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赚钱养崽奔赴新生 > 第22章三章合一

我的书架

第22章三章合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荞心里装着疑问,可是她肯定不会多嘴。

她环顾了一圈,然后就朝着最里面的那两排货架走了过去。

“这边的怎么卖?”

她说着顺手从一个纸盒子里抓出了一把碎布头,在手里细细的查看。

虽然一样是布头,可这些要比她之前买的大块了许多。她随手抓的这一把,里面最小的块儿也有她掌心大小。

还有一块儿看上去得有a4纸那么大了。

如果做成蝴蝶结的话,这一块儿就够做好几个。

而且苏荞甚至在里面看到了一块儿墨绿色的金丝绒。

要知道这可是平时极为少见的布料。

苏荞记得,自己当初还是后来去了海市,才第一回 见到有人穿这种材质做的裙子。

在此之前她从来没有在市面上见过这样的布料!

看到这儿,她对这个王兴贵的来历更加的好奇了。

“那上面的全都是两块五一斤,论斤称。”就在苏荞还在琢磨的时候,王兴贵答道。

苏荞嘶了一声。

这价格可真的太贵了!

比她在服装厂那三分钱一斤的碎布头,贵了快十倍。

“太贵了,能便宜点吗?”她转头看向身后的男人。

听她这么问,王兴贵笑了笑:“你能要多少啊?要是要个一块儿两块的你也别讲价了,看在是胡叔带你们来的份儿上,哥收个成本价给你们得了。”

他的语气里带着明显的敷衍,很显然压根就没把苏荞他们当成什么正经来买货的客人。

苏荞沉吟了一下,又伸手在另外几个纸盒子里各抓了一把出来,看了看布的成色。

这才继续问道:“我要是要的多呢,你能便宜多少?要是价格合适的话,以后我常年在你这里进货。”

听到常年进货这几个字,王兴贵明显愣了一下。

他重新将苏荞姐弟俩打量了一番,然后问:“你们能要多少?”

这一次他的语气里带出了慎重。

对于他态度的转变苏荞还是满意的。

做生意就是这样,不怕对方精明,就怕遇到那种彻头彻尾的糊涂蛋。

自己什么都不懂,还爱装个逼,做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这种人在□□十年代的时候实在太多了,特别是那种家里有点小本事,手里有点小特权的。

能耐不大,尾巴却要翘到天上去了。

苏荞最烦和这种人打交道。

看样子这个王兴贵并不是那样,苏荞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

“我一次性拿不了太多的货,毕竟我也是做小生意的,资金不能全压到这上面。不过我能保证一周最少来拿一到两次,拿多少看我生意的好坏。”

听苏荞说她也是做生意的,王兴贵面露惊讶。

好奇的问:“妹子,你是做啥生意的?也卖布?”

苏荞笑了:“我要是也卖布能来你这儿批?就凭这两毛五一斤的价格,那我还不亏得吐血?”

一句话说得王兴贵也笑了起来。

现在可不是后世,物资丰裕,做生意的愿意薄利多销。

现在是计划经济,手里有点货的一个个都奇货可居,恨不得藏着掖着不被别人知道来路。

闷声发大财。

特别是手里货源本来就不多的,更不可能批出去让别人和自己一起赚钱。

听说苏荞不是做布匹生意的,王兴贵的表情轻松了许多。

“那妹子,你到底是卖啥的啊?你说出来让哥听听,要是合适的话,我给你个最低价。”

“我是卖布贴的。”苏荞扯过弟弟身上背着的书包,指了指它上面贴着的徽标说:“就这种。”

王兴贵凑过来看了看,嘴里赞叹有声:“绣的真好,真好看!妹子,你这咋卖的,回头给哥也绣一个吧,给我绣帽子上!”

他说着,用手在自己头上蓝色的有檐帽上按了按。

“没问题!那王哥,你这布头能给我便宜多少?”苏荞又把话题拉回到了主题上。

王兴贵沉吟了一下,目光又在姐弟俩身上打量了一番,笑道:“我这也是小本生意,赚头并不大,你们要是真想要,哥给你们便宜两分,一斤两毛三!”

