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coser就是想搞事 > 第28章 第 28 章 猫咪大乱斗

我的书架

第28章 第 28 章 猫咪大乱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猫得意洋洋的竖起尾巴, 它是罕见的长毛猫,浑身被整理的干干净净的白毛柔顺的垂下,优雅雍容的的样子活像猫中贵族, 在人类与猫的战斗中无往不利的猫咪娇嗲的喵嗷的一声。

看在你是我认定的铲屎官的份上, 自顾自想走的事就暂时原谅你了。

第一次见面看到小悟, 就认定了对方的猫老大将粉粉的肉垫踩在男孩手上,宣示主权。

【五条悟】低着头看着一脸无辜的小猫咪,原本就挤满长椅的猫咪小弟们看到自己老大做出了这个动作后,相当灵性的挤了过来, 原本就贴的够近的毛绒绒恨不得成为一条猫咪肉毯压住男孩。

因为放松而没开无下限的小悟在肉垫和毛茸茸的压迫下迷茫的动了动手指,手背上能很轻易的感受到猫咪微暖的肉球。

靠的好近

某种意义上可以称之为神的男孩听着耳边此起彼伏的喵叫, 虽然是神但也不代表能听懂其他物种的话语啊——但是,感觉不错。

五彩斑斓的情绪团子在猫咪间跳跃着, 这些相当有弹性的团子从椅子上落到地上, 然后逐渐积累起来,在他的眼里, 落在地上的团子甚至已经漫过了脚腕, 甚至到了他的穿的军靴高度。

小孩抬脚轻轻踩了一下, 在印象中一触即碎的泡泡被压成了一个相当吃力的形状,然后随着顺着空隙之间弹了出去,橙色的球球咕噜咕噜的滚到了草丛里。

猫老大不敢置信的看着在自己的肉垫攻势之下还敢走神的男孩, 新仇加旧恨,锋利的指甲就从肉垫里伸了出来, 刺到小猫的手背上。

虽然将爪子伸了出来, 但还是相当乖巧的没有刺到肉里, 猫咪用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 娇嗲又委屈还带着生气的抑扬顿挫的叫道。

不同颜色的团子随着猫咪的叫声咻咻咻的飞了出来, 像是一个炮台一样发射着团子。

被灰蓝色团子砸到的【五条悟】带着未曾料到这件事的茫然试图将手抽出来,男孩的随意搭在膝盖上的左手被猫老大的爪子用力压下制裁了,而放在椅子上的右手则被一个胖乎乎的橘猫占领了,厚实且柔软的肚子相当实诚的压在了手上,动弹不得。

猫老大赞赏的看了它一眼,头一次觉得自己这个啥事不想干,吃的还贼多的猫小弟有了几分用处。

肉墩墩的橘猫慢吞吞的眨了眨眼睛,察觉到身下两脚兽的手动了动,默默换了个姿势,原本原地蹲坐下的姿势往旁边一歪,然后四肢顺着自己动作而留出的空位那么一抱,将刚刚得以逃出生天的手重新抱回怀里。

橘猫先前也跟过几位猫老大,不过无一例外的在呆了几天后就被赶出去了,好不容易打架抢到的食物和两脚兽投喂的食物他自己一只猫都能全部吃完,打架的时候架子摆最狠,浑身毛炸开来抵对面三只猫,结果被呼噜了几爪子就被那个比他小了一倍的猫咪打的嗷嗷的逃走了。

这只白猫是他待过最久的老大,也是他让他理解了什么叫做真正的生活,他们相当和谐的一同去两脚兽房子里拜访,一家去完就去另一家,直到自己吃饱,两脚兽还会投喂摸摸顺毛一条龙服务,吃完了还会拖起他按摩。

这!才是猫生啊!

