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赚钱养崽奔赴新生 > 第26章三章合一

我的书架

第26章三章合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为啥不行?”苏蔚被姐姐的反应给弄懵了。

要在外面吃饭的是她,自己同意了,现在不要的也是她。

姐今天这是跟自己挺上了吗?

自己说什么她都不打算答应了?

苏蔚越想越气,憋得脸红红的,追过去抢过小妹抱进怀里,一句话也不说气哼哼的走在了最前面。

他脑补了一堆,自己生了半天闷气,可苏荞压根就没注意到。

她这会儿着急上火的,生怕赶不上中午回镇上的那班车。

上午和姚意说那发圈的时候,苏荞脑子里已经将自己家里现有的碎布头全都捋了一个遍。

越琢磨越觉得以现有的那些布来做,做出来肯定达不到惊艳的效果。

想要东西好,首先材料方面就不能掉链子。

她这会儿只想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王兴贵那边去,看看他的货品里面有没有合适的料子。

至于吃饭——什么时候不能吃?

等把东西卖出去,吃大餐都可以。

别管姐弟几人心里怎么想,他们总算是赶在最后一刻上了公交车,而且还幸运的抢到了一个座位。

“小芃,你和小蓝挤一挤。”苏荞把妹妹抱到了座位上,然后扯过小弟让他过去一起坐。

“我不,姐你坐,你抱着小蓝一起坐。”苏芃使劲往后躲,怕躲不过还藏在了哥哥的背后。

“姐,你坐吧,让他跟着我站。”苏蔚拉过弟弟,将他护在身前,两个人一起站在了座位旁边。

看争不过,苏荞也没有废话,抱起小妹在座位上坐下,然后又拿过大弟边上的竹篓放在了自己的脚边。

她这个时候才看出了苏蔚的脸上有点不自在。

“怎么了,谁惹你了,咋看着这么不高兴的?”她随口问道。

苏蔚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他没有说话,而是将头转向了一边,对于苏荞的问话当做没有听见。

她还待再问,小苏芃飞快的扯了扯她的衣角,然后偷眼看了看大哥,朝她摇了摇头。

苏荞到了嘴边的话憋了回去。

她将今天上午发生的事全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当初的处理方法有多不对。

当时她是着急着要去书店,而且觉得上学那事儿一句两句也说不清,再说那也不是能在公众场合说的事儿,所以就三言两语的把弟弟给打发了。

如今回忆起来,确实简单粗暴了点儿。

她叹了口气,伸手在苏蔚握着座位扶手的手上拍了拍,一句话也没有说。

脑子里想着晚上回家得和弟弟好好谈谈。

却没有注意到她这动作让已经长得像个成人了的苏蔚眼圈更红了。

下车后几人直接去了王兴贵那里。

看到他们,王兴贵惊讶的很:“你们咋这会儿来了?布……用完了?!”

他的表情充满了不可置信。

毕竟当时是他帮姐弟几个把布送回家的,那布头有多少再也没人比他更清楚的了。

“还没有,王哥,我想补一点好看的。你这儿最近有新货没?”苏荞直接问道。

听她这么说,王兴贵笑了:“有没有新货也够你挑的,王哥的布,你看到的只是个零头,还多得很呢!”

他说着,带着几个人一起去了那个小屋。

王兴贵的小屋还是和以前一样,各种布料整整齐齐的码放在各自的位置。之前苏荞背走了那么一大包,可在这屋子里一点都看不出缺少的痕迹。

苏荞想了想,也没有去那布堆儿里扒,而是望着王兴贵说:“王哥,我就是要买点布做这种发圈,想要好看的,最好是材质特殊一点的布料。”

她说着话,旁边的苏蔚已经配合默契的从书包里取了一个做好的发圈递了过去。

看着他们姐弟,王兴贵觉得有意思极了。

他接过发圈看了看,然后重新还给了苏蔚:“行,哥给你找,包你满意!”

说完话,王兴贵并没有去放在外面的那些盒子里,麻袋里巴拉,而是走到那两个货架跟前俯下了身子。

苏荞这才发现,原来那两个货架下面居然还各有一个抽屉,以前因为埋在了那些麻袋下面,她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王兴贵从其中一个抽屉里拿出了一个铁皮的饼干盒,饼干盒还挺大个,在苏荞的眼里,就像是后世装月饼的那种大型礼盒一般大小。

她也不知道这时候这样的盒子是用来盛什么的?反正单看盒子就能看出王兴贵这人来历不简单。

这样的点心,别说镇子上了,苏荞觉得就算是在省城也不一定能够买得到。

王兴贵拿过那个盒子,直接送到了苏荞面前:“这是我以前挑出来的,你肯定喜欢。拿去用吧,算哥送你们的。”

苏荞接过盒子,在打开的那一瞬间激动的瞳孔收缩,下意识的紧紧攥住了盒子的铁皮,那架势生怕别人会从她手里抢走似的!

