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3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荞被大伯娘扯到了门外,然后就看到了站在院门口穿着军装的肖祁峰。

他高高的个子,宽肩长腿,因为戴着军帽的缘故并看不清楚长相。

在阳光的映照下,远远看着就如同一棵白杨树般又直又挺,很有几分当兵人的气势。看上去就值得信赖。

这是大伯娘给她定下的对象?

长这个样儿?

苏荞也愣了一下。

上辈子她并没有见过这个男人。

王兰香当初怎么跟她介绍的,她也记不清楚了。

那时候一听说不让她考大学,让她留在家里嫁人,别的说什么她也听不进去。

整个人当场就爆了,又哭又闹的直接和王兰香翻了脸,然后就被关了起来。

后来是堂姐苏小娜趁她妈和嫂子不在的时候,悄悄在窗户边跟她说了一些那男人的情况。

说他是个瘸子,快三十了,家里有一个寡母还有一个三岁的男孩儿。

还说如果她和那个男人结婚,进门就得给人当后娘。

苏荞听后委屈极了,当然更加不干了。

在她的反复哭求下,苏小娜心软了,冒着被她妈发现的风险悄悄给苏荞把窗户打开。

为此还让她感激了很久。

可——

苏荞又将肖祁峰打量了一番,怎么也无法将他和堂姐说的那个又老又瘸还二婚的形象联系在一起。

她垂眸冷笑了一下,立时就明白了上辈子根本没有想到的缘由。

苏荞甩开王兰香的手直接朝肖祁峰走了过去:“解放军同志,你要和我谈什么?我们出去说?”

听到这个称呼,肖祁峰额角的青筋再次跳了跳。

虽然他和苏荞不熟,可之前也是见过好几次的,没想到这个人对自己完全没有一点印象了。

他抬起头,与苏荞四目相对,眼神里带着说不出的复杂情绪。

“行,那咱们就在附近走一走。”他淡声回答。

苏荞并没有注意到肖祁峰的情绪,她这会儿满心想着的就是要去找妹妹。

她并不知道妹妹苏蓝被拐子带走的具体时间,但总不过就是这一两天。她这会儿只想第一时间保证妹妹的安全。

听肖祁峰答应,苏荞松了口气,她朝他笑了笑,然后快速的伸手挽住了他的胳膊,几乎是拖拽着的往院子外面走:“咱们出去说。”

这个年代,即便是已经确定了关系的男女在外面也没有这么挽着胳膊的。可苏荞刚回来,心思又不在,显然忽略了这个问题。

而肖祁峰也只是朝她挽着自己的手看了一眼,并没有出声提醒。

两个人就这么亲密的,一起离开了苏家。

王兰香答应苏荞去和肖祁峰聊一聊,是因为收了肖家彩礼,又被他看到了刚才那一幕,生怕他会要退婚。

她知道自己这个侄女别的本事没有,却长了一张好脸。一张是个男人都会被迷住的,狐狸精脸。

原本肖家就看上了她,她再去和肖祁峰说说话,这婚必然是退不了的。

可她没想到那俩人说着说着,居然手挽手跑了!

“呸呸呸,不要脸!刚才还说卖她呢,转眼就跟人家亲成那样。什么东西!狐狸精!”王香兰恶狠狠的骂道。

可骂归骂,她现在只恨不得俩人能直接生米煮成熟饭,这样她那三百块钱就跑不了了。

所以也只是在后面假惺惺的吆喝了一嗓子:“你们去哪儿啊?就附近逛逛,可别走太远!”

并没有跟出去。

走出一段距离,确定苏家的人都看不到之后,苏荞松开了挽着肖祁峰的手。

她朝他点了点头,诚恳的说:“谢谢你解放军同志,谢谢你刚才帮了我大忙。我这会儿有点急事必须先走一步,有什么事我们以后再说?”

说着她就准备离开。

看到她这个样子,肖祁峰也停下了脚步,默默的看着她,没有说一句话。

苏荞这才又想起了他们两个之间是什么关系,这个男人跟她出来又是要谈什么的,顿时有点尴尬。

她清了清嗓子,再次开口:“解放军同志,今天这事儿你也看到了,我是被骗回来的。坦白说,我现在根本没打算结婚,所以这婚事我肯定不会答应。不过我知道你也是受害者,你放心,彩礼钱我一定会要回来还给你们家。另外今天的事儿算我苏荞欠你一份人情,只要是我力所能及,又不违法犯罪的,你随便提!”

