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8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了苏蔚的话,金贵有想了想,问:“那你们姐几个是什么打算?”

时隔二十年,苏荞早就忘了自己家还有地这回事了。

而且,如今的她也不会种啊!

因为是大弟提出的,所以她也将目光落在了苏蔚的身上。

昨天半下午的时候,王兰香给了苏蔚,苏芃半篮子鸡蛋,非得让他们立刻送到镇子上她大闺女苏晓梅家里。

当时苏蔚还奇怪,咋这个时候送鸡蛋?送到地方天都黑透了,他和弟弟晚上肯定赶不回来,可王兰香非要让他们去。

现在苏蔚明白了,这是大伯娘故意把他们指使走,好让他们和姐姐碰不上面,好让姐姐没有撑腰的!

虽然到现在苏蔚也没有完全闹明白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刚才支书的话,还有姐姐如此坚决的立刻要搬回家,再加上小蓝的事儿……

他怎么也看得懂,自己家这是被大伯和小姑他们欺负了!

既然如此,那谁也别想占他家便宜!

看众人全都看向自己,苏蔚也不怯场。

大声的说:“既然要重立门户,那我们家的东西肯定都得还给我们。地以后我来种,用不着大伯一家帮忙!”

“你会种个屁!”苏长福顿时急了。

对庄稼人来说,地就是命!

更何况这么些年,那地一直是他们家在种,苏长福早就把它们当做自己家的了。

这会儿听苏蔚居然想把地要回去,那简直就是在割他的肉。

不,比割肉还疼!

“你个小屁孩子,你说说你会干啥?还你种,你连个屁都种不出来!”

听他这么说,苏蔚不干了,拧着脖子和他争辩道:“不会种我可以学!就算是种个屁那也是我家的地,我愿意!”

“你!小兔崽子你这是要造反了!”苏长福气得直跳脚,举手大耳刮子就准备往苏蔚的脸上抽!

“大伯!”苏荞立刻挡在了大弟的前面,将他牢牢的护在身后。

“那是我家的地!”她望着苏长福,一字一句的说道。

苏长福敢收拾侄子,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大侄女的眼睛,他却从内心升起了一种说不出的怯意。

虽然他压根不会承认,却还是下意识的放下了高高举起的手。

“支书,你咋说!那地我们家侍弄这么些年了,好容易养肥了,你不会就这么让我给他们吧?他们会啥?给了他们那地就毁了!”

苏长福干脆不搭理姐弟俩,转头看向金贵有求助的说。

金贵有迟疑了。

按理说这地应该还给苏荞他们。

可他也是老把式了,自然也明白苏长福说的在理。

那姐弟几个谁是能下地干活的?

苏荞不用说了,苏蔚也没那本事,地给了他们没准儿真就糟蹋了。

“金伯,那地我们还给村里。”在金贵有还迟疑的时候,苏荞开口说道。

“姐!”

“你胡说个啥!”

苏蔚和苏长福这一次倒是想法一致,异口同声的喊道。

连金贵有也皱起了眉头:“小荞,这地是能随便退的?”

小金村在整个县里都算是大村了,却地少人多。

这地退回去容易,将来想再要可就难了。

虽然现在家里没有壮劳力,可苏蔚眼看就要成人了,等他成家立业的时候,没有地在村子里可咋活?

苏荞却只觉得庆幸。

在弟弟提到地之前,她把这事儿完全给忘了。一经提醒,才忽然意识到这地不能留。

她是重生的,自然了解历史的走向。

苏荞知道,一直到九十年代初农村改革之前,种地都是一件出力不讨好的事儿,而且越往后负担越重。

国家后来为什么要改革,要重新制定政策,还不是因为农民的负担太重,日子过得太苦了。

辛辛苦苦种一年,遇到时气不好,收上来的粮食自己够不够吃不说,没准儿到最后连公粮都交不上,还得倒欠公家钱。

就他们这一家子弱小,谁能种地?种不好到最后还不是得白白往里面填补?

更何况她将来是一定要上学,一定要进城的,弟弟妹妹肯定跟着她走。

既然如此,留着这地做什么?那不是徒留麻烦。

可这地她也不愿白白便宜了大伯一家,所以交回村里是最好的选择。

能够看到大伯他们为这事儿肉疼,她痛快得不行!

