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医疗翼常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等到森特拉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她又一次出现在医疗翼里。

大部分伤口都已经痊愈了,除了心口——一块圆圆的、和毒牙牙根一样大小的、怎么也抹不掉的疤痕。

身体似乎恢复了正常,森特拉转动有些僵硬的脖颈,骨头摩擦带来一阵细密的刺痛感。

目光扫视了一圈再熟悉不过的环境,最后停留在趴在自己身边的一抹黑影身上。

“教授?”她试探性地出声询问。

熟悉的黑色身影动了动,抬起头来。看见熟悉的面孔,森特拉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来。

“莉莉?”西弗勒斯迷迷糊糊地开口,他太久没有休息,神志开始有些不清。

森特拉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意识到自己到底说了什么之后,西弗勒斯才终于清醒过来,他不知所措地看着面前的少女。

这对她来说一定很伤人。

不然为什么森特拉现在目光里流露出来的情感,比当初听到“泥巴种”的莉莉更加失望?

她明明曾经被告知可以选择做自己。

她现在应该很伤心,很痛苦。

但是西弗勒斯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不善于表达自己的人总是常常遇到这种困境。他认为自己应该道歉或者解释,可是就连一个字、一个字,他都说不出来。

长久的、长久的沉默,森特拉静静地靠在床头,夕阳的余晖透过窗户撒进来,落在她散开的长发上。

她的轮廓开始变得模糊,逐渐与另外一个人开始重合……不是的,不是的,她们不一样。

“你醒了吗?”

“莉……”

不是的!

那双碧绿的眼眸的瞳孔狠狠收缩了一下。

“我叫森特拉·安娜珑,教授。”她的声音因为太过平静而显得异常。

“你又认错人了。”她加重了“又”字的语气。

空气一下便凝固住了,令人心悸的寂静好似带着杀意,无处不在,几乎渗入了皮肤里,仿佛下一秒就要隔断喉咙,取走灵魂。

好在这时邓布利多的出现打破了沉默,西弗勒斯如蒙大赦,一句话也来不及说就急匆匆地走了。

森特拉的表情不太好看,邓布利多看出了两个人之间的异常,但是他没有说出来,他只是告诉森特拉,她昏睡了太久,以至于现在已经到了八月份,完全错过了期末晚会,好在这个学期没有考试。

至于学院杯,尽管森特拉给斯莱特林加了很多分,但是因为哈利和罗恩把她带回来了——虽然他们去的时候,里德尔和蛇怪已经都死掉了——格兰芬多的分数超过了斯莱特林。

谈起学校里的事情时,邓布利多还说洛哈特离开了学校,森特拉认为这是她醒来以后遇到的最令人高兴的事情。但是当她得知卢修斯被学校董事会开除的时候,她的笑容立马消失了。

“为什么?校长。”她惊讶地问,她一点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威胁了董事会里的其他人,逼迫他们答应撤销我的职位。”邓布利多平静地回答。

“那——倒是他罪有……我的意思是,那好吧。”

森特拉想起她在海格的小屋里见到的场景。

“你看起来有些闷闷不乐,是在替他惋惜吗?”

“不是——马尔福先生的确做了错事,但是,那德拉科呢?”

“我想学校董事会开给马尔福先生的工资远远比不上他家族的财富,或许这会让他的独生子学会收敛。”

邓布利多的目光扫过她的胸前,庞弗雷夫人告诉过他那里有一道伤疤,被病号服遮盖住的了,就像哈利的一样。

“孩子,请你告诉我,汤姆·里德尔是不是进入了你的身体?”

“好像……”森特拉极力回想着,然后点了点头,“我记得他朝我冲过来了,我感到头痛欲裂……”

“那么,我想,伏地魔的一部分力量转移到你的身体里了。”

“什么?”森特拉不可置信地问。

“是的,他大概是想杀了你,占据你的身体,或者把你做成魂器。”邓布利多若有所思地说,“这会对你造成一些影响,不过我相信你的品德足以战胜它。”

“什么是魂器?校长。”

“可以让伏地魔保持不死的物品,保存着他的灵魂。他把自己的灵魂分裂开,将一部分藏在身体外的物体中。这样,即使身体遭袭击或者毁坏,因为还有一部分灵魂在世间未受损害,他能够有机会复活。但是,要成功制作魂器,必须以谋杀其他人作为前提。这是这个世界上最邪恶的黑魔法物品。”

邓布利多严肃地回答。

“那么,校长,我心口的伤疤——是因为伏地魔留下的吗?”

