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15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蔚和苏芃早早的就起了床,却被大姐强行按住,不许他们出去看热闹。

苏长福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村里不知道有多少唯恐天下不乱等着看他们姐弟几个的反应呢!

自己出了气也就行了,何必去给别人制造八卦的话题?

无论外面闹腾得多厉害,苏家几个孩子不紧不慢的做着自己的事。

苏荞将两个炉子全都点燃,厨房内的灶台下是很小的火,让弟弟守在那儿盯着,慢慢的烘烤。

而她则在后面那个临时搭建的简陋炉灶处将早上要吃的玉米粥熬上。

昨天她在外面忙了一天,也没有来得及去村里买粮食。家里就只有半袋子高粱面和这些弟弟们磨出来的玉米碴,只能先对付一顿。

不过等一下她拿了钱就会去把粮食换回来,到时候尽可能多换点细粮。

在吃食方面,苏荞一点都不想委屈自家人。

粥煮好,将小蓝叫起来,一家人吃了早饭苏荞就直接去了村委会。

路过苏长福家的时候,她特意朝里面看了一眼,只见这个时候人们早已经散去,只有苏小军的媳妇脸上捂了个大围巾正在清扫院子。

即便离的还这么大老远,苏荞都还能闻到从他们家里散发出的刺鼻的异味。

苏荞目不斜视的从他们家门口走过,径自去找了老支书。

金贵有显然知道她今天早上要来,都没有出工,就在村委会唯一的那个大房间里等着她。

看到她进来,冲她招了招手:“小荞来了?过来吧,梁子昨天已经去镇上把钱给你们取回来了。”

听了这话,那叫做梁子的男人也朝着苏荞笑了笑:“先把钱给你,票要按月发,这个不能提前你知道吧?”

苏荞连忙点头:“知道的,谢谢梁子哥。”

梁子是除苏荞之外,村里文化程度最高的,之前曾经也考上过县中。

可他运气不好,刚考上就遇到学校停课,他们那一批学生进了校门没几天就全都又回了村。

之后就再也没机会重返校园了。

梁子以前是村里面的记分员,现在因为村里的土地都承包了,他就在村委会里做了会计。

因为有学问又踏实肯干,金贵有很看好他,现在在把他当做接班人培养。

许是上学吃过苦的人都容易感同身受,梁子在听了苏荞被她大伯娘坑的那些事后也很生气。

他虽然话不多,也没表现出来,可昨天接到县里电话,说要将下半年的钱一次性预支给苏荞之后,二话没说顶着大太阳直接去了镇子。

走流程,办手续,忙活了大半天总算是把那些钱全给拿了回来。

要没有梁子,苏荞今天想一大早把钱拿到手那可没那么容易。

听了金支书的解释,苏荞内心很有几分震动。

上辈子弟弟出事之后,她就像是一只浑身竖起了尖刺的刺猬,看所有人都充满了提防,从来没有感受到过来自于乡亲们的善意。

以至于她对这片生她养她的土地除了憎恶就只剩下灰暗的记忆。

而这一世,从重生到现在,除了那些原本就有准备的恶意之外,苏荞出乎意料的感受到了来自于外人的关心。

这让她很意外。

拿了钱之后,苏荞和两人告别然后回家叫上了大弟,让他和自己一起去仓库背粮。

因为金贵有发了话,让她可以多买些细粮,所以除了四十斤玉米面,二十斤红薯面之外,她一口气买了十斤的白面!

要知道这时候城里人一个月的细粮供应也才只有二斤,就这还得凭运气。要是运气不好,赶上粮店没粮,这两斤细粮也买不到手。

看着姐姐抱在怀里的那个面口袋,苏蔚难得的露出了孩子气的一面,走路都像是在跳高。

他激动的凑到苏荞跟前,一边倒着走,一边说:“姐,咱今天蒸白面馍馍吃吧?都好久没有吃过白面馍了!”

苏荞看了他一眼:“白面馍有啥好吃的,咱今天吃贴饼子!”

“啊……”苏蔚一下子就苦了脸。

他姐这是把他当小孩儿诓骗呢,当他傻!

贴饼子是啥?那不还是玉米面嘛,他们都吃了两天玉米碴粥了,那玉米面有什么稀罕的!

看弟弟一副沮丧的表情,苏荞也没过多解释,而是伸脚在他的小腿处轻踹了一下:“赶紧走,今天你不是还和肖大哥约好了要修栅栏吗?”

“哦,对!”

苏蔚这才想起来:“姐,你待会儿得给小肖哥钱,我们商量着要把家里的锁全都换了,他说他路过供销社的时候给咱带回来。”

说完,不用姐姐答话,苏蔚先就加快了脚步:“赶紧的吧,别让人家来了咱还没到家。”

姐弟俩扛着粮食呼哧呼哧赶回家的时候,肖祁峰还没有到。

苏荞从口袋里掏出了五块钱塞到了弟弟手里:“去看看谁家有,换只鸡回来。再拿着篮子去换点鸡蛋。要是有别的什么也一起换点回来,咱中午吃地锅鸡贴饼子!”