那也是一盒碎布头,可和外面放着的截然不同。

那一盒子装的都是各种碎纱,绸子,缎子,还有金丝绒,毛呢,甚至苏荞还在里面看到了一块儿这个时代最流行的,带着金丝的红纱巾的小块儿布料!

要知道,现在那种红纱巾一块就能卖到十五块钱,赶上一个临时工一月工资了!

可即便这样,多少姑娘拿着钱也没地方买去。

“王哥,这太贵重了,不能不给钱。”苏荞抬起了头,语气诚恳的说道。

王兴贵咧了咧嘴:“也就你觉得贵。这种布在我这儿没人要的,我收起来是觉得好看,论堆儿撮给别人太糟蹋。可要是卖,这连个补丁都没法打,平时谁会买这呢?”

他说着摆了摆手:“你拿回去吧,能用上,不糟蹋就行,钱不钱的咱不提,卖的好了回头多来我这买点布比什么都强。”

听他这么说,苏荞知道今天这钱是给不出去了。

其实她自己也觉得这钱没法给。

给多少呢?

要是按照以前的价格,这一盒子加起来也不到一斤,而且全都是零零碎碎的小布片,也不可能按照整块布的价格来算。

可要真按两毛钱一斤,别说王兴贵了,苏荞自己都觉得这钱给不出手。

毕竟,这一盒子布经过她的手,那价格翻多少翻都不好说了。

这人情得记住,留待以后慢慢还。

苏荞在心里暗暗说道。

从王兴贵那里离开,几个孩子谁也没提吃饭的事儿。

他们全都记得姐姐刚才说的话——不能在外面吃。

即便如小苏蓝,也只是悄悄的将手指放进嘴里含了含,一句喊饿的话都没有。

苏荞看在眼里,什么也没有说,转身带着弟妹去了旁边的小市场。

这会儿已经下午两点多了,那市场里也没什么人。

好在他们进去的时候看到的那个拿着篮儿卖烧饼的人还在。

苏荞买了四个芝麻烧饼,和弟妹们一人一个先吃着,然后又在旁边的摊儿上买了一小包生花生米。

“先凑合着吃一点儿,留着肚子回去姐用花生炖猪蹄给你们吃,保证好吃。”她笑着同三个小家伙说道。

因为找到了想要的东西,此刻苏荞的心情十分美好。

两个小家伙立刻高兴的答应了,连一直还有点闹别扭的苏蔚嘴角也忍不住的想往上钩。

这几天他们算是知道了,姐姐做的饭菜可不是一般的好吃。虽然那炖猪蹄还没有吃到,可光想想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买完花生米几个人没有多留,立刻就准备回家。

只是在快走出胡同口的时候,苏蓝忽然挣开了哥哥拉着她的手,颠颠的朝斜前方跑了过去。

一边跑嘴里还一边喊:“南瓜干!南瓜干!”

另外三人这才看见小妹过去的地方蹲着一个老大爷,大爷的面前放着一个布口袋,里面装了大半袋晒干的南瓜干。

南瓜干这东西实在不是什么稀罕物,而且也极不值钱。

要不然当初他们要自立门户的时候,那么抠搜的苏三妹也不会给了他们半口袋。

可苏荞会做,之前将那半袋子全都做成了好吃的零食,一下子就把几个孩子全给征服了。

以至于再看到南瓜干的时候,全都忘记了这东西当口粮时的粗糙无味,别说小蓝了,连苏蔚和苏芃都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

