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4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蓝在哪儿呢?”苏荞一把揪住了李壮的衣领,厉声问道。

“在家呢!你松开,你抓我干啥?”李壮一边回答一边使劲的往外挣。

“你跟我回去!”苏荞也没跟他废话,揪住他的一个胳膊,硬拉着他和自己一起往前走。

没几分钟,二人就一起来到了苏荞小姑苏三妹的家。

“小蓝在哪儿?”苏荞四处张望,却并没有找到妹妹的身影。

她转头看向李壮,却发现李壮也露出了一副大吃一惊的表情。

没等苏荞再问,李壮用手指着院子里的一棵大树嚷道:“我出门的时候把小蓝捆树上了啊,咋没有了?”

苏荞的脑子嗡地一声,瞬间炸了!

她快步冲到了大树的跟前,然后就看到了一条还绑在树上的麻绳。

那麻绳大概手指般粗细,一边捆在树上,一边垂在地上。而垂下去的那一段有明显利刃割开的新痕。

苏荞的身体控制不住的发抖,她将绳子从树上拽了下来,拿着它举到了李壮的跟前,颤声问:“你们家平时出门都是把小蓝捆树上的?”

“是啊!我娘说要是出去就把小蓝捆树上,这样她跑不远。”

李壮一点都没有觉得自己的做法哪里有问题,回答的理直气壮。

“我以前出去也是把她捆那儿的,谁知道今天她咋就跑了?姐,你可别赖我,肯定是她自己偷偷去哪儿玩了!”

“你放屁!”苏蓝瞬间暴怒!

“小蓝才三岁,她会自己剪了麻绳出去玩儿?她剪得断?!”

苏荞气得理智都快没了,哆嗦的连杀了李壮的心都有!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三岁的妹妹,在姑家没人的时候都是要被绑在树上的!

她将麻绳攥得死紧,绳子上粗粝的纤维剌得皮肤生疼生疼。

可苏荞知道此刻不是理论的时候。

她抬起头,强压下眼底的怒火,冷静的吩咐:“李壮,你现在去地里找支书,说小蓝被拐子拐走了,求他带人帮忙去找。”

“被拐子拐走了?不可能!”

虽然此时的表姐看上去很可怕,可李壮知道这事要是敢闹到支书那儿,爹娘回来后还不得狠狠揍自己一顿!

所以他还是不服气的大声反驳:“她肯定是出去玩了,咱村里啥时候来过拐子?”

“快去!就说我说的,说拐子刚跑,现在追还来得及。赶紧去,找不回小蓝看我不把你皮给揭了!”

苏荞强压着的怒火终于爆发!

她拿着麻绳对着李壮,也不管是脸是腚,劈头盖脸就是一顿乱抽!

“姐,你别打了!我去,我现在就去!”

李壮再长得壮也就是个十二岁的孩子。

他没有想到一向文静的表姐发起疯来这么吓人!

被如此一顿乱抽,他也害怕了。说完话,一边哭一边捂着被抽得生疼的胳膊,朝着地头就是一阵狂奔!

看他离开,苏荞转身进小姑家灶房拿了一把刀,出来后毫不迟疑的朝她家屋后的后山走去。

关于妹妹到底是怎么走失的,苏荞整整想了二十年。

从村民的只言片语中她知道,当时村子里是派人找了的。

由村支书带队,把村东头的大路还有西头的小路全都排查了一遍,最终也没有找到。

后来还是邻村传来了有拐子拐卖小孩儿的消息,他们才确定小蓝也是被拐子给拐带走了。

小妹的丢失,是苏荞一辈子的心结。

无论多忙碌,但凡静下来她都会想这个问题。想了这么多年,她揣摩来揣摩去,觉得问题可能是出在两个方面。

一个是确实发现的晚了,没有追上人贩子,但她觉得这个可能比较小。

因为小姑家在村子的最东边,过去她家不远就是村子里的田地。

这会儿正是大家都在田里干活儿的时候,要是一个陌生人带着小蓝从那里经过,人们肯定能够看见。

而往西边的小路去更不可能,因为那要穿过整个村子。

这么算来,第二个可能性就更大了。

那就是人贩子先将小妹给偷走,然后藏匿到已经荒弃多年的后山,等天晚人少不被注意的时候再偷偷带走。

那后山就在小姑家房子后面,说是山其实现在就是个土坡,连树都没有几棵。

因为这山上的一种石头很适合造砖,小金村附近开了好几个砖窑,所以山上被挖的一个坑一个坑的。路特别难走,一不小心就有掉坑里的危险。加上山上也没有什么可以吃的野物,所以除了早上有窑里的人来背石头外,村民一般没人上去。

苏荞觉得那贩子将小妹放在山上藏起来的可能比带走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她担心小妹,等不及村里人来一起去寻找。再加上学了那么些年的防身术,她认为在提前防范的情况下,她有自保的能力。

苏荞拿着刀出了院门,转身就往后山的方向走。

结果刚走两步,就觉得手腕一麻,都没等她反应过来,刀已经脱离掌控,到了另外一个人的手中。

苏荞吓了一跳,连忙转身,然后就看到肖祁峰表情复杂的看着自己。

他怎么跟着来了?

不等苏荞出声询问,肖祁峰将刀举起来朝她晃了晃:“你这是要去干什么?”