苏荞笑了:“王哥,你这是不相信我们啊。”

她说完,用手在架子上比划了一下,问:“我要是把这些都要了,打包价多少?”

“你都要?”

王兴贵乐了:“妹子,你知道这有多少吗?不说多,这一格架子上的就得有二三十斤!你要这么多干啥?光做这些个布片,你用得了这么多?”

“我能不能用得完是我的事儿,王哥,刚才胡叔也说了,让你给我个实在价,你就报个价给我听听呗?万一我买得起呢?”

苏荞知道王兴贵不相信她的能力,不过这也是正常的。

素味平生,人家凭什么相信你?

她指的那些布头看上去多,可因为里面很多都是大块的布,还有一些材质特殊的,例如那金丝绒。

如果做成发圈,她可以卖出比两毛五还要高的价格,更何况里面还不止一块儿,一块儿也不止只做一个。

所以从哪里来讲,她都不可能亏本。

如果不是知道王兴贵还指望这些布做噱头吸引人,不可能卖给她太多,加上她现在也没有那个经济能力,苏荞都恨不得把这两个架子上的布料全部包圆儿!

苏荞想的一点没错,王兴贵确实不可能把那些布头全都卖给他。

虽然两毛五一斤的价格人们接受起来有点难,好多人买的时候还少不了叨咕两句。

可实际上他每天还都卖的不少。

更何况那些来买布的,很多当初只打算要买一小块儿布头回去,给家里小孩儿做个布兜,围嘴之类的,结果转着转着还把他那些瑕疵布买回去好几块儿。

那才是他赚钱的大头。

可苏荞一下子说要买这么多,王兴贵还是心动了。

“你要是把那一层的布头都要了,哥给你个最低价。不挑的话两块一斤,挑的话最低两块二,再低是不行的了。”

“不挑,这些我全要了。”苏荞手一挥,毫不迟疑的回答。

“痛快!妹子一看就是爽快人,将来一定有大出息!”

听苏荞这么说,王兴贵的脸顿时笑成了一朵花。

那不要钱的奉承话更是随口而来,压根都不停嘴的。

看姐姐一下子要了这么大的一堆货,苏蔚打了个哆嗦。

他想起了家里那几大包,心里担忧到了不行。

这么些——姐这是要做到天荒地老啊!

只是这话他也不敢说,自己家有啥事关了门咋说都行,出门在外,姐干什么他也只有力挺,绝没有打岔,拖后腿的道理。

王兴贵在那一大堆麻袋里巴拉了一下,找出了一杆秤。

他熟练的拿出了一个空麻袋,将苏荞挑中的那一整排的布头全都从纸盒子里拿出来,倒进了袋子里。

然后称出了重量。

“二十九斤半。”

他说着,随手从最近的纸盒里抓了一大把布头放进了麻袋里:“凑个整数算三十斤吧?这一把只多不少!”

苏荞笑着点了点头。

出门之前也没有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儿,苏荞他们自然不可能带足六十块钱。

好在这生意对于王兴贵来说,也是一笔大买卖,他非常痛快的答应送货上门。

不仅答应送货上门,他出去转了一圈,还不知道从哪里推来了一辆烧柴油的三轮车,非要让苏家姐弟们全坐上去,说要把他们连人带货一起送回去。

苏荞原本不答应,可经不住王兴贵的热情。

再加上这时候的小蓝和小芃已经在胡叔家里睡着了,她也舍不得再把他们都叫醒。

于是只得上了那辆三轮车。

好在小蓝和小芃年龄都小,俩人一边一个直接躺在麻袋旁边,连地方都不怎么占,苏荞和苏蔚坐在上面也不算太挤得慌。

许是因为做成了一笔大生意,带着这么多人,王兴贵的车也骑得飞快,半小时不到就骑到了他们村口。

苏荞和苏蔚从车上跳了下来。

苏蔚更是走在了三轮车前面引路:“王哥,你从这个口儿下……对,小心点坡儿。”

苏荞则跟在车边上,用手扶着里面还在熟睡的弟妹。

“小蔚,你们这是去哪儿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骑着车与他们迎面而来,看到他们这情况立刻从车上下来,惊诧的问。

“小肖哥,你咋在这儿?是去家里没找到人吧?我们今天和我姐去县城了,这不是刚回来……”

