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hp]不要把格兰芬多分进斯莱特林 > 第18章 差点断子绝孙的卢修斯

我的书架

第18章 差点断子绝孙的卢修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天晚上德拉科还是和哈利打起来了,不过因为是期末也没有扣分。

被德拉科带去马尔福庄园之前,森特拉找到了西弗勒斯,询问他关于自己玉坠的事,被告知可能是丢掉了。

因为在禁林,她也不敢去找。至于身上的伤,则是因为受到了魔法生物的攻击。森特拉不太相信,她问了哈利,后者欲言又止,最终还是给了一样的答案。

但是为什么自己没有印象呢?

森特拉叹了口气,她感觉自己在霍格沃茨总是莫名其妙地丢掉一些记忆。梦境,禁林,魔镜……

“嘿,森特拉,到了。”

德拉科拍了她的肩膀一下,森特拉这才从思绪中抽身。

她抬头看了一眼马尔福庄园,被深深地震撼到了。

只能说她生长在社/会主义国家,没见识过资/本主义的奢靡。

精致锻铁大门之后是大片大片连绵不绝的绿茵草地,两边是栽满了鲜花的巨大花园。六月正是鸢尾花和栀子盛开的季节,不用进门都能闻见那股沁人心脾的花香——这得花多少钱养护啊?

森特拉被德拉科拉着往前走,四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暗想。

精心设计的花园里还有喷泉,水雾弥漫在庄园里,放养的白孔雀即便没有求偶需求也能在魔法的作用下保持着日常开屏。

“你父亲会讨厌我吗?”

森特拉在富丽堂皇恢弘阔大的建筑物面前停下了脚步。

“我记得他之前给你来信说要你离我远一点。”

“不会的,这次可是我爸爸主动提出邀请你来我家玩的。”

德拉科推开了门,森特拉看见里面大理石的壁炉和金框的镜子,宽大的门厅就像霍格沃茨的礼堂一样大,墙上挂着几幅金发男人的肖像画,坚硬的岩石地砖几乎全部被华丽的地毯覆盖,走上前触感非常舒服。

“这是你的同学吗,德拉科?”

冷冰冰的声音从头上传来,森特拉看见一个淡金长发、苍白尖脸的男人从楼梯上走了下来,手里握着一根泛着金属光泽的蛇头权杖。

“是的,父亲。”在大人面前,德拉科忽然间就变成了一个彬彬有礼、举止得体的好孩子。

“尊敬的马尔福先生,夜安。”森特拉行了个屈膝礼,她穿着那条在圣诞节晚会上惊艳亮相过的绿裙子。

她抬起头,卢修斯正冷冷地盯着她,平静地和那双灰色的眼睛对视,丝毫没有怯懦的表现。

卢修斯审视的目光来回在森特拉的身上扫过。

如果不是因为她长着一张像极了莉莉的脸,也许他会直接取消掉潘西和德拉科的婚约。

森特拉很完美:漂亮,优雅,温柔体贴,知书达理。

她表现得很落落大方,非常自信,丝毫不输那些纯血家族的大小姐,更没有她们的大小姐脾气,显得具有亲和力。

西弗勒斯提起过她在霍格沃茨的成绩——全o,上一个全o还是在五十年前。她能明智从格兰芬多那群蠢狮子中脱离来到高贵的斯莱特林,并且一来就是魁地奇队长。

她展现出来的魔法天赋和飞行技巧令人惊叹,甚至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在十岁就入学了——德拉科在这个年龄,还在庄园里面逗孔雀,她却能自己一个人杀死一只巨怪,几乎方方面面都要强过他。

最重要的是,接近一年的时间,她几乎一直都在包容德拉科。要知道,作为独子,他被两个马尔福宠坏了。好几个纯血家族的大小姐都受不了他。只有潘西能忍耐,尽管她长得不好看——事实上德拉科也没有多么英俊,即便在溺爱儿子的卢修斯眼里,也不得不实话实说。

德拉科喜欢她,她不知道为什么也喜欢德拉科,两个孩子可以玩到一块去,感情基础很稳固。

尽管森特拉的父母不知所踪,身世也有待推敲,但卢修斯不认为麻瓜们会培养出这样气质超凡脱俗的孩子,更不可能让她现在实力就如此强大,她绝对是个纯血,而且家世不一般,只是出于某种原因不得不隐藏自己的身份。

霍格沃茨里还有比森特拉更完美的人吗?

整个魔法界还有比森特拉更好的选择吗?

如果不是因为那张脸——除非卢修斯脑子有问题,不然他绝对不会想要和西弗勒斯抢人。

但凡她的五官稍微有那么一点点不像莉莉,现在她可能就已经成为马尔福庄园的下一届女主人了。

卢修斯恨不得把她永远锁在德拉科身边,就算不行,现在多培养一下他们的友情,也许等长大了她也会继续保护德拉科。

他收回了视线。

“你的房间在四楼北侧第二间,希望你能在这里玩得愉快。”

“多谢您的款待,先生。”

父亲一离开,德拉科恢复了之前那副顽劣的样子,风风火火地就拽着森特拉往楼上跑。

“等一下,我的行李——”

“小精灵会收拾的,走吧走吧!”

“什么是小精——”

森特拉话没说完,就已经到了四楼,德拉科推开一间房门,带着她走了进去。

“可是,这不是南侧第二间吗?”

