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2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荞这会儿两个胳膊都被苏小武攥住,嘴巴还被他使劲的捂着,连呼吸都有点困难。

没办法,只能硬扛下了王兰香打过来的棍子。

可这并不能让王兰香解气。

她一想到刚才在屋门口看到的那些站在院子里往外张望的邻居,就气不打一处来。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又一次朝苏荞举起了扫帚!

这一次苏小武有点怕了。

他连忙松开苏荞,伸手拦住了她:“娘,别打了,不是明天就要去参加那个订婚宴了吗,万一打坏了,那么多人看着呢!你好好跟……”

只是他一句话没有说完,已经挣脱了禁锢的苏荞就朝着王兰香一头撞了过去,整好撞在了她的肚子上!

毫无防备的王兰香被撞得“哎呦”大叫了一声,然后就四脚朝天重重的跌坐在了地上,发出了嗵的一声。

“娘!”苏小武吓了一跳。

他连忙弯腰去扶自己亲娘,而苏荞则趁这个空档飞快的朝屋门处跑去。

“小荞,你这到底是在闹啥!”

苏小武看到这情景,顿时急了,丢下亲娘就站了起来。

而已经跑到门口,却发现堂屋的门居然被王兰香锁了,自己根本出不去的苏荞也急了!

她想也没想的抓起旁边的板凳,冲着大门狠狠的砸了过去!

边砸边更加用力的大声呼喊:“救命啊!来人啊,救救我啊!我大伯娘要卖了我换钱啊!”

那声音里带着哭腔,凄厉而悲痛,直听得人汗毛都要倒竖起来!

肖祁峰赶到苏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他脚下一顿,原本还算平静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他转头看向站在身边的老同学苏小军,严厉的问:“这是在搞什么?你堂妹不同意这桩婚事?!”

苏小军也没有想到自己早上出工的时候家里还好好的,咋就这么一会儿功夫竟然会闹成这样!

顿时窘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他没敢接肖祁峰的话茬,快步走到堂屋跟前,用力的推了推那扇被从里面上了锁的屋门,粗声喊道:“娘,你们这是在干啥呢?赶紧把门开开!”

为了显示严重性,他还特意补充了一句:“祁峰来了,专门来看苏荞了!”

这句话显然分量极重。

屋里里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然后就是一阵叮铃咣当手忙脚乱的声音。

很快,屋门打开了,一身狼狈的王兰香一瘸一拐的从屋里迎了出来。

她先冲肖祁峰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装作一副无事发生的模样招呼道:“祁峰来了啊?坐,赶紧屋里坐!”

她一边说,一边还冲着里面使劲儿地使眼色。与此同时,苏小武正费力的捂着苏荞的嘴往里屋拖。

肖祁峰站在原地没动,他蹙着眉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他是在买了回家的火车票之后才接到母亲吴秀萍电报的。

电报上只有一句话:“速回结婚。”

拿着电报,肖祁峰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他娘闹得这到底是哪一出?

他是三个月前从战场上下来的。

因为腿伤严重,被转送到了军里的医院治疗。

在此之前,肖祁峰已经两年多没有回过家了。

鉴于他的情况,部队通知了吴秀萍,并出路费让她去医院探望。

看到儿子裹得严严实实的腿,吴秀萍什么也没问,擦掉眼泪在医院整整伺候了他两个星期。

后来还是因为实在不放心留在别人家里寄养的外孙小树儿,才不得不先回来了。

肖祁峰坐在火车上还在努力的想,想母亲在医院的那些天他们俩说过的话,想来想去也没想明白他们啥时候说到过结婚?

好在,从军部所在的京城到家里也就是二十几个小时的车程,他今天一大早就赶了回来。

让肖祁峰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吴秀萍看到他比他还惊讶。

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居然是:“你的腿咋没瘸?”

第二句是:“你咋回来的这么快?”

听得肖祁峰一阵无语。

在他的反复追问下,吴秀萍才终于说出了这些日子她办的事儿。

他这才知道亲娘电报里没说谎,是真给他找了个媳妇儿。

还是他娘念叨了多少年的秋月姨的女儿——苏荞。

“我听医生说你这腿会落下毛病,将来也回不了部队了。我不是怕真转业了,你心里会想不开吗?”

