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梦里的少年伏地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早上,德拉科在礼堂看见了森特拉,他主动过去搭话:“你昨天晚上睡哪里了?”

“教工休息室。”森特拉停下手里的刀叉,咽下嘴里的食物,回道。

德拉科的脸色僵了一下,他换了一个话题:“怎么样?你进球队了吗?”

“没有,德拉科,很抱歉,马库斯没有答应和我比试。”

“什么?那就是说,只有那个疤头能打魁地奇了?哼,森特拉——哦不,安娜珑,你以后不许再叫我德拉科,我生气了!”

“等一下,我……”

“滚开!别用你的脏手碰我的衣服!”

德拉科突然发了脾气,然后怒气冲冲地离开了。所有人都视线都集中在森特拉的身上,潘西和卡珊德拉开始嘲笑起来。

森特拉叹了口气,站起身准备去找西弗勒斯。

她走到教工休息室,准备敲门,结果门没有锁,直接被推开了。

她很诧异,因为现在天气已经转凉了。

“安娜珑小姐,我记得进入教工休息室是需要敲门的。”西弗勒斯正好在里面,他没料到森特拉会进来,慌忙把长袍放下去,抬头冷冷地看着她,手指紧张地攥起遮盖住伤口的长袍。

“抱歉,教授,我本来是想敲门的,但是门没有锁,我只是把手放上去,就开了——”森特拉走进去,轻轻地把门关上。

“我想你现在应该出去,小姐,不然我也许要给自己的学院扣分。”

“需要帮忙吗?教授。”森特拉反而越走越近。

“出去,小姐。”

“我想我可以帮上忙的。您知道我的实力。”她走到西弗勒斯身边,跪下来,指尖开始凝聚一束白光。

森特拉的手指没有碰到黑色的长袍,隔空从膝盖到脚踝来回扫了两遍,一阵暖流流过,等西弗勒斯回过神的时候,他的伤腿已经完全好了。

他神色复杂地看着站起来的森特拉,他想不明白她是怎么治好路威留下来的伤口的。

“我的父母都是巫师,教授。”

森特拉继续撒对德拉科撒过的谎。

西弗勒斯上下打量着她,良久才缓缓开口。

“你来教工休息室有什么事么,小姐?”

“是这样的,教授,我想加入斯莱特林的魁地奇队。”森特拉显得有些局促,她不希望西弗勒斯拒绝她,要不然德拉科会一直生气的。

“魁地奇只允许二年级及以上的学生加入,小姐。”

“但是哈利——”

“他不一样,小姐。除非你让马库斯亲自和我来说。”

“好吧。”森特拉很沮丧,“很抱歉打扰您,教授。”

“等一下。”

森特拉停住脚步,以为西弗勒斯改变主意了。

但他只是站起来,递过来一个特别通行证。

“拿着这个,你就能进男生宿舍了。”

“不要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你的寝室只有自己能进。”

“好的……谢谢教授。”森特拉离开了教工休息室,西弗勒斯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的背影。

即便是再有天赋的巫师,也不可能在一年级就学会无杖魔法——尤其是高阶治疗术。

而且她之前自己一个人杀死了一个巨怪,同样也是在没有魔杖的情况下。

他有预感,以后这样的事情会越来越多。

中午德拉科依然没理她。森特拉自己一个人吃完了午饭,上完了课,在图书馆待了一会儿。

回到寝室时她发现自己曾经的室友正站在休息室里等她,见到她来了便走过来。

卡珊德拉首先出言嘲讽道:“你昨天晚上夜不归宿,去了教工休息室睡?”

美女说话很容易吸引别人的目光,大家都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看向森特拉。

“斯莱特林多加了三十分呢,是你的功劳吧?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潘西阴阳怪气地说。

“你这是勾引马尔福不成,换目标了?”

“你今天早上又去了教工休息室吧。”

“你不会以为老蝙蝠对你好是因为你自己吧?别异想天开了,只是因为你长的像莉莉而已。噢,也许你一开始就知道,并且为此疯狂暗喜吧。”

她们你一言我一语,眼看着看戏的人越来越多,森特拉知道现在自证清白只会越描越黑,她要做的事情就是狠狠反击,把话题引到她们身上。

“请不要以己度人。”

“原来你们的思想如此龌蹉,我还以为大家族都会很重视道德教育,教出来的小姐少爷都懂得礼仪呢。”

“如果在你眼里,和教授走得近就是意图不轨的话——德拉科和斯内普教授关系也很好呢,弗利维教授也很喜欢艾博吧?斯普劳特教授也经常在课下找诺特,宾斯教授也偏爱格林格拉斯呢。”

森特拉不断地把祸水东引,如愿以偿地看到其他人开始把重心放到潘西和卡珊德拉她们身上。

“不如你来解释解释?我很好奇你是怎么想的。潘西——你说呢?”森特拉微笑着说,一点也没有气急败坏,“如果你的父母没有教育过你怎么尊师重道,我不介意替他们教训一下你。”

“还有,称呼自己的师长,要用尊称。”

她说完这句话,就拿着西弗勒斯给她的特别通行证,转身进了男生宿舍。全然不管看着她进去然后再次炸锅的公共休息室。

森特拉穿过走廊,德拉科的宿舍没有关门,她往里面瞥了一眼,看见他正在和室友西奥多说话。

德拉科也注意到了森特拉,他惊愕地看着她,却赌气不肯问出他心里的疑惑。

森特拉的宿舍在最顶层的最里面,和七年级住在一起。一路上不少人对她侧目相向窃窃私语,她权当没看见。

宿舍被收拾得很干净,没有什么灰尘,但空气还残留着一些霉味。

床头有一瓶香水百合——崭新的、开得很热烈,不知道是谁送来的,但是森特拉看到了觉得有点不舒服。她又想起来卡珊德拉的话,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选择扔掉。

宿舍了里面空空荡荡的,只有一张床。森特拉环视四周,考虑着该怎么装点——她拥有比别人宽阔得多的私人空间。

今天晚上是她第一次睡霍格沃茨的床铺,不得不说,很软,比睡在休息室舒服多了。

梦里森特拉遇见了一个黑发的削瘦少年,很英俊,但是身上散发着一种恐怖阴森的气息,笑声高亢而冷酷。

他一直在不停地告诉森特拉自己能给她想要的一切,要他追随她,做他的仆人。

森特拉拒绝了,然后就看见对方举起魔杖,对着她念了一句:“avadakedavra。”

“呃!”眼前闪过一阵绿光,森特拉猛地从睡梦中惊醒,她身上冷汗涔涔,但是她已经忘记了梦的内容。

森白的月光被湖水折射进宿舍的地板上,天还没有亮,离起床的时间还早,森特拉认为可能是自己还不太习惯睡床,心有余悸地再次盖上被子,进入了梦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