“这是我的房间。”德拉科回答。

森特拉惊讶地睁大了眼。

德拉科的房间主色调是饱和度很低的灰蓝,莫兰迪的颜色搭配给人一种很冷静安适的感觉——和德拉科本人的性格非常互补,也许在家长眼里他表现的就是这个样子。

整个房间一打眼看起来很简约,实则处处细节都彰显出主人的家底:一张很大的看着就很柔软的床,承重柱上雕刻着复杂的花纹;巨大的书架在最西边,几乎挡住了整个墙面,上面摆满了书本,木板的质量却好得一点都没有变形。

“如果你想看书的话,就到这里来,父亲的书房不能随便进。”

他一边说着,一边又推着森特拉往对面走。

“这是你的——就在我的房间对面,明白了吗?”

森特拉的房间也是灰蓝色调的,应该是临时收拾出来的。

里面的摆设明显就简单很多了,不过也不错,毕竟马尔福家族的实力在那里。

房间里有一股淡淡的柑橘的香气。

“你喜欢吃青苹果吗?”德拉科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个苹果递过来,他自己手里还有一个。

“红苹果吧,这样让我看起来像个拥有黑色小本本的神明。”

“什么?”

“没什么。”森特拉笑了笑,咬了一口苹果,清香的味道扑鼻而来——它闻起来比吃起来好多了,真的。

果然还是甜食更适合她。

吃完苹果之后德拉科从扫帚室里翻出森特拉送他的那把光轮2001,上面刻着他名字的花体字。现在它的同款还没有上架销售,这是森特拉从扫帚店老板那里预定的。

德拉科拉着森特拉来到庄园的草坪上,想让她教他怎么样站在扫帚上——那真的太帅了。

森特拉很为难,自己那是因为本来就会飞,站在扫帚上很容易失去平衡。但是德拉科不依不饶,她只能让扫帚悬停在离地面几英寸的地方,扶着德拉科站在上面,尝试手把手地教他。

但是她一松手,德拉科就失去平衡,脚尖打滑然后狠狠卡在了在空中悬停的扫帚把上。

……

他“哇”的一声哭了。

害怕从此之后德拉科就失去了生育能力,森特拉连忙在卢修斯赶来之前把他从扫帚上拖了下来,手尴尬地放在他两腿中间的上方,指尖闪过一抹白光。

德拉科刚刚停止哭声,卢修斯就赶来了。

他沉着脸来回扫视两个孩子。

“怎么回事?”

“我不小心从扫帚上摔下来了,”德拉科抽噎着说,“都怪森特拉……她长得太好看了。”

森特拉:???

虽然但是,她还是很感激德拉科没有把实情说出来的。

卢修斯的眼神暗了一下,他开始考虑要不要旁敲侧击一下西弗勒斯。

“已经不早了。”他看着德拉科说道,“德拉科,你不认为应该请你的朋友吃晚饭了吗?”

“抱歉,爸爸,”德拉科伸手抹了抹眼泪,另一只手握着森特拉的手,“我这就去。”

马尔福家的规矩非常多,他们需要在吃饭的时候换上干净的衣服。森特拉很不理解这样不是加大了清洁的工作量吗?而且他们的衣服也没有多脏,不至于污染食物。

德拉科告诉她这些事情都是小精灵干的,他们习惯这样做。

森特拉问他那小精灵有工资吗。

德拉科说没有。

……

不愧是资/本主义国家。森特拉想。

她最终还是换上了那间白色的百合花裙子,德拉科穿的白衬衫。

走到餐厅的时候,卢修斯看见森特拉的衣服,脸上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

餐桌上摆着一些其实味道不是很丰富的——原谅森特拉只能想到这个词来形容才不会觉得失礼——标准的英国菜。

以及铁质的刀叉。

还好以前跟着师父出去赴宴的时候学过怎么吃西餐。

师父是万能的。

森特拉回想着自己曾经学过的方法,按照标准姿势拿起餐具来慢慢地切割眼前的食物,小口小口地吃着——要是面前摆一碗阳春面她都能直接拿筷子卷吧卷吧往嘴里捣,三下五除二给你吃得干干净净,汤底都不带留的。

但是在外人面前——尤其是在卢修斯这样身份和性格的人面前——还是要保持优雅的。

卢修斯赞许地看了森特拉一眼,她的仪态看起来和德拉科没什么区别。

吃完饭森特拉就直接上楼了,德拉科似乎是觉得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太尴尬太丢脸了,一直躲在自己房间里没来烦她。

森特拉正好也乐得清净。她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瞪着眼睛看着白色的天花板。

其实她已经通过师父在英国的熟人——都说了师父是万能的——购置了一套房子,离国王十字车站很近,西弗勒斯对面房子里的魔药味她实在受不了。

本来是打算暑假住在那里的,但是德拉科邀请了她来到马尔福庄园。因为圣诞节的事,森特拉答应了下来,她现在要在这里度过整整三个月。

虽然只是来做客,总归是没有自己一个人在家里住舒服的。

要是师父能给她来信就好了,师父为什么还不给她来信呢?她没有办法和师父联系,英国的魔法猫头鹰出现在别的国家可能要引起外交纠纷的。

森特拉摸了摸自己空荡荡的胸前,那枚玉坠已经不在了。要是它还在的话,也许和师父还能有感应。

只是……到底掉哪了呢?

那天晚上在禁林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她完全没有印象?

难道有人对她施了一忘皆空?那个人是谁?西弗勒斯吗?

怀着这些疑问,森特拉一夜未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