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7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虽然肖祁峰并没有过多描述,可他的话还是像惊雷一样,将在场的人全给炸懵了!

苏老大家之前准备拿苏荞换亲?

这事儿还真没什么人知道!

而这小伙子还说什么,他才伤好出院,今天早上才到的家?

大家的关注度一下子又全都落在了他的腿上。

肖祁峰刚才说自己因为受伤在医院里住了三个月,今天早上才回来。母亲是因为怕他落下残疾心里难受,才急着给他找媳妇儿。

刚才他进院子的时候,很多人都看到了他的腿还微微有点瘸——

所以,苏荞说的,她大伯家卖她换钱的话一点没错啊!

先不说王兰香给她定这门婚事的时候,小肖还在医院住院,腿能不能好没人知道。

就算没有小肖,她也是要拿侄女换钱的!

苏荞是村里唯一的高中生,将来要是考上大学那可是全小金村人的脸面!

而且以他们家的情况,就算不上大学,苏荞高中毕业政府也会安排工作,肯定是要吃公家饭,前途无量的。

这种情况下背着她给她换亲,或者定一个残疾人,说到哪儿也是老苏家的不对。

金贵有冷冷的瞥了孙长福一眼,忽然问道:“你收了人家小肖同志家多少钱?”

一句话问得原本都还懵着的孙长福更是一张脸涨成了茄紫色,吭哧了半天也没有憋出一个字来。

就在这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喧闹声。

很快,一大一小两个男孩儿跟个炮弹似的直冲过来。

离得大老远就听到其中一个带着哭腔喊:“姐,姐,小蓝是不是丢了?她去哪儿了啊?!”

原本站在院子中央,还沉浸在肖祁峰刚才那番话带来的震憾中的苏荞,听到这个声音浑身一震!

她倏然转身,不敢相信般的望着那两个身影,低喃了一句:“小蔚,小芃?”

随着二人跑近,她的眼泪夺眶而出!

一边大喊着“小蔚,小芃”,一边疯了般的扑过去将两个男孩儿紧紧的搂在怀里,嚎啕大哭。

她的弟弟!她的两个弟弟回来了啊!

苏荞用力的把两人抱住,目光痴迷的流连在两个人的脸,那表情恨不得想要将他们永远护在怀里。

失而复得的喜悦让苏荞哭得泣不成声,久久无法平静。

苏蔚已经十四岁了,都是个大男孩儿了,连个头都比姐姐还猛一点儿。

他进门第一眼先看到了和大姐手牵手站在一起的小妹,还没来及松一口气,就被姐姐扑过来紧紧的搂住。

这让他整个身子都僵硬了,浑身都不自在。

苏蔚从有记忆起,就没有和姐姐这么亲近过。

当然也从来没有见姐姐哭得这么惨过。

开始的一瞬,苏蔚还有些尴尬,可在目光落在了大姐和小妹身上的那些伤痕处后,顿时变了脸色!

“姐!”

他用力从苏荞的怀里挣脱出来,用双手扶着她的肩膀,愤怒的问:“是谁欺负你和小蓝了?你跟我说,看我不弄死他!”

他说着,目光在周围的人身上扫了一遍,然后落在了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李壮身上。

李壮被他这眼神看得心里一虚,想也没想的就缩在了母亲的身后。

“是不是李壮?李壮又欺负小蓝了?”苏蔚的眼中闪着怒火,他大声的质问。

那架势,只要苏荞敢说一个“是”字,他立刻就会冲过去和李壮拼命!

“没事,姐就是看见你们心里猛地一难受,现在没事了。”苏荞终于从忽见两个弟弟的震惊中清醒了过来。

她抹了把眼泪,没有多说。

先弯腰抱起看到她哭,扑过来抱着她大腿跟着嚎啕的小妹,然后牵起也跟着抽噎的小弟,同时示意大弟跟着。

姐弟四人一起再次走到了金贵有的跟前。

苏荞先看了看围观的人们,然后目光重新落在了金贵有的身上,开口说道:“金伯,还有村里的叔叔伯伯,婶婶伯娘们,谢谢你们刚才帮我们找小蓝,给大家添麻烦了。”

说完,她抱着妹妹先朝着众人鞠了一躬。

看姐姐这样,苏蔚和苏芃赶紧照做,连在苏荞怀里的小蓝也慌忙冲着大家低了低头。

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是看着苏家这四个孩子长大的。原本之前苏荞的那一番质问,就已经让大家觉得这几个孩子受了委屈。

刚才四姐弟哭着抱在一起的场景,更是看得人们心里难受得紧。一些眼窝浅的妇人们早就跟着流下了眼泪。

苏荞是个多要强的孩子啊!要不然也不可能在父母双亡的情况下,还能学习那么好,还能成为全村的骄傲!

