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赚钱养崽奔赴新生 > 第27章两章合一

我的书架

第27章两章合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荞连忙将手里拿的石头馍递到了金支书的大儿媳李秋兰的手里,说:“嫂子,这是我们自己做的点心,给小虎他们吃着玩吧。”

“哎呀,这怎么行?这一看就是白面做的,嫂子不能要,你拿回去给小芃和小蓝吃。”

“他们有,你拿着吧。”苏荞将石头馍塞给李秋兰就朝堂屋走去。

果然,金贵有已经听到了她的声音,此刻正在屋里等着她。

看到她进来,金贵有笑了:“今天进城了?”

“是啊。”苏荞连忙回答。

“去优抚办了没?”

“优抚办?没啊。”

苏荞愣了一下,然后立刻明白了过来:“是县里往咱村打电话了?金伯,说有什么事儿了吗?”

看她如此聪明,金贵有脸上的笑容又更增加了几分。

他点了点头:“许干事今天把电话打到村部了,我让梁子去找你,才知道你们都出去了。是梁子通知你过来的吧?”

“没有,我还没见到梁子哥,是刚才嫂子说你在等我。”苏荞解释了一句。

听到苏荞说还没有见到梁子,金贵有微不可见的皱了下眉。

不过他没有急于追问,而是继续了刚才的话题:“许干事已经调到省城去工作了。不过对于你们姐弟的事儿还是很关心。

他打电话来是说让你去优抚办领钱,说你爸的抚恤金下来了。让我帮着开个证明给你。”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问道:“小荞啊,拿了这钱以后你们都不会回村了吧?”

“伯,看你说的,怎么会呢?再怎么说这儿也是家呢!我们就是出去上学,哪儿能连家都不要了?”

听她这么说,金贵有的面上再次浮现出了一抹笑意。

他连连点头:“是的呢,这儿是家!人什么时候也不能忘本,走再远该回家的时候就得回家。”

“不过。”金贵有连连摆手:“小荞你也别多想,伯是赞成你们搬到县里去住的。许干事说的没错,你那成绩不考大学太可惜了。

你能够想着尽大姐的责任,去哪儿都带着弟妹走,就已经是有良心的孩子了。小荞你们放心去,家这边我们帮你们看着!”

“谢谢金伯。”苏荞感激的说。

金贵有点了点头,随后转了话题:“你今天过来找我是有什么事?”

既然苏荞没有见到梁子,那来肯定是有原因的。

“是有点事儿。”苏荞也没有绕圈,直接将今天家里差点被人进来的事儿跟金贵有说了。

说完,她道:“金伯,我来跟你说这事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提醒村里注意一点。之前刚出了拐子的事儿,这才多久又有人敢撬门了。万一真闹出点什么事儿来,咱全村都不安生。”

听了苏荞的话,金贵有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他一下子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走,带我去看看!”

“金伯,不用了吧,小蔚他们已经修补好了。没事了,别耽误你吃饭。”

“回来再吃。”金贵有并没有听她的话,而是率先走在了前面。

苏荞和金贵有一起出了院门。

结果还没有走到自己家门前,老远的就听到了小姑苏三妹的哭骂声:“苏蔚你个大坏种!小壮不是你弟啊?你咋就下得去那样的狠手?你真是心肝肺都烂了!我跟你说,小壮要是出一点事儿,我要了你的命!”

苏荞的脑子嗡的一声,眼前立刻浮现出了上辈子兄弟三个人打架造成的那场惨剧。

她的脸一下子变得刷白,也顾不得旁边的金贵有了,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家的方向飞奔而去!

跑到跟前,苏荞先就看到李壮一手血的站在他们家后门的栅栏外。不仅如此,他的裤子还被撕了个大口子。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苏三妹一眼就看见了她,然后就朝着她骂道:“苏荞你是咋管着弟妹的?说的时候比唱的还好听,就管理成这狼心狗肺的东西?心黑的比那恶霸还恶霸!”

她说着就朝苏荞冲了过来,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扯着她往家门的方向走。

边走边骂:“你去让苏蔚给我开门!我跟你说小壮要是有点什么事,看我不把他腿打断!”

