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赚钱养崽奔赴新生 > 第19章三章合一

我的书架

第19章三章合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苏小娜吃瘪,苏荞心里多少舒服了一点。

她正准备再说两句,肖祁峰在她的手背上按了按。

苏荞看了看他,闭上了嘴。

肖祁峰看向苏小娜,语气清淡而冷漠:“我和苏荞的婚事是我们俩自己的事儿,用不着别人掺和,更犯不着给什么人交待。彩礼钱我拿回来了,那是因为这就不该是你们家收的钱!

至于你的关心,我替苏荞谢谢你,不过以后都不需要了。你有那份闲心,用在你家人身上吧,苏荞还有苏蔚他们有人疼。”

说完,他冲苏荞示意了一下,让她上车。

然后用力一踩脚蹬,车子飞快的朝前冲去。

直将站在旁边的苏小娜吓得一个踉跄。

车子骑出去好久,苏荞回头还看到那人站在原地望着这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虽然在路上耽误了一些时间,到达小金村的时候天还是亮的。

因为小树还在苏家,这一次肖祁峰没有早早的停车,而是将车一直骑到了苏家的大门口。

看着自家那竖得又高又密的篱笆墙,苏荞心中一喜。

望向肖祁峰的眼神里都带出了光:“肖大哥真是太谢谢你了!你这真是帮了我大忙了。”

肖祁峰默了默,看向她:“除了谢你是不是就不会说别的话了?”

苏荞想了想:“那……感恩?”

一句话说得肖祁峰脸瞬间黑了一下。

“没有没有,说着玩儿的。”

看他那一脸无语的表情,苏荞没绷住直接笑出了声。

她拼命的摆着两只手,笑道:“别气别气,我就是开个玩笑。”

好一会儿她才收住笑意,看向木着脸望着她的男人问道:“肖大哥,你什么时候回部队啊?”

听她问起这个,肖祁峰眼底的笑意浅淡了些。

“再有三天,票已经买好了。”

“那你走之前再来我家一趟吧,我给你准备点东西。”

听她这么说,肖祁峰不赞成的皱起了眉头:“别乱花钱。”

“不乱花,我就准备一点吃的。你帮了我们家这么大的忙,总得让我表示一点心意。再说我做菜还行,你带着就权当零嘴,偶尔改善一下伙食。”苏荞解释道。

肖祁峰从来没有吃零食的习惯,可看着对面女孩儿热乎乎的眼神,也没有再拒绝。

跟着她一起推车进了院子。

小树玩疯了。

他长这么大都没有过这么多人陪他一起玩过。

不仅如此,苏芃还拿出了之前父亲给他还有哥姐做的木头玩具。

有手-枪,有木马,还有小车……直看的小树觉得舅舅给从城里买的会动的青蛙都不香了。

虽然已经玩了一整天,可肖祁峰让他走的时候,小崽子还是难得的犯了犟,死巴着苏家兄弟的床腿就是不放。

要不是亲舅的威压太盛,估计他立刻就能嚎出声!

几个人劝了好久,好容易才将哭哭啼啼的小崽子押上车,把这舅甥俩送出门,天都黑透了。

苏荞累得一下子瘫在了床上,连手指头都不想动。

“别叫我吃饭,让我躺会儿。”她冲着外面喊了一嗓子。

可显然她的话外面的人压根就没听到。

话音刚落就听到苏蔚的喊叫声。

“姐,姐,你拿回来的这大包小包都装得啥啊?”

他把从车上卸下来的东西拎进屋,举着那包裹冲着躺在床上的苏荞嚷。

苏荞一下子坐了起来。

她差点忘了!

