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1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荞摔了一跤。

噗通一下摔在了土地上,摔得双手和膝盖都生疼生疼。

她慢慢的爬起来,脑子里晕乎乎的,一时间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她试着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四周张望了一下。无意间的一回头,目光停滞在了身后的那堵院墙上。

只见那墙上用娟秀的字迹写着一行红色的标语:“坚决走政治建队的道路!”

标语写上去的时间不长,颜色还很鲜艳夺目。

望着那行标语,苏荞的脑子里嗡嗡乱叫,更加的茫然了。

她记得这标语是她写的。

在她高中的时候,有一次回家探亲被村支书金贵有拉着,非说她写字好看一定要让她写。而写标语的地方则是她大伯家的外墙。

可,那都是二十年前的事儿了,她怎么会在这时候看见这个?

她记得自己刚刚拿到了行业最高奖项金羽奖,获奖归来后正准备回家与弟弟一起分享这个好消息。

弟弟?小芃?!

想到弟弟,苏荞的心里猛地一阵抽痛。

她忽然想起来了!

自己确实刚出差回来,结果一下飞机就得到小弟苏芃跳楼的消息。在她飞奔回家后看到的只有隔离带,警察,还有沾染着弟弟血迹的土地。

苏荞印象中自己当场就晕了过去,但为什么醒来后会在这里?

“小芃!芃芃!”

想到弟弟,苏荞心痛难当,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只觉得一阵撕心裂肺般的疼。

她慌乱的寻找,想要闹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就在这时,她的头一阵剧痛,纷至沓来的回忆如同幻灯片般在她的脑海里一帧帧闪过。

她终于明白这是什么时候了。

这是1981年,她十七岁的时候。

之所以会在这里,会摔这一跤,是因为她要逃跑,刚刚从墙头上跳下来!

这时候苏荞的父亲因为救人去世已经一年多了,她和三个弟妹被大伯和小姑分别收养。

她和两个弟弟住在大伯家,妹妹苏蓝住在小姑家。

此时应该是她被大伯娘以小弟生病为理由骗回来的日子。

即便过去了二十年,苏荞也清楚的记得,这是五月份,距离她参加高考前的预考只有几天的时间了。

她是在被大伯娘骗回来后才知道,在她备战高考的时候,大伯一家没有和她商量就帮她订了一门亲事,连该走的礼都走完了。

这会儿叫她回来,是男方家要办订婚宴了,她必须得出席。

苏荞年龄不到,肯定是办不了结婚证的。可在这时候的农村,只要礼走完了,再有一个仪式,其实也就算是结了婚了。

所以,她大伯娘把她骗回来就是为了让她走那最后一个仪式。

知道这事儿,苏荞肯定不干。反复劝说无果的情况下,大伯娘也翻了脸。

她和儿媳一起把苏荞锁在了屋子里,声称绑也要把她绑到未来的婆家去。

上辈子这件事发生之后,苏荞在堂姐苏小娜的帮助下,从被她偷偷打开的窗户跳出去,然后翻墙逃回了学校。

-

望着脚下的土地,还有随着朝阳升起越看越熟悉的村落,苏荞的心砰砰乱跳,她知道自己确实回来了,回到了二十年前。

苏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忽然回来,她也没空去想,此时的她欣喜若狂!

她知道自己赶在了弟妹出事之前回来了!

那就意味着她有机会挽回当初犯下的错,改变一家子家毁人亡的命运!

上辈子,苏荞从这个屋子逃出去了,她逃过了这桩逼婚。

为了怕大伯娘他们追过去,她返回学校后直接找了班主任,哭诉了家里的情况。因为她学习好,有望考上大学,所以学校极为重视。

在知道家里人可能会用各种谎话骚扰她之后,校领导亲自给门卫下了指示,在预考结束之前,谁来找苏荞都说她没回学校,就算是家里人来也不用通报。

当时离预考只有一周不到的时间了,大家都觉得再也没有比考大学更重要的事儿。

谁能想就这一周,就这一个决定,却让苏荞悔恨终生!

预考结束后,苏荞找同村人打听家里的情况。

这才知道,就在她逃回学校的时候,她妹妹苏蓝被人贩子拐走了,一家子到处找也没找到。

两个弟弟气不过,拿着家伙什去找小姑的独子李壮算账。

三个人撕打成了一团。

仨半大孩子打起架来手下没谱,李壮用拿着的飞镖在苏芃的脸上划了长长的一道,从左眼到右唇角下,整张脸被他划成了两半儿。

伤口很深,皮开肉绽,小小的孩子因为这一下,彻底毁容。

看到弟弟受伤,苏蔚愤怒极了!