地锅鸡?

这是啥东西苏蔚不知道,可光听名字他也知道肯定是好吃的!

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好嘞!”他答应了一声,然后就冲着屋子里大喊:“小芃,带着小蓝出来!哥带你们出去玩儿去!”

听到要出去玩儿,俩孩子哇哇叫的从屋子里跑了出来。

看到姐姐,俩人一起扑过来抱住了她的大腿。苏芃更是眼睛晶晶亮的问道:“姐,你又要带我们去哪儿?”

那架势,明显是还惦记着之前的那碗豆花面呢。

望着弟妹们可爱的小模样,苏荞只觉得自己的心啊,就像是泡在了蜜水里。

她忍不住伸手在小弟和小妹的脸蛋儿上各捏了一把,正要说话就见苏蔚伸出爪子一边一个,就把俩小家伙给扯了过去。

不仅如此,他还一脸嫌弃的在苏芃的耳朵上揪了一下:“这耳朵长着是当摆设的?明明是我叫你,我叫的!”

苏芃啊了一声,立刻放开姐姐转头抱住了大哥,小狗般的在他的身上蹭了蹭,一脸欣喜的问:“哥,你要带我去哪儿?”

苏蓝只有三岁,话还说不太好,可小脑袋瓜子却是够用的。

她听到二哥只是问要带他去哪儿,顿时急了,抱住大哥的腿就使劲往他身上爬。

一边爬一边嚷嚷:“小蓝!小蓝!”

用自己的方式提醒大哥,还有她呢,可不能把她忘了。

看三个弟妹闹成一团,苏荞的唇角止不住的往上扬。

交待了一声:“赶紧去,早点回来,别把小蓝摔了。”

就提着粮食袋子自己进了厨房。

苏荞看了看灶台,发现已经烤得差不多了,估计今天再晾一晾,明天就可以使用了,心里略微舒服了些。

将粮食放好,她从柜子里拿了一个竹篮去了后院。

在她家后院水井边上有一块儿菜地,此时正是一年中蔬菜长得最好的时候。嫩生生的韭菜,红艳艳的辣椒,绿油油的蒜苗,还有金黄的南瓜……看着就让人欢喜。

这些是王兰香种的,别看那个人心眼子坏,种菜的本事可不差。

这畦被她精心侍弄的蔬菜,就算是在整个村子也是长得最好的。

苏荞知道,王兰香之所以来家里使坏,也和这块菜地有莫大的关系。

因为他们决定自立门户的太过于突然,王兰香根本来不及防备。

加上帮他们搬家的人又是金支书带队过去的,她想要藏点什么也没有机会。

所以苏荞他们之前从自家带到苏长福家里的东西全都带回来了,一样也没少。

而苏小武往回搬的时候,因为有苏荞姐弟看着,除了他自己的东西外,一样也没能多拿。

这一年多的时间,房子是苏小武住着,王兰香这个当娘的自然是把屋子当做自己家的一样照顾着。修修补补不说,隔三差五的还过来擦擦抹抹,打扫一下卫生。

甚至还在后院开荒种了地。

可随着苏荞姐弟们的翻脸,她到最后什么也没落着。

这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事儿,王兰香要是能咽的下这口气,那才怪!

所以就干出了往苏荞他们家灶台里灌水这种恶心人的事。

可苏荞一点不觉得他们姐弟有亏欠苏长福家的地方。

这一年半小蔚,小芃的钱全都交给了大伯家,加起来顶得上他们全家的收入!

现在虽然土地承包了,可交了公粮后剩余的粮食也将将够一家子吃饱,没有弟弟们的钱,他们拿啥走礼给二女儿苏小娜在镇子上找到工作?

没有弟弟们的钱,他们买得起自行车?!

不过就是留下来了一畦菜,苏荞觉得他们姐弟吃得心安理得。

摘了一把豆角,挖了几个土豆,又拽了五六个青椒,割了点蒜苗……苏荞拿着满当当的一篮子菜从后面走了回来。

刚走到前院,就听到外面有车铃声。

苏荞赶紧放下菜篮子走到门口,远远就看见肖祁峰骑着一辆三轮车,车上放了得有好几十根毛竹。

那竹子又粗又长,而且晒得干干的,看上去绝对不是刚刚从山上伐下来的。

苏荞没想到这个人居然弄了这么多竹子过来,赶紧把门打开,帮着肖祁峰一起将车子推了进来。

进门后她才问:“肖大哥,这竹子你从哪儿弄来的,花了不少钱吧?”

“没花钱,之前我娘攒的。家里修栅栏没用完,我全给拉来了。”肖祁峰回答的轻描淡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