家里的南瓜干上次全做完了。

做好的零食大部分给了肖祁峰,另外的分成了两包,一包留给弟妹们吃着玩儿,一包苏荞是打算周四去县城的时候拿给服装厂的钱姨当做礼物。

上次承了人家那么大的情,再去总不好空着手。

看弟妹们喜欢,苏荞没有一点迟疑的将那老大爷的半口袋南瓜干全给买了下来。

之后她又在胡同里转了转,还运气爆棚的看到有人在卖糯米粉。

因为家里以前没糯米粉,她上次做的时候只能用面粉替代。

可那样子做出来的口感肯定没有糯米粉好,至少在韧劲上就有差距。

苏荞毫不迟疑的将那人卖的一大包糯米粉全都买了下来,尽管为此又花费了好大一笔钱,她也一点没心疼。

现在连精细粮都还那么难买,这种东西真的是可遇而不可求。

本意只是来找几块布,结果一不小心又买了一堆东西,将背篓都装的满满当当。

虽然还有一长段路要走,东西又多又沉。可四姐弟没有一个人心有抱怨,相反全都心满意足。

连小苏蓝都不要人抱了,拉着小哥的手,走的又快又稳。

今天回来的早,姐弟四个回到村子里的时候也不过四点不到。

进了家门,稍事休息后苏荞先去了厨房。

她将用盐腌着的猪蹄拿出来放了些水泡着,然后走了出来。

“小蔚,你去河边给我捡点石头回来。”

“捡石头?捡石头干啥?”苏蔚还没来得及吱声,旁边的苏芃先跑过来好奇的问道。

“给你们做好吃的。”苏荞冲他神秘的眨了眨眼,又伸手抹去小家伙脑门上没有擦干净的水珠。

“用石头做好吃的?石头能做啥?”苏芃顿时来了兴趣。

“我也去!我也跟哥一起去捡石头!”

“你去了小蓝谁带?”苏荞嗔道。

她说着指了指案板上的猪蹄:“你们晚上不吃猪蹄汤了?”

“我带着小蓝一起去!”苏芃毫不迟疑的回答。

说完,生怕姐姐阻止,转头就往屋里跑:“小蓝,小蓝,走,哥带你玩儿去!”

苏荞还想阻止,苏蔚开了口:“没事,让他们一起去吧,正好我还能去山边上捡点柴,咱家柴火不多了。”

村边的小河靠山,平时苏蔚都是早上去捡柴火。这两天家里事儿多,匆匆忙忙的,他每次都是在山底下随便捡一点就回来了,确实没有什么存货。

听他这么说,苏荞点了点头。

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早点回来,姐教你烙石子馍。先把家里的这些学会了,将来真想拜师,有点基础也不至于让人看不上。”

听了姐姐的话,苏蔚的眼睛瞬然现出了光:“姐,你让我学?”

“让。姐说话算数,只要是走正经路,你想学什么我都支持。只不过还是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你最起码也得把高中念完。”

“我学习不行!你这还是不想让我学。”苏蔚再次卸了劲。

“都没试过怎么就知道不行?以前是学校不正经教,把你们这批孩子给耽误了。你连试都没有试过怎么就知道自己学习不行了呢?”

苏荞板下了脸:“小蔚,姐不想和你说那些大道理,我说了你也听不进。就像是我早上说的那些话,你听了会不高兴,可你好好想想姐说得是不是实话?

咱家啥情况你不知道?要人没人,要关系没关系。苏小军还初中毕业呢,想去镇子上找个工作都找不到,逼得他妈把心思都用到算计我结婚上了!

你连个小学都没上完,没学历没人脉,国营饭店是什么地方,有人会要你吗?”

苏蔚低下了头。

他的唇抿得紧紧的,垂下的手用力的握成了拳头。

他心里明白姐说的都是对的,其实这道理在早上听了那些话之后他就很清楚了。

可他就是不想上学。

一想到上学,苏蔚的心里就犯怵,他真的对学习没有一点兴趣。他觉得就算是再努力,也学不到姐姐的程度。

“我去捡柴火。”苏蔚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闷闷的说道。

说罢转身就要往后院去。

“哥!哥!咱家进贼了!”

苏蔚还没走出两步,苏芃已经大声叫着从后院跑了过来,苏蓝屁颠颠的跟在他的身后。

原来俩孩子刚才从屋里出来,看见哥姐在说话,就乖巧的先跑到后院去拿竹筐了。

可没想到却让他们看到了——

“那边的栅栏被人掰弯了,肯定是有人想进来,结果太高进不来。”

苏芃跑到跟前,气都不及喘匀就急慌慌的告状。

听了小弟的话,姐弟俩脸色顿时变了,俩人二话不说跟着苏芃直奔后院而去。

“就这儿。哥,你看,外面那层栅栏都被他们给掰开了,里面这层小肖哥给缠了铁丝,他们掰不开,然后他们就拿砍刀砍了。”

苏芃将哥姐带到后院靠近菜地的位置,指着一处篱笆墙,愤愤的说。

顺着小弟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苏荞发现确实如弟弟所说,靠外墙原本竖起的栅栏已经被掰开,露出了一个可供一人钻进了的口子。

而因为里面重新竖起了篱笆墙,那些人掰不动,不得不使用了工具。

不知道是因为怕人发现,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们只是在几根毛竹上留下了砍刀的痕迹,并没有真正的砍断。

可就这也让人看着很心惊了,也让人更加的后怕。

这要是砍断了呢?