“你把那些布收拾到一起,别给我弄乱了。筐里稻草下面有鱼,你会杀鱼吧?把鱼给我收拾干净了,待会儿我起来做。”

说完,苏荞呻-吟了一声,再次躺倒在床上。

她真的一点也不想动啊!可天这么热,那鱼都在筐里捂了好几个小时了,不做出来肯定得臭。

好在弟妹还是给力的。

大弟痛快的跑去杀鱼不说,小弟还体贴的把凑过去要亲亲的小妹给扯到了一边,给姐姐留出休息的空档。

连三岁的小蓝看姐姐累极,也知道乖巧的捂住自己的嘴,跟着二哥蹑手蹑脚的走出去,不打扰姐姐睡觉。

虽然有弟妹们疼惜,可苏荞心里有事儿,又哪里能够真睡得着?

不过在床上躺了半个小时,她就咬着牙爬了起来,这会儿苏蔚已经将鱼杀好,收拾干净了。

苏荞将鱼切小块儿放在一边备用,然后支锅倒入盐和花椒小火慢炒,直炒到盐微微变黄将其盛出。

等盐放凉之后,撒入沥干了水分的鱼块里,拌匀,放在一边腌制。

她在做这些事的时候,三兄妹全都站在一边观望。连最小的苏蓝也看得很认真,就好像她真的能看懂一样。

苏荞并没有嫌弃他们碍事而将他们撵走,而是一边做,一边将步骤细细的解释给他们听。

对于三个人提出的问题也尽量耐心的解答。

知道姐姐要做的是酒糟鱼,虽然仨孩子连这名字都没有听说过,也全都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在听说这鱼明天一大早就要拿到外面去暴晒,仨小家伙全都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会看好这些鱼,让它们晒得既干又好,还不让别人偷走。

晚饭是苏蔚提前做好的。

玉米碴粥,肖祁峰母亲腌的萝卜丝,还有白面馒头。

苏荞看不过眼,又给拌了一个黄瓜。

如此简单的饭菜,姐弟四个吃得依然很开心。

吃饭的时候,仨孩子抢着给姐姐汇报今天发生的事,就好像她离开了很久一样。

苏蔚说大伯他们都回来了,只把王兰香留在了医院。

苏芃说小肖哥和大哥今天可厉害了,不光把篱笆给修好了,还把家里的门窗也全给整了一遍。

而苏蓝,则扯着姐姐一遍一遍的说自己今天有多乖,不仅陪着小树玩,还把玩具让给他……

苏荞安静的听着,时不时冲弟妹们夸赞一句。

初夏的夜晚微风习习,堂屋里只有一盏昏黄的煤油灯。

可就是在这样简陋的环境里,有弟妹们相伴,苏荞却感觉到了从来没有过的美好。

饭后,苏荞带着弟妹们一起将堂屋的桌椅挪开,又回屋拿了一条草席铺在了地上。

然后她将那些布头倒在了草席上。

看到那些布头,几个孩子惊喜极了。特别是小蓝,还以为这是什么新玩具,干脆直接扑到了布上面,在里面打起滚来。

苏荞将妹妹揪了起来。

塞了一颗糖到她嘴里,然后指了指旁边让她坐着不准乱动。

苏蓝乖巧的答应了。

可那眼珠子却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些五颜六色的花布,小模样明显带出了随时还准备往里面蹦的架势。

苏荞也顾不得去跟她多说了,她将两个弟弟叫过来,让他们坐在自己旁边。

“这样,这样,把它们按照材质,颜色,花型分类,一种放一堆,看懂了没?”苏荞一边示范,一边跟弟弟们说道。

两个人全都点了点头。

其实这个时代的布颜色就那么几种,材质也无非是全棉,化纤,有个灯芯绒的就算是稀罕货了。

所以想要分类还是简单的。

“姐,你弄这些布是想要做什么啊?”苏芃一边按照要求分,一边好奇的问。

“给你们补衣服。”苏荞头也不抬的回答。

“补衣服?!”苏蔚,苏芃不约而同的问道,眼睛里全都写满了惊诧!

他们能有几件衣服啊,用得着这么多布来补?!

