯覆盖了每个角落,深灰带细白条纹的沙发在窗户旁,木制桌椅和墙壁上杂乱分布的彩色壁砖及风格狂放的油画。

带着灰尘和泥土的靴子直接走进了房间,在淡色的地毯上留下一个个脚印,干部直接靠在的沙发上,如果头部往后仰的角度过大,那么人就会有种无法呼吸的感觉,几近呈直角的后仰,头抵在墙壁上,脖子则被沙发的靠背抵住,【乱步】就这么静静的闭着眼,像是睡着了一样感受着时间的流逝。

就这样发呆直到天黑吧。

房间里有灯,但他不喜欢开,小孩就这么静静的呆着,等待着阳光从他的下巴滑落,然后滴进下水道里,大脑的阵痛转为钝痛。

手机的震动打破平静,【乱步】闭着眼睛回复了某位首领装模作样的慰问,才当了半年,这种虚伪的样子倒是学了百分百。

在黄昏与黑夜的交际之处,【乱步】睁开眼睛,步入黑夜的太阳只能散发出黯淡微弱的光,酸痛的脖子让许久没有这样消磨时间的他有点不适应。

其实也没有很久,只不过那个笨蛋每次看到了都会嚷嚷着“乱步先生睡在榻榻米上吧。”“乱步先生这样对脖子不好1,拒绝了也一刻不停的靠近,烦的他只得改变姿势横躺在沙发上,狗勾特意准备的靠枕也会垫在脖子后。

【乱步】按了按自己的后颈,起身朝卧室里走去,身上的衣服沾了不少灰尘,该换一件了。

还没打开衣柜,干部就忍不住露出了嫌恶的表情,不过是消失了近一个月,怎么手段变得那么低劣了,炸弹、定位器这种早就应该被淘汰的手段怎么还会出现在他面前。

少年面无表情的挑出件东西最少的清理干净,哪个组织的傻子想出在披风上面下毒的操作的,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这么干。

今天该怎么度过夜晚呢。

鲜少睡眠干部站在房下的阴影之中,月亮升起一角。

————————————————

lupin酒吧。

【乱步】戳了戳杯子里的冰球,慢吞吞的抱怨。

“威士忌能不能不加冰球埃”

“不行。”

“赫。”

“我是卖酒的,而不是贩卖宿醉的。”

酒保微笑jpg

“我才不会睡啦。”

“那就更加不行了1

被狠狠反驳的干部撇了撇嘴,将脸埋在臂弯处的少年脸颊的肉软软的嘟了起来,看起来可爱又无害。

“乱步?”

迟疑的,带着点恍惚的沙哑嗓音在一旁响起。

“啊,织田作,欢迎。”

干部眼也不抬,有气无力的说道,晃了晃自己的腿。

织田作以一种可以称得上小心翼翼的动作过来,坐在了他旁边。

“怎么一副我快死了的样子看我。”

“不,只是很开心。”

在消息传出来后后,他也去过那里,残留的血迹和弹痕只能看出当时斗争的激烈,将神话延续了三代首领的‘神之目’尸骨无存,早被港/黑压抑的喘不过气的其他组织,霎时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小范围的斗争持续不断,底层的清扫人员常常在几个区域里轮番转,直到上任不久的首领以雷霆之势镇压了老鼠。

他和安吾都知晓【乱步】可以穿过次元壁去往另一个世界,但先前,对方都会装作漫不经心的提醒他们,但这次没有,在安吾失踪后不久,对方也毫无踪迹的消失了。

他没说自己曾到【乱步】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找他,但他知道对方知道。

这么一想好绕口埃

端起酒杯的织田作朝他笑,【乱步】也歪过头笑眯眯看着他,那双绿眸滴溜溜的转,就像孩子们想要恶作剧埋伏他时的表情,干部猛的一拍手。

“织田作!现在不许动1

青年面色一蒙,但还是保持了笑容,看着少年伸手摸着口袋。

手机好像被自己扔到水池里了。

威名赫赫当场折戟的“神之目”无辜的眨了眨眼睛,晃了晃脑袋,发丝随着晃动露出了发卡。

“啊嘞,发生点小意外~织田作,手机借一下哦。”

织田作点了点头,刚开口想说手机在自己裤子口袋里,手机就已经到了少年手上,咔擦一声拍下了照片。

照片里红锈发色的男子拿着酒杯,眼神带着些疑惑,嘴微张似乎想说些什么,带笑的眉眼在暖色的灯光下显的像梦一样美好。

【乱步】一边晃荡着腿点着脑袋一边将照片发给某个人的私人手机中,发卡随着动作一点点滑出来,家里养了群孩子的织田作好奇。

“乱步,你什么时候买的发卡。”

遮掩不住笑意的【乱步】抬起头,眼中得意洋洋,闻言一愣,伸手往上摸了摸。

“啊,这个,是一个笨蛋给我的。”

干部有些苦恼的说道,更多的是别扭,少年将手机还给织田作,伸手将发卡解了下来,磨砂质感的发卡乖乖的躺在手心,织田作回忆着,笑了笑。

“我也给咲乐买过,犹豫了好久要买什么图案的,最后还是全买下来了。”

女孩嘴上说着买了好多,但每天都在高兴的搭配,即便是坏掉的发卡也珍惜的拿了一个小盒子收了起来。

“这个发卡很适合你。”织田作补充。

手机发出的短信提示音吸引了两人的注意,织田作迷茫的读出了短信内容。

“好啊,笑脸?”

