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第11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许叔叔?”

苏荞没有想到自己这次来县委,居然会遇到之前帮助过他们的许干事。

要知道上辈子她带着小芃找到县里要抚恤金的时候,许干事据说已经升职,调到省里去了。

看来在蝴蝶翅膀的扇动下,很多事都和以前不同了。

看到苏荞也认出了他,许黎明很高兴。

他将苏荞上下打量了一番,说:“长高了些,还是那么瘦。是不是学校生活太辛苦了?”

说到这儿,他想了一下,表情顿时变得严肃了起来:“小荞,我记得你今年要参加高考了吧?还有两天就预考了,你这会儿怎么不在学校?”

苏荞苦笑了一下:“许叔叔,我今年不准备参加高考了。”

“为什么?”许黎明吓了一跳。

可他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顿了一下,然后指了指门口冲苏荞说:“你先跟我进去。”

说完,和大爷到了个招呼后就带着她一起走出了门卫室。

虽然说起来是县委大院,可其实现在的建筑还简陋得很,不过就是几排砖瓦房。

优抚办在县委不是什么重要部门,所以在最后一排很靠里的位置。

许黎明将她带到了办公室。

那是一个大房间,靠墙摆着三张办公桌。这会儿屋里并没有其他人,座位也全都空着,许黎明带她在中间自己的桌子前坐了下来。

他倒了一杯热水给苏荞,关心的问:“还没吃早饭吧?我去食堂看看还有什么吃的没。”

“不用了许叔叔,我吃过来的。”苏荞连忙阻止。

听她这么说,许黎明也没再跟她客气,而是直接问道:“小荞,你这次来是有什么事?家里有困难你说出来,你父亲是烈士,能够帮你解决的组织一定不会不管。”

说到这里,许黎明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继续说道:“说到上学……小荞啊,你听叔叔话,这大学还是要考的。你成绩那么好,不考实在是太可惜了。再大的困难熬一下总能过去,这上大学关系到的可是你一辈子的前途。”

以前苏荞和许黎明的接触并不多,只是当初他去家里处理赡养问题的时候见过一次。

他对自己姐弟释放出了善意,也确实为他们提供了帮助,这让苏荞很感激。

可除此之外,他们之间并没有过其他什么交集。

而现在,听了他这一番话,苏荞明显能够感觉到他对自己一家人实实在在的关心。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他们原本是陌生人。

许干事能够如此重视,关照他们,想来应该是受了什么人的委托。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是那位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大领导了。

想到这儿,苏荞对于能把爸爸的抚恤金要回来,更加多了几分信心。

“许叔叔,我这次来确实是寻求组织帮助的。不瞒你说,我和弟妹都已经搬回了自己家,现在重立门户了……”

苏荞将之前发生的事原原本本的和许黎明说了一遍,没有添油加醋,只是如实的复述。

可就这,已经将许黎明气得直接站了起来!

“太不像话了!当初把你们托付给他们是组织对他们的信任!他们可是给我们写下许诺书,保证会对你们好的!太不像话,太不像话了!”

许黎明气得在屋子里来回踱起步来。

“许叔叔,你别生气,反正我们已经搬出来了,以后和他们减少来往就是了。

我这次来,主要是为了我爸的抚恤金。您也知道,除了我,弟妹的钱村里都是按月直接给了他们,我们根本见不着。以前就算了,可现在搬出来了,我们要生活。”

听了苏荞的话,许黎明当即点头:“我现在就打电话通知你们村委会,以后你们的生活费只能由你去领,其他任何人都不能代为支取。”

“许叔叔,谢谢你。”苏荞感激的说道。

说完,她从书包里拿出了昨晚写好的申请,恭恭敬敬的递过去:“不过除了生活费,我这次来还想申请把我爸的抚恤金也提前取出来。”

听了这话,许黎明怔了一下,显然他没有想到苏荞会提出这个要求。

不过他也没有立刻拒绝,而是拿起了那份申请看了起来。

那申请中,苏荞除了说明他们姐弟四人如今的困境之外,还提了她未来的打算。她说她准备带着弟妹搬到县城来,然后一边照顾弟妹,一边复读准备明年的高考。

除此之外,她还要送两个弟弟去上学,妹妹去上幼儿园。

学费,生活费,租房费用,加在一起随便算一下都绝对不是单凭每人每个月十块钱可以包圆儿的。

可苏荞的这些打算,踏踏实实,本本分分,每一条都是在为了他们姐弟四个的将来做打算。

她成绩那么好,不应该继续参加高考吗?