“是的。”

“那么哈利……”

“他也是魂器,但他不能算一个真正的魂器,因为魂器上都附有强大而可怕的黑魔法,但是哈利没有。”

“那我呢,校长?”森特拉急切地问道。

“……你也没有。”邓布利多欺骗了她,他不想让这个孩子知道,由于伏地魔在汤姆·里德尔的日记中的灵魂碎片已经全部转移到她的身体的原因,她现在几乎成为了半个黑巫师。

所以他才会对她说那句话,森特拉和哈利不一样,她的身体里有黑魔法,还有蛇怪的血。

如果意志不够坚定,如果思想不够纯粹,她很容易就会堕落。

森特拉对此并不知情,她为自己“没有”沾染黑魔法而感到非常高兴。

“还有一件事,同学们给你送来了很多礼物,医疗翼装不下了,斯内普把它们都送去了你的宿舍。”邓布利多认为他现在很有必要离开,否则森特拉可能会发现什么异样。他眨了眨眼,和蔼地笑着,“祝你好运,孩子,但愿你的宿舍里还有落脚的地方。”

邓布利多走了之后,庞弗雷夫人带着十几瓶药剂出现在她面前,森特拉本来以为她会训斥自己,但是没有,她只是以一种同情的眼神看着她,一句话也没有说。

喝完苦涩的药,森特拉被允许回斯莱特林休息室一趟。她的宿舍里堆满了东西——看得出来西弗勒斯有在努力分类了,但是真的太多了,连床上都堆着一些礼物盒,那是最显眼的地方。森特拉艰难地挣扎着走过去,发现寄件人都是斯莱特林,有以家族名义送来的,比如诺特,也有个人名义送来的,比如德拉科。

最大的礼物盒来自一个叫帕克的男生,森特拉对他模模糊糊的有点印象,他总是独来独往的,是斯莱特林里少见的麻瓜家庭出身。看起来一副病病殃殃的样子,话少,人缘差,长相一般般,存在感很低,如果不是因为有一次她正好撞见了他被高年级格兰芬多霸凌,也许她永远不知道斯莱特林里有这样一个男孩。

她拆开礼物盒,里面是一些乱糟糟的小东西,还有什么维生素抗生素之类的药品,都是麻瓜世界里比较常见的,居然还有一条手织的围巾,做工很粗糙,一看就是自己织的,用料还算可以,不过对于她这种完全不会感到寒冷的人来说,似乎用不到。

德拉科和西奥多送来的东西都不便宜,尤其是西奥多,红桃色绿玉和橄榄石雕刻的荆棘玫瑰的发卡,连森特拉看了都觉得贵。

她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这玩意她可不敢随便戴。

西弗勒斯的礼物她没有拆,她把它放在了床底,她害怕看见自己不想看见的东西。

除此之外,床上还有一件崭新的斯莱特林校袍——她一年就要用坏一件,只有她的魔杖没有惨遭毒手。

她还翻出了哈利他们送来的礼物,在墙角,被其他学院的盒子淹没了。西弗勒斯一定是故意的,不过他至少没有把它们丢掉。赫敏的礼物盒里有一封很长很长的道歉信,大概比她写过最长的论文还要长,看得森特拉头疼。盒子里还有一大摞麻瓜世界的文学著作,森特拉记得她和赫敏说过自己的其中一个梦想是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这时森特拉突然想起来德拉科、赫敏、哈利的生日都已经过去了,她需要给他们补生日礼物。

那个水晶球?不,绝对不行,那可是塞德里克的礼物,就算她用不着也不能给别人!

还是从其他人送的礼物里选吧。挑好了之后,森特拉拜托拉斐尔补给他们——拉斐尔是她在对角巷买的宠物,一只漂亮的猫头鹰,羽毛是罕见的金色,眼睛像紫色的宝石,他的名字来源于主人喜欢的一个画家,拉斐尔·圣齐奥。

啊对了,塞德里克,他也送来了礼物,还有一封信,漂亮的银色的火漆封着,森特拉没拆,她把它放在了枕头底下。

说起信,她昏迷的那段时间还积攒了很多来信,有祝她生日快乐的,也有慰问她身体情况的,为此她不得不花了一大笔钱购买信封和信纸来写回信。

哈利和德拉科是给她寄信最频繁的两个人,地址分别是森特拉送的那所房子和马尔福庄园,离霍格沃茨都不算近,海德薇它们一定累坏了。

一边喂拉斐尔吃着他最喜欢的小零食,森特拉一边想。

这个暑假她依然不能回到她的家里——那所大房子已经闲置一年多了。邓布利多说她受的伤很严重,需要庞弗雷夫人的长期照料。

具体原因就只有他和西弗勒斯两个人知道了。

现在森特拉每天除了待在医疗翼里就是泡在图书馆里,西弗勒斯也留校了,森特拉在极力躲避他,她对他的感情已经发生了极大的转变。为此,她以“需要休息”为理由申请暂停下个学期每天晚上的魔药课补习,但是西弗勒斯没有批准,最后还是由邓布利多出面,修改为一周三次。

森特拉始终认为把别人当替身是一种极其践踏对方人格尊严的行为,她完全不想再看见他,但是西弗勒斯总是神出鬼没的,躲都躲不开,逼得她不断在霍格沃茨里使用移形换影。

虽然校园的墙上有魔法,但是很明显,对她没什么效果。或者说,她的实力足够突破这个禁制。

森特拉认为这是蛇怪毒液的功劳,它为她提供了足够的灵力,尽管对她的身体造成了一定的损伤,并且似乎改变了她身体的一些构造,但是总体来说还是利大于弊的,她感觉自己的法力增强了很多,而且噩梦已经不再出现了,她可以在宿舍里睡个好觉。

她现在已经完全记不清楚到底是谁出现在她的梦里了。
sitemap