苏荞没有解释,让他们两个先分着,自己回屋拿出之前苏蓝被拐走那天穿的小褂子。

那褂子还是以前苏荞穿过的,后来他们小姑要走给苏蓝改了改小。

这衣服原本是蓝色的,因为穿得年头太多了,洗得发了白,看上去灰突突的。

不仅如此,那天苏蓝被拐子丢在石坑里的时候,褂子还被磨破了。正好是在衣服下摆的位置,被划出了一个一寸多长的口子。

这位置在衣服的正前面,如果补成补丁的话会特别明显。可不补,穿上苏蓝的小肚子都能被人看见。

苏荞从柜子里拿出还是母亲在的时候经常用的簸箩,从里面拿出针线,剪刀。

她从席子上两个弟弟分好的布里面找出了两块儿比核桃大不了多少的布头,一块儿是大红色的,一块儿是墨绿色的。

苏荞用剪刀将墨绿色那块儿布依照它本身的形状修剪成了椭圆形,然后把那块儿还要再小一些的大红布给剪成了三角形。

看她这动作,俩兄弟全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用充满好奇的目光盯着苏荞的手。

苏荞也不理会。

她穿针引线,拿起那块儿修剪好的墨绿色的布,在上面用浅绿色的线缝出了纹路。

她缝的很简单,绝非刺绣那么精致复杂,可了了几针下去,苏芃第一个惊呼出声:“西瓜!姐缝的是西瓜!”

这时候苏蔚也看出来了,惊喜的笑了起来:“姐,你咋想的?别说还怪好看的。”

苏荞在妹妹小褂上的破处粗粗的缝了几针,然后将那绣好的西瓜补丁给缝在了破处上。

不仅将那破处给遮掩上了,还将那个地方变成了整件衣服的亮点。

看到姐姐要给自己的衣服上缝西瓜,苏蓝早就憋不住跑了过来。

这边苏荞刚刚将线剪断,那边小丫头就蹦着欢呼了起来:“我的,姐给我的,大西瓜!”

说着就扑过来抱住了苏荞。

眼睛亮闪闪的,里面全是渴望。

“等一下,还没有缝完呢。”

苏荞笑着捏了捏妹妹软乎乎的小脸,然后又拿起了那块儿红布。

这块儿布被苏荞用黑线做出了西瓜籽,不仅如此,她还在下面用之前剩下的很小的墨绿色碎布做出了瓜皮。

几个小家伙看着姐姐就那么随意的左弄弄右弄弄,就缝出了一块儿和真的一样样的红瓤大西瓜,全都震惊的睁圆了眼睛,连话都不会说了。

苏荞将那块儿红瓤的瓜缝在了青皮大西瓜的旁边,顿时那件原本灰突突的小褂又添加了几分俏皮。

整件衣服仿佛都好看了起来。

“穿上看看。”苏荞剪断最后一根线,将衣服抖了抖,递给了小蓝。

不用小蓝动手,俩哥立刻站起来帮她换了衣服。

离得远了些,那整个的花皮大西瓜,和切好的红瓤儿瓜看着更加的栩栩如生。

苏蔚,苏芃一口一个好看,直说得小蓝高兴的站在席子边上咯咯的傻笑,还激动的转起了圈圈。

苏荞又将妹妹刮破的裤子也给补了补。

因为这个破的地方在膝盖处,而且面积有点大,她在布堆儿里翻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布。

想了想,她干脆将几块儿很小的布放在一起,拼出了一朵太阳花。

那太阳花一共有五个花瓣,每个花瓣都是用不同的颜色和不同材质的碎布拼凑的。可因为搭配得当,凑在一起谁也看不出这是因为布头小,没办法而为之,反倒像是专门做成这样的一般。