苏荞原本就是要走近看一下李壮的情况的,所以她并没有阻止苏三妹拽她。待走近了一看,发现李壮的两只手上各有好几个被利物扎出的伤口。

那伤口并不大,这会儿其实已经不流血了,只不过之前的血渍混着泥巴沾满手掌,看上去比较恐怖而已。

她的心顿时放回了肚子里。

之前看苏三妹哭成那样,她还以为上辈子的事儿重新发生,差点没把腿吓软了!

她挣开了苏三妹的手,过去拉住李壮的手看了看,问:“壮,你跟姐说这手是咋弄的?说实话!”

说着她严厉的瞪了李壮一眼。

上回被苏荞拿麻绳追着满院子打,李壮都有心理阴影了。打心眼里觉得自己这个表姐不是一般的厉害。

听她这么问,他的眼神闪避了一下,然后忽然将头拧向了一边,委屈的说:“姐,我要吃南瓜干!为啥你都给石头还有二红他们吃了,都不给我!”

苏荞愣了一下,才想明白了他说的是什么。他说的是自己蒸出来的那种给弟妹们做零食的南瓜干。

之前她做的那些,小芃和小蓝出去玩的时候确实会放一些在口袋里,但是他们给了谁苏荞就不知道了。

听了李壮的话,苏荞板下了脸:“想吃你不会来找我要?不给你,你就偷?”

她说着,看了一眼那又被扯开了的栅栏:“你这么往里面钻,不扎你扎谁?那是我们用来防贼的手段,你是贼吗你要这么往里面进?!”

听她这么说,苏三妹顿时不干了:“苏荞你说谁是贼呢?小壮不是你弟?你咋说话呢……”

“是弟咋了,是弟就能翻墙进院偷东西?我还是你侄儿呢,你还不是张口闭口要打断我的腿?”

没有苏荞开口,苏蔚已经带着弟妹从屋里出来了。他们跑到了姐姐的身边,冲着苏三妹就怼了回去。

苏荞赞赏的看了跟过来的小弟苏芃一眼。

她刚才都看见了,是苏芃死死的拽住苏蔚不让他出来,这样才使这件事没有在自己回来之前闹得不可开交。

苏荞将目光朝金贵有望了过去:“金伯。”

看到这个情景,金贵有还有什么看不明白的?他气得狠狠瞪了苏三妹一眼!

“还不赶紧带小壮去卫生所看看?围在这儿干啥?等着给小荞他们补栅栏呢?”

说到这,他又想起了之前在家里苏荞说得那番话,顿时更加气不打一处来。

他用手指了指李壮:“小东西不学好,小小年龄你干点啥不行,你扒人家栅栏!卫兵呢?去把卫兵给我叫来!看我不让他好好收拾你!”

李卫兵是李壮他爸,一听说要把他爸叫来,李壮顿时吓得又哭了。

他死拽着苏三妹的衣角,嚎道:“娘,我要吃南瓜干!都是你,都是你和我姐吵架!不然她也不会不给我南瓜干吃!”

李壮是个脑子不够使的,上学的时候光一年级就上了好几年,到最后连一百个数都没数明白。

不过在乡下,只要有力气,身体好也没人在乎这个,加上他又是家里的独子,生他的时候苏三妹伤了身子,以后都没有再生,所以在家里备受宠爱。

他虽然憨笨,可是却因为父母护得紧,并不是个有心眼的。

包括对小蓝,他虽然没有尽到兄长的疼爱,有时候也会嫌她麻烦,可要说虐待她,那也是没有的。

正因为这个性格,虽然之前被苏荞打了一顿,还因为小蓝的事儿被母亲追着打,可在李壮看来,打就打了,他压根没往心里放。

更没有因为这个从心里与苏荞他们疏远。

前几天看到小蓝和小芃给村里其他孩子分南瓜干吃,他也想去要来着。可那俩孩子没等他走到跟前,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他跑到家里来要,表哥苏蔚不仅不给他,还当着他的面把栅栏门给关了,理都不理他。

李壮这才生气的想到要把栅栏给拆了,自己进来拿的想法。

他却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样是不对的。

苏蔚和苏芃之前瞒着姐姐在那栅栏上钉了好些很尖锐的钉子,而且全都是钉在竹竿上比较隐蔽,却又一使劲就能碰到的地方。

这么干的时候,他们脑子里想的还是王兰香,不管姐姐怎么说,他们俩始终认为这事儿和他们那个大伯娘脱不了干系。

却没想到最后扎破了手的却是李壮。

苏荞和苏蔚他们又怎么会不了解从小和自己一起玩到大的李壮?