她两个弟弟,一个十四,一个已经六周岁了,都正是上学的年龄。

他们都去上学的话,那么也只有把小苏蓝送去上幼儿园才是最稳妥安全的方式。

看着那份申请,连许黎明都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安排对于几个孩子来说再好不过。

当初老领导交待将这笔抚恤金暂时由优抚办代为保管,是担心几个孩子年龄太小,怕这笔钱被人拿走,以后遇到事他们没有了最基本的依仗。

可看了苏荞的申请,许黎明觉得这钱是时候还给几个孩子了。

“这事儿我做不了主,你等一等,我去跟领导汇报一下。”许黎明说着,拿着那份申请书走了出去。

他这一出去半个多小时过去了。

不过苏荞也没着急。

因为她打心眼里觉得许黎明说的领导肯定不在县委大院。而现在打长途那么费劲,中间很可能还要经过多次转接,花费的时间长点儿很正常。

所以她淡定无比。

可她没想到这一等居然就等了一个多小时,直等得她的肚子发出了咕咕的叫声,许黎明才匆匆的走了回来。

进了门,他一脸抱歉的看向苏荞:“小荞,这个事儿有点不太好办。”

苏荞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许叔叔,是我这份申请写的不合标准吗?要不你给我说个格式,我重新写?”

她要的是自己父亲的抚恤金,是父亲用命换回来的。

如果说以前不给他们是为了不被人骗走,她现在已经说明了情况,甚至连那些钱的用途都写得清清楚楚。

这种情况下,凭什么不行?

苏荞不想和许黎明杠,所以她只提申请书的格式。

可那话里的意思很明显——

除了说递交的申请格式不对,县里没有其他任何理由扣下这笔钱不给。

许黎明当然听懂了她话中的意思。

他无奈的笑了一下:“小荞,你别想太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父亲是为了救人牺牲的,而他救的是我们上级单位的一个大领导,这个之前我也曾经跟你提到过。”

苏荞点了点头。

“那位领导同志当时也受了伤,连夜送到了省城治疗。他醒来后非常关注你们姐弟四个的情况,特意交待我们优抚工作一定要做好。

你们父亲抚恤金的问题,也是领导提议由我们优抚办暂代你们保管的,那也是他在了解了你们家的情况后提出的建议,是为你们着想。”

“可我们现在确实需要用钱。”

“我知道我知道。”许黎明连忙点头。

“只是领导下地方检查工作去了,我刚才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有找到人。这钱当初是领导交待让优抚办代为保管,现在要还给你们,怎么也得跟领导说一声不是?

领导的行程是保密的,我们也打听不到,这样胡乱打电话也不一定能找到人。小荞,要不这样你看行不行,我再有一周就要调到省城去工作了。

你这份申请书我带走,我保证一定想办法交到领导的手里。你先等一等,等我跟你联系,你觉得可以吗?”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苏荞能说什么?

她根本没有理由说不同意。

只是这领导检查工作,谁知道要检查多久?要是一去几个月那可怎么办?

“许叔叔,既然这样,我能不能再请你帮个忙?”苏荞问道。

“你说。”

“你能不能以优抚办的名义通知一下村里,让我把我们下半年的生活费一次提出来?这样我好歹能在县里租个房子,省着点用,也够给弟妹们交学费和托费了。”

“可以,没问题,我现在就跟他们联系。”这一次许黎明回答的极为干脆。

……

虽然这次并没有要到父亲的抚恤金,可能够一次性拿到他们姐弟下半年的生活费,二百八十块钱,对于苏荞来说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与许黎明告别,从县委大院出来,苏荞第一时间先跑到街角的国营小吃店买了碗清汤面。

从早上五点多出门到现在她滴米未尽,这会儿都快饿得眼发花了。

所谓的清汤面是实打实的清汤,面条上连点油花都不见。好在饭店的大师傅手艺不错,煮得面条很筋道,汤的味道调得也好,里面还放了胡椒粉,吃得人胃口大开。

苏荞觉得虽然回来才几天,可她的胃口却长了很多。那么大一碗面条愣是一口气吃完,甚至最后还有一点意犹未尽的感觉。

吃完面,苏荞朝自己学校的方向走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