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12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学校老师在听苏荞说了情况之后,气愤异常!最后还是在她的劝慰之下才终于慢慢消了火。

苏荞家里的情况,老师们都知道。

这时候也没人能说出让她参加考试不去管家中弟妹的话。

只能一再的叮嘱让她尽快把家里的事儿安排好,开学一定要回来复读。

班主任陈老师更是忍住心里的难过,一遍遍的安慰苏荞:“明年再考也行,多学一年把握更大一点。”

可这话说着说着,自己先难受得不行。

因为已经决定了要带着弟妹搬到县里,被褥苏荞压根没有往家里带。

她把宿舍的东西收拾好之后,干脆先放到了陈老师办公室,让她代为保管。

只等自己搬过来后再拿回去拆洗。

从学校出来,苏荞去了小北营,这里是焦县的工业区。县里最大的化工厂,轮胎厂,还有一个罐头厂都在附近。

三个厂加起来工人得过千,再加上周围的家属院,附小,附中,人数得好几万。

为了大力发展工业,县里在厂区和家属区附近建立了很多便民设施。

供销社,煤场,国营饭店,粮店,菜店……甚至还有一个小公园,配置的非常齐全。

可以说,小北集是整个焦县最繁华,人们手里最有钱的地段了。

苏荞想把他们将来要住的房子租在附近。

因为她知道用不了多久,这附近就会有人偷偷开始做小生意。

吃的,用的不说,在化工厂家属院门口的人行道上,再有半年就会有人把缝纫机放在路边招揽生意,专门帮人缝补衣服。

这个地方是厂区,青工多。

特别是化工厂,轮胎厂的那些单身汉,他们大部分住集体宿舍。

衣服挂个口子,裤子磨烂了换个边儿这种小事,专门找人帮忙的话,事儿不大,次数多了总得欠人一份人情。

现在,上班的时候把破衣服拿到家属院门□□给人缝补,几分一毛钱的,下了班就能补好了。

钱他们出得起,还不用承人情,简直是皆大欢喜的事。

所以那个简陋的裁缝摊很快站稳了脚。

这种事,有一就有二。看那人立住了,自然就有人跟风。

没过多久化工厂家属院门口的人行道,基本上都被各种裁缝摊儿给占据了。

再后来,这里又陆陆续续加入了几个南方裁缝,他们以细心,眼光好,做工精良慢慢的在周围打响了名气。

不仅是小北营,整个焦县的人,做衣改衣都会习惯性的往化工厂家属院这边跑。

不到一年的时间,这里从最早的一个人推着缝纫机揽活儿,硬是发展成了一整条的裁缝街。

再后来,这里更是变成了焦县第一个专卖服装及周边的自由市场。

当年,苏荞的从商路就是在这个裁缝街起步的。

那时候她一边在这里打零工,一边暗中偷师。

学得差不多了就自己也支起了一个摊儿。

攒足了钱就带着弟弟闯去了省城……

最后硬是从一个什么都不会的打工妹一步一步做到自己开服装厂。

道路走的艰难却极为扎实。

当然这辈子苏荞不可能再沿着老路重新走一遍,可她还是决定从这里起步。

当初她到了省城之后,同样走的还是一边打工一边学习的道路。

那时候她一有空就去省城的纺织学院旁听,学习了很多与纺织品材料,设计有关的课程。

再后来,她进入了贸易公司,带着弟弟一起去了京城。

那时候苏荞已经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她自费上了京城服装学院的进修班,系统的学习了专业的知识……

有多年的学习和实践经验,苏荞自信无论是裁剪还是缝纫,自己的手艺都很拿得出手。至少不比那些南方来的裁缝们差。

她的初步计划是先在县城扎下脚,最好能够弄到一台缝纫机率先开始揽活儿。

这样她就能一边复读,一边在保证家人的基本生活外,攒一些钱为将来带着弟妹到外地上大学做准备。

可现在因为没有拿到父亲的抚恤金,情况就变得有点难。

首先她买不起缝纫机了。

如今一台新的缝纫机大概在一百六十块钱左右,同时还需要一张缝纫机票。

一百六十块钱她勉强能挤出来,但缝纫机票苏荞可没有。

上辈子因为想来这里做生意的人越来越多,大家对缝纫机的需求越来越大。

于是就有人私下里开始做倒各种票据的生意了。

苏荞因为当时就在这里,所以她知道在哪里换,也清楚的记得要不了一年,因为紧俏,一张缝纫机票差不多能够炒到两百块钱以上!