说实话在看到扒栅栏的是他时,兄弟俩就已经懒得和他计较了。

明知道就他那脑子,又掰扯不清,计较也没有意义。

反正他也没落得什么好,手也扎破了,权当受了教训。这也是为什么李壮在门口嚎哭成那样,苏蔚和苏芃也没有出来的缘故。

只是后来苏三妹赶过来这门口骂人,这就让人没法忍了。

听李壮一直到这会儿还惦记着南瓜干,苏荞也是无语。

她也懒得听他们母子俩在门口嚎叫,冲着金支书说了一句:“金伯,待会儿你让李壮把我们家的栅栏补好,这事我们就不追究了。”

她连那声“姑”都不想叫了,直接就说了李壮。

说完,带着两个弟弟就准备回屋。

看到他们要走,苏三妹顿时不干了。

自己儿子的手扎成那样,还被支书当着这么多人面给了没脸,原因不都是因为这几个小兔崽子吗?如果他们不把栅栏上钉上钉子,会出这事?

结果儿子受了疼,自己挨了骂,他们却没一点事儿?

甚至居然还敢提让自己家给他们修栅栏?

苏三妹大喊了一声:“苏荞你别走!你们把小壮的手伤成这样,你不得给个医疗费?啊,你不得带他去看看?”

她越说越气,说着还扯过儿子的手给众人看。

看到她这个样子,苏蔚嚷道:“他是咋伤的啊?还给他医药费,再说我立刻就去报公安!看看到底是谁的错!”

“行了,都别说了!”看他们又吵起来,金贵有烦了,怒喝了一声。

说罢冲苏荞摆了摆手:“你们回去,栅栏我让你们姑父给修,放心,这事儿我盯着。”

然后他瞪着苏三妹斥道:“你一个做长辈的,说那话也不嫌丢人?非把事儿闹大,闹得四邻八村都知道,你脸上好看是吧?”

一句话说得苏三妹再也没了声音。

这事儿虽然暂时以自己家胜利告一段落,可却让苏荞更加坚定了要离开的心。

也不说怕谁嫌谁,她只是觉得换一个环境或许对他们姐弟来说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原本今天晚上,苏荞是想早点休息的,可因为明天要去优抚办,一天都不会在家,那些原想着明天做的活儿只能提前做出来了。

她从今天王兴贵送的那些布里面挑了两块出来。

两块儿都是金丝绒质地的,一块藏蓝,一块深红,正好和她之前有的两块都是一个色系的。

苏荞将藏蓝和之前那块钻兰色的放在一起,做了一个双层的蝴蝶结,然后下面再用同色的碎布包裹住了一根皮筋。

这样,一个很好看的蝴蝶结发圈就做成了。

同一个色系,深浅不同的篮,又是金丝绒这种看上去就很高级的材质,做出来的蝴蝶结给人的感觉除了好看,自然还有一个字,那就是——贵!

做好后苏荞拿在手里看了半天,怎么看都觉得和自己报的那个价格相比,实在是太划算了!

另外一个布料相对大一点,苏荞也没有用原先自己留的那一块了,直接用这个做了一个发圈,只是这发圈做的时候更用心了几分,在缝制的时候将布分成了好几股,然后拧出了好看的形状。

总之,让人一眼看上去就会觉得新奇又别致。

说起来简单,可这两个发圈苏荞足足做了两个小时还多。

看着姐姐如此辛苦,两个男孩子主动承担起了家里的一切家务。

苏蔚收摊洗碗,准备明天的早饭,苏芃则帮妹妹洗澡,哄她睡觉。

忙完这些后,俩人更是拿出之前苏荞做的那些抓子儿的小布袋,坐在一边静静的往里面填起了沙子。

开始的时候,他们只是往里面填沙,可后来也不知道是谁先主动拿起了针线,开始笨拙的学起了封口。

很快俩人都试着拿起了那些装好了沙子的小布袋,认真的忙活了起来。

看到弟弟们在做的事,苏荞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惊讶。在她来自的后世,男孩子做设计师的情况太多了,做针线活早已经不是女子的专项。

