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hp]不要把格兰芬多分进斯莱特林 > 第9章 一年级的魁地奇队长

我的书架

第9章 一年级的魁地奇队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森特拉醒来,从男生宿舍里出来的时候,又成功收获了一批惊疑猜测的目光。

她的“舍友”开始被关禁闭了,大家也都听说了她分到男生宿舍的原因。尽管还是有人会对着她指指点点,但是已经不敢再放肆嘲笑了。

德拉科一直不肯和森特拉说话,正好她最近也在一直沉迷于装扮自己的新宿舍之中。

她的宿舍门被下了咒语,除了森特拉本人以外谁也进不去。于是她很放心地买来了制作魔药的药材,然后剪出几个纸人,让它们在宿舍里熬制魔药。

虽然只是一些初级魔药,但是森特拉认为总有一天它们会派上用处的。

时间过得很快,进入十一月后,天气变得非常寒冷。学校周围的大山上灰蒙蒙的,覆盖着冰雪,湖面像淬火钢一样又冷又硬,每天早上地面都有霜冻。

魁地奇赛季开始了。德拉科依然没有“原谅”森特拉,她自己一个人吃完了早饭,去了一趟图书馆,到了十一点钟才缓缓来到魁地奇球场周围的看台上。

德拉科找了潘西一起坐,他们在前面。

潘西得意洋洋地看过来,森特拉没有搭理她的挑衅,默默地坐到了最后面,打开手里的书看。

格兰芬多那里拉开一条巨大的横幅,斯莱特林这边什么都没有。

比赛即将开始,球场上欢呼鼎沸,森特拉头也不抬,她认为球员们的表现不足以吸引她的目光,而且马库斯说过了,斯莱特林不会输。

霍琦女士做裁判。她站在球场中央,手里拿着她的飞天扫帚,等待着双方队员。

“听着,我希望大家都公平、诚实地参加比赛。”

她特意瞥了一眼马库斯。

“请大家骑上飞天扫帚。”

霍琦女士使劲吹响了她的银哨,十五把飞天扫帚腾空而起,高高地升上天空。比赛开始了。

“鬼飞球立刻被格兰芬多的安吉利娜·约翰逊抢到了——那姑娘是一个多么出色的追球手,而且长得还很迷人——”

“乔丹!”

“对不起,教授。”

解说员的声音有些烦人,格兰芬多好像得了很多分,但是森特拉一点也不关心这些。

西弗勒斯给她开了特批条,她可以把图书馆的书借出来读,但是只有一天,她现在需要争分夺秒地把它看完。

场上忽然爆发一阵惊呼,森特拉终于肯抬起头,看见哈利的飞天扫帚在不停翻滚,然后西弗勒斯的长袍着了火。

她打了一个响指,那火焰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这让西弗勒斯感知到了异常,他转过头,冷漠地看着偷偷跑到他身边的赫敏:“格兰杰小姐,请解释一下你为什么在这里?格兰芬多因为你扣了五分。”

赫敏还没来得及辩解,格兰芬多的观众席上忽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哈利拿到了金色飞贼。

她高兴得跑过去找她的朋友,完全把西弗勒斯扣的分抛在脑后。

比赛在混乱中结束,森特拉合上书准备去礼堂吃饭,却被马库斯拦住了。他的脸很红,不知道是因为被格兰芬多打败而愤怒,还是有求于人的难为情,又或者仅仅只是剧烈运动之后的生理反应。

“你……”他用力地喘着气“还要比试吗?”

“可以,但是——”森特拉点点头,“要等我吃完饭,先生。”

马库斯约定了在扫帚棚旁边的飞行草坪上等她,魁地奇球场现在是格兰芬多的。森特拉在礼堂里随便吃了一点就过去了,德拉科还在生她的气。

等森特拉到的时候,斯莱特林的队员基本已经到齐了,他们似乎对她很有意见,低声谈论着,不时往森特拉这边看一眼。

“你想怎么比试?”马库斯递过去一把彗星260——他们没有光轮2000。

“你们所有人,来追我。”森特拉在掌心变出了一个直径约7cm的小球,她现在已经是破罐子破摔了,“十分钟以内,拿不到这个球,就算我赢。”

马库斯点点头,森特拉把扫帚向上抛,然后跳起来踩到扫帚杆上——就像她当初学御剑的时候一样。

在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眼光中,她站在上面,朝马库斯勾了勾手指。

“fuck。”

