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coser就是想搞事 > 第43章 第 43 章 机械炼狱能有属于自己的天空吗

我的书架

第43章 第 43 章 机械炼狱能有属于自己的天空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真可爱。

恶趣味的机器有些失笑, 却又不知道自己为何笑,于是他转过头用黎明遮掩,他金红的眼眸中流光一转。

六点钟, 生命体在靠近,体积小,是鸟类。鎹鸦。

“鎹鸦?”

他用疑问句提醒杏寿郎,同时后退到阴影之中, 抬眼瞥去,思索着是否要解决,这只比普通鎹鸦大上一圈的鎹鸦, 悄无声息的避开横起的枝桠, 在看到他们俩时羽翼一僵, 差点坠机, 眼神左右转动着惊疑不定的看着他们俩。

炼狱杏寿郎听到了,有些惊愕的转头, 两人就看到好不容易稳住的鎹鸦眼中一下子冒出了泪花,斜着身体直直的冲向模样还有些狼狈的炎柱。

“噶!”

“要!”

炼狱杏寿郎呼唤自家鎹鸦的名字,碎裂的肋骨似乎并没有带给他很多不便,现在更是像个没事人一样坐在地上,伸长手臂。鎹鸦大哥要人性化的审视了一番炎柱的身体上的伤口, 原本就心虚的鎹鸦便落在男人举起的手臂上, 噶的一声应和。

——然后心虚的抖了抖尾羽。

经过训练的鎹鸦一般不会深入到战场处,它们负责在安全范围内(或隐秘的地方)用眼睛记录下所有的信息, 一般情况下,鎹鸦可能会经历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主人在自己眼前身亡的场景, 最后只能第一时间飞离现场以将消息传递出去——它们能做的通常只有最后再看一眼主人。

“抱歉!让你担心了!”

炎柱心里门清, 却也伸手抚摸着乌鸦脖颈处的羽毛以作安慰, 面上露出那个爽朗的,令人(鸦)安心的笑容,鎹鸦张张翅膀,低头蹭了蹭大哥的脸颊,把眼中水光掩住,鸦类的智商相当于六七岁小孩,鎹鸦还要高。它早在族群中知晓了许多离别,它正是抱着这种悲哀跟几个后辈交代完了所以事情后急急忙忙赶来的。

但是,幸好。

鎹鸦抬起头,抖抖羽毛,黄色的眼睛重归犀利,又变成了那个威风凛凛的鎹鸦大哥。

“上弦之叁已被斩杀,要,麻烦你尽快把消息传回去了!”大哥的话语突然停了一下,话语有些滞涩的补上下半句“被【炼狱禛寿郎】斩杀。”

这样说真的很怪,从来没有直呼过父亲大人的名字的炼狱杏寿郎不自觉挠了挠头,转头看向正背着手打量着要的【炼狱禛寿郎】——他背手时真有那么些审视的意味,但在少年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转过头来看向他,黎明的光照亮了他还未长开的眉眼。

这时候就感觉、和千寿郎差不多大啊……

本身化的就是他弟的妆但如今硬说成他爹的外来者歪着头无辜得看了回去,心中思索着先去见主公大人还是先去探寻引来的污染物时,树林外细碎的声音开始多了起来,应当是有隐已经到了。

人太多了。

像他这样的特柱,除了柱合会议,基本上不会出现在人群密集的地方,一是他们大都不喜人多的地方,二是怕自身失控造成动乱。

【炼狱禛寿郎】眨眨眼,把脑海里的画面眨掉,对身旁的柱说道:“唔呣,我要先去进行调查,”他跳上树杈,动作轻极了,一片树叶都没掉,只在树叶中露出些许金红的发和披风,像只猫头鹰,露出只眼睛观察着两脚兽,“之后紧急召开的柱合会议我会来的!帮我跟主公大人说一下!”

没了战斗时的严肃,少年看上去意气风发的,百年未曾变化的上弦死了一个,柱合会议是必然的,突然多了个他,主公大人必定会找杏寿郎询问一下……现在的人太多,要尽量避开,先到本部那呆着也不太好,人多不安全,还是之后再独自前去好了,时间的话——。

头顶的【炼狱禛寿郎】突然一点声音都没了,让炼狱杏寿郎疑惑的抬头发出了一个问号,却发现对方全身都藏了进去,只留下一点披风边边。

有生命体靠近,三个,体型大,应当是隐。

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的隐小心的探进,看到坐在树下的炎柱一喜,想将大人扶出,树上站着的少年一瞬间影子都没了——逃走了。

炼狱杏寿郎眨眨眼,把含在嘴中的话语和笑意吞进去,歪头朝着担忧的隐安抚的笑了笑。

“唔呣!我没事!”

“炎柱大人您先别说话啦!”