所以她根本没有一丝迟疑的就接受了。

不仅接受,还专门指点了几句,让他们能够做的更快更好。

有了两个弟弟的帮忙,十点不到,这些活儿总算是全都大功告成。

第二天一早,苏荞还是按照老时间起了床。

因为她今天是要去优抚办,不适合拖家带口,所以就让弟妹们全都留在了家里,只有她一个人拿着东西去了县城。

到了县政府门口,再次通过门卫老大爷和里面联系,同样很快就出来了一个人来接她。不过这次出来的不说许干事,而是一位姓李的女同志。

那个女同志得有四十多岁,短发头,很和善的样子。

看到苏荞她就笑着说:“小荞,你们的情况许干事临走之前都交接给我了,以后由我来负责。你叫我李姨就行,以后有什么事你直接来办公室找我。”

苏荞自然是连忙答应。

这位李同志也是个爽朗性格,她也没有和苏荞扯闲篇,看了她带来的介绍信之后,直接带着她去了信用社。没用多长时间就把应该属于他们的四百七十块钱转到了她个人的账户上。

不仅如此,从信用社出来,李同志还带苏荞去了财政局家属院,将她带去了靠近院门口的一栋楼房里。

“许干事和领导联系上了,听说你们在找住的地方,领导很关心。特意给我们主任打来电话让帮你们一下。小荞,这房子你看一看,看看合心意不?要是你觉得合适,就带着弟妹搬到这里来住吧。

要是觉得不合适,那你跟我说说你的要求,我回去跟我们主任汇报一下,我们尽力再去给你们找。”

李同志带着苏荞上了二楼,打开了一套单元房的屋门,将那套三室一厅的房子指给她看。

苏荞整个人楞在了当场,望着那之前连想都不敢想的,宽阔敞亮的套房,只觉得这天大的馅儿饼砸下来,把她砸的快要晕厥了!

“李姨,你的意思是,这房子可以租给我们住?”她不敢置信的再次确认。

“是啊。这本来是财政局的一个老领导住的房子。老领导退休搬到干休所了,房子就空出来了。你们要是愿意住,就由县里出面帮你们租下来。”

说到这里,李同志顿了顿:“小荞,你们钱这方面有没有困难,用不用……”

“不用,不用。”苏荞连忙拒绝。

开玩笑,能有这样的房子住就已经是不得了的好事了,哪儿还能再提别的要求?

做人得知足,更何况刚才可是李姨陪着她去存的钱,自己口袋里有多少钱人家门清。

“李姨,主要是我没有想到能租下来这么好的房子,实在是有点不敢相信。钱我有的,你告诉我把钱交给谁就行了。”

听她这么说,李同志也笑了。

她摆了摆手:“这个不急,你们搬过来后我再带你去办手续,到时候再交钱就行。你回去和家里人商量一下什么时候搬家吧,确定好了日期跟我说一声。”

“姨,那这房租一个月是多少啊?”

“十块,你一个月一个月交也行,半年半年交也行。”

十块!十块钱能租这么大的房子!

苏荞觉得今天自己简直要被这大馅儿饼给砸的彻底晕过去。

可让她高兴的消息还不止这一个,李同志还告诉她,在知道他们姐弟都要来县里上学之后,领导特意交待,让想办法帮他们把学校的问题给解决好。

他们优抚办为此还开了一个会,因为是先找好的房子,所以他们就想着索性在房子附近给苏蔚还有苏芃他们找学校和幼儿园。

李同志问苏荞,俩男孩上县一小,苏蓝上财政局幼儿园行不行?如果可以,他们就去帮忙办理手续。

苏荞还能说什么?只剩下一个劲儿的点头说谢谢了。

以至于在李同志把钥匙给了她,然后与她告别先行离开之前,苏荞自己在那个房子里坐了好久,就不敢相信这一切居然是真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