反正他们不高兴,她就高兴了。

面对大家的阻拦,苏荞没有一点要松口的意思。

她安抚的看了弟弟一眼,更加坚定的说:“金伯,我想好了,这地我们退回。我大伯说的没错,我们都不会种,地留着也是糟蹋。与其这样还不如还回村里,交给更合适的人。”

听了这话,金贵有沉默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既然想好了,那就按你说的办。等麦收后就让长福把地退回来。以后你们姐弟的粮食在村里买也行,用工分换也行。”1

他也看出来了,苏荞是真不想种地,而且这丫头记仇,宁可把地交了,也不愿意便宜她大伯一家。

如此,退回来确实是唯一的办法。

金贵有不担心他们的吃喝,每个月的补贴,尽够这几个孩子吃饭了。

至于以后,他自忖自己这个支书还能再做几年,大不了等将来苏蔚需要了,再开会重新分给他一块,想来村里的人也不会有什么大意见。

把那么一块儿好地收回来,不让它们被糟蹋,金贵有的心情不错。当即就带着村民们开始张罗给他们搬家的事儿。

有支书坐镇,事情自然变得无比顺利。

不管王兰香和苏三妹再不甘,再愤怒,可除了坐在自己屋子里嚎丧,其他的也无计可施。

特别是王兰香,在知道苏荞不过是跟着肖祁峰出去说了会儿话,居然就闹出了这么大的阵仗。

害得不仅要把那彩礼钱吐出来,连以后每个月几十块的抚恤金都领不到了,整个人差点没昏过去!

她气得在院子里跳着脚骂,可没骂几声就被支书冷冷的一眼给看得咽了回去。

最后只能哼哼着躺回床上,把苏家的祖宗八辈全都骂了一遍。

给姐弟们搬了家之后,金贵有就拉着肖祁峰和村里的民兵排长一起去商量抓拐子的事儿了。

很快,家里就只剩下了他们四个。

站在这熟悉又陌生,空荡荡的院子里,几个孩子一声不吭,眼神里全都带出了几分茫然。

苏荞是不敢相信事情这么容易就解决了,她原本甚至抱了鱼死网破的心。

而几个小的,则被今天一上午发生的事儿给全搞蒙了。

刚才人多还好,这会儿没外人了,一个个就都反不过味儿了。

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一天之内,居然会有这天翻地覆的变化?

几个人不知道在院子里站了多久,直到不知哪个小家伙的肚子咕噜了一声,苏荞才醒过神儿来。

“小蔚,你带着他们俩去把床铺了,我去看看厨房能不能做点吃的。”苏荞吩咐道。

苏蔚答应了一声,和苏芃一起抱着从大伯家拿回的铺盖往屋里走,苏蓝颠颠的跟在他们的身后。

苏荞自己去了厨房。

刚才村里人帮他们在苏长福和苏三妹那里争取到了一个月的粮食,还硬是从两家抠出来了几张票券。

可那粮食,总共也不过半口袋高粱面还有十几穗玉米。

苏三妹吭哧了半天,最后才塞给了苏蔚一包放了得有大半年的老南瓜干儿,再要别的就死活不愿意了。

苏荞拿着这些东西进了厨房,然后发现里面什么也没有。

决定收养他们之后,大伯当即就以方便照顾为由让姐弟仨搬到了他家,同时让二儿子苏小武搬去了苏荞他们家。

美其名曰帮他们看房,可其实谁都知道,这是想让苏小武在他们家的房子里结婚。

苏荞家情况特殊,村子里那么多双眼睛看着,苏长福肯定不可能霸占他们房子。

毕竟苏蔚,苏芃是俩男孩儿,家里又没有断根儿。

但先占着,让已经到了婚龄的二儿子在里面结婚,腾出时间再慢慢攒钱给他起房子,这样就能让家里松快很多。

苏荞不是不明白这个理儿,但她要上学,弟弟还小,把他们俩单独留在家里也不放心,所以就答应了大伯的提议。

苏小武还没成家,饭自然是回家吃的,所以这边厨房就成了摆设。

更何况忽然被强迫搬走,以王兰香那性格,当然连一根草都不会给他们剩下。

所以到处空空如也实属正常。

苏荞在厨房里转了一圈,将那些吃食放放好,然后就走了出去。

“收拾好了没?收拾好了就出来,姐带你们进城吃好吃的!”

站在院子里,她朝着堂屋大声的说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