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coser就是想搞事 > 第23章 第二十三章 一夜暴富七海海(误)

我的书架

第23章 第二十三章 一夜暴富七海海(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七海海拖着灰原离开房间,一人一灵感受着房间内传出的压迫感,面面相窥。

灰原迷茫的看着七海一边拽着他一边火速拿起自己的公文包,拿着钱包雨伞就打算出门,外头的雨变小了,但还没停,雨声也变得不急不缓了些。

【七海?我们要出去吗?外面还下着雨。】

而且五条前辈和悟前辈是吵架了吗?

黑色蘑菇头的正太话说到一半,反应过来对方听不到,转而急急忙忙的在大人的手上写字,变小后手也跟着变小了,写字倒是方便不少。

已经猜到好友会说什么的大人反手握住他小小的手掌,心脏抽搐般的一跳,手感像是一团棉花,而不是之前只能抓住一片虚无,在小猫动手调整过后,灰原人形的边缘多了一道模模糊糊的灰,看着总让人感觉像是尸体旁用粉笔画出的轮廓一样,不过要淡很多。

七海海看着灰原,轻描淡写,略过重点。

“他们有事情要谈。”

大人从手机里翻出上层无差别发来的通知,连他这个暂退咒术界的人都收到了,咒术界突然多出个六眼的影响比他想象中要大的多。

“至于现在”

七海用一种年轻、温柔的眼神看向灰原。

“去吃回转寿司吧。”

“我找到了一家24小时全天营业的回转寿司,味道很好。”

【嗯?

灰原一愣,既遂重重的点头,脸上扯出大大的笑容。

像以前一样,任务结束了就去吃回转寿司吧!

漆黑的夜里,金发的男人将雨伞微微倾斜,雨滴打在雨伞上发出闷响,然后滑落,两人在路灯之下渐行渐远。

————————

感受到面前男孩的眼神逐渐变化,大猫咪憋住笑,理直气壮,先发制人。

“都怪你啦,害得我的名声都毁了,”五条悟委委屈屈,假装抹泪,捂着脸嘤嘤而泣“现在他们都已经知道了,没日没夜的打电话问我,我连回去都不敢回去,你拿——”

“去死。”

面色随着大猫无厘头的话语逐渐阴翳的小猫咪冷冷的看着他,咒言的力量袭来,大猫随手挡住,两种咒力互相挤压撞击,然后发生爆炸。

房间发出一阵不小的晃动,石灰簌簌的掉落,却被一层隔膜挡住,两猫都未染上分毫的灰尘。

两双冷蓝色的眼睛对视。

夜晚突然多了些嘈杂的声音,误以为发生了小地震的人们模模糊糊的骂了几句。

“真是粗暴呢”略胜一筹,五条悟歪歪脖子,疏松了下自己的关节,咔咔的骨响炸起。“不过,你就这点水平吗?”

“来试试?”

小猫嘴角的笑意扩大,那张可爱的脸浮现出一种可以称之为‘狂傲’的表情,大猫也是,不过,这种狂傲如今更多时候蕴藏在他的眼底。

“诶——我才不要,”出乎意料,面上同样浮现出桀骜狂放的五条悟拖长了声音拒绝了,“这里可施展不开。”

小猫歪歪头,没理解这里和施展不开有什么关系,但经过大猫插科打诨,他倒是暂时没了打架的兴趣。

【五条悟】转头找着自己的抱枕,想坐在上面,但白色的海豹抱枕上已经落了一层灰,估计连内部也有了,嫌麻烦的小孩看了看,直接坐到了地上,无下限隔开了地板上的灰尘。

“我可是答应了一个人要保护那些人埃”

大猫挥挥手,像是随口一提,但暗沉下来的眸色像是想起了什么。

“无用的正论。”

小猫抬抬眼,懒洋洋的为这句话下了定义。

“也许吧。”

五条悟伸了个懒腰,像是梦呓般说道。

“啊~我可是连夜赶过来看你的哦,那群老橘子真是烦人埃”

