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万恶的情人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圣诞节剩下的几天,森特拉几乎都把自己关在宿舍里,德拉科怎么喊她也不愿意出去。她太累了,需要好好休息几天,也许和德拉科少接触几天,他对自己的印象就会模糊,也就不会对突然的转变感到吃惊。

奇怪的是,她那几天又开始频繁地做噩梦。随着噩梦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多,醒来后她似乎也能逐渐回忆起一些梦里的内容,比如,一个阴郁消瘦的少年,一条长相奇特的蛇,一本黑皮本,还有漫天遍地的血……但都是一些模糊的影子,她记不太清楚。

每次醒来,她都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悲伤感和熟悉感,眼泪会打湿了枕巾。

应该不是百合花的关系吧?她怀疑地看着床头的香水百合,犹豫再三,还是没有选择扔掉。

罢了,教授应该不会害她。

假期结束之后,森特拉才终于从宿舍里走了出来,和德拉科一起上下课,并且尽量避着格兰芬多——好吧,她承认,她现在不太想见到哈利他们。

她不想再对别人付出无条件的爱了,她可以主动选择为了他们的隐私主动避开(尼可勒梅、复方汤剂),但是她不能接受被动的隐瞒欺骗。

在学校里的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地度过了几天,德拉科对森特拉不再和格兰芬多密切联系的行为感到非常高兴得意,事实上,这也为她本人带来了难得的宁静。

现在,太阳又开始微弱地照耀霍格沃茨。在城堡里,人们的情绪变得乐观起来。自从贾斯廷和差点没头的尼克被石化之后,没有再发生攻击事件——只是森特拉的人际关系依然不是特别好,大家对她还心有嫌隙。

一天和格兰芬多一起上变形课的时候,森特拉无意中看见洛哈特站在麦格教授面前,轻轻敲了敲自己的鼻子,又眨眨眼睛。

“我认为不会再有麻烦了,米勒娃。”他说,“我认为密室这次是永远不会被打开了。罪犯肯定已经知道,我迟早都会抓住他们的,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趁我还没有开始收拾他们,现在罢手是明智的。

“你知道,现在学校里需要鼓舞鼓舞士气。消除记忆里上学期的那些事情!我现在不便多说,但我认为我是胸有成竹的……”他又敲了敲自己的鼻子,迈着大步走开了。

“你认为他是怎么鼓舞士气的?”德拉科皱着眉看着洛哈特远去的身影,“开一场粉丝见面会?”

“不知道——但愿不要弄出什么幺蛾子来。”森特拉无比担忧地回答,假装没有看见对面的哈利。

很不幸,她的期望被辜负了。二月十四日吃早饭的时候,大家便知道洛哈特是用什么办法鼓舞士气了——森特拉一走进礼堂,就看见四面墙上都布满了大朵大朵的耀眼的粉红色鲜花。更糟糕的是,还有许多心形的五彩纸屑不停地从浅蓝色的天花板上飘落下来。

德拉科翻了个白眼:“这糟糕的审美,我要吐了——”他拖长声音,模仿着西弗勒斯的腔调,然后一脸厌恶地拉着森特拉走到斯莱特林的长桌上,一边坐下来,一边拂去落在他的水果披萨上的五彩纸屑。

洛哈特穿着与那些装饰品相配的鲜艳的粉红色长袍,挥着手让大家安静。坐在他对面的老师们一个个都板着脸。麦格教授面颊上的一块肌肉突了起来,西弗勒斯看起来马上就要说出原汁原味的德拉科刚刚模仿过的那句话来。

“诸位,情人节快乐!”洛哈特大声说,“到现在为止,已有四十六个人向我赠送了贺卡,我谨向他们表示感谢!是的,我自作主张,为大家安排了这一小小的惊喜——而且还不止这些!”

洛哈特拍了拍手,从通往门厅的几道门里大步走进十二个脸色阴沉的小矮人。而且他们不同于一般的小矮人,洛哈特让他们都插着金色的翅膀,背着竖琴。

“我的友好的、带着贺卡的小爱神!”洛哈特喜气洋洋地说,“他们今天要在学校里到处游荡,给你们递送情人节贺卡!乐趣还不止这些呢!我相信我的同事们都愿意踊跃地参加进来!为什么不请斯内普教授教你们怎么调制迷情剂呢?如果你们感兴趣的话,弗立维教授比我所见过的任何巫师都更精通迷幻魔法,这条狡猾的老狗!”

弗立维教授把脸埋在双手里,他似乎非常痛苦。西弗勒斯恶心地——也许吞了苍蝇已经不能描述他的表情了,森特拉不知道英国有没有蝽,如果有,那么她相信,他给别人的感觉就像是吃了一只蝽一样。(蝽,俗名臭大姐,乡下比较常见,味道非常……浓郁)

整整一天,小矮人们都在随时随地地闯进他们的教室,递送情人节贺卡,弄得老师们厌烦透顶。森特拉在和德拉科上魔药课的时候,不停地有小矮人给她送来贺卡——他们勇敢的就像没有看见西弗勒斯阴沉的脸色一样。

那些贺卡堆得她的桌子上都放不下——森特拉不明白,明明大家平常看起来就像生怕和她牵扯上关系的样子,为什么要在情人节给她送来这么多的——眼看一张贺卡就要掉进正在煮着魔药的坩埚里,她连忙抓住了它——救命。