能让这样的孩子哭成泪人,这到底在私下里是遭了多少罪啊!

此刻,看到四个孩子站成一排,郑重的朝大家鞠躬致谢,好些人简直都要憋不住了,也恨不得想跟着这几个孩子哭一场。

实在是太让人心疼了!

“没事没事,那还不是应该的!”

“不哭了啊,乖娃,咱不哭了。有啥事咱说,叔伯们都还在呢,不会没人给你们做主!”

“就是,小荞,你有啥话说出来,我们都听着呢!”

苏荞直起了身子,先冲着众人感激的说了一声:“谢谢。”

然后再次望向金贵有:“金伯,趁大家都在,我们四姐弟也都在,我苏荞给大家表个态吧。

今天我就会带着弟弟妹妹一起搬回家住,以后由我来负责他们的生活。我发誓会用全力把弟妹照顾好,不仅保证他们吃喝,更会保证他们的安全!

至于我大伯和小姑的质疑,今天我也和大家说清楚。大学我不考了,以后无论我苏荞走到哪儿,弟弟妹妹一定会跟我在一起。今天我把话放在这儿,请大家给我做个见证!”

在场的人先是楞了一下,然后立刻有人说:“行,我们给你做见证!不光有我们,还有咱支书呢,大家都给你做见证!”

别的人这时候也反应了过来,全都随声附和:“对对对,我们都给小荞做见证。别说那么多了,快晌午了,支书,不然咱现在就去帮小荞他们搬家吧!”

四姐弟有他们爸爸留下来的抚恤金,一个月加起来有四十块钱呢!

他们搬出去单过,苏长福和苏三妹自然就没有理由再去领孩子们的这个钱。

这么多钱,比旁的人家一大家子的收入都多,他们姐弟咋不能自己过?!

虽然听到苏荞说她不考大学了,大家多少会觉得有点可惜。可庄户人家什么时候也是过日子最重要。

苏荞要是不上学了,县里肯定得给她安排工作,咋说她也是高中生。

到时候再有一份工资,估计全村上下都没有几户人家能有他们四姐弟手头宽裕!

苏蔚今年也十四了,眼看着就到了顶门立户的年龄。再熬一熬,也能给苏荞搭把手,一起照顾弟妹。

这样想想,四个孩子还真没有必要非得寄人篱下,过得那么憋屈!

大家越想越觉得苏荞这个主意对。

又因为之前对他们的那份同情心还在,这会儿自然全都站在他们那边说话。

说着说着就要行动,直把苏长福和苏三妹急得手足无措,却毫无办法!

看众人合计的差不多了,金贵有轻咳了一声。

他没有先回应众人的问话,而是目光冷冷的看向苏长福,命令道:“我不管你收了人家小肖同志多少钱彩礼,立刻给我全部退回去,一分都不能留!那是人家保家卫国,用血汗换回来的,你苏长福也有胆子收!”

一句话说得苏长福脸都白了。

都是一个村子的,又这么大岁数了,金贵有骂归骂,却也不想让他太难堪。

说完之后,就不再搭理他。

转头冲众人摆了摆手,一锤定音的说:“行了,先让小荞他们姐几个把东西收拾收拾,然后咱帮他们一起搬。晌午饭之前给他们搬完!”

“好嘞!”

“行!”

众人纷纷附和。

看到事情已然变成了这样,苏长福和苏三妹知道自己说什么也没有用了。

可他们现在确实有把柄在苏荞手里,众目睽睽之下,即便心里再不舒坦,也只得答应。

就在大家正准备分头行动的时候,苏蔚却忽然开了口:“金伯,那我家的地咋说?”

他这话说得众人又是一愣。

是了,苏家二房也是有地的。

他们的父亲苏长和之前在城里上班,却是临时工,户口还在村里。加上他们四个,当初村里搞联产承包的时候,一共给他们家分下来三亩多地。

这地苏长和活着的时候,也是基本交给苏长福一家种,他家两个儿子都已成人,壮劳力多。

农忙的时候苏长和会带着苏荞几个过去帮忙,等丰收的时候,苏长福也会看情况给他们家送些粮食过来。

虽然不多,但加上苏父在城里的工资,也是够吃的。

苏父去世之后,因为三姐弟都跟着苏长福一家住,那地自然还是他们在种。

可现在姐弟们要自立门户了,那地的事儿确实得重新说清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