要是当初肖祁峰没有提出帮忙重整栅栏,只有外面那一层,那现在将会是什么境况?

苏荞的心里一阵阵发凉。

“肯定是王兰香干的,我找她去!”

苏荞还没说话,苏蔚已经怒了!

他大步冲过去,抓起菜地边的锄头就要往前院冲。

“回来!”苏荞赶紧一把拉住了他:“不是她干的。”

“不是她还能有谁?咱还得罪过谁?”苏蔚根本不相信,使劲儿甩着她的手:“姐你别拦我,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不然他们还当咱好欺负呢!”

“这事不会是她干的,你忘了那天月桂姨还说,她是大伯用架子车拉回来的?伤筋动骨一百天,她没这本事。”

听了姐姐这话,苏蔚迟疑了。

他确实也听说了王兰香是被用车推回来的。村里的孩子们都传遍了,都说一直到现在,她走过的地方还一股子臭味。

“不是她还能是谁?”苏蔚不情愿的问道。

可即使心里再有不甘,也还是停下了脚步。

看弟弟冷静了下来,苏荞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她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可不管是谁,这事儿得跟村里人说,小蔚,你跟我一起去找支书一趟。”

“不去!”苏蔚毫不迟疑的拒绝了姐姐的提议。

“找支书没用。咱又没抓住人,他最多让巡防队员晚上在咱家门口多转几圈。姐,这事肯定和大伯他们一家脱不了干系。要真是他们干的,肯定不会半夜来,巡防队转圈的路线他们也熟,真想干点啥他们还不知道躲着?!”

苏蔚咬了咬牙:“这事咱得自己解决!”

“你准备怎么解决?”苏荞瞪着他。

“我知道!小肖哥上回……”苏芃激动的大声抢白。

只可惜一句话没说完就被他哥给捂住了嘴。

苏蔚冲苏荞装傻的哈哈了两声:“姐,那啥石头馍咱明天再做吧?今天有猪蹄吃就可以了。哎,你赶紧去做饭吧,我们都饿了。”

他说着,还警告的瞪了苏芃一眼。

小家伙被哥哥这么一吓唬,也忙不迭的点头,在苏蔚刚一松手就冒了一句:“饿了,姐,你去炖猪蹄!”

小蓝站在旁边,也闹不清楚哥姐们到底说的是什么?

就听懂了最后一句,也扑过去抱住了苏荞:“炖猪蹄,姐,吃猪蹄!”

看两个小崽子对自己毫不掩饰的提防,苏荞气得够呛。

她伸手在俩小东西的脑袋上一人拍了一下,骂道:“都给我老实点!别琢磨歪主意,把事儿闹大了看我怎么抽你们!”

说完,也不搭理他们俩,拉着小妹去了前面。

看姐姐走了,俩小伙儿乐开了花。

他们知道姐这是默许了,同意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对付“敌人”!

至于最后的那句吓唬——

姐说了什么?根本没听见!

对于弟弟们会做什么,苏荞一点都不担心。

有她在,出不了什么大问题。

等他们折腾完了,过去看看也就是了。

既然被“撵”了出来,苏荞也没再多琢磨,她先随手在院里边上种的花椒树上摘了几片叶子,然后又回厨房发上了面。

接着,她拿了一个小瓷盆带着妹妹去了小河边。

晒了一天的河水暖呼呼的,苏荞给妹妹脱了鞋袜,给了她一个小舀子,让她蹲在一边玩水,自己就在河边上捡起了鹅卵石。

小金村村边的这条小河水流很平缓,即使是在雨季水最深的时候,也最多不超过大腿。

所以河里的泥沙并不多,河水清澈见底,水面下面全是那种圆圆的,黑色鹅卵石。

苏荞挑大小均匀,光滑的小石头捡了一堆,直到把带来的盆子全部装满,才带着玩儿尽了兴的妹妹一起回家。

到家后,苏荞再次去了后院。可兄弟两个已经趁她不在的功夫把事情全给做完了。

看到她过来,俩人一起挡在了她的面前,殷勤的说:“姐,你把石头捡回来了?走,我们帮你去干活!”