橘猫‘忠心耿耿’的抱的更紧了。

猫老大毫不心虚自己以猫数制胜,看着在它眼里已经被压制住的男孩愉快的抖起了自己的尾巴尖,软乎乎的毛尾巴一下一下的拍在大腿上。

一副得意忘形的样子。

原本在一旁悄悄安静下来偷看的路人,看着完全和自己意料中不对劲的画面,疑惑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猫社会老大?霸道猫咪看上小军官什么的。

好怪,再让我看一眼。

而在猫咪眼中已经被压制的死死的男孩歪歪头,被团子淹没的感觉很好,他甚至没在意猫咪的爪子这件事,毯子在秋天盖还是有点热,但他很喜欢它。男孩反手握住猫咪毛茸茸的爪子晃了晃。

毛茸茸的触感很好,还是不用无下限弹开了。

对我使用了两脚兽间的礼仪,果然,本喵的美貌无人能敌!

白猫也矜持的收回爪子,两脚直立而起,前爪则搭在自家铲屎官肩膀上,湿漉漉的粉鼻子友好的碰了碰男孩的鼻子到粉色的嘴唇,然后以猫咪一族的友谊给铲屎官顺了顺毛。

一天之内碰到两次有趣的事,相当愉快的【五条悟】用左手摸了摸猫咪顺滑的毛发。

一人一猫按照不同的思维方式得出了差不多相同的结论:他/它以后属于我了。

而在一旁暗中观察着的路人沉思着看着手机,照片上白色长毛的猫咪伸出粉红的舌头舔上了男孩的嘴唇,好怪,好带感。路人默默把这张照片设置为锁屏,她以后要坚持这个喜欢安静地方的习惯,有事没事就去转一转。

目的达成了,但猫咪毯子一时半会撤不下来了,花色各异的小猫大部分都眯起了眼睛,昏昏欲睡,即便是自家老大的喵嗷声也叫不醒一群装睡的猫,毯子们晃晃尾巴,将身子摊成能安稳挂到男孩身上的形状,呼噜呼噜的欲盖弥彰起来。

感觉到些许尴尬的白猫甩甩尾巴,打了个大大的哈切,若无其事的卷起身子,在小猫身上睡了。

原本就是因为那抹明艳的红色才去关注里香的男孩也相当自在的也闭起眼睛,他现在被彩色团子给淹没了,比起单一的颜色还是五彩缤纷的那样更好玩,向来随心所欲的男孩将身子滑下一点,淹没在猫咪的海洋里睡着了,没管不停触动的咒力痕迹。

他离去时在自己坐过的那片区域上留下了道咒力痕迹,这个东西的原理很像警戒器,在一定范围内如果被其他咒力所磨灭的话他就会有所预感,是咒力残秽的进阶版。

于是……

五条悟摸着下巴看着那道咒力痕迹,刚刚他已经小幅度触动了三次,但还是没有丝毫用处,对于小猫有了部分了解的大猫叹了口气,恶作剧的新晋教师假装怜悯般看了乙骨一眼。

“看来你已经对他没有吸引力了。”

刚刚知晓了一个新世界,顺带在电话里被灌了一脑袋咒术界常识的男孩整一个大恍惚,这句话好像在母亲看过的一部电视剧里出现过。

男孩含着布丁就想迷茫的开口说话,布丁滑出小半截才反应过来,狼狈的伸手捂住嘴把布丁嚼碎了咽下去,结果还被呛到了。

呛的昏天地暗,欲哭无泪的乙骨刚刚缓过来,就看到这位原来是咒术界顶尖的特级咒术师之一的男人乐颠颠的举着手机拍下了全套的丢脸过程。

乙骨:……

还未踏入咒术界的他,突然对这个全新的世界产生了些许担忧,总感觉不是很靠谱的样子啊。

——————————————

七海正看着房子,五条前辈给的钱在赔偿完后,还够他重新搞掉一套房子的首付。

于是打算找一座稍微大点,僻静点的房子的大人看着面前神情透着谨慎小心但依旧保持着笑脸的的男人。

这方面的消息传的那么快吗?