看来人是肖祁峰,苏蔚连忙迎过去,高兴的说。

肖祁峰看了看车上酣睡的俩孩子,默默的将车子靠在了一边,让三轮车先过去,然后调转车头跟在了他们后面。

王兴贵连人带货把他们送回了家,然后拿到了钱就离开了。

临走之前还和苏荞一再交待,说他每天白天都会在那个院子里,让他们有需要的时候随时过去找他。

送走了王兴贵,把俩小的抱进屋安置好,苏荞才有空出来询问肖祁峰过来的目的。

“肖大哥,你不是后天走吗?我还说明天不出去了,把东西做出来等你过来。你……不会是提前了吧?”

昨天忙活了一天,到晚上的时候苏荞手累得连抬都抬不起来,自然没有精力去把糟鱼给做出来。

不过她已经算好了时间,想着明天起个大早做肯定来得及,没想到肖祁峰居然提前一天来了。

这让她有点紧张,只怕因为自己一时的偷懒,把那份心意送不出去了。

“没有,还是后天。我今天过来是邀请你们四个明天去我家吃饭的,我娘让我来叫你们过去吃饺子。”

肖祁峰一边说一边拎起那麻袋就进了屋。

去秀萍姨家吃饺子啊……

苏荞原本还想过来帮忙的,听了肖祁峰的话顿时立在了当地。

在众目睽睽之下坚决提出退婚之后,再去人家家里吃饺子……

光想想要和秀萍姨见面的场景,苏荞就尴尬的脚指头都想要蜷起来了。

“那个,肖大哥,能不能不去?”苏荞跟在肖祁峰的身后,好半天才哼唧了一声。

肖祁峰将麻袋放在堂屋地上,转头看向她:“我说了你肯定不会去,我娘说我要是叫不来,她明天亲自过来接你们。除非你们不认她这个姨。”

苏荞:“……”

看她这一副为难的样子,肖祁峰的眼底闪过了一丝无奈。

他转回身,装作什么也没有看见,让她自己思考,自己却朝那没封口的麻袋里看了一眼。

他其实到小金村已经有一会儿了,只是吃了个闭门羹。

问了问邻居,大家只说一早起来就没见他们几姐弟,至于去了哪里却是不知道的。

肖祁峰琢磨了一下,觉得他们最大的可能是去镇子上了。

之前苏蔚和他闲聊的时候,可是切切实实跟他显摆了好久那什么豆花面的。

所以,他就想着往镇子上迎一迎,没准儿能遇上。

可他没想到苏荞他们是做三轮车回来的,还带回来了这么一大麻袋的布头。

想到这儿,他看了一眼手边的麻袋,不解的问:“你买这么多布头干什么?”

“做手工。”苏荞有气无力的回答。

她真的很不想去,或者说她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去面对秀萍姨。

可秀萍姨说的也没错,她和弟妹们不可能不认她,那么见面也不过是早晚的事儿。

虽然自母亲去世后,他们家和秀萍姨两家间来往并不多,或者可以说是几乎没有。

但那天肖祁峰虽然没有明说,也影影绰绰的跟苏荞提了缘由,而且让人无法反驳。

秀萍姨是寡妇,他们母亲去世之后,家里是父亲一个人带着他们几个儿女。

在乡下,一个寡妇,一个鳏夫,这样的两个家庭必定是要相互避嫌的。

就算是和他们母亲之前的关系再好,秀萍姨也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和他们家再有什么来往。

再后来,他们父亲去世,他们又分别被至亲收养。这种情况下,秀萍姨更是没有资格,也没有立场再和他们往来。

所以,虽然私下里,秀萍姨一直关心着他们几个的情况,却还是不得不和他们慢慢疏远。以至于连苏荞,这个苏家最大的孩子,对她都几乎没了印象。

“做手工?这么多布你准备做什么手工,这是要做到……猴年马月?”

肖祁峰难得的说了一句俏皮话,苏荞却一点也笑不出来。

看到她这样,肖祁峰终于没忍住,走近在她的团子头上戳了一下:“我娘又不会吃人,你到底是在怕啥?”

