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hp]不要把格兰芬多分进斯莱特林 > 第24章 莫名其妙的黑魔法防御课

我的书架

第24章 莫名其妙的黑魔法防御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森特拉没有参加二年级的开学典礼,为了给她疗伤,德拉科错过了霍格沃茨的列车,他们是被卢修斯先生送去学校的,到达的时候晚会已经结束了。

第二天在吃早饭的时候,罗恩收到了一封吼叫信。

巨大的响声充满整个礼堂,把天花板上的灰尘都震落了下来。森特拉差点以为是发生了爆炸。

韦斯莱夫人的喊声震得桌上的盘子和勺子格格直响,四面石墙的回声震耳欲聋。

看见罗恩额头通红羞愧不已的样子,德拉科不屑地嗤笑一声,骂了一句“活该”。

“别这样,德拉科,”森特拉摇了摇头,“对同学不要那么刻薄。”

“韦斯莱可是撞你了,为什么要替他的蠢儿子说话?”

“他不是故意的。”

“你——算了,你伤还没好,我不和你吵。”德拉科郁闷地咬了一口水果披萨,他对面的意大利裔英籍男生的表情一言难尽。

“那你要答应我以后不许再欺负同学。”森特拉得寸进尺地说。

“知道了。”

德拉科敷衍地回答,开始往自己碗里的意大利面里加番茄酱。

那个男生的脸色越来越精彩了。

早上是拉文克劳和斯莱特林的魔法史课,森特拉不想去,因为昨天晚上她又做了噩梦,一晚上都没有睡好。醒来脑海中依旧是空白一片。

她以受伤为由请了假,打算等德拉科回来抄他的笔记。

这次睡眠的质量不错,醒过来的时候森特拉觉得神清气爽,但是当她走进礼堂的时候,好心情瞬间就无影无踪了。

“签名照片你在送签名照片,波特”德拉科响亮尖刻的声音在院子里回荡,早上说过的话他是忘得一干二净。

一堆人围在哈利身边,一个瘦弱矮小的一年级格兰芬多举着一个照相机在那里晃,森特拉甚至还看见了洛哈特走过来的身影。

哦,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吗?

她快步走过去,赶在洛哈特过来之前走到了德拉科身边。

“好了,好了,德拉科,你答应过我的,不许再这样。我们快点吃饭吧——我饿了。”森特拉抱歉地朝哈利笑了笑,推搡着德拉科回到斯莱特林的长桌上,坐下来吃饭。

那个意大利男生跑到了离他们很远的位置。

他们前脚刚刚离开,后脚洛哈特就过去了,他和哈利一起照了张相,在格兰芬多的长桌那里又引起了一阵骚动。

“今天下午,真该死,要上那个讨厌鬼洛哈特的课。”

德拉科拿着叉子戳着桌子上的布丁,好好的食物被他戳得满是孔洞,看得森特拉密恐症都要犯了。

“我也不想上他的课,我甚至怀疑他在书里写的那些事情都是编造的——连《汤姆索亚历险记》都比他的书可信,而且文学价值还更高。买他的书完全就是浪费钱。”

她注意到有几个女生投射过来不善的眼神,便降低了声音。

两个人边吃饭边吐槽洛哈特,到最后甚至气得连饭都吃不下去了。

然而世界的本质是物质性,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尽管再不愿意,下午的时候两个人还是不得不走到黑魔法防御课的教室,和斯莱特林一起上课的是格兰芬多,赫敏坐在最前面。

森特拉拉着德拉科坐在了最后。

全班同学坐好后,洛哈特大声清了清嗓子,使大家安静下来。他伸手拿起纳威的《与巨怪同行》举在手里,展示着封面上他本人眨着眼睛的照片。

“我,”他指着自己的照片,也眨着眼睛说,“吉德罗洛哈特,梅林爵士团三等勋章,反黑魔法联盟荣誉会员,五次荣获《巫师周刊》最迷人微笑奖――但我不把那个挂在嘴上,我不是靠微笑驱除万伦的女鬼的!”

他等着大家发笑,有几个人淡淡地微笑了一下。

“他又在吹嘘了——斯内普教授也从来不会这样介绍自己。”

德拉科用笔捅了捅森特拉的胳膊,她难得地没有制止他上课说话嘲笑老师的行为,而是颇为赞同地附和:“越缺什么越炫耀什么,大概是除此之外没什么可夸耀的了吧。”

“我看到你们都买了我的全套著作――很好。我想咱们今天就先来做个小测验。不要害怕――只是看看你们读得怎么样,领会了多少…”

他发完卷子,回到讲台上说:“给你们三十分钟。现在――开始!”

森特拉一脸茫然地看着卷子,上面写着:

1.吉德罗洛哈特最喜欢什么颜色

2.吉德罗洛哈特的秘密抱负是什么

3.你认为吉德罗洛哈特迄今为止的最大成就是什么

如此等等,整整三面纸,最后一题是:54.吉德罗洛哈特的生日是哪一天他理想的生日礼物是什么

“这都是什么破问题——这和上课有关吗?我们是他的学生,又不是粉丝。”

森特拉皱了皱眉,放下了笔。

“你要交白卷?”

德拉科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或许我可以利用这个时间学点真正有用的知识。”偷偷在手里召唤出一本从图书馆借来的《魔法变迁史》,森特拉低着头看书,“帮我看着他点。”

“真是罕见啊——”德拉科吃惊地看着她,时不时往讲台上瞄一眼。

半小时后,洛哈特把试卷收上去,当着全班同学翻看着。

“啧啧――几乎没有人记得我最喜欢丁香色。我在《与西藏雪人在一起的一年》里面提到过。有几个同学要再仔细读读《与狼人共度周末》――我在书中第十二章明确讲过我理想的生日礼物是一切会魔法和不会魔法的人和睦相处―——不过我也不会拒绝一大瓶奥格登陈年热火威士忌!”