话说回来……年轻的父亲大人不知道时间和地点……该怎么过来呢。

——————————————————

在远离(逃)了一切之后,【炼狱禛寿郎】感到自己的核心终于安静了下来,像是泡在了温水里,就算是方才半机器化当场炸了上弦叁,在血雨之下时也没有那么平静,外来者有些困惑的摸了摸自己的心口和眼睛,有些摸不着头脑。

刚刚那持续了有至少七秒的画面已经够让他迷茫了。

外来者扫描了一遍面前的世界,无数海蓝色的线路从边缘拥上金红色的瞳孔,交织覆盖,像是昆虫的复眼,【炼狱禛寿郎】开始更详细的观察世间,担心自己是被什么影响了,但无数字条浮出标明——无迹可寻。

所以说到底是什么情况……算了,不管怎么说,成果斐然。该去调查污染物了,造成伤亡就不好了。

【炼狱禛寿郎】这么想着。

先搜索异常活动轨迹,在他进到这里时便扫描出有空间穿梭和污染物气息,应当是些不知死活的碎肉又或者寄生在某些石头上形成雕塑不知道通过什么偷渡了过来这个世界,得尽快消灭。

【炼狱禛寿郎】将手指抵在额角,代表各种活动痕迹的线条交叉,现在还不能确定方向,暂且先朝着线条交叉最多的地方前进,他的查看有范围限制,一边赶路一边调整方向就好。少年虚虚的合了合眼,一蹬腿,轻如鸿羽的飘上了天空,成了只鸟雀,展开的羽翼在清澈的光下闪光。

——————————————————

这座村庄是曾被鬼杀队成员救助过的村庄,每人每户门前都种上了紫藤花,淡紫色的花攀在墙上、屋顶上,然后颤颤巍巍的停在空中,浓郁的紫藤花香气围绕着这座村庄,足以让普通的鬼闻之生厌。

身着鬼杀队队服的‘女人’自远处走来,一头鸦羽似的发,纤细的眉,清秀的面容上带着的笑像是端详一般看着一旁的紫藤花,显得柔和极了,一位身材比他人都要健硕些的农人见了,先一步上前笑着邀请猎鬼者进来坐坐。

【炼狱禛寿郎】的视线在他们腰间的紫藤花香囊上转了一圈,笑着摇头向着身前的农人施了一礼。

“不必了,这次前来只是想询问一下,你们这几天有没有发现什么模样奇怪的雕塑或是画像,”黑发的女子一低头,遮住了那双蓝色的眸子,但话语之中依旧带着些许诱导力“像是山羊的、章鱼的、动物或植物者都是,拥有者会受到影响,这可能是鬼的血鬼术,需要进行清除。”

“血鬼术?”农人显然一惊 ,轻而易举的顺着这个想法思考了下去,他一边向着周围的人解释情况,让他们快点回家去寻找,一边惴惴不安的问道“血鬼术不受太阳和紫藤花的影响吗?”

“受的,不必过多担心,如若不放心的话,之后可以定期将东西摆放出来晒一晒,这样就没事了。”‘女人’安安静静的站在那,轻柔的嗓音很好的安抚了他们的慌乱。

以最快速度达成目的的【炼狱禛寿郎】保持着距离站在一旁,蓝色的眼快速的扫过村庄的几个关键节点,山壁上干涸后几近被磨损光的血迹——“半年前前遭遇过鬼的袭击。”,微表情分析、紫藤花——“对鬼杀队的尊敬、听从。”“村庄极角落处影影绰绰的墓碑影”——“那次的袭击造成了不小的伤亡。”

不出意外的话,污染物应该就在死去之人的亲人之中出现的了,强烈的情感波动总能吸引到一些窥伺。

“若是有行动举止古怪的人,也可以一同带来,这种影响是可以清除的。”【炼狱禛寿郎】开口说道,面上是一种淡然的强大的无畏,只要看到这种表情就会产生一种“啊,没什么好怕的。”的安心感。

那位健硕些的农人——村长似乎想到了什么,迟钝了一下便说:“既然如此,您不如进来调查吧,这样我们也更安心些。”

已经大致看出污染物在哪的【炼狱禛寿郎】便应了,将对方的神色变化尽数看在眼里,抬脚向着村内走去,回去寻找过的农人便将一些奇形怪状的石头、雕塑拿来给他看,他便一个个摇头过去,看着他们松了一口气,直到最后一人的离开,那个村长才迟疑的开口。

“还有一个孩子,我前去叫下他吧。”

‘女子’缓慢的摇摇头,温声说“交给我吧。”

像是从中得知了什么信号,这位年轻的村长一下子颓废了下来,用轻的像气声一样的声音嘟囔着“怎么会呢。”“就是这段时间有些精神不济。”

“清除了便没什么大碍,放心好了。”鬼杀队的大人温声解释道,村长没想到自己的自言自语能被听到,颇有些惊异,但很快就顺理成章的接受了。

两人脚步不停,很快就到达了那个孩子的门口,村长便在一旁看着大人似乎是毫无防备的敲了敲门,从他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大人温柔的蓝眼睛和清秀的侧脸,屋内没有反应,她便思量着,手轻握住了刀把,在握上的那一刻让人感受到一种压抑气息。

像是什么开关,村长立马便看到一个黑影撞破窗想从中跳出来,但大人的动作更快,才露出一个头,他甚至什么都没看到,只有模糊的影子证明了方才他们的动作,大人一晃身便到了窗口伸手将其按了进去,只有一开始屋内落地的声音证明了两人的战场到了屋内,之后就没什么声音了。

村长缓过神来,小心的屏住呼吸倾听。

【炼狱禛寿郎】察觉到对方有被污染者共有的惧光,将其避开阳光,一边用左手掐住这个‘孩子’的脖颈,防止他螺旋的利齿伤到手臂,蓝眸一边细细的扫描着这个孩子的身体,他看上去极为挣扎,苦涩的泪水和欲望的唾液黏糊糊的流下,流了他满手。

“你遇到了什么东西。”

【炼狱禛寿郎】低声探寻道,他抬眼观察着屋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