苏荞下意识的瞪圆了眼,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头发,用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看向他。

似乎不敢相信,那么钢板直正的一个人,居然会做出这么幼稚的动作?!

肖祁峰被她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收回的手指在人看不到的地方不自觉的相互搓了搓。

也不知道是不是想搓掉那种毛茸茸,麻酥酥的手感。

“我就是觉得这头发扎得有点奇怪,对不住。”他低声解释了一句。

“没事。”苏荞摇了摇头。

面孔却忍不住了微微有点发红。

为了摆脱这忽然间弥漫在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尴尬,她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发圈,熟练的套在了自己的丸子头上。

然后故作爽朗的朝肖祁峰笑了笑,解释道:“我弄这些布回来就是为了做这个,梳这个发型也是为了配发圈。”

苏荞随手拿出的是一个红底大波点的发圈,束在丸子头上,使她那张原本就清丽好看的脸更显出了几分娇俏可爱。

肖祁峰从来没有这么盯着一个女孩子瞧过,更没有过这种不舍得收回视线的感觉。

他想要说一句什么来缓解气氛,却一个字也说不出。

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耳廓莫名的开始隐隐发烫。

他清了清嗓子,快速的移开目光,盯着麻袋看了半天才说了一句:“好看。”

然后忽然反应了过来:“你弄这些回来,是为了做这发圈拿出去卖?”

“嗯。”

这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自己既然做了,就没想过要瞒着众人。

也瞒不过。

苏荞将弟弟放在一边的书包拿过来扯开给他看:“这是我昨天做的,除了剩的这些,今天已经卖出去一部分了。”

肖祁峰伸手从书包里拿出了一个仔细的看。

看了一会儿后,他的目光又落在了那上面缝的徽标上:“这也是你缝的?”

“是。”苏荞点了点头。

看看那用细碎的布头一点点拼制出来的发圈,再看看面前放着的那拿着就挺沉手的麻袋,肖祁峰说不出此时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

眼前再一次浮现出了那个带着弟妹站在院子中央,挺直脊背朝众人做出承诺,要自立门户,要自己养弟妹的苏荞。

“你会用缝纫机吗?”他忽然问道。

“会!”苏荞完全来不及思考就回答出声。

“我姐之前有一台缝纫机,她病故后我娘找人给搬了回来,现在在家里闲着呢。你要是会用,明天早点过去,把这些东西拿到那边去缝吧。”

“啊?”这突如其来的馅饼儿简直一下子把苏荞给砸懵了!

她没想到肖祁峰会给她这么一个建议。

“可以吗?我可以用你们家的缝纫机?”她下意识的反问。

“有啥不可以的?”肖祁峰笑了。

“要不你现在收拾收拾,把你明天要用的布头整理出来,我先带回去,也省的你们明天早上拿着了。或者,我明天过来接你们?”

“不用,不用,不用来接,我认识路。”苏荞连忙阻止。

青田村到小金村相隔本来就不是太远,根本没必要接来接去的。

能把缝纫机借自己用用,已经是天大的人情了!

苏荞可不敢再给人添麻烦。

她连忙搬了一把凳子到肖祁峰的跟前,飞快的说:“肖大哥,你先坐一会儿,我让小蔚给你倒点水。你等等我,我把这布整理一下,很快的。”

一边说,一边对着外面大喊:“小蔚,给肖大哥倒碗水!”

苏蔚把小弟抱到床上安置好之后就去了厨房,想把晚饭先准备出来,不让姐姐太辛苦。

听到这话,连忙答应一声,从暖瓶里倒了一碗水就端了出来。

肖祁峰没有拒绝,他坐在小凳子上边喝水边看那姐弟俩忙碌着。

苏荞从屋里拿出草席,铺在了堂屋地上。苏蔚熟练的把那些布头全都从里面到了出来。

将麻袋塞得瓷瓷实实的布头一倒出来迅速膨胀,堆在草席上简直像是堆出了一个小山。

肖祁峰没有吭声,眸色却变得愈加的深沉。

望着那座“布山”,想到苏荞要用手将这些布全部缝成发圈,布片……他的心里就一阵难受。

那种难受简直可以和当初他听说姐姐一个人带着小树讨生活时的难受相提并论了。

他下意识的将手中的碗握得死紧。

苏荞不知道肖祁峰此刻的感受,她的感受恰恰和他相反。

此时的苏荞虽然表面上没表现出来什么,心里却乐得快要飞起!