“喂!你是森特拉·安娜珑对吧?”西弗勒斯正在表扬森特拉和德拉科制作的完美的魔药的时候,又有一只小矮人闯了进来,森特拉看着自己教授的脸色肉眼可见地变差了,好像随时都能抄起坩埚然后盖他一头的样子。

但是那个小矮人丝毫没有表现出害怕的样子,他一点也不识相:“我有一个配乐的口信要亲自传达给森特拉·安娜珑。”他用咄咄逼人的架势拨响了竖琴。

“不——”森特拉连忙用手试图捂住他的嘴——天哪,在上课的时候——当着拉文克劳和斯莱特林全体学生的面——还有西弗勒斯!这简直太要命了。

她的阻止没有起作用,小矮人一边拨着琴,一边大喊道,“听好了,这就是你的带歌声的情人节贺礼——”

“啊!美丽的少女,我的手想要穿过纠缠你海藻一般的长发,你隐秘的耳语和呼吸都牵动着我的心,我愿意化作晨间的露珠,天上的雨水,滴落在你的脖颈,滑过你的每一寸肌肤,把我种在你的身体里……”

这特么到底是谁写的?!教室里爆发出一阵哄笑声,德拉科看起来又生气又想笑,但是很快他就反应过来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森特拉被迫掩耳盗铃一样捂住自己的耳朵,天哪,她好希望自己可以对魔药室的地板施一个四分五裂咒,然后钻进地缝里,或者在霍格沃茨使用不被允许的移形换影。

这是情书吗?这是“战书”吧!当众被表白已经很社死了,更何况这个人写的东西还是在——恶心!真恶心!就算写得再好也掩盖不了它恶俗的本质!

“quietus——”

谢天谢地,音乐声消失了。小矮人似乎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脸色差得离谱的西弗勒斯提起来扔了出去。他用他那冷冰冰的、要杀人一样的眼神扫过众人,教室里瞬间就安静下来了,大家默默地、大气也不敢出。

“如果让我知道这是谁写的,”他咬牙切齿地说,“他会后悔的。”

一个斯莱特林男生在角落里打了一个寒颤,他完全没想到小矮人会在魔药课上闯进来,他紧张地环顾四周,还好没有人看见。

剩下的半节课森特拉一直心不在焉,魔药都是德拉科制作的,她在思考找什么借口可以快速地逃掉。下课铃一响,她就飞一样窜出了教室,连午饭都没来得及吃,就匆匆跑回了休息室,恨不得自己直接凭空消失人间蒸发。

如果不是下午还有课,森特拉是绝对不会从宿舍里出来的——她围着围巾,羞愧地简直不想见人,和德拉科一起走在走廊里,因为克拉布和高尔会把她遮的严严实实。

还没到教室,就听见一阵喧闹声,走廊也被聚集起来的人群堵塞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克拉布和高尔识相地去推搡人群,看见是德拉科过来了,大家都自觉地让开了道。

森特拉跟在他后面走过去,看见被围在人群中间的哈利,他狂乱地把东西往被撕裂的书包里塞,身边是一个拿着竖琴的小矮人——哦,天哪,又一个受害者。

她顾不上生他的气了,在心里为哈利接下来要面对的社死默默点了个蜡。

“怎么这么乱?”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是珀西·韦斯莱来了。哈利看起来更慌张了,小矮人一把抱住他的两个膝盖,使他重重地摔倒在地。

“好了,”他说,一屁股坐在哈利的膝盖上,“这就是你的带歌声的情人节贺礼:他的眼睛绿得像新腌的癞□□,他的头发像黑板一样乌黑潇洒,我希望他是我的,他真的很帅气,他就是那个征服黑魔头的勇士。”

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哈利勉强地笑了几声,他真的非常尴尬,森特拉同情地看了他几眼,但是她还是不太想和他说话。

珀西·韦斯莱尽力驱散人群,有些人开心得大喊大叫。

“你们走吧,走吧,上课铃五分钟前就响过了,快去上课吧。”他说着,把年纪较小的学生轰走了,“还有你,马尔福。”

德拉科没有理他,他弯腰从地上抓起了一本黑色的日记本,拿给森特拉看:“这是哈利的日记?看起来好破旧。”

没等森特拉回答,他又朝人群大喊道:“想知道波特在里面写了什么吗?”

围观者们顿时安静下来。金妮看看日记,又看看哈利,神色惊恐。

“拿过来,马尔福。”珀西严厉地说。

“等我看一眼再说。”德拉科说着,嘲弄地朝哈利挥舞着日记。

“好了,德拉科,别闹。”森特拉一把把日记本夺过来,她刚才注意到了上面的日期。“这不是哈利的,你看封皮上写着的,是五十年前——也许是哪个学长的吧。”

她突然感到掌心一阵火热,一股巨大的吸引力好像要把她吸进去一样,不断地引诱着她打开它。

她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森特拉晃了晃头,那股奇怪的感觉依然没有消散。

“不过不管是谁的,这是哈——波特同学的私人物品。”她别扭地把日记本递到哈利面前,特意加重了“波特”的读音,“我们应该还给他,学会尊重别人,德拉科,和不熟络的同学应该保持分寸感。”

她意味深长地看了哈利一眼,德拉科洋洋得意地笑了:“听见没?波特?拿着你的日记本快滚吧!记得离森特拉远一点。”

哈利懒得搭理他,他自责、失望又难过地把日记本接过来,神色复杂地看着森特拉,然后快速离开了这里。

无视了德拉科的催促,森特拉怅然若失地看着自己的手心。

那本日记本,总觉得好熟悉的样子,好像在哪里见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