男人看了看手表,似真似假的抱怨,小猫则被对方多变的话题搞的一愣,既遂被睫毛覆盖住的蓝眸闪过微光,露出来和之前看七海极为相似的眼神。

太有趣了。

而被这么观察着的大猫也露出一个笑。

——————————

回转寿司店。

这家店的老板是因伤退休的咒术师,所以,不需要过多遮掩,七海海带着灰原坐下,

夜晚的人很少,被加班的社畜们大多半夜下班后会选择居酒屋,喝上一点酒来舒缓被工作麻木的大脑,这样一来,到寿司店的人就更少了。

老板看着七海特地拉开的两张椅子,眼中不禁流露出一种隐晦的悲伤,从右额角到下巴的伤疤贯穿了老板整张脸,无论是什么表情都无由带上了些许狰狞,即便寿司店食材新鲜物美价廉,也鲜少有人到来。

“七海是老样子吗?”

老板熟稔的说道,他的夫人也同样死在了任务之中,脸上的疤痕也是那时留下的。

“嗯,还要鲷鱼、竹夹鱼、今天有中腹吗?”

七海海想了想,说了几个七海喜欢吃的寿司,灰原现在的形态很像他之前看到的古籍上的一种状态「精气为物,游魂为变」(注),他想试一试。

“啊,七海今天打算换换口味嘛。”

鲷鱼又甜又韧,竹夹鱼肥而不腥,品质好的就像一块豆腐,体脂率较高的中腹则越嚼越香。

这和七海一向点的小肌,鱿鱼,凉皮鱼的味道完全不同,这个孩子是走出来了吗?

老板摸了摸自己的手腕,他夫人留给他的红绳铃铛被手套盖住,年龄才四十多但已经满头白发的男人忍不住怀念的笑了笑。

“我这还有今天刚到的海胆,要吗?”

“来一份吧。”

七海不禁流露出一丝笑容,灰原一边兴奋的嘀咕着,一边在他的手上比比划划,写到一半又犹豫的抹掉,转而写着遗憾自己不能真正的吃下东西。

大人转过头低声说道。

“可能可以吃,灰原你试试直接吸气。”

吸气?

灰原迷茫的深呼吸了一下。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打断了一人一灵的互动,七海掏出手机看了看消息,五条悟转给了他一笔数额极大的款。

成熟的大人迷茫的发了个问号过去,这笔数额他可能要工作两年才能拿到。

【我们俩一不小心动作大了一点~剩下的就交给七海海啦~】

【好的。】

老板一边做着寿司一边将盘子放到转带上,虽然是回转寿司,但因为来吃的很少,最后就变成了他现做现传,铅笔灰的眼眸打量着在普通人眼中一片虚无的椅子,淡灰色的小孩正与七海嬉笑。

“老板?”

七海用一种状似平淡的眼神看着他,老板看出了他的警惕和不安,歉意的笑了笑。

“抱歉,因为是靠眼睛来施展咒术的,所以就我早就退出咒术界了,连那些恶犬都找不到我。”

那些恶犬为了利益,只要嗅到一丝味道就会如同跗骨之蛆一样跟上来,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他,然后拿着自己的头去讨要赏金,能够在有了悬赏,诅咒师搜寻之下隐姓埋名至今,就证明对方有几把刷子。

而能不被那群恶犬找到,也就代表着对方不会被那些高层发现。

【诶?老板你现在能看见我?】

满头白发的男人读着正太的唇语。

现在?

“当然了,就是因为我的眼睛,我才能娶到我的夫人。”

老板狐疑的一愣,但转头就被回忆所淹没了,脸上浮现出些许自豪和无法掩饰的爱意,但后来又像是回想到了什么,男人的神情突然落寞了一瞬。

“不说了不说了,说这些陈年旧事可没什么意思,孩子们,吃吧。”

孩子七海愣了一下,倒是灰原接受良好,大声谢了老板,看着贴心的‘兄长’给自己端来了海胆寿司。

话说,吸气唔

正太挺直腰背,这样一来鼻子正好与寿司同一水平线上,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娃娃脸上浮现出惊喜。

【好吃?

于是两位大人都带着些许慈祥的眼神望向他,老板又做了几个海胆寿司放到传送带上。

外面的雨停了,被埋在黑云里的月亮露了一角,在人间撒下些许光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