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第16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听说这竹子居然是肖祁峰从家里拿来的,苏荞更觉尴尬。

之前将退婚的事儿闹得那么大,虽然她事先并不知情,可怎么说这事儿都有点打肖家的脸。

肖祁峰和秀萍姨不记仇就已经是大度了,哪儿还能要人家的东西?

想到这儿,苏荞赶紧拿钱:“肖大哥,麻烦你帮我们修栅栏就已经很感激了,怎么也不能再让你垫钱。这锁还有这毛竹……”

说到这儿,她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一阵莫名的压力搞得她实在是有点说不下去了。

她下意识的抬起了头,然后就对上了肖祁峰平静的眼神。

那眼神虽然看上去并没有什么情绪,可不知道为什么苏荞就是能感到这个人生气了。

看她不说话了,肖祁峰将车子停稳,然后拖下车上的毛竹就往院子中间走。

苏荞连忙拿起车上放着的铁丝还有工具,也跟了过去。

她将东西放在肖祁峰的身边,又殷勤的搬了一个小板凳递给他。

越想越不合适,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往下说:“肖大哥,这毛竹就不说了,那锁还有铁丝……”

“苏荞,你一定要跟我算的这么清吗?”肖祁峰忽然打断了她。

苏荞默了默,试图再解释,肖祁峰又继续说道:“既然这样,那咱们好好算一算。

之前苏叔给我们家换了全部的屋瓦,还帮我家换了一个木窗,修了所有的门。这个钱大概是多少,你帮我折一下。

除了这个,我大姐结婚的时候,我娘针线不好,她的新棉袄,新罩衣还有被子全是秋月姨给做的,秋月姨在我家整整做了三天,这手工费你也得给我记个数。另外……”

“肖大哥,我错了,你别说了。”苏荞连忙伸手抓住肖祁峰的胳膊,飞快地的低头认错。

可不能让他再说下去了,再说下去,两家人两辈子的情分都被这么说没了。

父亲给肖家换屋瓦的事儿苏荞可能去上学并没有印象,但当初娘去给秀萍姨家的姐姐做被子的时候,还带着她一起去了。

她知道娘那时候高兴得很,就像是自己嫁女儿一样。

她这会儿跟人家为这事儿算钱?

苏荞觉得要是母亲知道,半夜都得去她梦里找她说道!

想到这儿,苏荞知道今天这钱肯定是给不出去了。

“肖大哥,你先忙着,我去给你倒碗水。”

她讪讪的收回了手,神情微窘,只恨不得找个理由赶紧先离开一会儿。

看到她这个样子,肖祁峰的眼中快速的闪过了一抹笑意,他也没有再继续,而是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就在这时,外面再次传来了熟悉的笑闹声。很快,之前出去的三兄妹一阵风般的跑了进来。

看到肖祁峰,苏蔚先打了个招呼,然后就显摆的将手里倒提着的一只大公鸡举得老高。

冲着苏荞大声的喊:“姐,鸡买回来了!你看这鸡大吧?可多肉了!”

看他这个样子,苏芃也不遑多让,赶紧将手里提着的竹篮举起来,冲着苏荞说:“姐,还有鸡蛋!这鸡蛋是我在月桂姨家一个个亲手选的,都是最大最好看的!”

“姐,蒜!蒜!”

看到两个哥哥炫耀,苏蓝也不示弱。

她说不了那么多的话,索性跑到了大姐的跟前,仰着头将自己手里攥着的两个大蒜使劲往她手里塞。

边塞还边往她身上爬,那模样跟个小动物邀宠似的。

“可以可以!”

苏荞笑着先冲两个弟弟竖了竖大拇哥,然后将撒娇的小妹抱起来,在她的脸蛋上使劲儿亲了一口。

说:“我们家小蓝最厉害了,这么点儿就会帮姐姐买菜了,待会儿奖你一块儿大鸡肉!”

说的小姑娘有点骄傲,又有点害羞,将头埋在姐姐的脖子里咯咯的笑个不停。

肖祁峰坐在院子里,看着苏荞和弟妹们热热闹闹的说笑着,脸蛋红扑扑的,眼睛都弯成了月牙。

不由得又想起了那天在苏三妹家中,她抱着小妹,拉着两个弟弟站在人群中,孤独纤弱,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冰冷模样。

一时间有点恍惚,无法将这两个身影重叠在一起。

心里却莫名的闪过一个念头,这姑娘笑起来真好看啊!要是她能够一直这么乐呵呵的,让他做什么他都愿意。

苏荞和小弟小妹一起将东西拿回厨房,留大弟苏蔚在外面给肖祁峰帮忙。

她把摘回来的菜给了苏芃,让他带着妹妹一起帮忙择菜,自己拿出面袋子开始和面。

一半白面一半玉米面混合,加入刚刚烧开的滚水,搅拌到无干粉状态。待面稍微凉一些,放入一小撮碱面和匀揉成面团,然后在上面搭上一块湿布放在一边醒发。

接着苏荞就要开始收拾菜了。

首先要杀鸡。

苏荞盯着被苏蔚捆得结结实实,丢在角落里的那只芦花大公鸡。

她不知道弟弟是花了多少钱买的这只鸡,估计不会便宜,因为这鸡实在是太精神了!