其实在肖祁峰说出秀萍姨非要他们姐弟们过去的时候,苏荞就已经选择了妥协。

有什么办法呢?

她不想失去这个真心对他们一家子好的长辈。

心里再窘迫,该听的话还是得听,该面对的也必须面对。

但她没想到答应这样的一次出行,还能给她带来如此的惊喜!

以她的手速,一天时间用缝纫机她能够做出的东西就太多了,得比手工缝效果高出多少倍!

就好像小学生们想要的抓子儿。她手缝一晚上缝到眼瞎,充其量做出十来套。

要是用缝纫机,那简直是分分钟就可以搞定的事情。

毕竟,那东西太没有技术含量了。

除此之外,还有蝴蝶结。她昨天做了整整一天的蝴蝶结和发圈,如果用缝纫机,苏荞有把握一个小时就能做出同样的数量。

剩余的时间,她完全可以做出一些新鲜玩意儿。

例如——笔袋,杂物包,束口袋,还有手腕包。

这些东西全都只是胜在一个巧思,只要有合适的布,配色选好,做起来那是又简单又快速。

如果有缝纫机,苏荞觉得她一天就能做出一周卖的量了。

拿了苏荞整理出来的布之后,肖祁峰就离开了。

可苏荞并没有就此休息。

她和苏蔚一起去后院将早上临出门前拿出去晒的南瓜干还有鱼块儿全都收了回来。

经过两天日晒,南瓜干已经晒得八成干,变成了有点韧的小零食。

随手拿起一块儿放进嘴里,酱香甜辣,还带着南瓜特有的香甜。嚼一口,又香又筋道,绝对是平时没事的时候可以用来磨牙的好东西。

苏荞把今天早上买包子的时候特意找老板要来的几张油纸拿出来,分别包了一大一小两个纸包。

然后将剩下来的放在了家里的空罐子里,留着给弟妹平时吃着玩。

收拾完南瓜干,苏荞让弟弟帮忙生火,将晒干的鱼块放在蒸笼里蒸。

与此同时,她将生姜,大蒜剥皮,洗净,切成碎米粒大小,又把之前买的豆豉还有醪糟给拿出来备用。

因为这糟鱼是准备给肖祁峰带走的,想想在部队里,平时的伙食肯定是要顾及大多数人的口味,不可能给做什么特别咸啊,辣啊的有滋味的东西。

所以她特意多准备了一些辣椒。

将半盆子辣椒全都剁成小粒,直剁的姐弟俩全都辣的泪流满面,不得不从厨房跑出去歇口气。

好在这个时候鱼已经蒸好了。

把鱼块儿拿出来摊在一边放凉,苏荞将早上买的骨头还有猪蹄拿出来收拾。

猪蹄刮毛,切小块儿,然后用盐腌起来,放进罐子里。这样差不多可以保存三到四天的时间。

然后她又将买回来的那两根猪骨用刀背砸裂,汆水后放入锅中,加入姜片,倒入清水。

因为之前临时搭的那个灶还没有来得及拆,此刻正好派了用场。

苏荞在处理猪骨的时候就让大弟去把外面的火给点起来了,这会儿就可以将汤锅坐上,让它慢慢的炖煮。

等她把这些忙活完,那边鱼块儿也差不多晾凉了。

在锅中倒油,将放凉了的鱼块儿放进去炸。用大火将鱼里面的水分逼出来,把它们炸的又酥又脆。

油炸后的鱼块儿,那香味自不用提,不说别人,就连苏荞就忍不住的接连吞了好几口口水。

她将炸好的鱼捞出,顺手捏了一块儿塞进过来凑热闹的弟弟嘴里。

然后又拿出一个小碗,按照家里人头一人给留了两块儿出来。

随后她在油里放入了之前切碎的辣椒。

待油再次翻滚起来之后,苏荞将生姜和大蒜也一起放了进去。

紧接着放入了豆豉。

炸过鱼的油,又经过这些佐料反复的爆香,整个厨房里的味道可想而知。

苏蔚蹲下身子一边帮姐姐生着火,眼睛一边紧紧盯着她的动作。眸光里的崇拜和惊叹简直都要满溢出来。

在看到姐姐又将醪糟还有酱油也倒入油里之后,苏蔚已经震惊到连问都问不出话来。

这是什么做法?