七海海从内心深处发出这句疑问。

一般来说,上班族的房子大多为公寓为主,隔音不怎么样,但胜在便宜和离公司近,他原本贷款买的房子则是独立的,邻居之间也有些距离,最关键的是价格还比较低,他那时为了之后的安逸才一咬牙贷款买了下来。

没想到啊,就是因为这种安静和距离而不得不重新找房子的七海在内心叹了口气,他也想直接叹气,但看着面前这个额头上已经冒出细汗的男人,温柔的大人还是决定别那么做了。

目前已经找了五六个房东,然后被依次婉拒的七海海无慈悲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他是房主特意叫来的中介,为了避开他而主动叫的。

中介勉强保持着微笑看着面前面无表情,眼神犀利的男人,内心一团乱麻,他为什么这么看我,男人脑内风暴的回想着自己刚刚的所作所为,生怕有一点冒犯到他。

原本只是普通的‘这个男人可能跟黑手党扯上关系’到‘这个男人平常去的那家公司是个伪装,他其实是混黑的’再到‘这个男人很有可能是黑手党里的大哥,你看他的眼神那么犀利’。

有时看到咒灵就下意识凝神、想动手的七海风评被害。

娜娜明看着冷汗越来越多,原本借言‘窗户没开有点太热了的’中介慌慌张张的掏出手帕擦汗。

“就这栋房子吧,劳烦你跟房东说一下了。“

他温声道,已经看开的他转而想起了老板和灰原,嘴角不禁流露出一丝笑容,他选这套房子的另一个原因,就是离那家回转寿司店近,虽然价格有点超出了他银行卡里的余额,但他还是决定就这套了。

不知道现在他们在干什么。

大人看着点头哈腰的中介无力且空茫的想到。

‘爷爷‘正带着他的’孙子‘去公园散步,锻炼身体,过上养老生活。老板嘴上说着是公园,其实是一小片人迹罕至的森林,里头还有一小条河流。

灵眸也同灵有关,家中遗传下来的书中也似真似假的说到些草木灵气有助于灵体变强凝体之类的话,但因为以前从未见到过灵体,真实性也就有待考究了,但尝试些总比不尝试好些。

第一次发现时他刚刚搬来这不久,无人可问无人可询,一个人漫无目的走,一直走到这片小森林里头,昆虫细细碎碎的响,鸟儿则在树杈间飞来飞去,很少能听到几声悦耳的鸣叫。

那次他待到看见高挂于天际的月亮垂落,新生的太阳升起,带着只白了一半的头发和满身满脸的晨露回家。

自此,只要有空,他都会前来看上那么一眼,待上一会。

即便是之后开了回转寿司店,也是一样。

老板像是搞着什么噱头一样,朝着眼神亮闪闪的灰原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坚果来,嘬嘬的叫了起来。耳边的声音一时和记忆力的声音重合在了一起,小孩一下子就被引起了好奇心,他也是这么叫曾经喂养过的流浪猫狗过来的。

“咦!”

灰原小声地叫,看着一小团灰棕色从一棵树上窜了出来,轻盈的在树杈间跳跃,最后落到他们面前的一根最低的树枝上。

灰棕色的毛球露出全貌,黑黢黢又灵动的小眼睛看着老板,跟身体一样长的大尾巴在后头摇晃着。

“是松鼠欸!”

男孩儿新奇的叫着,他从未如此近的看见过松鼠,偶尔几次撞见也仅是灰扑扑的一团阴影窜过去而已。

“是哟,我跟它认识很久了。”

老板和蔼的笑着,他感到自己比独自一人呆在森林里还要更加轻松愉快,他在那把坚果里挑了挑,挑出几颗散开的花生递到松鼠面前。

松鼠的视线明显在老板和灰原之间游移了一下,然后才伸出小爪子拿过花生。

他和这只松鼠也的确是认识很久了,每一次来他都会特地的带上几颗坚果,最开始先放到他常出现的树上,然后慢慢的放到这棵树的地上,放久了,等它熟悉了他的味道,这才尝试上手喂了。

老板一边挑着散开来的坚果,一边朝着男孩抱怨。

“别看他现在那么乖,我为了他连放了好几天的坚果,结果第一次见面时他还是吓得要命,差点咬到我。”

“现在就乖多了,他还带着他找的媳妇来看我,然后朝我要双倍的坚果。”

灰原坐到地上,一边听一边看着松鼠把坚果全都塞到腮帮子里,松鼠原本小小的头变得有两三倍大。

老板拿食指点了点只顾着吃的松鼠,毫不客气的骂道。

“你媳妇呢,怎么就只顾着自己吃了?”