即便两条腿都被绑着,翅膀还被反拧住,可还在不停的扑腾。最重要的是,它那一双小眼睛瞪得滴溜溜圆,就那么和苏荞对视。

看得她——实在是下不去手。

“苏蔚!过来帮我把鸡杀了!”无奈之下,她只得对着外面大声的喊。

“啊?我不会!”苏蔚的回答迅速又理直气壮:“我没杀过!”

苏荞:“……”

合着就跟她杀过一样!

她长这么大也没干过这事儿啊!

“坏蛋!臭孩子一点儿都不懂事!”苏荞气得嘴里小声的骂着。

可骂也不顶事儿啊,没办法,还是得自己动手。

这种死亡般的对视苏荞实在是有点受不了,无奈下,她只得闭上眼睛伸手过去抓。

肖祁峰听到姐弟俩的对话就放下了手里的活计走了进来,结果一进门就看到苏荞闭着眼摸索着抓鸡。

看得他忍俊不禁。

他走过去抓住了那只还在半空中比划的手。手湿漉漉的,纤细而娇软,让他的心都不由得停跳了半拍。

他清了清嗓子,低声说:“我来。”

说完松开手,拎起地上的鸡,拿起刀就快步走出了厨房。

苏荞的手还没碰到鸡,就被一只温暖的大手给握住了。

她慌忙睁开眼,然后就撞入到肖祁峰充满了笑意的眸光里。

都没待她反应过来,那人就松开了手,拎着鸡出去了。只留她还蹲在那里,只觉得那只被握过的手变得越来越热。

苏荞闹不明白这是什么感觉,怪怪的。

她赶紧跟着站起来,将手在身上蹭了蹭,拿起热水壶和盆子追了出去。

有了肖祁峰的帮忙,剩下的工序就简单了。

将杀好的鸡褪毛收拾干净,切小块,葱改刀,姜切片,蒜拍碎。

然后她和苏芃一起将这些东西都转移到外面新砌的那个临时灶跟前。

热锅,油烧至五六成热的时候放入花椒,八角,小火炒香,接着放入葱姜蒜煸至微黄。

有香气散出后将鸡放入锅中爆炒,直炒到鸡肉变了颜色,然后放入酱油,盐,各种调料,再炒至鸡肉入味。

待鸡肉全裹上酱汁,看着油红发亮之后,将事先切好的土豆,豆角,菜椒分别加入,加入开水就可以让它慢慢的炖了。

做好这一切,苏荞盖上锅盖,叮嘱小弟蹲在灶前盯好火,她又重新走回厨房,准备把发好的面拿过来开始贴饼子。

不站起来不知道,这一走动,她才发现那炖鸡的味道早已经在院子里散开,估计连周围的人家都能闻到香味儿。

果然,她人还没走过去就听到苏蔚嚷嚷:“姐,好了没,可以吃了吧?这也太香了!我咋不知道你这么会做饭啊?!”

“你不知道的多着呢!”苏荞懒得和他解释,笑着回了一句。

她会做饭这事儿大弟当然不知道,因为这是上辈子她在他们出事之后才学的。

那时候的苏芃因为毁容,失聪天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连门都不出,更不愿意见人。

苏荞没有办法,只得自己做饭给他吃。

为了能让弟弟多吃一口,她绞尽了脑汁,想出各种花样的饭菜轮番做。

时间长了,自然学会了一身的好厨艺。

说着话,苏荞已经走回了院子中间。

她走到肖祁峰跟前解释了一句:“肖大哥,你们稍微再等一会儿,饼子贴上就差不多了。”

话没说完,她的目光落在了两个人正在整修的栅栏上。

因为一直在里面做饭,苏荞之前并没有注意,这时候才发现这俩人说是整修栅栏,实际上可以说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又重新帮他们家给竖了一个新的。

原来的栅栏也就是一米五左右的高度,成年人站在门口能够将院子里的情形看得清清楚楚。

可他们这次用毛竹和铁丝重新编制的栅栏得有一米八还高,将外人的视野遮挡的严严实实不说,他们还将毛竹的顶端全都削成了尖尖。

这样,谁要是起了个歹心想要翻进来,怎么也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能力够不够。

苏荞又惊又喜,围着那编好的栅栏看了半天,又点着脚尖试图在那毛竹顶上摸一摸。

完全不知道要如何表达自己此时的激动。

她家非弱即小,自己学的那点防身术保护自身没问题,可真要多来几个人也扛不住。

昨天王兰香的擅闯确实让苏荞起了警惕之心。

她还在琢磨怎么想个办法把屋里的门加固一下呢,今天肖祁峰就给她带来了一个这么大的惊喜!