吴秀萍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跟儿子解释。

“为啥给你打电报晚?我故意的。想着趁你回来之前先把媳妇娶了,省的你到家了又抹不开脸,想东想西把事儿再给拖黄了。

你秋月姨的女儿是真好!你去打听打听,十里八村的哪儿还能找到这么好的姑娘?我跟你说,要不是她大伯娘心眼儿黑,想拿她去跟人换亲,好给她家老二娶媳妇,这么好的姑娘轮都轮不上你!

我是真心疼小荞,才帮你把这婚事争取过来的。你别瞪我,娘没骗人家,娘把你腿瘸的事儿跟她大伯娘说得清清楚楚。还把你这几年寄回来的三百块钱全都给她做了聘礼。娘再咋样也不会亏了你秋月姨的女儿!”

说到这儿,吴秀萍顿了顿,看看儿子的腿,又恨得直咬牙:“不过要是知道你腿没瘸,我就不给那么多了,真是便宜了那个黑心肠!唉,多留点钱给你们起新房多好!”

听自己的亲娘一口一个腿瘸,肖祁峰额角的青筋一跳一跳。

他终于听不下去了,丢下行李冲老娘道:“你赶紧去通知村里人,这订婚宴不办了。苏荞年龄不够,我也没打结婚报告,这要是没单位批准真先把婚结了,我是要犯大错误的!”

听儿子这么说,吴秀萍震惊极了。

她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还有这样的事儿!

关键——

“你没转业?不是说你这腿回不了部队了吗?”她急切的问道。

肖祁峰只得停下脚步,无奈的再次解释:“是回不了原部队了,所以我调到了军分区。娘,你赶紧去通知吧,我去苏家一趟,把这事说清楚。”

听到儿子的腿没事,还能继续留在部队工作,即便这订婚宴没法办,吴秀萍心里也是高兴的。

她眉开眼笑的追着儿子从屋子里走出来,在背后大声的喊:“和人家好好说啊!就算暂时不能摆酒,那苏荞也是咱家的媳妇。跟人说清楚,这酒等明年领证了一起摆,咱大办!”

肖祁峰进了家门连水都没喝上一口,又紧赶慢赶的赶到了小金村,却万万没有想到竟然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看肖祁峰站在原地不动弹,王兰香自然也知道他是听到了刚才苏荞说得那些话。

心里又气又恨却还没办法表现出来,只得想办法找补。

她佯装愤怒的冲着屋里数落道:“小荞你也这么大人了,就算是和我赌气,说话也不能这么没谱吧?咋胡说八道呢!什么就卖你了?怎么就丧良心了?你大伯和我辛辛苦苦养活着你们姐弟仨,你这么说话才是真丧良心!”

屋里再次传来了一阵踢踢踏踏挣扎的声音,还有女孩子被捂着嘴发出的沉闷的呜呜声。

肖祁峰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望向王兰香问:“婶儿,能让我和苏荞单独谈谈吗?”

王兰香的脸色变了变,可这要求她也根本没法拒绝。

说起来两个人的礼过得都差不多了,按规矩已经算是未婚夫妻了。肖祁峰又多少年没回来过,现在提出要跟未婚妻见个面,这说到哪儿也没法拒绝啊!

她咬了咬牙,只得自己先走回了屋里。然后里面很快就传出了她刻意放大的声音。

“你也别太不知道好歹了,你出去看看人家小肖!这样的女婿放哪儿不是百里挑一?就是打着灯笼都难找!你大伯和我要不是真心对你好,会给你说这样的婆家?苏荞,你拍着良心说说,这咋就是卖你了?咋就对不起你了?!”

王兰香的手都快指到了苏荞的脸上。

她越说越气愤,只恨得心肝肺都是疼的。

要不是当初肖家点名要娶苏荞,而且媒人还说肖祁峰腿瘸了,以后不能留在部队可能要转业。

自家男人想着肖祁峰好歹也是上过战场,身上带着军功。将来转业到地方,不管是到县里还是镇上总能得个一官半职。有姻亲这层关系在,到时候自己二儿子小武的工作就有希望了。

儿子要是有了一个好工作,还换什么亲?肯定能找到更好的媳妇儿!

再加上肖家还答应给那么多彩礼,王兰香这才勉为其难的同意把这么好的人选给了苏荞。

不然,她留给自己的闺女多好,她家小娜还没说婆家呢!

没想到这死妮子还不领情!

想到这儿,再看看肖祁峰好端端的两条腿,王兰香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裂开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