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hp]不要把格兰芬多分进斯莱特林 > 第15章 不可饶恕咒杀不死的女孩

我的书架

第15章 不可饶恕咒杀不死的女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考试前的一个星期,森特拉收到了麦格教授的字条。

那天夜里十一点,森特拉和德拉科一起到了门厅,费尔奇已经等在那里了。

过了一会儿,哈利他们也到了。哈利和赫敏看到在德拉科身边的森特拉,神色十分复杂,失望、难过、气愤、惋惜。

森特拉低着头,不去看他们。德拉科偷偷握住了她的手。

“跟我来。”费尔奇说着,点亮一盏灯,领他们出去,“我认为,以后你们再想要违反校规,就要三思而行了,是不是,嗯?”他斜眼看着他们,继续说道:“哦,是啊……如果你们问我的话,我得说干活和吃苦是最好的老师……真遗憾他们废除了过去那种老式的惩罚方式……吊住你们的手腕,把你们悬挂在天花板上,一吊就是好几天。我办公室里还留着那些链条呢,经常给它们上上油,说不定哪一天就派上了用场……好了,走吧,可别想着逃跑。如果逃跑,你们更没有好果子吃。”

森特拉听得毛骨悚然。

他们大步穿过漆黑的场地。月光很皎洁,但不断有云飘过来遮住月亮,使他们陷入一片黑暗。接着,他们听见远处传来一声喊叫。

“是你吗,费尔奇?快点儿,我要出发了。”

好像是海格的声音。

哈利看起来高兴了一点,然后费尔奇立马冷冷地讽刺他:“你大概以为你会和那个蠢货一起玩个痛快吧?再好好想想吧,小子——你是要去禁林!如果你能安然无恙地出来,就算我估计错了。”

德拉科猛地停住了脚步。

“禁林?”他跟着说了一句,声音远不像平时那样冷静了,“我们不能在半夜里进去——那里面什么都有——我听说有狼人。”

他紧紧抓住森特拉的衣袖,她感到他的身体在发抖。

“那只能怪你自己,是不是?”费尔奇说,声音喜滋滋的,“你在惹麻烦之前,就应该想到这些狼人的,是不是?”

海格从黑暗中大步向他们走来,一条狗跟在后面。海格带着他的巨弩,肩上挂着装得满满的箭筒。

“时间差不多了,”他说,“我已经等了半个小时。怎么样,哈利?赫敏?”

“不应该对他们这么客气,海格,”费尔奇冷冰冰地说,“毕竟,他们到这里来是接受惩罚的。”

“所以你才迟到了,是吗?”海格冲费尔奇皱着眉头,说道,“一直在教训他们,嗯?这里可不是你教训人的地方。你的任务完成了,从现在起由我负责。”

“我天亮的时候回来,”费尔奇说,“收拾他们的残骸。”他恶狠狠地说罢,转身朝城堡走去,那盏灯摇摇摆摆地消失在黑暗中。

这时德拉科转向了海格。

“我不进那个禁林。”他说,声音里透着一丝惊恐。

森特拉安慰地拍了拍他,她感到自己藏在衣服里的玉坠冷得要命,像一块寒冰一样——这代表着极度的危险。

这是它第一次如此的冷,在此之前,森特拉都快忘了自己还佩戴着一枚玉坠了。

但是她没有选择。

“如果你还想待在霍格沃茨,你就非去不可。”海格毫不留情地说,“你做了错事,现在必须付出代价。”

“进这里干事是用人的差使,不是学生干的。我还以为我们最多写写检查什么的。如果我父亲知道我在干这个,他会——”

“——告诉你霍格沃茨就是这样的。”海格粗暴地说,“写写检查!这对你有什么好处?你得做点有用的事,不然就得滚蛋。如果你认为你父亲情愿让你被开除,你就尽管回城堡收拾行李去吧。走吧!”