“肖大哥,你们等着,我再去加个菜!”

苏荞觉得不做点什么实在无以表达内心的感激,丢下这句话转身又直奔了菜地。

这天的午饭十分的丰盛,除了一大锅地锅鸡贴饼子外,苏荞还炒了满满一盘的嫩韭菜炒鸡蛋。

新摘下来的韭菜鲜嫩无比,配上鸡蛋炒出来油汪汪,香喷喷,光看就让人忍不住的流口水。

这在平日里,已经属于难得的好菜,一般二般的家里没谁舍得这么吃。

可今天,这样的好菜在那锅鸡的跟前也排不上号了。

因为地锅鸡必须放在灶上边炖边吃,所以这顿饭大家全都端着碗,搬着小板凳围坐在了那个临时灶前。

此刻所有的目光都盯向了苏荞,直到她掀开锅盖。

随着锅盖掀起,一股子浓郁的香气随着雾气翻滚而出,直窜入每个人的鼻端。

大家下意识的同时深吸了一口气,久久舍不得呼出。只恨不得让那迷人的味道能够在鼻端中多停留一会儿。

苏荞用铁勺将鸡块儿连同炖得酥软烂香的土豆,豆角舀入每个人的碗里。

而苏蔚和苏芃更是第一时间,迫不及待的夹起一块儿放入口中。

鸡块切得不大不小,这会儿更是全都包裹在浓郁酱汁里。一口咬下去,鲜香味美,酥软又不失鸡肉本身的劲道。

俩孩子慢慢的咀嚼着,根本舍不得咽下去,只恨不得这鸡肉永远也吃不完。

好一会儿苏蔚才由衷的感叹了一句:“真好吃啊!”

而苏芃更是慌不迭的点头附和“太香了!姐,你下次还做吧,这鸡肉太好吃了!”

今天的饭还没吃就想着下一顿了,苏芃孩子气的话惹得两个大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肖祁峰直看到苏荞也在她的碗里盛入鸡块之后,才夹了一块儿放入嘴里。

顿时那种从来没有品尝过的美味让他忍不住嗯了一声,然后享受的眯起了眼睛。

自幼家穷,又早早的当了兵,肖祁峰对吃上从来不挑。在他看来只要能填饱肚子,吃什么都无所谓。

可这会儿,他忽然意识到,并非他不挑食,而是之前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味的东西。

这顿饭可以说吃得所有人都满足得不得了,连一向自制的肖祁峰都有点尴尬的发现,自己好像吃撑了。

苏荞发了那么老大一盆面,贴了那么多的饼子,愣是让他们一顿全给干完了。

吃完饭,肖祁峰帮苏荞一起将东西收回了厨房,这才跟她说:“外面的活儿可能今天一天干不完,明天还得再来一趟。”

听了这话,苏荞微微愣了一下。

“你明天有事儿?”肖祁峰立刻察觉了出来。

苏荞也没瞒着,点了点头:“我明天还打算着再去一趟县里。”

她没有说要去干什么,肖祁峰也没多问,而是很自然的回答:“你大概几点走,我骑车送你。”

苏荞正想拒绝,肖祁峰自己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我不到村里,你说个点儿,我在你们村前面的公路口等你。”

这句话说得苏荞到了嘴边的拒绝话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她知道肖祁峰这么说是怕村里人说她的闲话,可再世为人的苏荞,对这个一点都不在意。

别说她根本就没准备在村子里长待,就算是不进城她也不在乎那些闲言碎语。

比起这些无聊的话,她更不想让真心帮助自家的肖祁峰寒了心。

“肖大哥看你说的,到家门口了哪儿还能不进来?我昨天买到细粮了,你明天早点来,我做打卤面给你们吃!我做的面条可好吃了,咱吃完了再去。”

她的话让肖祁峰眸光一暖,他没再多说,只是望着苏荞嗯了一声。

第二天一大早,苏家的院门就被人敲响了。

苏荞拍掉手上的面粉,应和着跑出去开门。

门一打开,她最先看到的是一个坐在自行车前座上的小娃子。

那小娃儿不过三四岁的年龄,瘦津津的,却长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

他坐在自行车前梁上,侧着头,眼睛一眨一眨,毫不掩饰的用充满了好奇的眼神儿盯着苏荞看。

苏荞被他看得直发愣,耳边莫名响起了堂姐苏小娜曾经说过的话:“他家还有一个三岁的男孩,你要是嫁给他,进门就得当后娘!”

这是……把儿子给带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