“找我妹,我妹被人贩子拐走了,还我!”苏荞说着伸手就要去抢刀。

肖祁峰将刀举高,一脸不赞成的问:“你准备用这个去跟拐子拼命?还有你怎么知道你妹是被拐走的?”

他顺着苏荞的方向追到这里时,正看到她拿着一条麻绳对着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儿一顿狂抽!

虽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可看那架势怎么也是长姐在教训兄弟,他这样一个外人过去实在不合适。

所以肖祁峰就站在稍远的地方看了一会儿,直到那男孩儿哭着从屋里跑了出去。

看那男孩儿离开,他准备过去和苏荞说一下自己追过来的目的,结果还没走近,就看到她拿着一把菜刀,怒气冲冲的从院子里大步而出。

肖祁峰觉得自己活了二十四年,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彪的女孩儿!

这姑娘和自己印象中的苏荞完全两样。

他看得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赶紧上前将刀从她的手里抢了过来。

“县里有。之前在学校听人说过,说周围丢好几个小孩儿了。我这次回来,就是想先看看小蓝,谁知道还是晚了!”

苏荞哪儿有心思跟他在这儿掰扯,她急切的伸手再次去够那把刀:“你赶紧还我!”

听她这么说,肖祁峰了然,难怪她一早上就急成这样。

只不过他并没有将刀还给苏荞的意思。

他把它放入了身上背着的军用书包里,然后追问:“你要去哪儿,后山?”

看他这个样子苏荞还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她迟疑了一下,并没有拒绝这份好意。毕竟比起身经百战的军人,她那点本事是不够看的。

“嗯,后山。我觉得……”

苏荞一边跟着肖祁峰往前走,一边说出了自己的分析。

听后,肖祁峰朝她投去了惊诧的一瞥。

显然没有想到在妹妹丢失的情况下,她还能够保持这样的冷静;更没有想到如此短的时间内她能够分析的这么有理有据。

他抬头,眯眼往山上看了看,然后低声说:“我先上去看看,你慢慢跟过来。”

说完也不等她回答,就疾步走了起来。

望着几乎瞬间就和自己拉开了距离的男人,苏荞一时间说不出自己是什么心情。

在多了那么一个莫名其妙婚约的情况下,坦白说,她不愿意和这个人有太多的交集。

可此时望着那坚毅的背影,心里还是莫名的感觉到了踏实。

“子弟兵真是人民的靠山啊!”她小声嘀咕了一句,然后更加快了脚步。

后山不高,但是因为无序采挖有很多深深浅浅的坑。另外还有爆破采石后没有整理的碎石,很多都悬在半空中摇摇欲坠,很有几分危险。

虽然心气很高,可苏荞显然忘记了如今的身体营养不良,和后世根本没法比。

更何况之前从墙头往下跳的时候还摔伤了膝盖,不动还好,走起来伤处与裤子布料反复摩擦,火辣辣的疼。

可即便如此,她依然咬着牙努力跟进,和肖祁峰一直保持着相隔两三米的距离。

一路上肖祁峰转头看了她好几次,却终究没有开口说些什么。

在苏荞觉得连气都喘不匀,胸口憋涨的马上要裂开,很快就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肖祁峰忽然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她连忙气喘吁吁的追过去。

“嘘”肖祁峰朝她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都没等苏荞做出反应,已经快步朝他们右边不远处的一个坑洞走了过去。

苏荞的心砰砰乱跳,她连忙跟着跑过去,激动的压低声音问:“下面有人?是不是一个女孩儿,三岁左右?”

肖祁峰没有回头,而是蹲下身子朝那下面探望了一下,回道:“看不清楚,但确实有人。”

苏荞不再多话,趴在他的旁边冲着坑底大声的喊:“小蓝!小蓝,是不是你在下边?!”

很快下面就传来了依稀的小孩子的呜咽声。

苏荞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她用力的吸了吸鼻子,冲着坑底大声说:“小蓝,你别怕,姐姐下来救你了!”

说完朝坑洞四周看了一眼,站起身走到边儿上一块儿看上去还算结实的石头跟前,掰着它就要往坑底下。

“你干什么?”肖祁峰快速的抓住她一只胳膊,一脸震惊的问道。

“去救我妹!”苏荞用力的将他的手甩开,然后不悦的瞪了男人一眼:“别碍事!”

“有我在,用得着你去?!”肖祁峰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看到的。

这丫头是完全把他当透明的了!

他也气了,顾不得和苏荞多讲,再次揪住她的胳膊直接将她扯到了一边。

看苏荞又要爆发,肖祁峰用手指了指自己,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我,解放军,保护人民安全是我应尽的职责!这安全包括她,也包括你!”

说完,不再理会她,弯腰掰了掰之前苏荞看过的那块儿石头,动作利索的直接下了坑。

苏荞没有想到这个男人会这样。

她同意他和自己一起来,是怕在山上碰到人贩子。要是一个两个还好,要是遇到一群她也没什么把握。

而现在不过是下坑救妹妹上来,苏荞自忖这事儿自己一个人完全能够搞定,并不需要别人帮忙。

之前的二十年,什么事没经过,什么事没遇过?苏荞早就习惯了万事自己一个人来扛。

所以,肖祁峰的行为让她很有几分不习惯,可同时,内心忍不住也多出了几分感激。

人民子弟兵为人民,这位同志真是一个好兵!

苏荞在心里默默的称赞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