别说尝了,他以前连见都没有见过啊!

苏蔚就那么看着姐姐一步步的把所有的配料一一放入,再把炸好的鱼块也放回锅里,反复翻炒,待水分全部蒸发,鱼和那些调料完全搅拌均匀,盛出放入大碗……

紧接着,姐姐再次塞了一块儿鱼肉到他的口中。

苏蔚忽然放下了手里拿着的柴火,抬头看向姐姐,一脸郑重的冒了一句:“姐,我想好我以后要干什么了!”

“干什么?”

苏荞找了一个锅盖盖在大碗上,正琢磨着要去把买回来的陶罐用开水烫一下,就听到弟弟冷不丁冒的这一句。

她好笑的问。

“我要去学厨艺,当厨师!”苏蔚拍了拍胸脯,意气风发的说。

“行!只要是正经行当,你想做姐就支持。”苏荞鼓励的在弟弟的肩膀上拍了拍。

苏蔚的胸脯挺得更高了。

未来的苏大厨能不能入行,暂时没人知道。可苏家的晚饭今天却开的比平时迟了许多。

因为那骨头汤炖好,天就已经黑透了。

好在,今天的骨头汤炖得是绝对到了火候,就那么两根上面几乎没有一丝肉的大棒骨,愣是让苏荞炖出了一锅奶白奶白,飘着油花的高汤。

盛在汤盆里,配上切得细细的蒜苗末,碧绿青葱,看上去就让人食欲大增。

一碗骨头汤喝下肚,再一人吃了两块炸鱼,即便就的是二合面的馒头,每个人也吃得胃口大开。一时间堂屋里只有细微的咀嚼声,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恰在这时,外面再次传来了咣咣咣的敲门声。

几兄妹同时抬起了头,每个人的眼中全都带出了疑惑。

这么晚了,还会有谁到家里来?

“来了!”苏荞应着声,赶紧走了出去。

“月桂姨,你咋这么晚过来了,有啥事吗?”

打开门,看到门口站着的是邻居月桂姨,苏荞一边往里面迎人,一边问道。

看到她这个样子,刘月桂笑了。

她伸手在苏荞的肩上拍了一下,说:“别怕,没啥事。就是今天我们几个闲得慌,去山上挖了点野菜。想着这天儿一直不下雨,小蓝又受了惊吓,给你们送点马齿苋过来,让小蓝吃点败败火。你会拌吧?放点盐,放点醋,要是有点香油放进去,好吃得很哩!”

她说着,将自己着的竹篮放在了院子里的磨盘上。

里面放着半篮子青翠欲滴的野菜。

苏荞怎么也没有想到,月桂姨特特跑来一趟就是为了给他们送野菜,心里感激的很。

她赶紧答应着,拎起篮子去了厨房。

再出来时,手里端着一个粗瓷的碗,碗里热气腾腾的正放着他们刚刚熬好的骨头汤。

那骨头汤还冒着热气,最上面一层撒着翠绿的蒜苗叶子,看着就让人馋得慌。

刘月桂再没有想到,苏荞会端着汤出来,顿时急了。

“可不敢可不敢,我就是看你们家灯亮着,顺便过来送点野菜。再拿了你们东西那算个啥啊?小荞你端回去,留着给小芃,小蓝他们喝。”

“姨,还有呢!我今天买了两根棒骨,熬了一大锅,他们都有的喝。”

苏荞笑道:“你端回去明天早上给小山子还有大红下面条吃吧,这汤下面条肯定好吃。”

看实在推不掉,刘月桂只得收下。

只是在苏荞送她到门口的时候,刘月桂犹豫了好久,实在没忍住还是叹了口气,说:“小荞啊,那些话你别放在心上。你大伯娘那张嘴啥样,咱村的人谁不知道?她就说不出个啥好来。你是有学问的人,别跟她一般见识。咱犯不着,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