织田作迷茫的查看少年发出去的消息。

【微笑的织田作jpg】

——来一起喝酒吗?

没见过的号码,【乱步】看着疑惑的用眼神询问的织田作,好心回答。

“他一直想认识织田作呢。”

“是这样埃”

织田作点点头,信了,开始编辑回复的短信。

——我现在在lupin,你有时间吗?

仅仅是几秒的停顿,对面的消息就发了过来。

——真可惜,刚刚突然来了一大堆任务。

——下次吧~

——好。

太宰治将手机关机放到口袋里,心中不知道是期待还是恐惧,能随意控制心跳的他反倒连指尖都在细微的颤动,既然乱步发了这张图片过来,就代表他知道了一部分事情。

虽说自己在获得记忆后,知道哪天晚上乱步又去了lupin从而赌气般将自己的任务甩给他后,对方也会故意混着用三人的手机拍下喝酒的照片发给他,但绝对不会配上这句话,拍着合照,然后同样将自己的任务甩给他。

‘书’的存在擦掉了跟那些记忆相关的痕迹,乱步看不到。

独自一人在黑暗边哭边走的小孩看着自己面前伸来的手。

先前乱步独自一人去寻找mimic的事就已经超出自己的计划了,虽说第一阶段顺利完成,他也回来了,但这始终是个不稳定因素。

‘书’的事容不得他大意,一但有三人及以上的人知晓,这个世界便不再稳定,在他的设想里,‘书’最终将交给敦和芥川二人,而一但他与乱步见了面,对方真正知晓了‘书’的存在后,在告知那两人的一瞬,他无法确定乱步去往其他世界是否能避免崩溃,而乱步也不可能按照他的想法去往其他的世界。

他们都相当了解对方。

小黑猫沉吟片刻,最终打算在原计划上加以修改后继续执行,但重新拿起笔的他,却始终没有在文件上签下名字。

自己的心跳声,好吵埃

“哈,这个笨蛋是在骗人啦1

“那下次我直接去找他吧。”

“好耶!不愧是我的织田作。”

织田作闻言一愣,好怪。

“这次看到了其他的我?”

“对哦,还超逊的被抢走了。”

【乱步】消失的这段时间就是处理这件事了吗。

“猜对啦~喝酒喝酒~”

经过这次旅行知晓一切事情前因后果的【乱步】畅快的笑着,酒精麻痹了天才的大脑,让他忽略了始终存在的痛楚,像是飘飘忽忽的悬浮起来,失去了主动的意识。

男孩将杯子里冰球融化后被稀释的威士忌一饮而荆

————————————————

‘听从’了首领的指示‘自愿’回归干部手下的黑/手/党队长带着自己的小弟站在门前,心中悲凉,他们面面相窥,用眼神交流。

‘你去。’‘队长我手伤着了,让他去,他敲门声可响了。’‘放屁,我敲门可礼貌了。’‘我那天喝了好几瓶醉了都被你敲醒了,队长听我的,让他去。’

上个敢敲门叫醒大人的在接下来的任务中秒速断了五根骨头,这个下场被当做典型流传至今。

眼神交流变成了面部表情的狰狞交流,最后变成了小范围的肢体冲突,就在两人急眼了当场要打起来时,门内飘出俩字。

“进来。”

懒洋洋的声音像是一道惊雷劈在他们身上,瞬间乖若小鸡的黑/手/党们排成一排推开根本没锁的门,走了进去看着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的老大伸了个懒腰然后朝他们伸出手,队长立即恭恭敬敬的弯下腰把新的手机递了过去。

“不该说的别说。”

刚想开口传达首领话的队长立即闭上了嘴,他还想多活几年,这种识趣的想法让他得以存活至今。

【乱步】即便不用看都知道手机里肯定又是一大堆任务,自从去了lupin认识织田作安吾之后,这个笨蛋都要这么报复性的来一次。

竟然还在怀疑自己,乱步大人可是无所不能的!

完全看不出喝了半宿酒的干部站了起来,一直跟在后头的一个存在感极低的小弟立马双手献了衣服和披风,顶上还放了礼帽和白色手套。

小弟装作没看到垃圾桶里的手机接受着队长和队友无声赞赏的眼神。

反正港/黑资金的多少跟他的工资无关。

“走了,去清理几个垃圾。”

换上了干部专属套装的理了理自己的皮肤,红白色的发卡草草的别在一旁,礼帽极大的帽檐在男孩脸上投下片阴影,故意斜带的帽子遮了眼,只留下大半只瑰丽的绿眸。

已经察觉到横滨马上会迎来阵腥风血雨的队长恭敬的弯下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