看上去又好看又新奇。

不用说,这条裤子又得到了几个小家伙一致的好评。

上辈子苏荞就是从给人打补丁,缝裤边开始创业的。即便后来进了贸易公司,再后来自己开了服装厂,这最开始学习的手艺一直没丢。

不仅没丢,还因为见多识广,眼界,目光都有了很大的提升,所以虽然仅仅是一些碎布头拼出的补丁,她确实能够做得又快又好。

看到妹妹的旧衣服一下子变得这么好看,苏芃的眼中露出了羡慕的光。

虽然他一向懂事,平日也知道自己是做哥哥的,什么都会让着小蓝,可他毕竟只有六岁。

他的小手在妹妹的衣服上摸了又摸,虽然一句话也没有说,那种渴望却根本掩饰不住。

“小芃,去把你那套今天洗了的衣服拿过来。”看到小弟这个样子,苏荞头也没抬的吩咐道。

苏芃脸上明显一喜,答应了一声站起来就往自己屋里跑。

一分钟不到,他就抱着一套灰色的长袖长裤跑了出来。

这套衣服其实比小蓝的还旧,是由苏长和穿破的衣服改的。

而且还是改给了苏蔚,苏蔚穿小了再传给苏芃的。

这么多年穿下来,颜色黯淡的不成样子就不说了,关键上面还有一些星星点点洗不干净了的污渍。

离远看还好,仔细看就会让人觉得有点埋汰。

苏荞将衣服拿在手里看了看,没说话,却还是忍不住心疼的在小弟的头顶摸了摸。

上辈子的苏芃因为毁容,平时连门都不肯出,可穿的衣服哪一件都是她精挑细选出来的。

既要好看又要舒服。

那时候苏芃的衣柜里放满了衣服,好多都没拆封。

她和弟弟都见惯了,特别是弟弟,平日里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那时候并没有什么感觉,可现在,看着弟弟这样的衣服还如此宝贝,让她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苏荞没有急着找碎布,而是穿针引线。很认真的在那些洗不掉的污渍上面绣了起来。

虽然用的只是普通的棉线,可因为绣得认真,很快那些污渍就变成了好几颗黄色的小星星。

最后,她从布堆里找出了一块儿篮色的布,连剪带缝,在衣服下摆口袋的位置缝了一架卡通版的,正要发射的宇宙飞船。

这时候的孩子,压根不知道宇宙飞船是什么东西,更没见过这样的卡通版。这样的设计让小家伙们觉得新奇又喜欢。

苏芃此时也忘了自己是哥哥,要保持当哥的样子了。

和最小的时候一样,腻到了姐姐身边,靠着她指着那图样儿问东问西。

可以看出其实他也并不是非要知道宇宙飞船是什么,他就是一肚子的欢喜不知道要怎么表示,难得的要和姐姐撒撒娇。

苏荞也不烦,无论他问什么都耐心的一点点跟他解释。

这让小家伙更加的开心,也更加的上劲儿了,和苏蓝两个人一左一右巴在苏荞的身上,只恨不得能够将姐姐完全霸占!