他抓起石头狠狠的在李壮的后脑勺上砸了几下,当时就把李壮给开了瓢儿。

虽然后来李壮并没有死,却因为被砸的这几下变成了植物人,一辈子都没有再醒过来。

这些事情说起来长,可实际发生也就是几天的功夫。

等苏荞知道后疯了一般赶回去时,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再也无法挽回。

小妹苏蓝被拐子拐走了,从此后杳无音信。

大弟苏蔚被小姑一家扭送到了公安局。那时正赶上严-打,很快判决书就下来了,被判了死刑。因为年龄不够,后又被改为了死缓。

可苏蔚当时只有十四岁。他根本受不了那份绝望,也不想给一个人带着弟弟的姐姐再增加负担,一年后悄悄在狱中自杀了。

小弟苏芃受了那么重的伤,却因为表哥李壮病危,根本没有人顾得上他。没在医院待几天就被大伯一家拉回来,丢在一个小屋里让他自生自灭。

待苏荞赶回来再把他送去医院时,也只是堪堪留住了一条命。

不仅脸上的伤无法挽回,还因为长时间高烧不退造成了颅损伤,致使双耳永远失聪。

最后因为长久的抑郁终于跳楼而亡。

而这一切的祸因,追根究底都是从小妹苏蓝被人贩子偷走开始的。

既然现在有机会改变这一切,苏荞自然不可能再逃回学校。

对于她来说,此时天大的事也没有比救出小妹更重要!

她转身就朝村东边小姑家的方向走,准备现在就去把妹妹先带回身边。

谁知道没走出几步,就跟早上回家吃饭的二堂哥苏小武撞了个正着。

“小荞,你咋起这么早?一大早的你要去干啥?”

一脸瞌睡相的苏小武看到苏荞的时候先是楞了一下,然后才忽然反应了过来,不可思议的看着她问:“你是从家里跑出来的?!”

苏荞没有理他,绕过他撒腿就往前跑!

可她细胳膊细腿,还刚刚摔了一跤,再怎么也跑不过人高马大的堂哥,没几步就被他一把给抓住了。

“你往哪儿跑?要去干啥!”苏小武拽着她的胳膊,低声的呵斥。

苏荞努力挣扎,可堂哥的手掌就像是铁打的一般,根本挣不脱。

苏荞急了,索性放开声音大声呼喊:“救命啊,苏长福卖侄女换钱了!救命啊,快来救救我啊!”

她这声音,在清晨的乡村显得格外突兀,很快就有好几家的院子里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快闭嘴!你胡说八道个啥!”

苏小武显然没有想到平日里文文静静的堂妹会忽然喊这么一嗓子,简直快要被她给气死了。

他伸手就要去捂苏荞的嘴。

“你放手!放开我!救命啊,苏小武打人了,快来救救我!”苏荞拼命的躲闪,同时更加尖利的大声叫起来。

她的声音终于惊动了更多人。

很快不远处的院门忽然打开,苏荞的大伯娘王兰香从里面着急忙慌的跑了出来。

“哎呀这个死妮子,她啥时候跑出去的?我早上起来的时候她还在屋里呢!”

苏小武看到亲娘出来,明显的松了口气。

一边用力捂住苏荞的嘴一边小声埋怨道:“我咋知道?哎呀,先把她弄回去再说,别让人看笑话!”

听他这么说,王兰香这才注意到了周围四邻们的院子里全都站着人,大家指指点点的,明显是在观望着他们家的动静。

她恨得使劲儿磨了磨牙,然后赶紧大声的找补:“你这丫头也是犟,不就让你请两天假吗,多大点事啊,犯得着这么跟家里闹?我和你大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好!”

她一边大声嚷嚷着,一边和儿子一起死拽活拽的将苏荞扯进了屋里。

进屋后,王兰香咣当一声将门狠狠的关上,然后拿过旁边立着的扫帚冲着苏荞的身上狠狠的打了下去!

“我让你跑!让你跑!多大人了一点不知道好赖!我和你伯还会害你?咋这么贱,非得挨顿打才安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