而按照记忆,她印象中现在只要一百块钱就能换到。

如果爸爸的钱拿到手,这票苏荞必然立刻就会去买。

毕竟缝纫机这东西,在今后的十年甚至更长时间里在焦县都会是紧俏货。

她不用了随时都可以卖出去,甚至很可能比她买的时候还贵,绝对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可问题是——现在她并没有那么多钱。

好在距离缝纫一条街形成的时间还早,许干事又承诺必然会把钱帮她要回来,所以苏荞并不着急。

比起缝纫机,她现在更想找到一处合适的房子。

苏荞在化工厂家属院附近转了快一个小时,犄角旮旯都转到了,也没有找到能住的地方。

这让她有点沮丧。

眼看着快要到最后一班车发车的时间了,她匆匆的跑到最近的国营饭店,买了十个包子就往车站奔。

急赶慢赶,苏荞在发车前最后一分钟赶上了车。

以至于车开出去好半天了,她连气都还没喘匀。

要是有辆自行车就好了,这样时间就可以自由安排。

站在车上,苏荞暗暗的想。

于是又将购买自行车列入了自己下一步的规划之中。

最后这班公交车从县城发车是下午四点半,到达镇子上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六点了。

五月份的天,这个时间天还是亮的,可苏荞还是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

从镇子到他们小金村还得走四十多分钟呢,等她到家天差不多就黑透了。

让苏荞没有想到的是,她刚刚走出公交车站,就在站门口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肖祁峰推着一辆二八大杠,此刻就站在正对着车站大门的位置,似乎是在等什么人。

他今天没有穿军装,只穿了一条军裤,配一件白色的衬衣。

衬衣的下摆被一条宽宽的咖色军用皮带束在了裤腰里,配上他一米八多的个头儿,更显得腰细腿长。

那身材比例,不比后世t台上的那些名模差。

看得苏荞忍不住啧了一声。

今天的肖祁峰没有带帽子,苏荞终于看清了这个人的长相。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住院时间太久捂白了,他并不像苏荞以为的肤色黢黑。相反他的肤色是这个时代男人少有的白净。

不仅如此,肖祁峰还长得相当好看。

鼻梁高挺,剑眉星目,属于那种任谁看过去都会忍不住赞叹一句“小伙儿真俊气”的样貌

就像现在,他的衣着并不招眼,也没有什么动作,就那么身姿笔挺的站在路边,可在这人来人往的车站门口,依然显得那么的醒目。

苏荞原本并没有准备和这个人打招呼,可几乎就在瞬间,肖祁峰也看到了她。

在两个人目光对视上之后,她知道根本躲不过,只得主动走了过去。

“肖同志,好巧又见面了,来接人啊?”她礼貌又微微带着一丝疏离的客气道。

肖祁峰仿佛根本没有感觉到她的敷衍。

嗯了一声之后,看了看她身上背着的书包,又看了看她空无一物的左右,身后。

最后终于忍不住,用略带惊诧的语气问:“你就拿了这么一点东西?”

正准备告辞的苏荞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问?

疑惑的反驳:“不拿这,那……我还应该拿点啥?”

“不是说你今天回学校办手续了吗,没拿行李?”肖祁峰解释了一句。

说完也不等她回答,直接调转了车头,冲她示意:“先回去吧,有话路上说。你弟妹他们都等急了。”

苏荞这才知道,这个男人居然是来接自己的!

她顿时不安了起来。

“肖同志……”

肖祁峰摆了摆手,打断了她的话:“我今天去你们村,是想打听一下人贩子有没有抓到?然后顺路拐到你家里看了一下。

过来接你是因为听你弟妹们说,你今天要回学校收拾行李,恰好我骑了车。

你不用想太多,如果真要想,就全当我是为人民服务吧。”

“……”

知道这个人是专程跑这么远来接自己的,苏荞确实有几分不自在,拒绝的话甚至已经到了嘴边。

可肖祁峰这一番解释,让她的不自在瞬间全都变成了尴尬。

是啊,自己怎么忘了,人家是解放军啊!

解放军为人民。

当初在被自己那么不客气的当面拒婚后,这个人不也是毫不记仇?

不仅不记仇,还热心的帮她去找了小妹,甚至最后在支书和村里人面前,还替自己一家说了那么多公道话。

这一次,人家肯定是听了弟妹们的话,又发扬雷锋精神了。

想到这儿,苏荞之前的那点儿警惕,全都化成了对眼前这个人深深的敬佩。

“谢谢您啊,肖同志。”苏荞一脸感激的说道。

听到这姑娘连敬语都用出来了,肖祁峰的眉心跳了跳。

“咱都是一辈儿人,用不着说话这么客气。”他淡淡的回了一句。

然后跨上车,一脚支地一脚蹬在脚蹬上,冲苏荞说:“上来吧。”

肖祁峰骑车很稳。

苏荞坐在后座上,初夏傍晚徐徐的微风拂过脸颊,让她忽然有了一丝惬意的感觉。

为了不使气氛过于尴尬,她主动引出了话题:“人贩子抓住了没啊?”

苏荞早上走的早,她还真不了解情况。

“抓住了,已经送到镇公安局了。”

“是什么人啊?”

“隔壁镇的二流子,据说是一个团伙。金支书说那个人交待了很多,公安局很重视,已经成立了专门的小组负责这件事,相信很快就能把他们一网打尽。”

“太好了,这些人就该死!什么时候拐卖妇女儿童的人都该死!”

想起上辈子一家人的遭遇,苏荞攥紧了拳头,愤恨的说。

“放心,他们都会得到应有的报应!”

肖祁峰的语气平静,可说出来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却有一种安抚人心的作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