最后是苏蔚实在看不下去了。

“赶紧过来干活!”他粗声粗气的冲着弟弟斥了一声,然后伸手将他从姐姐的身上给揪了回来。

苏芃也不生气,嘿嘿笑了两声乖乖的重新坐回之前的位置,重新挑拣起来。

看着弟弟们的互动,苏荞笑着没有参与,而是主动拿起了大弟放在屋角的背包。

苏蔚年龄大了,给衣服上打这样的补丁显然不合适。

本着一视同仁的原则,她给大弟那个背了很多年的书包上缝了一个徽章。

徽章是用一块儿黑色的绒布做的。这绒布是那堆碎布头里瘸子中挑将军,挑出来的最大的一块儿。差不多有半个掌心那么大了。

苏荞将那块儿布剪成了普通的圆形,之后在布块的中央又用一块红色的绒布剪了一枚五角星缝了上去。

随后她围绕五角星的外围用拼音写了苏蔚的名字,最后还不忘用红色的线将整个布贴锁了一个边……

这天晚上,对于苏家的几个孩子来说,简直是从未有过的开心。

苏芃和苏蓝年龄小,大声诉说着自己的欢喜。

还傻乎乎的拿着自己的衣服互相攀比着,怎么看都是自己的最好看。

苏蔚虽然没有像弟妹一样,却坐在草席上将自己的书包抱在怀里,手在那徽章上摸啊摸,低着头一阵傻笑。时不时还向姐姐投过去崇拜的目光。

从父亲去世到现在,已经快两年了。

苏蔚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感觉到自己重新有了家。

望着姐姐垂头忙碌着的单薄身影,苏蔚的目光变得越来越坚定。

这一刻,他下定了决心,要努力的活,和姐姐一起把家给撑起来。

苏蔚相信,即便爸妈都不在了,他们也一定能把日子过好。

因为太过于激动,今天苏家的孩子们睡得都晚。

直到整个村子里的灯火全灭了,到处都变得极为安静后,才揉着眼睛回屋睡觉。

小苏蓝连睡觉都非得让姐姐把缝好的衣服给她放在枕头边儿,一再念叨明天早上起来就要穿这一套。

待弟妹们都睡着了,苏荞才在床上躺了下来。

一整天的劳累让她浑身疼的连动都不想动一下,可心情却相当的不错。

看弟妹们对那些补丁的反应,苏荞觉得自己的想法应该没有错,这条路可以尝试一下。

连着两次在小北营那边都找不到合适的房子,坦白说苏荞是有点焦虑的,也让她对于自己之前的想法有了点动摇。

小北营在焦县城区的最北边,长途车站在焦县的最南边。要想到那个地方去,苏荞下了长途车赶公交车最少还得再花四十分钟的时间。

如果遇到修路或者别的,可能需要的时间更长。

所以,如果按照之前的思路,她确定在小北营做生意的话,找房子是当务之急。

不然时间都花费在路上了。

可在拿到那些布头之后,苏荞的想法有了一点改变。她觉得自己可以把创业的地点改一改,由小北营改到今天早上去的县一小附近。

那地方也是焦县比较繁华的生活区,而且还有目前为止县里最大的自由市场。

加上离县委,县财政局的家属院那么近,可以说,周边人的消费能力也是可以的。

最关键的是,那地方是在县城的南边,距离长途车站走路也不过十几分钟的样子。

如果她在那附近摆摊儿,苏荞觉得其实可以暂时不考虑住房的问题。

她可以辛苦一点每天进城。

大不了早出晚归,可其实也没什么,现在天一天天长了起来,早上出门已经不用摸黑了。

当然房子肯定还得找,但可以不用那么着急了。不用因为这件事而把她创业的路给卡得死死的。

想通了之后,苏荞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总算是踏踏实实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苏荞并没有急着出门。

她一大早先将昨晚腌制的鱼块拿出来平放在竹匾里,然后拿到院子里朝阳的地方去晒。

接着又从柜子里翻出之前苏三妹给他们的那半口袋南瓜干,倒出来用水洗去上面的浮灰。

将它们放在一边晾着,苏荞又去后院摘了些新鲜大蒜和辣椒回来。

把大蒜和辣椒分别切成碎丁,倒入盛放南瓜干的盆里,然后在里面放入面粉,肖祁峰拿来的豆酱,再放入一点油。

把所有东西全部搅拌均匀后,放入蒸锅里垫上屉笼布用大火蒸。

没用多久,整个厨房都充斥着一种浓郁的香味儿。

这香味有点不太好形容,是一种蒜香,又不仅仅是蒜香。那蒜味里面还夹杂着豆酱的浓郁香气,同时还有南瓜的甘甜……

然后苏荞添水揉面,开始准备家里的早饭。

因为今天她不准备去县里,所以并没有着急着做早饭,也没叫弟妹们起床。

昨天晚上一家人睡得都晚,有没有什么事,让他们睡呗。

三个小家伙都还在长身体的时候。

只是让苏荞没有想到的是,她的面还没揉出来呢,家里那两个小狗鼻子就全顺着味儿撵了过来。

“姐,你锅里做的是什么,这也太香了!”苏蔚人还没进来,就先嚷嚷道。

“南瓜。”苏荞笑着说。

“南瓜?怎么可能?!”苏蔚顿时惊了。

他几步走到跟前,伸手就要去掀锅,被姐姐瞪了一眼,讪讪的收回了手。

嘴里还不相信的念叨着:“不可能,南瓜会这个味儿?姐,你骗人!”