他低声咒骂了一句,骑上扫帚去追森特拉。

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比赛。

森特拉只是用脚尖勾住扫帚,然后轻盈地在空中穿梭。她可以在马库斯的手即将碰到她的时候突然下腰躲过,也可以松开扫帚自由落体,上一秒还在空中悬浮让斯莱特林的队员扑了个空的扫帚,下一秒就出现在她脚底下稳稳地托着她,甚至还可以在无法使用移形换影的霍格沃茨突然之间瞬移加速甩开所有人的追逐,垂直上下飞行,轻而易举地做到其他人根本不敢想象的动作。

等到倒计时结束,斯莱特林的队员不得不降落回地上——别说是抢到球,他们甚至连森特拉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马库斯气喘吁吁大汗淋漓,而蹁跹落地的森特拉甚至连发型都没有乱。

“现在,我可以喊你队长了吗?”

森特拉微笑着伸出手来,那个小球静静地躺在她的掌心。

没有意想之中要被打脸的刚刚场面,马库斯看着没有丝毫得意之形的森特拉,好像刚才不是她单方面的吊打,而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比赛。

其他斯莱特林的队员互相对视一眼——接下来的魁地奇他们几乎可以躺赢了,但这也意味着有人要被踢出队。

但是这和森特拉没有关系,她只是想着德拉科这回一定会开心了。她问马库斯要一个能证明她加入魁地奇队的凭证,马库斯直接把自己的队长徽章给了她。

“现在你是斯莱特林的队长兼追球手了。”他正色道。

森特拉诧异地看着他,其他队员也是一模一样的表情。

“但是,我只有一年级。”

“你的实力我们都有目共睹,”马库斯的脸色有些泛红,也许是剧烈运动导致的,“但是如果有一次斯莱特林没有赢得比赛,我就会收回这个徽章,然后把你踢出去。”

“那好,”森特拉点了点头,细心收好了徽章,然后掏出魔杖往地上一点,几瓶矿泉水出现在地上,“再见。”

马库斯看着森特拉走向暮色苍茫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胜利的笑容:

恩威并施,现在斯莱特林永远不会输了。

森特拉回到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的时候,德拉科正在和西奥多说话,潘西不在,她应该在和另外三个人一起关禁闭。

德拉科看见森特拉回来了,但是故意假装没看见,提高了和西奥多交谈的声音,但是目光一直聚集在她身上,说话都逻辑也开始混乱。

森特拉轻笑一声,果然是小孩子。她拢了拢头发,假装随手把徽章放在桌子上,德拉科立刻就跳了起来:“马库斯的队长徽章!为什么在你这里?”

他这一嗓子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因为我现在是斯莱特林的魁地奇队长啊,德——拉——科——”

德拉科两眼放光地一把揪着森特拉的衣领,急促地问道:“真的吗?马库斯亲手给你的?”

“是——”在所有人的眼神洗礼中和德拉科距离如此之近,森特拉不自在地别过头,她有些害羞,“回宿舍说吧,德拉科。”

德拉科立马拽着她往宿舍走,被抛弃的西奥多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继续待在外面给他俩留出说话的私人空间。

森特拉被直接拉进了德拉科的宿舍,里面还有两个在聊天的室友和一个难得的在看书的斯莱特林,三个人面面相觑,神色复杂,然后一言不发很自觉地出去了,看书的那个还顺手关上了门。

“圣诞节回来就就是和拉文克劳的比赛了,你要打趴那群书呆子!”

德拉科很兴奋地说,手里不断摩挲着那枚队长徽章,然后又骂骂咧咧地补充了一句。

“该死的,要是马库斯提前让你加入魁地奇,就轮不到那个疤头得意了!”

“没关系,二年级、三年级、以后还有很多次机会。等你二年级进了魁地奇,我们一起打败格兰芬多,好不好?”森特拉柔声劝慰。

德拉科很快高兴起来,他又絮絮叨叨说了好久的话,森特拉没听进去多少,她一心挂念着宿舍的魔药。一直到德拉科的室友不耐烦地第不知道多少次敲门示意,他才终于肯放她走,手里还恋恋不舍得摸着那枚徽章,森特拉受不了他可怜巴巴的眼神,答应让他玩一晚上。

至于这一晚上到底是只有德拉科一个人玩了,还是全宿舍五个人一起都玩了,森特拉就不得而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