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霹雳之瀚海文渊 > 第十一章 残灯 照月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残灯 照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昏昏黑夜,隐隐约约有几缕月光透射下来,照应在一间有微弱烛火的房间之内,摇曳的灯光下,一缕淡淡青烟,似有还无,透露出一方幽静!
  书桌上淡淡的烛火,照露出一抹熟悉的脸庞,在阴影与烛火的衬托下,静静的沉思着;桌上一匹白纸,记录着万堺朝城内外各大势力的名册。
  轻轻点点,一阵风过,吹散一朵乌云,月华得以普照,吹散了一阵烦闷,带来了丝丝的清凉!
  这间宅院,正是曲少儒早前备下的,而此时此刻,坐在书桌前的人,也正是这间宅院的主人,曲少儒。
  “今日意轩邈,欲以易解•四教汇流之功求取易天玄脉活命之机,我虽加以提点,但从本质上来说,我跟他的需求恰恰是相反的,我想要万堺朝城的局势尽可能的混乱,使儒道释易四教与幽都邪窟的实力受到有效的消耗,这样才方便我从中谋取利益,使我的实力得到较大提升!”
  “而意轩邈力求易天玄脉之存续,势无可避,必将成为儒道二门的眼中钉!今日一番交易,若意轩邈听从我的安排,查除门内奸细,化整为零,还就罢了,但若其铤而走险,此事必难善了!”
  “但无论如何,现今的易天玄脉之中,能为最强者,莫过于忘潇然,而忘潇然太过于执着,若非最后之战,在封印幽都邪窟之时,自己亲率易天玄脉众人作为先锋,使得易天玄脉被封其中!
  殊不知,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交托,这样的道理,他却也不甚了解,作为一个组织的首领,不明白敌我利益的需求与本质矛盾,将自己众人的生命轻易交托去他人之手,这样子不仅误了自己卿卿性命还直接促成了易天玄脉的灭亡!”
  “我将剑非刀指点给意轩邈,一者是怜惜其与流苏晚晴之经历,希望可借由意轩邈之提点,让其知晓儒道高层之心思,不可轻信与其;再者,借助剑非刀在万堺的公信力再加上意轩邈在易天玄脉曾经的影响力,尽可能的影响忘潇然的决断,在之后的幽都大战中尽可能的谨慎,从而保全易天玄脉之实力!但这样子,会不会影响五行封魔岩的功成?”
  “再加之,近日朝城之内已有传言,刀剑剑非刀与弓弧名家狙杀君临黑帝无果,这也代表着万堺朝城与幽都之战将近了;意轩邈今日再次以我之家人相威胁,这也是一桩麻烦事啊,但我对此也不能等闲视之,毕竟,唉!这段因果真是难了!看来近日还需要多加关注意轩邈之动向啊!希望他是个聪明人,不要做出让彼此后悔之事啊!”
  “此外,还有极其关键的一着,佛门,今日交谈我虽未曾提及,但若意轩邈能说动释易两教联合,这样方才有对抗之机啊!希望现今的意轩邈,日后的封剑塔之主不会让我失望啊!”
  “对此,也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了,加快自家转移的步伐,只有将自己的后顾之忧一一拔除,这样才方可立于不败之地!”
  凉风徐徐,吹来一片云彩,残灯依旧,桌前人影书写着一片人事江湖,一声叹息将写满文字的纸张,扔入身旁的火盆之中,心中的话,只许自己过上一眼便已足了!
  看着火盆中燃起的星星之火,再闻一声轻叹,是弱者对局势的无奈,亦是对己身谋划的,决断!
  此时,流苏洞天之内正在运气调元的剑非刀迎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客人”!
  “横当为世凌绝巅,纵往今来成唯一。长剑定当百器宗,运剑尽纳剑英气!”
  诗号朗朗,只见一人俊英绝伦迎月光而入,正是曾经的玄脉副统意轩邈,“久见了,刀剑剑非刀!”
  “哦,不知玄脉副统深夜前来有何贵干?”
  剑非刀看着眼前之人,心中虽有对于万堺高层的厌恶,但对于易天玄脉以及眼前在万堺论衡之时曾与自己大谈“剑道唯一”之人心中却还是留有着几分认同!
  “什么玄脉副统,我现已经脱离玄脉加入儒门了!”看着眼前诧异的神情,意轩邈微微一笑,颇有几分无奈,
  “这也是无奈之举!或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剑非刀你可以理解我,但今日前来,我,意轩邈只想求你,帮我保全易天玄脉!”
  说罢,不及刀剑剑非刀反应,屈膝一跪,留下震惊的一人!
  “起身吧,剑者当有傲骨,作为剑者的你也应当明白,剑者宁可站着死也不可随意向他人下跪!”
  剑非刀缓缓将意轩邈扶起,
  “说罢,究竟是遇到了何种遭遇,竟使得你不得不屈膝下跪!”
  “剑非刀,在表达我自身诉求之前,我想询问你一事,听闻你日前曾于君临黑帝一战,敢问此战因何而起?”
  剑非刀微微一沉思,无奈开口说道:
  “这,实不相瞒,我有一挚友名唤流苏晚晴,身为幽都帝女,但却爱好和平,致力于两境和平,但却为崇玉旨所擒;日前,他曾派将门飞猛前来传讯,欲以君临黑帝颈上人头换取流苏晚晴的安危,我一时性急便杀上幽都,与君临黑帝一战!”
  “哈哈,没想到,万堺久负盛名的刀剑剑非刀也是一性情之人!”
  意轩邈闻言调笑的说了句,露出一幅都懂的神情,顿了顿继续说道,
  “但我想此事,应是无功而返吧?至少流苏晚晴此时尚在崇玉旨的手中!”
  “没错!”听到肯定的答复,意轩邈笑了笑,说道:
  “剑非刀,如果我告诉你,接下来流苏晚晴无论如何也无法回到幽都,无法回到你身边,甚至,她还会为了所谓的‘和平’身死道消,你信吗?”
  剑非刀闻言,凝重的脸上流露一丝诧异,“嗯!刀剑剑非刀愿闻其详!”
  “实不相瞒,克制君临黑帝的四象锁元钥以及用来封印幽都邪窟的五行封魔岩已经打造完成,四象锁元钥暂且不提,而五行封魔岩需要万堺朝城儒道释易四教不同功法属性的四名高手以及一名幽都之人需要将己身元功的全力灌输方可成效,而这名幽都之人的根基不能太低,至少得有其余四人之一的功力,才能使得五行封魔岩正常运转!”
  “先且不提幽都之中是否存在为了两界和平能够大义捐躯之人,但对于儒道为首的万堺高层眼中,当下便有一人符合这个条件,那便是……”
  “流苏晚晴!”剑非刀不待意轩邈说完,便无奈的喊出来那个名字!
  “没错,正是流苏晚晴!”看着剑非刀无奈的神情,意轩邈眼一沉,心中便有了定见!
  “故而,剑非刀,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可以是同伴,可以成为互帮互助的朋友!易天玄脉的处境,可以说与你一样,甚为两难!”
  “四象锁元钥与五行封魔岩的完成,对于万堺而言是大功一件,但相信你在经历崇玉旨的无耻之后,也可以预想的到,对于三教而言,在平定幽都之乱时做出杰出贡献的易天玄脉,势必成为某些野心家的眼中钉,肉中刺!”
  “故,我们彼此之间需要互帮互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