“我啥时候骗过你?”苏荞白了他一眼:“就是南瓜,熟了你自己看。”

尽管姐姐已经这样说了,可苏蔚还是不能相信。

他围着灶台转了半天,脑袋都快要塞到那冒出的蒸汽里了,如果不是太烫的话。

而苏芃对姐姐一向是无比信任的,虽然他也不能想象为啥蒸南瓜会是这样的味道?

他没有学大哥的样子,而是凑到了苏荞的跟前,对她说:“姐,我昨天忘了跟你说了,我出去捡柴的时候碰到月桂姨了,她问咱家都做什么了,咋天天家里香成这样?”

此时的苏荞还在揉面,听了小弟的话,手里的动作停了一下,转头问:“那你咋说的?”

“我说咱炖鸡吃了。这她肯定知道,咱的鸡还是从她家里换的。

我还说我姐说了,家里能够自立门户是一件大喜事,得庆祝庆祝,所以要吃顿好吃的。”

“嗯。”苏荞赞许的点了点头:“还有呢?”

“然后我说我们今天吃的是高粱面面条,不过卤子是用那天特意留下来的鸡汤打的,所以才特别香。”

说到这里,苏芃抬起了小脑袋,大眼睛眨啊眨的,巴巴的望着姐姐:“我这样说行不?”

一副求表扬的架势。

苏荞伸手在小弟的脑袋上点了点:“行,说得不错。待会儿奖你吃个稀罕的。”

一句话说得苏芃眉开眼笑。

苏荞不是没考虑过这两天又是炖鸡又是炒蛋的,味道传出去会引起邻居们的议论。

一来确实如小弟所说,他们家自立门户了,吃顿好的庆祝庆祝还不是应该?

更何况肖祁峰连着来了两天,帮自己家收拾院子,这也是大家都能看到的。来了客人好好招待一番,也没人能够说出来点啥。

再来苏荞有上辈子的记忆,她知道虽然现在村里大部分的人家还穷,可有国家的好政策,人们的日子会一天比一天富裕。

吃的越来越好是大势所趋。

在这方面已经不用再像是运动时期那样要紧紧绷住那根弦,天天提心吊胆了。

可她没有想到小弟面对别人的试探时,能够回答的这么滴水不漏。

他还只是个六岁的小娃娃啊!

越想越得意,苏荞高兴的又从橱柜里拿出了一个鸡蛋:“好样的,我们家小芃最行了!姐给你做猫耳朵吃。”

又是一种没有听说过的吃食。

虽然没有听过,可光听着名字,小芃就觉得肯定超级好吃!

他激动的学着妹妹的样子,在原地使劲蹦了几蹦,似乎不如此不能够表达内心的喜欢。

“姐,你都打哪儿学的这些好吃的啊?为啥以前也没见你做过?”

听到了姐姐和小弟的对话,苏蔚终于不围着灶台打转了,凑过来问道。

“以前我天天上学,哪儿有功夫琢磨这些吃的?现在不是有空了嘛,就做给你们吃呗。”

苏荞简单的回答了一句,然后指了指地上放着的菜篮子,冲俩弟说道:“去后院摘个番茄,拔两棵蒜苗回来。”

俩人愉快的答应了。

苏荞原本今天早上就是要擀面条的,现在改吃猫耳朵了,也无非多一到工序,倒也没啥难度。

她将和好的面擀成了面片,然后又切成了指甲盖大小的小丁。

随后找过来了一个盖帘板,将切好的小面丁放在上面,双手开工,用拇指往前一撮,面丁就全变成了有着好看花纹的贝壳形状。

苏荞也不明白这陕西有名的面食为什么要叫猫耳朵,其实要她说,这东西更像是小贝壳。

将弟弟们摘回来的番茄和蒜苗洗干净,与之前备好的青菜放在一起。

这些准备工作刚刚完成,蒸在大锅里的南瓜干也到时间了。

看到终于要掀锅了,苏蔚动作飞快:“我来!”