那模样和之前一样,就是不想让她在院子里多待。

只不过这一次表现的更加无所顾忌。

苏荞左右看了看,一点没看出院子和之前相比有什么异样。

既然答应把这件事交给弟弟们去做,就得给他们应有的信任。

苏荞没有多问,将装着石头的盆往他们手里一搁,说了句:“洗干净”,然后就回了厨房。

她先将猪蹄炖上,让小蓝看着火,然后自己跑到厨房后面将那个简易炉灶重新点燃。

待火烧起来之后,又回屋把已经开了锅的猪蹄连汤带水的盛到了陶罐里,端出去放在了炉灶上。

这时候兄弟俩也端着洗好的石头过来了,苏荞交待小弟留在外面看火,自己带着大弟再次回了厨房。

“姐,回头找人把咱家的灶台重新垒一下吧,垒成有两个灶口的。”看姐姐做顿饭跑来跑去的这么麻烦,苏蔚建议道。

“再说吧,先这么凑合凑合。我还是想尽早找到房子,咱早点搬到城里去。”

之前是想着反正时间还长,总要尽可能找到一个可心意的。可看今天这情况,苏荞改了念头。

还是早点搬进城的好,这样不用来回奔波不说,至少离家近了,照顾起来也方便。

这样一跑就出去一整天的,说句不好听的,家里要是真进了贼,把屋里搬空了都没人知道。

苏荞一边琢磨着,一边将洗干净的花椒叶放入锅里翻炒,炒干后盛了出来。

然后对苏蔚说:“今天姐教你做石子馍,学会了以后万一哪天我不在家,你也不至于总给他俩熬稀饭吃了。”

一句话说得苏蔚嘿嘿笑了起来。

苏荞将洗干净的石子倒入锅里,稍微放了一点点油,然后开始翻炒。

“姐,你怎么用油炒石子?”看着姐姐的动作,苏蔚惊诧极了。

“石子馍是要靠石子的温度去烤熟它,所以要先炒石头。加油是为了防止石头炸裂。来,你过来炒,我把面揉出来。”

苏蔚立刻接过锅铲,学着姐姐的样子翻炒起来。因为稀奇,他炒的那叫一个认真,小脸绷得紧紧的,眼睛盯着石头,仿佛在做什么大餐。

看了弟弟一眼。苏荞更加快了手里的动作。

她将烘好的花椒叶搓成了细末,与各种调料一起放进面粉里,揉匀擀成一个个略微硬一点的面饼。

这时候苏蔚那边的石头也已经炒的滚烫了。

苏荞示意他将石头盛出去一半,然后将擀好的饼平摊在锅中的石头上。接着又将盛出去的石头重新倒回锅里,压在面饼上……

五分钟后,利用石头温度烤熟的饼散发出了独属于花椒叶的椒麻气,一种蹿鼻的异香让人还没吃先就感觉到食欲大增!

旁边眼睛一眨不眨看着姐姐操作的苏蔚,也没忍住咽了口口水。

苏荞将锅铲递给他:“剩下的你烙,我出去一下。”

“好!”苏蔚痛快的答应了,接过铲子就站到了姐姐的位置上。

甚至都忘了问一声姐出去是要干啥?

苏荞也没说,而是顺手拿了一块干净的屉笼布包上之前那四个烙好的石子馍,拿着走了出去。

出了门,苏荞直接去了村支书金贵有家。

金姓在小金村是大姓,全村大概一百多户,超过三分之二的都姓金。

金贵有今年不过五十多岁,却是退伍兵出身。

之前也曾经参加过战役,身上背的有军功。

后来是因为受伤才退的役。

按说他这种情况,其实政府是会给在城里安排工作的,但那时候外面乱的很,金贵有不愿意参与那些派系斗争,所以就以要照顾老娘为理由,放弃了城里的工作回了村。

回村之后,他就当上了村里的支书。这些年下来,在村子里的威望越来越高,可以说现在他说出来的话,绝对称得上说一不二。

两个弟弟再说什么,苏荞还是觉得今天的事儿得跟金支书说一声。把话说到前头,就算后面真闹出点什么,自己家这边也占理。

金贵有家是大户,家里除了有老母亲外,两个结了婚的儿子也没有分家,还有两个没成年的儿女,全家十几口人全都住在一起。

好在他那两个儿子都在城里有了工作,一个在县里,一个在镇子上,平时差不多一周甚至更长时间才回来一趟,家里倒也还住得开。

金支书的大儿媳第一个看到苏荞,她连忙过来将院门打开,然后就好像知道苏荞会来似的,很自然的说道:“小荞来了啊,屋里坐,我爸等着你呢!”

一句话将苏荞也给说楞了。

她来支书家里是临时起意,如果不是后院差点被人给进去了,她可没想过要过来。

支书为什么会在家里等着她,难不成他早就知道了自家后院进贼的消息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