德拉科往森特拉身边缩了缩,他愤怒地看着海格,但随即又垂下了目光。

他的手握得更紧了。

“好吧,”海格说,“现在仔细听着,我们今天晚上要做的事情非常危险,我不愿意让任何一个人遇到危险。先跟我到这边来。”

他领着他们来到禁林边缘,把灯高高举起,指着一条逐渐隐入黑色密林深处的羊肠小路。他们往禁林里望去,一阵微风吹拂着他们的头发。

“你们往那边瞧,”海格说,“看见地上那个闪光的东西了吗?银白色的?那就是独角兽的血。禁林里的一只独角兽被什么东西打伤了,伤得很重。这已经是一个星期里的第二次了。上星期三我就发现死了一只。我们要争取找到那只可怜的独角兽,使它摆脱痛苦。”

“如果那个伤害独角兽的东西先发现了我们,怎么办呢?”德拉科的声音里含着无法抑制的恐惧。

“只要你和我或者牙牙在一起,禁林里的任何生物都不会伤害你。”海格说,指了指他的狗,“不要离开小路。好了,现在我们兵分两路,分头顺着血迹寻找。到处都是血迹,显然,它至少从昨天晚上起,就一直跌跌撞撞地到处徘徊。”

“我要牙牙。”德拉科忙不迭地说。

“好吧,不过我提醒你,它可是个胆小鬼。”海格说,“那么,我、哈利和赫敏走一条路,安娜珑、马尔福、纳威和牙牙走另一条路。如果谁找到了独角兽,就发射绿色火花,明白吗?把你们的魔杖拿出来,练习一下——对了——如果有谁遇到了麻烦,就发射红色火花,我们都会过来找你——行了,大家多加小心——我们走吧。”

禁林里黑黢黢的,一片寂静。他们往里走了一段,就到了岔路口,哈利、赫敏和海格走左边的路,德拉科紧紧抓着森特拉的手,和纳威、牙牙走右边的路。

德拉科整个人几乎一直都贴在森特拉身上,他从没接触过这样可怕的事情,森白的月光不时透过遮天蔽日的树枝间的空隙落下来,即便是踩到一根枯枝或者小虫子也会让他一惊一乍。

森特拉一直在安慰他,她的玉坠越来越冷了。

忽然她感到脖子上有什么凉凉的东西掠过,然后她看见一抹黑影扑向德拉科,他瞬间惊叫起来,纳威被他吓到了,手忙脚乱地发射了红色火花。

德拉科开始小声地抽泣,森特拉抓住了那抹黑影,她把手递到德拉科面前,安慰他:“没事的——只是一只虫子——没什么好怕的。”

她忽然又听见一阵嘎吱嘎吱的声音,转头一看是海格。他怒气冲冲地呵斥了德拉科一顿,然后拉着他们和哈利、赫敏汇合。

“你们俩闹出了这么大动静,现在,我们要抓住那东西就全凭运气了。好吧,我们把队伍换一换——纳威,你跟我和赫敏在一起。哈利,你和牙牙,还有这个白痴一组。对不起。”

海格又凑到哈利耳边小声对他说了两句话。

于是,森特拉和哈利对视一眼,她无奈地耸了耸肩,然后和德拉科、牙牙一起朝禁林中心走去。他们走了将近半个小时,越来越深入森林内部,后来树木变得极为茂密,小路几乎走不通了。

地上的血迹也越来越密了。一棵树根上溅了许多血,似乎那个可怜的动物曾在附近痛苦地扭动挣扎过。

哈利透过一棵古老的栎树纠结缠绕的树枝,看见前面有一片空地。他举起胳膊拦住德拉科和森特拉,然后三人一起一点点地靠近。

一个洁白的东西在地上闪闪发光。

没错,那是一只独角兽,它已经死了。

它修长的腿保持着它摔倒时的姿势,很不自然地直伸着;它的鬃毛铺在漆黑的落叶上,白得像珍珠一样。

寂静的禁林中突然响起一阵簌簌滑动的声音,森特拉注意到空地边缘的一丛灌木在抖动。

她下意识地后退一步,然后又立马护在德拉科和哈利的身前。

从阴影里猛地闪出一个戴兜帽的身影,它在地上缓缓爬行,像一头渐渐逼近的野兽。那个穿着斗篷的身影来到独角兽身边,低下头去,对准那尸体一侧的伤口,开始喝它的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德拉科吓得撒腿就跑,那戴兜帽的身影抬起头,发现了他们。