话音没落,就将锅盖掀起,顿时一股浓郁的香气在厨房里蔓延开来。

俩孩子全都下意识的深深吸了口去,站在那里惊呆了。

“姐,这是南瓜?”看着屉笼里那黑乎乎,油亮亮的东西,苏蔚实在无法将它们与小姑给自家的那半袋子灰扑扑的南瓜干联系在一起。

苏荞也没解释,拿起筷子夹了一小块儿塞到了他的嘴里:“尝尝不就知道了。”

说着话,又夹了一筷子放到了小弟的嘴里。

苏蔚咀嚼着姐姐夹给他的南瓜干,首先感受到的是一股夹着蒜香的咸鲜味,然后才是南瓜特有的一点点甜。

“好吃!”他用力的点了点头。

“姐,你咋连南瓜都能做的这么好吃啊?”他一脸崇拜的问道。

“只要舍得放料,你也能做的这么好吃。”苏荞随意的笑道。

说着话,她熟练的将锅里的南瓜干拿出来,将那黏在一起的用筷子分开,然后摊放在了提前准备好的竹匾里。

“去端到后院,和鱼放在一起晒。记得在上面盖一个菜罩。”苏荞冲大弟吩咐道。

“这还要晒啊?”苏蔚大为惊奇。

“嗯,晒了更好吃。赶紧的,我要做饭了。”

听姐姐这么说,苏蔚有再多的问题也只能先憋回去,答应了一声,端着竹匾出去了。

苏荞换锅,在锅里倒油,将鸡蛋,番茄还有切碎的青菜先后放入翻炒。待番茄炒出汁水,放盐,一点点酱油翻炒变色。之后加热水煮开,再将搓好的猫耳朵面全部倒进去煮。

以前她以前跟陕西的同事学的,在陕西这个面食还有一个名字叫做麻食。

因为做起来简单,而且做好了滋味很足,小芃爱吃,所以她经常会多做一点放在冰箱里冷冻。

那时候她做的要比现在精细多了,因为想让弟弟多吃些优质蛋白,她通常会事先自己先卤牛肉,然后用牛肉丁,青豆,木耳,黄花,胡萝卜和番茄一起炒,最后还要加入牛肉清汤一起炖。

不仅如此,还会把猫耳朵专门用清水煮出来,煮到八成熟再放入卤汁锅里炖,这样既进滋味又能保证汤清味美。

只是现在讲究不了那么多了。

苏荞一边感叹着,一边将切碎的青蒜苗撒在咕嘟着的汤锅里,搅拌均匀后就准备起锅。

这时候,苏蔚和苏芃哥俩已经将妹妹叫起来,并且帮她洗漱完毕,三个人齐齐的站在厨房门口的位置,眼巴巴的盯着姐姐,只等她说一声:“开饭了!”

苏荞将猫耳朵面分别盛在小碗里,然后叫过苏蔚:“端出去吧。”

这句话简直就像是一个开关,几兄妹顿时全都动了。

苏蔚端面,苏芃跑去堂屋,拉凳子,摆筷子,还把妹妹按在板凳上让她坐坐好。

苏荞将灶台稍微收拾了一下,也从厨房走了出来。还没进堂屋,就看见三个弟妹眼巴巴看着她,等她过去吃饭的小模样。

她笑了一下,加快了脚步。

而就在这个时候,家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自行车铃的声音。

然后就听到有人喊:“苏荞?小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