做了那么多年苏总,这点自信苏荞还有。

虽然她现在还没什么能力,但这不代表她一直没能力。所以说出这样的话来,她没有一点心虚。

听她这么说,肖祁峰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笑了笑。

他没有再纠结这个话题,而是转问道:“你说有急事,什么急事?”

这句话顿时提醒了苏荞。

“我要去找我妹妹,同志先就这样吧,等彩礼要回来我会再和你联系的,你放心。再见!”

苏荞郑重的许诺,然后头也没回的快步朝村东头的方向走去。

她的动作实在太快,快到肖祁峰都来不及反应。

他有心跟她说一句自己之前的打算,告诉她不用为了这桩婚事而烦心,自己会想办法处理。

可是苏荞根本没给他这个机会。

肖祁峰摇了摇头,轻笑一声转身就准备回家,可没走多远又停下了脚步。

他想起了刚才看到的女孩裸露出来的手腕处的青紫,又想到了苏家对她的那份狠戾。

如果自己执意要退婚,她大伯一家子会不会再拿她去换亲?

想到这儿,肖祁峰皱了皱眉,觉得这事儿怎么也得给苏荞提个醒,不能让她蒙在鼓里。

他转过身,顺着苏荞的脚步追了过去。

肖祁峰的想法苏荞并不知晓,她这会儿满心想的都是自己妹妹。

从刚才苏家人的反应来看,至少可以保证在此时小蓝还是安全的,还没有被人给拐走。她现在赶过去把妹妹带回家,那场噩运应该就能避免。

她越想越激动,只恨不得能扎上翅膀立刻就飞到小姑家。

结果还没走出多远,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惊诧的问:“小荞姐,你咋在家,啥时候回来的?”

苏荞猛地停下了脚步。

她抬头望向面前那个又黑又壮,一手拿着弹弓,一手拿着几个自制飞镖的男孩,眼神中闪过了一抹复杂的情绪。

这男孩就是李壮,她表弟,上辈子和弟弟们打架最后变成植物人的那个。

可其实在事情发生前,他们姐弟和李壮并没有什么矛盾。相反,这小孩儿对她这个上高中的表姐还是比较敬重的。

“你这是去哪儿呢?”苏荞反问。

“去那边小树林里逮鸟。”

李壮炫耀的晃了晃手里的弹弓,然后又把飞镖举到她的面前显摆道:“姐,你看我做的镖,利不?”

一看那飞镖,苏荞的眼前立刻闪过弟弟脸上那被划过的深深的疤痕,火气顿时从心底直窜而出!

她气得两眼发黑,身体控制不住的晃了晃。

她一把将飞镖从李壮的手里抢了过来,然后厉声喝问:“小蓝呢?小蓝在哪儿?!”

李壮没有想到表姐会把自己的飞镖抢走,更没想到她会对自己无端发火。先是吓了一跳,然后就不服气的伸手过来抢:“你还我!那是我的!”

苏荞闪了一下身子,将那飞镖紧紧的攥在了手里,继续追问:“小蓝在哪儿?说清楚了我再给你。”

“她能在哪儿?肯定是在家啊!”李壮一脸的不耐烦。

一边说,一边继续伸手想要把东西给抢回来。

苏荞上辈子十七岁家里发生变故,一家人到最后只剩下她和又聋又哑,还被毁了容的弟弟苏芃两个人相依为命。

受到过的欺侮,霸凌可想而知。

后来,在经济能力许可之后,她立刻就去学了女子防身术,一练就是十几年。

虽然她现在这个身体细胳膊细腿,还很羸弱,但技巧总不会忘记。

所以李壮费了半天劲儿,愣是没有从苏荞手里把东西给抢回来。

听说妹妹还在家,苏荞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可她还是继续追问道:“谁在家陪着她呢?你爸还是你妈?”

没想到这话一说,李壮忽然露出了一个很怪异的表情。

他胆怯的瞄了苏荞一眼,然后明显心虚的将眼神看向了别处。

看到这,苏荞的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