松鼠相当委屈的呜呜叫了起来,随后蹦跶着转过身去,以一种轻缓的声音叫到,高处的树叶中一阵抖动,另一只松鼠这才窜了下来,站在稍远的树杈上看着老板。

“还不信任我啊。”

老板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不过这样也挺好,如果因为他来喂食,松鼠们就对所有人类都友好的话,那他就要考虑是否该停止了。

“那这些坚果就全交给你了啊。”

“走,灰原,我再带你去看更好玩的东西。”

老板伸出指头揉乱了松鼠毛茸茸的脑袋,将口袋里的坚果全都放在了它面前,伸手牵过男孩的小手,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一小座堆起来的坚果山,有半只松鼠那么大了。

松鼠欢快叫着,这是一场松鼠的狂欢。

————————————

已经成为老师的五条悟相当正经的讲着咒术界的一切,夜蛾只能算是将一些基本的事实告诉了乙骨,例如咒术师其实是官方认定的职业,等级之间的划分之类的,而他现在讲的则是对于男孩现在的特殊情况。

虽然他现在才十岁,但有些事最好先说清楚,例如那群腐烂的老橘子。

嘴上那么说着,其实还是隐瞒了相当一部分的危险,毕竟他可是最强,让这个孩子的青春浪费在上层的泥沼中,就算是他也不会原谅自己。

希望那群老橘子能稍微识相点吧。

乙骨惊讶于对方突然正经的语气,放下勺子认真的听了起来,未曾想没过多久,男人的手机就响了一下。

五条悟歪歪头,响的是他的私人手机,男人点开硝子发他的图片看了一眼,笑了几声后恍然大悟般说道。

“原来是去玩了啊。”

乙骨的心痒痒的,但保持着基本的礼仪端坐着,好在家里也同样养了崽崽的男人看了出来,伸手递了过去,小猫淹没在一堆猫中的情景展现了出来。

男孩伸头看了看,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其实可以称得上是普通的画面,但一想到被埋的人是谁,就有了一种奇异的反差萌。

五条悟的手不小心点了下,原本点开的图片缩小,与此同时聊天锁屏也显现了出来,乙骨一愣,看见了一个跟他发型有点相似的男孩穿着一套小黄鸭睡衣。

发型好像

原来五条老师已经结婚了吗?

咦,自己之前为什么没想过两人是父子关系,男孩挠挠头,不过回想起小猫睥睨的气势,乙骨还是默默把父子这两个字划掉了。

总感觉,不太可能呢

大猫毫不在意的收了回来,兴奋的说道。

“走了走了,这么新奇的场面怎么能不拍照!”

————————————

【五条悟】是被一阵抑制住的笑声吵醒了,小孩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大猫一边捂着嘴一边录像,乙骨在一旁欲言又止。

白猫也被吵醒了,原本乖乖巧巧的团子形变成一整个长条形,猫老大慢吞吞的伸了个懒腰,白绒绒的的腹部露在外面。

睡的掉下来的猫小弟感受着脚下的垫子动了动,下意识的伸脚一蹬,随后一个翻身滚了下来。

猫咪毯子也或多或少的随着身下人的动作醒了过来,一个个动了动,要么摔到其他猫身上,要么直接降落到地上,一时间,喵嗷喵嗷的话语响彻着一小片空间。

被自己吓的背部拱起,浑身炸毛的猫咪小弟们环视了一圈,装作不尴尬的低头舔起了肚子的毛毛。

“怎么了?”

【五条悟】懒洋洋的开口,伸手摸了摸独占他大腿的白猫,白猫正抬起头像人一样看着他们,另外一个跟自家铲屎官好像,可惜,我已经有了自己心仪的两脚兽了,猫老大想着,舔了舔小孩白嫩的手背。

“拍照留作纪念~耶~”

大猫跳脱的来了一张合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