他又朝他们调皮地眨了眨眼。德拉科忍不住笑出了声,前排的赫敏转过头不满地看着他,洛哈特突然提到了她的名字,把她吓了一跳。

“……可是赫敏格兰杰小姐知道我的秘密抱负是消除世上的邪恶,以及销售我自己的系列护发水――好姑娘!事实上,”他把她的卷子翻过来,“一百分!赫敏格兰杰小姐在哪里”

赫敏举起一只颤抖的手。“好极了!”洛哈特笑着说,“非常好!给格兰芬多加十分!现在,言归正传………”他弯腰从讲台后面拎出一只蒙着罩布的大笼子,放到桌上。

“现在――要当心!我的任务是教你们抵御魔法界所知的最邪恶的东西!你们在这间教室里会面对最恐怖的事物。但是记住,只要我在这儿,你们就不会受到任何伤害。我只要求你们保持镇静。”

“除非他把伏地魔带来了。”森特拉小声地对德拉科吐槽,后者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僵硬。

“我必须请你们不要尖叫,”洛哈特压低声音说,“那会激怒它们的!”

全班同学屏住呼吸,洛哈特掀开了罩子。

“不错,”他演戏似的说,“刚抓到的康沃尔郡小精灵。”

德拉科噗嗤一下笑出来,他忍不住拍着桌子说:“这也叫——危险吗也许魔药课上的纳威比他更可怕。”

纳威的脸涨得通红。

“不要这样肯定!”洛哈特恼火地朝德拉科摇着指头说,“它们也可能是魔鬼一样狡猾的小破坏者!”

这些小精灵是铁青色的,大约八英寸高,小尖脸,嗓子非常尖厉刺耳,就好像是许多虎皮鹦鹉在争吵一样。罩子一拿开,它们就开始叽叽喳喳,上蹿下跳,摇晃着笼栅,朝近旁的人做各种古怪的鬼脸。

“好吧,”洛哈特高声说,“看看你们怎么对付它们!”他打开了笼门。

这下可乱了套。小精灵像火箭一样四处乱飞。其中两个揪住纳威的耳朵把他拎了起来。还有几个直接冲出窗外,在教室后排撤了一地碎玻璃。剩下的在教室里大肆搞起破坏,比一头横冲直撞的犀牛还要厉害。它们抓起墨水瓶朝全班乱泼,把书和纸撕成碎片,扯下墙上贴的图画,把废物箱掀了个底朝天,又把书包和课本从破窗户扔了出去。

“他到底在搞什么鬼?”森特拉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因为德拉科的耳朵被一只小精灵咬了一口,流出几滴血来。

几分钟后,全班同学有一半躲到了桌子底下,纳威在枝形吊灯上荡着。

“来来,把它们赶拢,把它们赶拢,它们不过是一些小精灵…”洛哈特喊道。他卷起衣袖,挥舞着魔杖吼道:“佩斯奇皮克西佩斯特诺米!”

全然无效,一个小精灵抓住洛哈特的魔杖,把它也扔出了窗外。洛哈特倒吸一口气,钻到了讲台桌下面,差点儿被纳威砸着——几乎是在同一秒钟内,枝形吊灯吃不住劲儿掉了下来。

下课铃晌了,大家没命地冲出去。洛哈特狼狈地从桌底钻出来,直起身子,急匆匆地赶出教室,现在教室里就只剩下哈利、赫敏、罗恩、受伤的德拉科和快要忍不住发火的森特拉。

“啊,我请你们几位把剩下的这些抓到笼子里去。”洛哈特丢下一句极其不负责任的话,然后把门紧紧地关上了。

森特拉气得直跺脚,“这是在干什么——他也配叫老师?”

“居然放任小精灵伤害同学,丢下我们跑了?哈,我要向斯内普教授和邓布利多校长举报!”

她挥手用冰冻咒冻住了所有的小精灵,把它们全部都塞进笼子里,然后拉着耳朵被咬伤的德拉科快步走出了教室——再晚一点,她恐怕就要当着自己朋友的面发火了。

听到这样的话,哈利非常吃惊,因为森特拉从来不会批评霍格沃茨的教授,即便是在枯燥无味的魔法史课上她也很认真地在听。

她居然指责了洛哈特,看来她真的非常讨厌他。

“看来森特拉被德拉科传染了,”赫敏的声音有点不高兴,“现在都开始不尊重教授了。她真该离他远点。”

哈利和罗恩对视了一眼,这次难得没有附和赫敏的话。

天知道,他们究竟有多么讨厌洛哈特。

森特拉先带德拉科去了一趟医疗翼——她现在已经对此轻车熟路了,庞弗雷夫人也很惊讶这次受伤的居然不是她本人。

晚上在魔药室补习的时候,森特拉又向西弗勒斯告状:

“他到底是靠什么——难得是一张脸吗——当上黑魔法防御课的教授的?我真的受够他了,一来就发试卷检查我们知不知道他的喜好,这对于防御黑魔法有什么用吗?明明自己没有收服小精灵的能力,还要把它们放出来,把课堂搞得一团糟。只顾自己而全然不顾学生的安危,一点都没有师德。拉文克劳怎么出了这样的毕业生。”

“我真的非常讨厌他,自以为是,而且没什么本事,我觉得我都可以打败他。我看过他写的书,只能说作为一本小说还可以勉强作为打发时间的消遣,至于文学性——几乎没有。没什么值得借鉴的地方,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喜欢他。”

西弗勒斯点点头表示赞同,然后很遗憾地告诉她这是学校董事会的决定——只有卢修斯反对了。

森特拉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