他步步紧逼,尽管森特拉怕得浑身都在发抖,但她还是选择摸索出自己的魔杖,颤颤巍巍地护在哈利身前。

身后忽然穿出一阵马蹄小跑的声音,森特拉用余光看见一只马人飞奔过来带走了哈利。

……?

???

现在,就剩下她一个人了。

一种彻骨的寒意浸透了她的全身,森特拉只觉得如坠冰窖。她强迫自己恢复理智,迈开发软的双腿没命地向前跑——在禁林里,她飞不起来。

后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那个身影追上来了。

树枝不断划破她的衣服和皮肤,森特拉看不清路,只能跌跌撞撞地向前跑,她崴了好几次脚,但现在还不是哭的时候,身后的声音越来越近,她一个不熟悉路径的小女孩哪能跑过对方?

眼看就要被抓住了,森特拉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句“avadakedavra”,一阵熟悉的绿光击中了她,她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剧烈的痛苦自胸腔蔓延至神经,她的嘴里涌出大量的血来。

玉坠应声碎裂,连同绳子一起消失不见。森特拉的脸跌在地上,被碎石子和树枝划得乱七八糟。她感到那个身影缓慢地走到她身边,一只冰凉的手抚摸上她的脖颈。

森特拉狠狠攥紧了手里尖锐的石头,疼痛让她变得清醒,她突然起身攥着石头往黑影刺去,一股血呲到她的脸上,她把自己所有知道的道诀全部都用上,没命地攻击,那个黑影惨叫了一声,躲到一边。

“crucio!”

来不及躲闪,森特拉被击中了。

她被冲击力狠狠甩到一棵枯树上,背部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伤,撕心裂肺的剧痛袭来,她失去了再攻击的力气,只能浑身颤抖地跪在地上,疼得连尖叫都喊不出来,只是觉得痛苦,长久的、惨烈的、窒息的痛苦,眼前的景色越来越模糊,她几乎快要死掉。

“imperio。”

又一道绿光击中了她,森特拉渐渐失去知觉,闭上眼睛的最后一秒,她只看见了一抹黑影。

是西弗勒斯。

德拉科回去之后突然发现森特拉没有跟上来,等到哈利也被人马送回来的时候她也依然没有出现,海格这才意识到森特拉被抛弃在禁林了。他提着灯笼就往里冲,让德拉科赶快去报告。

西弗勒斯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配制魔药,他手一抖,差点炸了坩埚。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到禁林的,他害怕森特拉像莉莉一样死去,他在禁林里搜寻,远远的,看见一个浑身是血躺在地上的小女孩,穿着斯莱特林的衣服,旁边站着一个黑影。

他的心沉下去。

沉重地走到森特拉身边,那个黑影转过来看向他,兜帽下是一张狰狞恐怖而苍白的脸。

西弗勒斯身体一僵,他本来以为和他交流的会是奇洛的脸。

“她中了avadakedavra,但是没有死。”伏地魔的声音怪异而难听,“甚至还能反击,并且伤到了我。”

西弗勒斯惊愕地睁大了眼,他张了张嘴,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只能僵直地站在那里。

森特拉会被杀吗?

“她像那个女人一样挡在哈利波特的身前,”伏地魔突然桀桀怪笑起来,“很像,对吗?”

“但是她不一样,”那声音越来越尖锐,“她不是哈利的母亲!也没有人替她挡下魔咒!”

“她中了魔咒!三道!但是都没有死!她现在还活着!她居然还活着!”

那声音突然顿了一下。

“严密监视她,斯内普。”

伏地魔意味深长地看着森特拉。

“她会很有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